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沒有離異,只有喪偶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5:01
A+ A- 關燈 聽書

清晨醒來時席湛已經沒在身側,但他在枕邊留了紙條,「允兒,我到桐城有個會議。」

他真的開始報備了。

男人是屬於說到做到的性格。

但他昨晚的那個獎勵……

席湛將我折騰到後半夜,不過他始終沒有從底下進去,像是在忌憚什麼,他這樣小心翼翼的姿態讓我覺得他發現了我做過手術的事!

但我心裡又認為不太可能。

因為這件事我隱瞞的很嚴!

除了自己人沒人知道我做過手術!

我想他可能是忌憚我腹部上的傷勢。

雖然這個傷勢差不多痊癒!

不過依席湛小心翼翼的性格很有可能。

我將紙條放在抽屜里起身拉開窗帘,梧城仍舊下著微微小雨,花園裡的杏花開著滿樹,再過不久桃花和梨花就會相繼盛開,等有時間和席湛挑個下雨的天氣躺在床上慢慢欣賞!

我勾了勾唇道:「真美。」

那樣的日子想著就美。

我推開窗戶深吸了一口氣,滿鼻子的清香,我站在窗前半晌才換了一件衣服出門。

剛到公司就接到一個陌生電話。

是國際號碼。

我接通問:「你是?」

「是我,陳深。」

陳深怎麼會突然聯繫我?

我想起他對季暖做過的事肯定對他沒有好脾氣,冷聲問道:「你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他壓根沒在意我的語氣問:「季暖呢?」

我懟他,「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的人說她在梧城消失了。」

我這才感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不知道,先掛了!」

掛斷電話后我趕緊讓助理調查季暖的下落,等了半晌助理回我道:「在冰島小鎮。」

我驚異問:「什麼時候去的?」

「昨晚,臨時訂的機票。」

「她突然去冰島做什麼?」

會不會遇到了什麼危險?

「時總,我覺得不會有好事。」

助理的話讓我心底升起擔憂,我想了想吩咐他道:「你安排一下我們這就去冰島,返程的時候去法國一趟,你派人將潤兒送到法國。」

我決定將爵位給潤兒。

因為未來的他比允兒過的苦。

這算是我給他的補償。

「是,我這就安排。」

……

陳深掛斷電話后目光悲壯的望著剛下葬的母親,心底一陣澀然,雖然她只是他的養母,但與親生母親無疑,他心底特別的難受!

他忽而想念那個小女人了!

陳深認識季暖時在她年少的時候,那時他到學校里想瞧瞧他的那個侄子陳楚,她就跟隨在陳楚的身側,像個精靈一樣一蹦一跳的!

後來他在梧城的巷子里遇到過她一次,他靜默的站在雨中,她為他撐起了一把傘擋住了外面的風風雨雨,聲音清脆悅耳的問他,「你怎麼在這兒淋雨?是遇上了什麼過不去的坎嗎?」

的確有坎,很難跨過去的坎。

他沒理她,她就那樣給他撐著傘等雨停方才離開,那時她並不知道他是陳楚的小叔。

後來再次見面是在陳楚的葬禮上!

她忘了他,很正常。

畢竟曾經只是有緣見過一面。

哪怕他將她掛在心裡七八年!

後來的後來,他們在一起了!

他非常珍惜這個女人!

珍惜從侄子陳楚手中接過的這個女人!

可他又迫不得已的要離開她!

因為周默用自殺威脅他……

他原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偏偏欠周默一條命,而這條命他一輩子都還不清!

他想解決,但一直沒有好的辦法!

周默用炸藥炸季暖的事他肯定清楚。

他特別憤怒,甚至打了她!

但周默任由他出氣,只威脅他必須娶她!

他無可奈何,因為這是他欠的債。

他有時候特別羨慕席湛。

羨慕他從未有過情債。

這段時間陳深很怕自己變成下一個顧霆琛!

是的,他清楚時笙和顧霆琛之間的事!

因為席湛在他的面前提過好幾次!

席湛當著他的面說自己很幸運,要是顧霆琛再對她好一點他就差一點擁有不了她!!

而顧霆琛再也追不回時笙。

另一邊……

季暖剛下了飛機,她裹緊身上的羽絨服到機場門口看見兩個類似於保鏢的黑衣人。

她過去問:「是藍先生的人?」

「是,季小姐請隨我們走。」

季暖抬頭望了眼冰島這個寒冷的地方,這是她此生第一次到這兒,她之前以為她是不會踏上這片土地的,可現在她有不得已的理由。

她想要復仇!

