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抵達法國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5:29
A+ A- 關燈 聽書

我和荊曳到達冰島時還沒見到季暖,反而在機場遇見了陳深。

我滿臉震驚,「你到這兒找暖兒?」

陳深臉色陰沉,「嗯。」

他聽聞季暖消失便急匆匆的趕到冰島,其實他心底是在意她的,只是他的身側有個周默,猶如當年的顧霆琛身邊有一個溫如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想起顧霆琛對我做的事,我好意的提醒了陳深一句,「在這世間並不是誰非得誰才能活著,我和暖兒認識多年,她雖然表面看著比較柔弱,很少與人爭執什麼,但她最為記仇,希望你今後不會追悔莫及!」

他選擇周默,他一定會後悔的!

因為他的心底裝著的是季暖!

他自己都清楚這點,只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雖然那個原因讓我覺得不足掛齒。

其實現在需要的僅僅是陳深的一份決心!

但他無法不顧周默,就像當年的顧霆琛非得給溫如嫣一場婚禮!

現在的周默和當年的溫如嫣如出一轍。

都是用自殺威脅男人!

手段低劣,但不可否認她們很成功!

陳深見我提醒他臉色十分的難看,我和他順著定位找到季暖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

當時的季暖正坐在一座木屋前的,身上兜著一件白色的雪裘,冰雪都被遮在了外面,而她的眸色…空洞的望著遠處白茫茫的天際!

像是蘊含了無限悲傷,令我的心底霎時發痛,一時之間喘不上氣,全是鬱結!!

我踩著積雪過去蹲下身摸了摸季暖的臉喊著,「暖兒。」

她回過神來望著我,「笙兒。」

我憐惜道:「是我。」

陳深就在我們的身後,可他不敢上前。

我抱著她問:「你怎麼來這兒了?」

她答我,「這兒的景色優美,我想來逛逛。」

她這話我不清楚真假。

我鬆開她的身體,溫柔的問:「隨我回家嗎?」

「嗯,我隨你回家。」她道。

季暖起身,身上的雪裘拖地,不像她的風格,在我驚訝的目光中她突然跪坐在地上,低下腦袋輕輕道:「先生,阿暖在此別過。」

我驚訝的看向陳深。

他的眸中同樣懷著驚訝。

隨即季暖起身隨我離開,陳深沒有資格和我們坐一輛車,因為他不是我的朋友更不是季暖的什麼人,何況他還如此這般的傷過季暖!

陳深和我們是同一個航班,就坐在季暖的旁邊,但期間季暖一直閉著眼睛在休息!!

而她的懷裡一直抱著那件白色的雪裘。

經過轉機抵達梧城后又是半天多的時間,我這來回一折騰就是一天的時間,而在還未離開冰島的時候席湛給我發過簡訊問我在哪兒。

我回他說在冰島隨後要去法國,但由於我心裡擔憂季暖,臨時決定先送她回梧城再飛往法國!

陳深跟隨我們在梧城落了地,不過他沒再追隨我們,而是隨手下徑直的離開了機場!

我送季暖回家的途中見她神色算不錯,便再次詢問她,「暖兒,你到冰島做什麼?」

我不信她只是因為風景好才過去逛逛的!

季暖清楚這點,她如實回我,「那天和你在酒吧分開之後我忽而想起我在五年前認識的那個人,突然想他了,所以特意去看看他。」

什麼人值得季暖星夜兼程坐飛機趕過去?!

我疑惑的問她,「你認識的人我應該也認識吧?」

我和季暖是多年的閨蜜,她身側出現過什麼人我應該是清楚的,但她說了一個我聞所未聞的名字,「他自稱姓藍,名公子,你不認識的,是一個家教甚嚴的男人,我只是在多年前有過幾面之緣而已,算起來我們五年未見了,可我心底一點兒都感覺不到生疏,像是和他認識了很久很久,內心深處一直都信賴他。」

家教甚嚴的男人……

還叫藍公子……

這個名字是假的吧。

「這樣的人,我從未聽你提過。」

「嗯,我和他不熟便未提。」

不熟,但她卻一直都信賴他。

這樣的男人於季暖而言、在季暖的生命中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我沒過多詢問,送季暖回到她自己的公寓后便離開,隨後又到機場坐飛機到了法國。

下飛機的時候我問席湛,「在梧城嗎?」

他回我消息,「嗯,在家等你。」

席湛現在說話越發的溫暖人心。

我收起手機問身側的荊曳,「潤兒呢?」

「姜助理帶到了城堡,正在等家主。」

我和荊曳趕到城堡時已經很晚了,夜空裡布滿著密密麻麻的星辰,我在門口等了一會兒,開門出來的是商微,他那張精緻的臉依舊漂亮的讓人晃神,耳朵上仍舊帶著一副耳機。

只不過是玫紅色的。

每次見他耳機的顏色都不同。

他見到我揚唇笑道:「母親等了你一天,但精神狀態還不錯,她很喜歡潤兒,一直抱著不肯撒手,她說這是她這些年收到最好的禮物。」

聞言我心底略有些酸楚。

畢竟她剩下的時間屈指可數!

我隨著商微進了別墅,走了沒幾步他停下等我,而我亦停下,他怔住問:「怎麼不走?」

我反問他,「你怎麼不走?」

我到密室見過我那對存了十幾年的腎臟,見過他如何對待的公爵,心底對他起了警惕!

說是警惕還不如說是噁心!

我有點反感這樣的商微。

所以不太願意與他離的太近!

他溫柔回我道:「我等你一起。」

「不必,你先走。」

商微的眸光突然暗沉。

他轉過身繼續走在我前面,漸漸的與我拉開距離,我察覺到他在生氣,或許他已經感受到了我在疏遠他,我心裡也有一點點愧疚。

但我不想跟他走的太近。

說實話,我忌憚他。

忌憚眼前這個陰晴不定的男人。

商微帶我坐電梯到了二樓,走出電梯看見那條長長的走廊,走廊上都是忙碌的僕人。

這兒仍舊讓人感到一陣壓抑。

我繞過他們到了母親的房前,商微修長的胳膊伸過來推開門,我一眼看見母親依靠在床頭,身上穿的是暗色花紋的睡衣,而她的懷裡抱著潤兒,神色是我從未見過的溫潤慈祥。

我想她是真的很愛潤兒。

她是第一次體會到兒孫繞膝。

商微進去喊著,「母親,笙兒到了。」

母親抬眼看向我,那抹慈祥從她的臉上消失,她從容不迫的微笑道:「坐吧,笙兒。」

我到這兒是談爵位繼承的事。

這或許也是我們此生最後的見面。

我點點頭坐下,開誠布公道:「我一直想找時間過來見你,我不想接受爵位,但我……」

她接過話瞭然的問:「你想給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