第303章 我是他們的娘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07
A+ A- 關燈 聽書

蘇小陌和蘇小野正在搶食物,聽見僕人的話,蘇小陌忽然停下了阻攔妹妹的動作。

蘇小野趁著他愣神的剎那,立刻奪走了他手中的盤子。

抱住盤子,蘇小野就往嘴裡塞了一塊桂花糕。

吃得太猖狂,她的小臉上都沾滿了碎漬。

蘇小陌才道:「爹娘來接我們了?」

他驚喜地看著蘇小野,一雙眼睛里閃爍著驚奇的光。

月盈的眼神一凜,確實有些不悅,但神色不過很快就收斂殆盡。

「是嗎?那就出去會會。」

蘇小陌當即叫道:「帶我們一起!」

「不行。」月盈立刻拒絕,「你們乖乖待在這裡,萬一是騙子呢?」

「你才是大騙子!」蘇小陌脆生生地罵道。

蘇小野塞得滿嘴糕點,拉扯了一下哥哥的衣袖。

畢竟人家是救了他們的,這麼罵有些不好。

蘇小陌粗暴的脾氣還真是讓她無奈。

月盈也不生氣,站起身來道:「看好他們,我出去會會。」

……

蘇雲沁下了馬車來,對風千墨道:「你在山莊外等我,我進去把孩子接了就出來。」

馬車內的男人默了幾許。

說實話,他也並不想入邀月山莊。

「……好,我等你。」有邪風跟隨著蘇雲沁,他倒也不擔心。

蘇雲沁這才踏入邀月山莊。

僕人領著她入山莊,在一處別苑中請她入屋,又請她落座。

蘇雲沁幽冷的目光在院中掃視了一眼,最後落在了不遠處的女人身上。

女人的年紀看上去像三十左右,但她聽邪風說過邀月山莊的莊主其實已經五十左右了。年紀比月淳大幾歲,但樣貌卻比月淳好許多,保養極好,年紀雖大,肌膚依舊嫩到彷彿能掐出水來。

蘇雲沁的心中產生了一絲絲好奇。

她走近,率先出聲:「莊主,幸會。」

月盈抬起頭也在打量她。

但蘇雲沁今日出門也特地易容了,依舊還是男裝打扮。

她的眼神凜然了幾許,問道:「你是孩子的爹?」

她不敢相信。

那兩個孩子不是說要入宮尋爹嗎?

「莊主誤會了,我是他們的娘親。」蘇雲沁禮貌地說道,「請問我的孩子呢?」

聽她說是女人,月盈更是一臉不可思議。

天玄的皇帝什麼時候都這麼飢不擇食了,這般男性化的女人,竟然也能入得了那小子的眼?

蘇雲沁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月盈落過來的眼神很是古怪,那打探的目光,甚至還帶著些……錯愕?

這位莊主對她有什麼誤解不成?

「原來如此,我這就讓人將孩子領過來。」

月盈如此乾脆,讓蘇雲沁都有些不可思議。

她以為,這位莊主恐怕會刁難人……

隨著僕人去領孩子,院中二人都未開口說話,莫名地尷尬。

直到從前院里傳來了腳步聲,以及兩個孩子的吵鬧聲。

「都是你,一個糕點就把你給說買了!哼!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哇,沒出息!」蘇小陌埋怨的聲音傳來,帶著幾分憤慨之色。