想要令那個男人追悔莫及!

可她沒有那個能力!

她不想讓時笙為她操心!

所以她只能到這兒!

到這兒找一個名為藍公子的人。

是的,藍公子就是他的名字。

季暖猜測這是他的化名。

真實的人誰會取這個名字?

兩個保鏢帶著她到了一套木屋前,雖然是木屋,但連成一個四合院的造型,裝修格外的奢華,皆都是上等的良木,院里還有冒著熱氣騰騰的溫泉,前方有走廊,房檐上是隨風而動的風鈴,跟她在日本動漫里見的一模一樣!!

是那個男人的奢靡風格!

她規矩的跪坐在前院雪地里,輕輕地聲音喊了聲藍先生,但未曾有人給她回應,都是一陣陣的風鈴聲,還有落在身上的冰冷風雪。

她默了默輕輕地唱道:「小女子不才,未得公子青睞,擾公子良久,公子勿怪,公子向北走,小女子向南瞧,此生就此別過了……」

風鈴叮鈴的響起,大廳里忽而走出來一個膚色雪白,容貌又格外英俊的男人,他身上兜著一件雪白的和服,雙腳踩著木屐,人高高大大的快頂到木色的門框,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男人,似不存在這世間,令季暖微微失神!

她繼續唱道:「願你三冬暖,願你春不寒,願你天黑有燈,下雨有傘,願你遇良人,暖色浮餘生……與君今生無緣,請無需挂念。」

男人靜默的目光望著她戴著口罩的臉,待她唱完他淡淡的音色吩咐道:「請摘下口罩。」

季暖身體一僵,她緩緩的摘下口罩,男人眼神眯了眯問她,「不過幾年的時間未見,怎得將自己折騰成這個模樣?」

「藍先生,我來找你履行約定。」

她直明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男人未理會她的話,他踩著木屐下了台階,拖著衣袍在她的身側走了一圈,淡聲問道:「方才那首歌,並不是你的心意……」

季暖輕聲回道:「藍先生並不在意是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輕問:「找我何事?」

「我想嫁給你,做你的妻子。」

眼前的這個男人,雖然他的名字在外面聞所未聞,但他的勢力不可估量,他是隱於世的大家,從不在乎虛名。

季暖清楚他的深不可測。

所以她一身孤膽找到了這裡。

男人輕嗤一聲,繞過她又回到了木屋,他站在走廊上居高臨下的望著她,眸光深邃帶著一抹難以捉摸的意味,「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娶你?」

眼前的男人向來重禮,季暖用他的方式向他拜了拜起身,目光無懼的盯著他,「你曾經答應過我的,藍先生,你說過你可以答應我一個條件,無論什麼皆可,我現在找你就是想兌現當年那個諾言的,我想嫁給你,你可願娶我?」

男人久居靜室,多年未見過女孩,他望著眼前這個雖然滿臉疤痕但有點可愛的小姑娘,用著自己都難以察覺的溫柔問:「理由。」

突然說嫁給他總得有個理由。

「我想成為你的妻子,成為一個有權勢的女人為自己報仇。藍先生,我的臉便是我的仇。」

聞言他輕輕笑開,季暖怔了怔,因為男人本就英俊,笑起來更為勾人心魄,再加上他此時站在木屋前,風鈴下,一身白色的和服襯的他身體挺拔修長且溫潤如玉,季暖此時望著猶如欣賞一副上等的丹青水墨。

她曾經想畫他的,她一直都想。

只是不敢。

因為他太完美。

她沒有那個能力將他複製在宣紙上。

以前沒有,現在手腕的筋斷了更沒有。

他輕輕回應她道:「嗯,應你。」

「藍先生……」

「阿暖,我願做你的夫君。」

夫君……

季暖眼圈一紅,竟覺得這是她此生聽過最為溫暖的一句話,突然間有些不知所措,像是心底忽而有了依偎。

她退後一步道:「謝謝你。」

「無妨,但我有個條件。」

季暖神態恭敬道:「藍先生請說。」

「我的家教甚嚴……」

季暖怔問:「藍先生的意思是?」

「沒有離異,只有喪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