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適當的驚喜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6:05
A+ A- 關燈 聽書

母親口中的她指的是席潤。

我沉靜問她,「可以嗎?」

「為何是潤兒而不是允兒?」

她還知道允兒的存在,看樣子她對我的事一直了如指掌,那兩年前我快沒命的時候她也知曉嗎?

倘若知曉又為何不與我相認?

我如實的回答她說:「潤兒是哥哥,未來要承受很多壓力和磨難,爵位是我對他的補償。」

席湛的意思是以後會送潤兒離開我的身邊外出磨鍊,而允兒會一直伴隨在我的身邊。

未來的潤兒一定會吞不少苦楚。

這個爵位是我對他唯一的補償。

母親回我,「於允兒不公平。」

我目光鎮定的望著她,說出自己的想法道:「你即使現在將爵位給我,未來我仍舊會選擇一個孩子傳給他們,到時待他們大了……未來的事我說不準,我不清楚他們以後會不會兄妹和睦,倘若和睦的話給誰都可以,倘若不和睦我到時候給誰都不行,現在給潤兒……」

母親蒼白的臉笑的雍容華貴,她接過我的話道:「既然如此,便以我的名義給潤兒,無論未來他們的關係如何,允兒是否埋怨,她也只會怨我這個姥姥,與你這個母親沒有關係。」

我錯愕問:「你同意了?」

她不僅同意還將鍋背在了自己身上!

「嗯,我不想令你為難,再說給潤兒和給你沒有太大的差別,都是我的血脈!」

「謝謝你。」

母親特意解釋道:「我待潤兒和允兒是一樣的心思,因為她們都是你的孩子,但我心裡總覺得虧欠了允兒,沒有給她留下什麼東西。」

「不會,允兒會有的。」

爵位只是個稱號。

我和席湛擁有的比這更多。

「嗯,你是個做母親的,很多事都要學習,比如處理兄妹倆的關係,不能讓任何一方感到你的偏心,還有不能讓席湛疏遠兩個孩子。」

母親怎麼突然提起席湛……

而且席湛的確在疏遠孩子。

我溫柔問她,「怎麼?」

「席湛的性格我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太冷,冷到令人無法接近,我至今都難以想象他會和你……我曾經以為他會孤獨寂寞的過一生,而現在他選擇了和你在一起,既然如此我祝你們幸福,不過笙兒,你要替他建立起羈絆,與孩子們的羈絆,因為你的身體……你清楚你並不是完全健康的人,在未來的某一天說不準……我並不是詛咒你什麼,我只是希望在意外降臨的時候,他在這世間還有其他的羈絆,讓他看上去並不是那麼的孤獨,你懂我的意思嗎?」

母親的話字字戳心。

她說的沒錯,我並不是完全健康的人!

我的確要為席湛考慮。

要嘗試建立他與孩子們的羈絆!

我贊同道:「我會的。」

母親抱著潤兒,突然將視線落在商微的身上,她輕聲吩咐道:「微兒,你先到外面等著,我和笙兒說幾句知心話,不然以後沒機……」

商微趕緊打斷她,「我這便出去。」

商微腳步匆匆,有些踉蹌。

母親一直望著他離開的身影,待他關上門才傷感的說道:「今天這一面估計是你我此生最後的一面,待會你從這個門出去之後……」

她頓住,嘆息道:「我捨不得離開這個世間,因為我才剛剛擁有女兒和兒孫,才體會到世間情暖,但是我終究抵不過病魔的纏身。」

她的病魔是我給的。

因為她的腎衰竭是因為我……

我心底清楚她對我的愛。

但我和她仍舊很生疏。

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

更無法喊她一聲母親。

我心底也是非常難過的。

「笙兒,我只有一件事需要拜託你。」

我客氣問:「什麼事?」

母親的懷裡抱著潤兒,她用手指逗弄著他,但孩子一直沒有反應,母親神色略有些失望道:「微兒是我除了你以外最為操心的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嗯?」

母親想說什麼?

「他性格孤僻,又愛惹是生非,法國皇室是他最大的庇護,我希望你今後還能庇護他,無論他未來犯什麼錯,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盡全力的原諒他……笙兒,他心是善良的,只是自小孤僻又體弱多病再加上還被人遺棄……」

她頓住,面色難過。

這是她最大的心愿。

我極快的答應她道:「我會的。」

「謝謝你,笙兒。」她笑。

母親把潤兒還給了我,我抱在懷裡聽見她趕著道:「你回國吧,希望你今後幸福安康。」

我點點頭,「謝謝你。」

「你將潤兒給微兒,過幾日我會給他過繼爵位,等一切結束之後我會讓微兒帶潤兒回國。」

我順從道:「嗯,我聽你的。」

「我累了,你走吧。」

我抱著潤兒推開門走出去,從始至終都未曾喊過她一聲母親,顯得我特別冷漠絕情。

我想喊她的,但我張不了口。

因為多年的陌生是如此的清晰。

我將潤兒給了商微,「拜託你照顧了。」

「嗯,不住一晚?」他問。

「嗯,我要回梧城。」

我不太喜歡這個空蕩蕩的別墅。

我繞過長長的走廊進了電梯,在電梯門快要關上的時候,不知怎麼的,我突然跑出去繞過走廊推開房間的門,當著商微的面神色急急的喊了一聲,「母親。」

我紅著眼眶道:「母親,謝謝你此生對我的眷戀;謝謝你此生對我的付出;謝謝你當年生下來我;更謝謝你當年為我捐的這顆腎,還有謝謝你給了我生命又續了我生命!」

躺在床上的母親笑了。

很溫暖的笑了。

她回應我,「謝謝你願意做我的女兒。」

我點點頭轉身離開,我知道這一別便是永遠,心底莫名的升起一陣無法言喻的悲傷。

我怔怔的出了城堡,助理靜靜地跟隨在我的身後,我眼睛濕潤的說道:「在此之前我是怨她的,可了解她之後我又是那般的心疼她。」

心疼她為了我一身孤膽的來到法國。

還以一個女人的柔弱力量走到現在。

「時總……」

助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說:「算了。」

我走到車旁打開車門,當看見車裡多出來的英俊男人時震住,「你怎麼在我的車上?」

男人高冷:「嗯?」

我驚喜問:「二哥特意到法國接我?」

「嗯,適當給允兒驚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