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感覺到了意外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39
A+ A- 關燈 聽書

「她提前容顏老去了?」蘇雲沁似乎馬上明白過來。

看月淳絕對是個極其愛美的女人,這女人用這麼一張臉迷惑了風翰天,恐怕也是當年如此迷惑了先帝吧?

風千墨點頭。

「聰明。」他長指颳了刮她的鼻尖,語氣寵溺至極。

蘇雲沁沉吟了幾許,「那接下來呢?」

「你只要乖乖看戲便可以了。」

蘇雲沁發現她家男人越來越可愛了。

……

太后壽宴不止宴請了整個天玄的貴族,更有一些周邊小國前來賀壽慶祝。

蘇雲沁很早就醒了,還被某人死皮賴臉地要求替他更衣梳發。

她拗不過這「大孩子」,打理他的衣著頭髮。

正把男人衣裳上的皺褶拍掉的時候,她手上的動作忽然頓了頓,咦了一聲。

「怎麼了?」風千墨問。

「你的眼睛……」沒有過去那麼紅了。

蘇雲沁盯著他雙眸,暗暗想著,是因為跟她雲雨了兩天的緣故嗎?

風千墨的眸中血色退散了不少,漸漸的能看見黑瞳,可見他的視線恢復了不少。

男人輕輕嗯了一聲,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將她原本紮好的男人髮髻給揉亂了。

蘇雲沁連忙扶住髮髻,暗暗瞪了他一眼,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雲沁,今日若能解決了這女人,你嫁給我可好?」

「呃?」蘇雲沁懵了一下。

他的語氣很鄭重,清魅的眉眼中竟是無盡的溫柔寵溺。

他在等待她的回答。

他希望他的小女人是光明正大地跟在他身邊,而不是像這般躲躲藏藏。

這是他的女人,他為何要讓她如此委曲求全地躲藏?

蘇雲沁輕輕咬了咬下唇。

這求婚來得太過猝不及防,她都沒有反應過來,一點心理防備都沒有。

「我……我得問過大寶小寶。」

「他們肯定會同意。」風千墨聽出她的猶豫,眉一蹙,攫住了她纖細的腰肢,「不要拒絕我。」

最後一句話沉沉的。

他頓了頓說道:「除非你希望我殺光了全天下的男人。」

「呃……」蘇雲沁嘴角抽了又抽。

暴君果然是暴君,還真是一點都不含糊,因為不嫁他,他就要殺光全天下的女人?

「不是不肯,是因為你我身上的蠱毒,我擔心……」

「我說過,有我在。」他手臂力道一重,將她更用力地揉進懷中,恨不能把她整個人都揉碎進身體里。

他倒是很想把這個小女人隨時帶在身邊,綁在身上,到處行走都好。

蘇雲沁抿唇,由著他拉扯的力道,側臉貼在了他的胸膛上,聽著他胸膛里一顆強有力的心跳,漸漸的,她自己也變得有些堅定了。

「好,我答應你。」

五個字,讓男人的眼底拂動的光亮越發深邃。

他會讓全天下人都知道,蘇雲沁是他的女人。

……

壽宴已經開始,蘇雲沁作為御醫,是跟隨著風千墨一同入席。

帝王入席,眾人紛紛起身行禮。

山呼的萬歲彷彿地面都在震動。

月淳也在,她蒙著臉,看上去有些坐立難安。她時不時看了一眼風千墨,那眼神好像試圖從風千墨的眼中看出些蛛絲馬跡。

她的臉,一定跟風千墨有關!

這個男人對她到底做了什麼?

看來風千墨已經不能受她控制了。

風千洛走至風千墨的身側,忽然目光落向蘇雲沁,咦了一聲,說道:「雲大夫今日也來了。」

他聽顧玉恆提起過,這是他的皇嫂。

皇嫂能來,對他來說無疑是件大喜事。

他不知道自己的皇兄和母后之間那點事情,雖然能夠感覺到四周氣氛的古怪,卻依舊紈絝地笑著。

「下官見過王爺。」蘇雲沁行禮。

既然已經是御醫的身份,當然要好好把戲給演完。

風千洛笑眯眯地搖頭,一副早已看透他們的神情,走到了月淳的身邊。

「母后,您今日怎麼戴著面紗?」這模樣看上去就像是在遮掩什麼似的。

月淳瞪了這個不知好歹的兒子一眼,輕咳了一聲說道:「今日臉上被蚊蟲咬了。」

那語氣,盡量平靜下來。

風千洛臉上帶著些狐疑,可也不好再問了。

宴席開場后,前來道賀的眾人紛紛送上了禮物,這時候風翰天忽然道:「這位就是雲大夫吧,不知道雲大夫會送個什麼禮物給太后呢?」

試探的語氣還帶著看好戲的模樣。

蘇雲沁真想送這人一個大白眼。

送禮物?

