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一定會報這個仇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6:46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感到意外單純是因為月淳和月盈以及攝政王三人之間的那點糾葛,讓她很好奇。

風千墨說月淳不是他母后,恐怕是已經拿到了有力的證據,那風千洛和風絕舞這一對兄妹又是否會……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走向了高位的龍椅上。

隨即蘇小野就被男人給抱上了腿上。

蘇小陌倒也不吃醋,小手放在了爹爹的腿上,晶亮的眼睛里都是期待和好奇的光。

這畫面,看上去相當和諧。

在場的大臣們也是第一次看見他們的陛下臉上難得會有溫柔的神情。

蘇雲沁看著眼前風千墨,她的眸底也閃爍出了溫暖的光。

她知道,風千墨是真的疼愛這兩個娃娃。

她想起男人的求婚。

之前已經拜過兩次堂,這感覺反而像是在做夢。

「陛下何時有的孩子?」風翰天突然問,明知故問。

對風千墨何時有孩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風千墨卻仿若未聞,把蘇小野端詳了一番,又把蘇小陌給抱上腿,仔細檢查了一番。

他在看兩個孩子身上有沒有受傷或者異樣。

「陛下何時有的孩子與攝政王有什麼關係?」月盈也轉頭來,微笑地看著風翰天,語氣不善,「我救下這兩個孩子時,當時有人追殺這兩個孩子。」

「哦?」風翰天明知事實,卻佯裝著不懂。

「那些侍衛,是太后的人。」月盈轉回眸光。

她冷冷地看著月淳。

連孩子都不放過,更別提當年她的仇了!

當年……

若不是月淳殺了她兒子,她兒子的年紀恐怕與如今的風千墨一樣大。

想到這個仇,她的手赫然握成了拳頭,心底情緒涌動,臉上還要繼續保持著鎮定。

月淳站起身來,反駁道:「月盈,你休要污衊哀家!」

「我怎麼污衊你了?當時鎮上的百姓們可都看見了,都是太后的人呢。」

「你……」

風千墨冷冷打斷月淳的話,「母后,您派人暗殺孤的孩子?」

他的眼底淬了一層冰,冷冽徹骨。

那雙眸子里的冷意幾乎要迸射出來,把月淳給戳死。

他一定會報這個仇。

為蘇雲沁,更為了一雙兒女。

風翰天道:「本王竟也沒想到太后是如此蛇蠍心腸之人,竟連兩個孩子都不放過?」

月淳又驚又怒,看著風翰天這個時候倒打一耙的模樣,險些要吐血。

「翰天,你想清楚你在說什麼?」

「太後娘娘莫要將本王叫得如此親昵,本王承受不起。」

風翰天這是擺明了要與她拉開距離。

月淳如何會不明白,就因為自己的臉上生出了皺紋,風翰天就要把她給摒棄在外,她心底一陣難受絞痛。

為什麼會是這樣?

她自入宮開始就為這個男人付出了這麼多,怎麼到頭來這個男人竟是如此薄情寡義?

「攝政王可真是好狠的心吶!這種話也說得出口!」月淳一字一頓,每一個字彷彿都在滴血。

月盈笑意盈盈地走至自己的座位上落座。

她瞪著看好戲。

倒是風翰天,一點都沒有因為月淳的話而有反應,而是時不時將目光落至月盈的身上。

他在期待月盈看他一眼,可是眼神落過去這麼多次,都沒有得到月盈的回望。

他咬牙。

「攝政王當年害死了先帝,還害死了自己的母妃,更是拿捏著哀家的一切。」

哪知道太后突然語出驚人,把整個大殿內的人給震驚到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風翰天心徒然一沉,看著月淳的剎那,心底升起濃重的殺意!

月淳留不得了!

月淳則是回望著風翰天,面紗下的唇角勾著嗜血而張狂的笑意。

既然要死,那大家一起死就好了!

他不會讓風翰天好過,絕對不!

「太後娘娘可知道今日說的都是什麼話?這要是沒有證據,你這般污衊本王,用心險惡。」

原本一直相互扶持的二人此刻竟然針鋒相對,大家不敢吭聲。

蘇雲沁安靜地看著兩人爭吵。

風千墨說他有安排,月盈帶孩子來大殿才是他的安排吧?他肯定查到了什麼事情,並且也察覺到了他們三人之間的事情。

這會兒風翰天與月淳相互傷害的戲碼,簡直不要太精彩了。

蘇雲沁默默看著,都不由得想要給自家男人豎起大拇指點贊了。

「攝政王!哀家是什麼心思,攝政王應該最清楚,哀家這些年來做盡了壞事,全是你一手指使的!」

月淳瘋了,她現在已經毫無理智可言了。

她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讓風翰天跟她一樣下地獄。

她知道自己現在這模樣,一定不可能再有更好的未來。

身體在加速老化,若是日後……身體遲早會枯萎老化。

那既然遲早都是要死,她也要拉個墊底的。

風翰天還算氣定神閑,但握著茶盞的手指尖微微泛白,已經趨於發怒的狀態。

他將手中的茶盞重重放在桌面上,忍著怒意,笑意寒涼。

「太後娘娘最好想清楚自己這是在說什麼。」

「哀家今日就昭告所有人,哀家替你生了一對兒女,千洛和絕舞!為了護住你一對兒女的命,哀家可謂是費盡了心思!」

「什麼?」風千洛猛地站起身來。

一語落下,一石激起千層浪。

大家大氣都不敢出。

太后今日這是怎麼了,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抖出來了嗎?

