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帝王的顏面何在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16
A+ A- 關燈 聽書

「當然認得。」風千墨幽幽啟唇,「不想見便是不想見。明日孤會派人將請帖送上。」

他說的很漠然,好像是不希望蘇雲沁在過多提及這個人。

蘇雲沁撇撇嘴,只好安靜地坐在了他的身邊。

馬車已經在行駛,特別地搖晃。

大概是因為下山的路,差點要把蘇雲沁給甩出了馬車去。

突然的顛簸,讓蘇雲沁也無心再去說什麼,連忙死死抓住了馬車車壁。

反觀風千墨,他失明就罷了,現在坐在馬車裡倒是穩如泰山,一點搖晃的樣子都沒有。

難道是因為看不見所以毫無畏懼?

蘇雲沁無奈之下,只好撲了過去,毫無顧忌地撲進了風千墨的懷裡。

男人本還在思索問題,竟是沒有察覺到劇烈搖晃的馬車。

這會兒突然懷裡多了一個溫香軟玉,思緒瞬間被打斷。

他低下頭來,「看」著懷中的女子。

他有些想象不出她此刻的表情。

「怎麼了?」他出聲,嗓音卻是暗啞地性感。

蘇雲沁索性伸出雙臂環住他的脖子,將他的臉一點點拉近,咽了咽口水說:「我暈車。」

現在剛好是下山的路,這麼一搖一晃間,她還真的有點暈了。

男人瞬間明了過來,伸手攬住了她纖細的腰肢,把她更緊地攬進了懷中。

「抱緊就沒事了。」

對於小女人的投懷送抱,他絕對是非常滿意的。

蘇雲沁整個人倚在他的懷中,手臂又勒著他的脖子,暗暗撇嘴。

今日這金澤趕馬的技術不怎麼好啊,若是往常馬車肯定非常平穩。

風千墨的大手隨即落在了她的發上,一下又一下地輕輕撫弄著,說道:「雲沁,再忍忍,孤便不會再讓你躲躲藏藏。」

「……」蘇雲沁聽他這麼說,怎麼覺得自己像是在跟他偷.情似的?

男人的話還沒有停頓下來,幽幽道:「還有孩子們。」

「沒關係,你解決太后,我來解決那位吳麗雅。」

只要把這些礙眼女人都給解決了,她和風千墨才能安然無恙。

男人眼底的眸光一軟,看不清楚的情況下,他俯下頭來親吻她的額際。

蘇雲沁闔眸。

柔軟的唇帶著冰涼的溫度落在她的眉心,讓她心底最堅硬的地方也柔軟了。

馬車行駛似乎穩了下來,她正要從他的懷抱哦中掙脫,卻被他給緊地抱住了。

「你想做什麼?」蘇雲沁被拖回了他的懷中。

「利用完了孤就想跑?乖乖讓孤抱著。」

蘇雲沁嘴角抽了抽。

她還不是怕他抱久了會累,哼,這小子真是一點都不解風情。

大約半個時辰,他們的馬車回到了宮中。

蘇雲沁此刻還坐在男人的懷裡,見馬車停下了,她連忙拉扯腰際上的手,拉了白天也沒有拉動。

「親我一口。」他忽然道。

蘇雲沁對他這莫名其妙的要求愣了一下,甚至伸手撫了撫他的額際,懷疑他是不是腦子燒壞了。

「不然不放你下去。」男人又道了一句。

這次這語氣格外霸道而強勢。

蘇雲沁終於投降了。

男人幼稚的時候,也真的是讓她無奈。

馬車外的金澤咽著口水小聲提醒:「爺兒,到皇宮了,那個……那位吳姑娘好像就站在宮門口。」

因為是從密道進入,自然很快就能看見了宮門口的情況。

風千墨不悅的蹙眉,卻鬆開了好不容易到嘴的肉。

「趕走,孤不想聽見她的聲音。」他冷然吩咐了一句,才從馬車上走下。

蘇雲沁連忙跟上他的腳步,往四周看了看,最後落在金冥的身上。

金澤領命去辦事,金冥留下來。

「你若是想要處理掉吳麗雅,除了雙生蠱蠱后之外,我有個好主意。」

「嗯?」風千墨微微側頭來看她,語氣尾音上揚了幾分。

他「看著」她的雙眸沒有一絲焦距和光芒。

蘇雲沁心疼的同時也暗暗下定決定今日再去尋一番丞相,問問葯找的如何了。

「就是要犧牲一下陛下的名聲,陛下不介意吧?」

她竟然正兒八經地叫他「陛下」,這讓他有些不滿。

蘇雲沁又道:「親愛的,怎樣?」

她的語調放軟下來,也讓男人的心徒然一軟,莫名就同意了。

這小女人的撒嬌語氣,是他永遠都反抗不了的事情。

蘇雲沁揚唇,紅唇邊的笑意妖冶至極。

「我去裝成男人。」

「嗯?」風千墨的眉心一跳,隱約知道蘇雲沁給的主意是什麼了。

餿主意!