隨即,蘇小野很平靜的聲音里隱隱還聽出幾分喜色。

「哥哥,真的很好吃的呀,你不信的話,也嘗一塊嘛!吧唧吧唧……」

她一臉回味的吧唧著小嘴,一副對糕點非常享受的模樣。

蘇雲沁循著聲音看過去,便是瞧見了這兩個小傢伙可愛的樣子,心底那顆緊繃的弦終於鬆開了。

「大寶,小寶!」

突然聽見娘親的聲音,二人同時看過去。

「娘親!」蘇小陌第一個高興地沖了過來,直接撲進了蘇雲沁的懷裡。

蘇雲沁把兒子抱起,察覺到兒子似乎有些瘦了,心疼不已。

剛知道他們消失的時候,她還發誓要把這兩個娃娃痛打一頓,可真正見到的時候,她哪裡忍得下心真的動手。

蘇小野看見娘親,自然糕點也顧不得吃,把糕點隨手一扔,也踩著小腳步過來。

「娘親。」她軟軟糯糯的聲音能立刻軟化蘇雲沁的心。

蘇雲沁將兩個孩子抱進懷中,眼眶有些紅。

一旁始終注視著他們的月盈原本有些清冷的眸光漸漸也有了絲動容。

看著蘇雲沁母愛般地把兩個孩子抱入懷中……

這應該就是兩個孩子的娘。

孩子不可能認不出自己的娘。

若是她的兒子還在的話,應該……

她眼中的情緒縱有千萬,可臉上的神情依舊平靜如水。

蘇雲沁檢查了一番孩子,站起身來對著月盈感謝道:「多謝莊主救下我的孩子,不知莊主……」

「我救下他們,只是覺得他們有趣。」月盈將身子倚靠在椅背上,之前眼底的種種複雜情緒也盡數散開了去,「不過你真的是天玄帝的女人?」

言罷,她用一種古怪詭異的眼神將蘇雲沁上上下下打量起來。

那眼神,充滿了輕佻和不屑。

儼然,她是在鄙視蘇雲沁的身材糟糕。

蘇雲沁感受到了,還未說話,蘇小陌卻脆生生地說道:「奶奶,你好無禮,我娘親可是國色天香之姿,你能跟我娘親比?你都人老珠黃……唔唔!」

蘇小陌話都沒有說完,就被妹妹和娘親同時伸手捂住了嘴。

蘇雲沁尷尬地扯了扯嘴角,看向月盈,正好對上月盈那氣怒到要發狂殺人的目光,尷尬地解釋著:「童言無忌。」

這死孩子,就會給她找麻煩。

這次出門找爹的主意,肯定也是蘇小陌提的。

回頭再好好收拾這個熊孩子!

「你要接走他們倒也可以,不過我有一個要求。」月盈身子靠在椅背里。

蘇雲沁眸光輕斂,帶著些試探性地問道:「莊主有何要求?」

「太后壽宴那日,替我弄一張請帖來,我要進宮。」

蘇雲沁咦了一聲。

她記得昨日風千墨告訴她,這位莊主打算參加太后壽宴,到時會把孩子給帶入宮中。

她本以為男人跟這個女人很熟悉……

「可以,這是個小事。」蘇雲沁又頓了頓說道,「莊主,晚輩還有一事相求,可否讓兩個孩子暫住您這兒。太后壽宴之時再帶入宮中?」

「哦?為何?」

「有人要他們的命。若是他們在您這兒,那人應該不敢動手。」蘇雲沁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何而來的自信相信月盈會收留兩個孩子。

但這種自信,亦如她第一眼見到這個女人時沒有反感一樣。

月盈抬起手輕撫下巴,隨著她抬手的姿勢,衣袖滑落露出了她大截的藕臂,雪白的玉肌極近透明。

蘇雲沁盯著女人的手,暗嘆,這女人年輕時畢竟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你說的有人,不會是當今太后把?」想想那日追殺這兩個孩子的殺手,不都是月淳那女人的侍衛?

蘇雲沁沒吭聲。

蘇小陌也因為娘親對這位奶奶的態度變化,他竟然也沒有嚷嚷了。

「娘親,你也會跟我們一起留在這裡嗎?」蘇小陌拽住蘇雲沁的胳膊。

蘇雲沁搖頭。

她不放心風千墨。

「唔,那我跟娘親一起走。」蘇小陌立刻反駁。

月盈笑著說:「你的孩子很黏你。」

「是啊。」蘇雲沁也笑了笑,這一瞬恍惚間,原本彌散在院中的尷尬氣氛也隨著二人的笑緩和了些許。

月盈幽幽道:「既然如此,你與孩子一起留在山莊里也不錯。」

「不了,我男人還需要我照顧。」蘇雲沁摸了摸兩個孩子的小腦袋,「大寶小寶,可以嗎?」

蘇小陌抬起頭,一雙眼睛瑩瑩閃亮,像是小貓兒的眼睛,可憐巴巴地看著蘇雲沁。

「爹爹怎麼了嗎?」蘇小野也沉靜地問道。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爹爹眼睛受傷了,娘親要照顧爹爹。你們若是回去會被人追殺,不好辦。等娘親和爹爹把壞人解決了就來接你們,可好?」

兩個娃娃一聽,頓時懂事地點點頭。

他們一向都是懂事的孩子,這會兒聽見爹爹的眼睛受傷了,他們肯定會乖乖聽話。

蘇雲沁看著兩個孩子如此懂事,心中那顆大石也漸漸落了地。

若是以前,她絕對會把孩子帶入宮中。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如臨大敵。

月盈單手支著下顎,好整以暇地看著她,問道:「小丫頭,你這麼放心我帶你孩子?」

「莊主一看就是喜歡孩子的。」蘇雲沁轉頭,迎視著月盈的眼。

她身為一個母親,能夠清晰看見月盈看著孩子時,那雙眼睛里都是閃爍的光芒。

月盈神情竟是微微一斂,坐直了身子。

「我喜歡你這丫頭。」

……

蘇雲沁從山莊走出時,馬車還停駐在前方。

她爬上了馬車。

風千墨聽見動靜,微微側頭來,血紅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卻是沒有一絲光亮。

「怎樣?」

「孩子們暫時留下。」蘇雲沁坐在了他的身側。

他確實沒有聽見孩子的聲音,血色的眸子里輕輕閃了閃,「你放心?」

「莊主人還挺好的。不過,你明日最好派人送一張請帖給莊主,就是太后壽宴的請帖。」

「……」男人蹙眉。

「你上次不是說她會去嘛,為什麼請帖都沒有。你肯定認得她對不對?」不止認識,而且他還不想見到月盈?

哦對,月盈把他當成是月淳的兒子,自然是厭惡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風千墨呢?為什麼情緒也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