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陛下變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23
A+ A- 關燈 聽書

「進去?開什麼玩笑,你想被那人給砍死?」

「不是啊小姐,我們偷偷進去看看。」

丫鬟的話,提醒了吳麗雅。

吳麗雅不相信風千墨真的抱著個男人入殿,還是個滿臉鬍子的大糙漢。

誰能下得了口?

吳麗雅咬了咬下唇,點點頭,說道:「走,咱們偷偷進去看看。」

她也是會些武功的,要進去也不難。

侍女跟隨在她的身後,他們二人偷偷入了乾坤宮的後院,二人貓著腰走到了窗邊,侍女率先從窗邊看了一眼。

她怔然了一下,連忙蹲下身來。

「怎麼了?」吳麗雅問道。

「一個……一個男人,在和陛下洗浴。」侍女滿臉通紅,一副好像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只覺得心驚肉跳。

原來帝王還是真的喜歡男人的。

她匆匆忙忙一瞥,只能看見了那「男人」的滿臉鬍子。

吳麗雅則是臉色陰沉,皺眉問道:「他們在一起沐浴?」

難怪這皇帝後宮里一個女人都沒有,難怪太后給他塞再多的女人,他都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原來是因為這個男人就是個斷袖!

天啊,還是個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帝王的口味可真夠重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旁的侍女咽著口水點點頭。

「小姐,咱們怎麼辦?」

「能怎麼辦,趕緊跑啊!」吳麗雅一想到自己日後要面臨的可悲生活,她的心咯噔了一下,抓著侍女偷偷摸摸爬走。

金澤和金冥其實早已察覺到她們二人,卻沒有人去阻止她們離開的腳步,因為這是蘇雲沁的吩咐。

殿中,蘇雲沁還坐在浴桶里,聽見了外面的動靜,紅唇揚起一絲妖嬈的弧度。

她撕下臉上的易容面具。

「怎樣,我這招不錯吧?」

風千墨輕哼了一聲。

好?哪裡好?他一點都沒有看出來。

他帝王的顏面全掉了。

蘇雲沁反而樂得很高興,笑眯眯地說道:「明日恐怕全天下的人都在傳,天玄帝王是個斷袖,哈哈……」

她在笑,而且是心情頗好的笑聲。

風千墨磨了磨牙,忽然撲上去。

……

第二日一早,蘇雲沁是在男人的龍榻上蘇醒過來的。

而剛醒來,外面就有了腳步聲。

「陛下呢?」是月淳。

蘇雲沁驚了一下忙要跳起來,身子卻忽然被一雙手臂給撈進了懷裡。

「慌什麼?」他的聲音就在她的頭頂響起。

蘇雲沁卻怔了一下。

她整個人被困在他結實寬闊的胸膛上,動彈不得。聽著因為剛剛蘇醒的男人暗啞慵懶的磁魅嗓音,她暗自想著這廝今天怎麼沒有去上朝。

「你母后就在外面。」

「她不是我母后。」他嚴肅地糾正她的話,「所以,不用擔心。」

「別鬧了,我先躲一躲。」

「不許。」他霸道地抓著她的腰際,就不讓她走。

蘇雲沁翻了無數個白眼,實在想不明白今天的某人怎麼這麼粘人?

「千墨,你發什麼瘋啊?你忘了你母后……」

「金澤,快把宮門打開。」是門口太后的聲音,「哀家聽聞昨晚上千墨招的是個男人侍寢?」

金澤站在宮門口,一臉憋著笑又不敢笑的模樣,整張臉看起來格外滑稽搞笑。

他知道是什麼情況,可是他又不敢說明什麼。

太后畢竟現在已經是他們的敵人了。

「快開門!」月淳的耐心用盡,又呵斥了一聲。

殿內蘇雲沁掙扎了一番,然而忽然男人翻身而上將她壓制住,一雙血眸定定地看著她。

確實是看著她。

蘇雲沁感覺到他眼底的流光輕閃,微愕。

「你能看見了?」

「看不見。」只有朦朦朧朧的輪廓。不過後半句他當然不會說。

蘇雲沁眯了眯美眸,懷疑他是故意的。

「你想讓太后看見我?」

「並不。」他微笑,變戲法似的摸出了一張易容面具,不知他是從何處取出來的,放在她的手中。

「你幹嘛?」蘇雲沁舉起手中的人皮面具。

這又是一張男人臉?

風千墨這是要往自黑的道路越走越遠了嗎?