小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

吳麗雅站在帝王寢宮門口,也不敢再往裡踏進一步,她也是個怕死的。

等了許久后,終於從裡面看見了正從後院走向前院的帝王。

「陛下!」她雙眸發亮,立刻要迎上去,但發現男人的懷中正抱著一個人時,她表情一僵。

等她看清楚風千墨懷中抱著的竟是個男人時,更加震驚而鬱悶了。

風千墨懷中的是蘇雲沁,穿著男裝,還易容成了男人。

蘇雲沁為了表現自己是個男人,特地貼了一張有絡腮鬍子的臉。

反正風千墨現在看不見,也不會嫌棄她的樣子。

倒是吳麗雅,尖叫了一聲:「陛下!」

陛下怎麼會抱著這麼一個男人,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是滿臉絡腮鬍子?

聽見聲音,風千墨停頓下腳步。

「金澤?」兩個字,足以威懾一切。

他的一雙血眸落過來,滿帶殺意!

金澤撫了撫額際的冷汗,對著吳麗雅勸說道:「吳姑娘,您也看見了吧,我們陛下不允許任何女人靠近。」

頓了頓,金澤又不得不解釋:「爺兒還對男人感興趣。」

吳麗雅一臉錯愕不可置信。

金澤更是嘴角抽搐著,暗想給主子這般抹黑,主子回頭會不會怪罪他?

「陛下,這個男人……」

「金澤,你辦事越發不力。」風千墨丟了一句話,抱著蘇雲沁往寢屋走去。

他的面色太過沉靜,好像並不因為懷中抱著個「男人」而感覺到有絲毫的窘迫或者失態。

這般模樣,反而更顯得他真的是個斷袖。

蘇雲沁縮在風千墨的懷中,任憑他抱著入屋,一路走來,她還得時刻提醒男人小心腳下。

其實她並不想讓他抱入宮中,要不是因為想要逼退吳麗雅。

吳麗雅尚處在震驚中,久久不回神。

等她回神時,她發現沉重的宮門已經闔上了。

她站在原地狠狠捏拳。

她不信!

她也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她要得到這個年,輕俊美帝王的寵幸。

金澤把宮門給闔上,長長舒了一口氣,暗想幸好這個女人沒有執意要進來。

……

蘇雲沁被男人抱入寢宮,她便說道:「放我下來吧,戲都演完了。」

「不能真做?」男人卻彷彿逮到了關鍵詞一般,問道。

蘇雲沁的眸光輕閃了閃。

她聲音輕柔地說道:「可你看不見……」

「看不見又怎麼樣?」某男的臉色徒然一沉。

他覺得小女人這是在故意質疑他的能力。

他低下頭想親她,奈何看不見她的模樣,竟是親到了一臉的毛毛躁躁。

「這是什麼?」他大手摸過去,竟是摸到了男人的鬍子。

「咳咳咳……」蘇雲沁輕咳了一聲,小聲地說道,「易容的鬍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男人的臉色徒然很沉。

他真相咬死這個女人,竟是易容成這般模樣。

剛剛讓人看見了他抱著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進宮,他帝王的威嚴何在?帝王的顏面何在?

蘇雲沁卻忽然咯咯笑了起來,覺得看他這副鬱悶的樣子格外有趣。

今日二人心情都放鬆了一些。

興許是因為孩子的下落找到了。

風千墨這幾日都沒碰她也是因為這孩子的下落遲遲沒有,直到今日確定了孩子的安全,他便確定小女人的心情肯定好了不少。

蘇雲沁看著他沉著臉色,她伸出自己纖細的小手替他把衣裳給脫了。

「好,我伺候你沐浴,怎麼樣?」

她便清晰看見了他臉上神情的變化。

男人高興了。

嘖嘖……

有時候真像個小孩。

……

吳麗雅站在宮門外,卻沒走。

她咬著下唇,心中一陣氣惱,她不甘心。

「小姐,要不咱們進去看看?」身後跟隨的宮女小心翼翼地問道。

一直站在門口氣惱也不是個辦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