她還沒有禮物能送。

憑毛她要給太後送禮物?這老女人把她害慘了,她現在若不是因為殺不了太后,她第一個會要了月淳的命。

她垂眸,故作慌張地縮在了帝王的身後,小小聲地說道:「陛下……臣有些惶恐。」

風千墨銳利的目光落向風翰天,沉聲道:「皇叔何必為難一名小小御醫?難道皇叔連這點氣魄都沒有?」

說攝政王沒有氣魄?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最近眾臣也明顯感覺到了帝王和攝政王之間的明爭暗鬥。在朝堂上,帝王是步步緊逼,幾乎要逼退攝政王,要讓攝政王徹底退出朝堂之勢。

今日更甚,直接懟起人來了。

蘇雲沁微微揚唇。

她也看風翰天不爽,要不是因為風千墨說兵權還在他們的手中,她早已幫風千墨處理了風翰天。

月淳眼巴巴地看著風翰天,希望風翰天能看自己一眼,可她的目光追隨著風翰天這麼久,風翰天也只是剛剛刁難蘇雲沁時看了自己一眼,之後再無視線落過來。

月淳心涼了一大截。

她為這個男人付出了這麼多,甚至還生了一對兒女,如今也成了王爺和公主,怎麼這男人如此薄情寡義?

她咬住下唇,心中甚至有些在滴血。

風翰天又道:「陛下這脾氣越發壞了,再如此下去,可不好。」

風千墨冷冷扯了扯唇角,「也是被皇叔給氣壞的。」

「……」

聽著這叔侄兩的互懟話語,蘇雲沁嘴角抽的厲害。

風翰天看月淳的目光,已經很冷很無情了。

月淳則是痴痴地看著風翰天,一副心底深受打擊和傷害的模樣。

沒想到都已經身為太后了,竟然還能如此在意一個男人,看來是真的喜愛。

壽宴獻禮過去后,殿中央便響起了絲竹之聲,繚繞的弦音四起,讓眾人心頭一陣舒心喜愛。

蘇雲沁看了四周一眼,卻遲遲沒有等到月盈帶著孩子出現,她不免有些心急。

她相信月盈,可身為一個母親沒有親自看到孩子,心底依舊會感覺到沒譜。

這時候,弦樂停下了。

「陛下,邀月山莊莊主到。」

「請。」風千墨手放置在扶手上,因為蘇雲沁就在他的身後,她的手放在了他的椅背上,他身子一靠便輕輕壓住了她的手。

他沒有用力靠,蘇雲沁也下意識地收回了手。

殿門外傳來了歡快的腳步聲。

「哇,好多人。」蘇小陌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宮宴,以前古周國尚且是古越國的時候,蘇雲沁都未曾帶著兩個孩子參加。

蘇小陌蹦蹦跳跳入殿,更別提禮數,他見到這麼多人,也只是睜著大大的眼睛好奇不已。

月盈牽著蘇小野踏入殿中,婀娜多姿的身姿瞬間吸引了在場的無數男人目光。

女人的身段極其嫵媚妖冶,隨著她走路的姿態,裙擺搖曳,讓她整個人都極近妖嬈之色。

男人們瞬間像是被勾去了魂魄似的。

包括風翰天,他坐在位置上,神情赫然一震,捏著酒盞的手一抖,手中的酒盞就飛了出去,「啪」地一聲摔落在地。

他驚愕地站起身來,下意識地道了一聲:「不可能!」

這是他的盈兒?

月淳也瞳孔赫然一縮,起身驚叫:「你怎麼會在這裡?」

哦不,更確切的說,月盈的臉是如何恢復的?她記得當年自己是親手毀了月盈這張禍國殃民的臉,若非不是如此,她也坐不上皇后的位置,更到不了今日的太后位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月盈臉上掛著清淡有禮的笑容。

此刻看著她牽著兩個孩子走入,眾人們無不好奇滿滿。

蘇雲沁也很好奇。

眼前這個瓜,好像有點大。

難不成是三角戀?

風千墨表情最為平靜,今日視力恢復了三成,看人也清晰了些,他靠在椅背上,神情冷冽至極。

「盈兒?」風翰天激動地喚了一聲月盈。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安靜了,他們一瞬間便看見了自己的爹娘,雖然想立刻奔過去,可他們都忍住了。

殿內的氣氛古怪到讓人感覺心生惶恐。

月淳捏了捏拳頭,微笑道:「妹妹怎麼會來這兒?」

她以為月盈因為臉被毀,早該放棄自殺了。

月盈孩子被奪,月盈的地位被奪,月盈的一切都被她給剝奪了,怎麼到如今……

「妹妹?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姐姐。」月盈柔柔說著,轉頭瞥了一眼震驚的風翰天,輕嗤了一聲,滿臉嘲諷。

她轉回視線,笑意瀲灧,「我今日來,是來給陛下送孩子的。」

大臣們震驚。

眼前這個瓜是一個比一個大。

陛下何時有孩子了?

蘇小陌和蘇小野看向坐在高位上的爹,心底一陣激動。

他們特地來尋爹的,今日總算是如願以償見到了爹爹了!

風千墨揚了揚唇角,說道:「過來。」

蘇雲沁揚著眉梢,因為此刻眼前的狀況讓她感覺到了幾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