「乖,既然讓孤斷袖,就該讓孤這個斷袖的名聲坐實了。」

「……」蘇雲沁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甚至懷疑這廝是不是昨晚上折騰夠了,今天燒壞了腦子。

風千墨依舊看著她,似笑非笑。

蘇雲沁看了一眼宮門,只好妥協。

「起來,我要對著鏡子貼。」

「我幫你貼。」他搶過她手中的面具,替她貼上,一邊細心幫她貼一邊柔聲道,「她若是瞧見這般模樣,她恐怕會氣死。」

蘇雲沁嘴角抽了抽。

堂堂的天玄帝王竟然是這樣的小人心思。

易容面具貼好之時,風千墨也沉聲吩咐了一句:「金澤,讓母後進來。」

宮門外,金澤也愣怔了一下。

裡面的不是蘇雲沁嗎?這麼進去不會出什麼事情嗎?

月淳不耐煩地看向金澤,催促道:「愣著做什麼?」

月淳的吩咐,讓金澤只好替他們打開了宮門。

宮門大敞,外面充足的光線也順勢入了殿內,一寸寸鋪灑在地面上。

而床榻上一上一下的二人瞬間衝撞入太后的眼帘。

月淳驚愕。

風千墨在上,下方卻是個男人臉。

因為風千墨遮擋,月淳的角度也只能看見一張男人的臉。

「你……你們?」月淳驚得下巴掉下來了。

風千墨微微抬起頭,看了一眼正在不遠處的月淳。

不知是不是因為昨晚上跟蘇雲沁翻雲覆雨了一番,他的視線竟然恢復了一成。

看來若是跟他家小女人多做幾次,說不定眼睛就恢復了。

男人兀自想著,也自然看不清楚月淳那一臉震驚到無法言語的地步。

「咳咳咳……太後娘娘。」金澤上前想把月淳請出去。

「母後有事?」

「呃……」月淳被噎了一下。

「若是有事到御書房等兒臣。」

月淳愣怔了好一會兒才緩慢點點頭,轉身往外走,一副好似被雷劈過的錯覺。

風千墨什麼時候成了斷袖?

這太可怕了!

她還指望著風千墨生個孩子,好繼續給她把控!

隨著月淳的離開,宮門被金澤急急忙忙掩上。

「看太后那模樣,估計是三觀盡碎。」蘇雲沁爬起來。

「知道為什麼她剛剛沒有發現你身上的蠱后嗎?」

視線只能朦朧看見,但並不影響。

蘇雲沁也不在乎,歪了歪頭,問道:「她沒想起來?」

「不是。」

「那是什麼?」賣什麼關子啊!

「因為你和那姓吳的女人同時都有蠱后,會影響母蠱的判斷。懂嗎?母蠱的能力一下便弱了,她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更不敢殺了你。因為你,她也會死。」

「真是可怕。」蘇雲沁低低地道。

她知道,現在她、太后與吳麗雅三人之間是存在了三種關係,這三種關係互相鉗制著,也讓彼此不得不保持鎮定,不敢動手。

倘若一方死,她們都得死。

月淳是個惜命的,才不會要做這樣的事情。

「這樣說來,就是個死循環,就解不了蠱了?」

蘇雲沁略微有些煩躁。

之前若是只是單純的情人蠱,她尚且能有法子,現在這種複雜的關係下,很難解。

風千墨伸手撫了撫她的臉蛋,寵溺地罵了一聲:「傻瓜,孤一定給你解。」

那語氣,如同哄小孩。

蘇雲沁撇嘴,他卻起身。

她雙眸發亮,說道:「陛下,臣給你更衣吧?」

畢竟她現在還是他的御醫。

風千墨揚眉,沒有拒絕。

……

御書房。

月淳在御書房等了整整一個時辰,風千墨才來到御書房。

月淳耐心幾乎耗盡,她瞪著風千墨問道:「你怎麼這麼慢?」

「母後有何事?」

「麗雅去哪裡了?你把她帶到哪裡了?」月淳幾乎是立刻就問道。

她現在緊張吳麗雅的命。

早知道如此,當初就不該把蠱后的雙生蠱下在了吳麗雅的身上,現在反而有一種自討苦吃的感覺。

風千墨血紅的眸子里毫無波瀾起伏,「母后在說什麼,兒臣沒明白。那女人,孤抓她有何用?」

月淳眉一擰,不信。

但吳麗雅確實對風千墨來說毫無用處,畢竟是個女人,而且今日一事看得出來風千墨是真的斷袖了。

將一個男人強壓在身下,不是斷袖是什麼?

風千墨又道:「母后還是去別處找找。」

實則,昨晚上就讓邪風去把吳麗雅給抓了。

既然是一個危險,甚至會隨時害蘇雲沁命的棋子,他怎可能讓這枚棋子自由自在地離開?

想都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