風翰天的臉色更加難看,他站起身來,「月淳!」

他鐵青著臉色,幾乎要吐血。

兩人爭吵的同時,風千墨始終沒有說話,本著看戲的態度看著他們二人爭吵。

他此刻還抱著蘇小陌,大手替蘇小陌整理衣裳,表情很專註,好像這般殿上的爭吵與他無關。

「現在哀家就告訴大家,這個攝政王到底是個怎樣的人!自哀家入宮,這男人就看上了我,他騙過了所有人,在一次夜晚玷污了哀家!」

「……」風翰天臉色越來越難看。

在場的人早已明白攝政王與太后之間的那點關係,但沒想到太后竟然將這樣隱晦的事情說出口,不怕掉面子?

若是尋常人家的子女,這種違背道德之事那是要浸豬籠的!

月淳笑得一臉得逞:「之後攝政王還誘.惑哀家,讓哀家餵給先帝毒藥,每日服用,使得先帝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迫害先帝!攝政王不想坐皇位,卻又想把控朝堂,還讓哀家控制了當今的帝王。」

她不在意這些,她把一切都說出口了。

她什麼都不顧了,她現在只想讓風翰天跟她一樣下地獄!

反正她這後半輩子幾乎都是圍繞著風翰天轉,哪怕是死,她也要跟他一起糾纏不休。

風千墨替蘇小陌整理衣裳的手突然停下了,抬起頭來似笑非笑地看著風翰天。

「迫害父皇,蓄意皇位,玷污太后,皇叔可知這都是什麼罪?」

「陛下!休要聽太后一派胡言!」風翰天沉著臉色。

月淳嗤笑著,發出一竄幾乎癲狂的笑音。

「風翰天,你完了,你肯定完了!」

「來人,將太后與攝政王一同押入大牢。」風千墨的神色一斂,冷漠出聲。

大家都聽出了陛下叫的是「太后」而非「母后」。

看來大局已定。

「誰敢動?」風翰天忽然從懷中摸出了令牌。

是免死金牌。

眾人一見這塊金牌,立刻跪下。

這是先帝賜的唯一一塊免死金牌。

畢竟當今的帝王早已把免死金牌給廢了,不允許任何人有免死金牌。

先帝的東西,誰敢違抗?

風千墨蹙眉。

蘇雲沁也不滿地皺眉。

這一切無疑是在告訴她,這個男人可能動不了。

一塊金牌就能救回自己的命,這金牌可真是很好用。

不能來明的,便只能來暗的。

「很好,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將攝政王押入大牢。」

風千墨神色依舊不變。

他不會放過這二人,等著今日這樣的場面,他已經等了很久了。

侍衛入殿,立刻把風翰天與月淳給押走。

月淳不反抗,神色平靜到彷彿失去了生氣。

而風翰天,掙扎了一下,怒道:「風千墨,你好大的膽子,免死金牌你也敢無視?」

「孤沒說要殺你。」風千墨漠然看著他,語氣幽沉。

風翰天更加氣惱了,掙扎地更加厲害。

「軍符也在本王手中,你等著!」

隨著他叫嚷的聲音,他整個人被拉出了大殿。

不止他,還有月淳。

月淳被拉出去,一臉嗤笑地說道:「還叫嚷什麼呢?你遲早是要死的。」

就算不是明著死,也會在暗地裡被弄死。

風翰天伸腳踹了月淳一腳。

這一腳狠辣至極。

月淳吃了一腳,痛的彎下了腰。

侍衛們見狀連忙將二人拉開。

蘇雲沁始終看著這一幕,卻久久沒有回神來。

月淳若是死了,她也會死吧?

風千墨想做什麼?

她倒不是怕死,她只是覺得這樣死有些可惜,她還有兩個孩子等著她撫養呢!她家小寶還沒有找到葯呢!

她相信風千墨,她認定風千墨必然不會做出任何傷害她的事情。

這時候蘇小陌抬起頭來看向風千墨,小聲問道:「爹爹,那真的是奶奶?」

奶奶這麼可怕的嗎?

還是外婆好。

可惜的是……外婆已經死了。

一想到外婆,蘇小陌的小臉就沉下去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