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答應我三件事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7:41
A+ A- 關燈 聽書

「嗯,滿足你的心愿。」

席湛說滿足你的心愿。

這幾個字讓我想起我曾經想吻他的時候,那時我和他還沒有過任何親密的行為;那時顧霆琛剛「去世」四個月;那時我都未曾發現自己喜歡他;那時他亦只拿我當成是他的親人。

而我卻受不住他的誘惑想悄悄地親吻於他,在還未得逞的情況下他突然睜開了眼睛。

很清明的一雙眼,在月光傾泄下顯得異常的冷酷,像是裝著萬座寒峰,令人徒升寒懼。

他問我,「允兒想吻我。」

還有,「那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我清楚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我和他中間的那層膜徹底的捅開。

我不再是愛著顧霆琛的時笙。

而他不再只是單純意義上的二哥。

好在,我們現在相愛。

見我一直出神,席湛細細的反覆的摩擦著我的臉頰,聲音低問:「允兒在想什麼呢?」

我如實道:「想第一次吻你的時候。」

他挑眉,「嗯?」

「在艾斯堡的別墅。」我說。

他糾正我,「錯了。」

我問他,「哪裡錯了?」

「應該是在河裡。」

席湛說的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他被人追擊時,那個吻在冰冷刺骨的河裡,再加上我意識模糊,一點兒印象都沒有,所以那個吻不算。

我否認道:「不算,我沒記憶。」

聞言席湛勾唇,「狡辯。」

我霸道道:「我說不算便不算。」

「可是允兒,我記得。」

他的聲音很柔,我快膩死在裡面。

我摟緊他的腰霸道的提著要求道:「你要算也行,那等我們回梧城你要陪我做三件事。」

他鼻音淡淡的嗯了一聲。

我抱怨問他,「你怎麼不問我哪三件事?」

「你要做的事,皆可。」他道。

我:「……」

與席湛聊天最為無趣,也最為令人致命,這個男人在無形之中的情話令我山崩地裂。

無奈的同時又不忍心責怪他。

見我沒在說話,席湛光滑的下巴蹭了蹭我的臉頰,嗓音疑惑的詢問:「怎麼不說話了?」

「你都不問我哪三件事。」

他耐心問:「何事?」

白色大床的周圍是我平常從未見過的花叢,我嗅了嗅清香道:「很尋常的三件事。」

席湛:「……」

要是曾經見我這樣賣關子他鐵定不會理我,現在卻耐心的問我,「哪三件事?」

「陪我看場電影,請我閨蜜吃頓飯。」

我從未和自己的愛人看過電影。

也沒有將他介紹到我的朋友圈。

他追問:「還有件事呢?」

「隨我回時家別墅陪爸媽吃頓飯。」

我媽已經對他不去看望孩子的事心生不滿,而我不希望我媽對他有什麼意見。

而且我的這三件事再尋常不過。

「嗯,如你所願。」

他這是答應了我。

我側過臉親了親他的下巴,男人眸色沉了沉,忽而說了一句,「我們之間屈指可數。」

我不解問:「什麼屈指可數?」

他淡淡道:「不知羞恥的事。」

他提起不知羞恥我就想到了我方才在廚房裡懟他的話,席湛說的是我們之間做愛的次數屈指可數。

的確,我們之間的次數屈指可數。

但子宮癌手術后三個月都不能同房。

席湛得忍三個月。

我又如何將這三個月對付過去?

何況他現在的意思是想要……

我突然覺得他去歐洲未嘗不好。

我裝傻故作疲倦道:「我想睡了。」

席湛摟緊我沉默不語,或許是因為他的氣息在側我沒多久便睡著了,醒來已是清晨。

席湛沒有在房間里,我起身光著腳下樓去找他,在一樓大廳瞧見他正在和尹助理聊事。

見我下樓,尹助理客套的喊道:「時小姐。」

我點點頭問:「姜忱呢?」

「姜助理還在昏睡呢。」

我驚訝問:「他昨晚喝酒了?」

一般外出助理是不會喝酒的。

除非我逼他放鬆。

尹助理搖了搖頭笑說:「昨晚姜助理走路沒看路摔到了河裡,結果受了寒,昨晚還去了醫院,回到莊園太晚,此時還在昏昏欲睡。」

我關懷的問:「身體沒事吧?」

「嗯,不過他的精神狀態很差,我和席先生提過了,等姜助理醒了我再陪他回梧城,不過畢竟是時小姐的助理,我想徵詢你的意見。」

我至今都不太清楚我的助理何時和席湛的助理這麼熱絡了,像是英雄相見恨晚的感覺。

我同意道:「拜託你照顧了,我這邊沒什麼事,你幫我給姜忱帶話,就說放他三天假。」

「是,時小姐真是善解人意。」

接著尹助理又同席湛說了幾分鐘便離開了,都是一些生意上無關痛癢的事,我過去依偎在男人的身邊問:「我們什麼時候回梧城?」

「吃完早餐。」他道。

我將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問:「那早餐吃什麼?」

他輕道:「廚房裡給你備著的。」

我歡喜問:「二哥做的?」

「嗯。」

「二哥吃了嗎?」我問。

「嗯,我醒得早。」

言外之意說我懶。

看在他做早餐的份上懶得計較。

我奔到廚房看見他熬了稀粥,還炒了兩盤清淡的下飯菜,包括一杯溫熱的牛奶。

我坐下先喝了一口奶,吃到一半想起自己沒洗漱刷牙,算了,等吃完了再回樓上收拾。

吃完后我洗了碗收拾了廚房,回到樓上時繞過客廳,看見席湛正拿著筆記本處理事情。

他很忙,忙到一刻都難以放鬆。

可就是這樣忙碌的他親自到法國找我。

心裡的確感動,甚至感恩。

我回到樓上房間發現床上多了一套新衣服,是英倫風的格子裙以及淺色的外套大衣。

這是席湛的欣賞眼光?

我換上這套衣服進浴室洗漱,出來將黑色的長發綁了一個高馬尾,用挎包里現有的化妝品打了點粉,還塗了個淺色的口紅。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正準備下樓時我突然收到了季暖的消息,「笙兒,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見她這般嚴肅的語氣我心底一慌,忙給她回消息,「暖兒,我們之間認識多年,關係好到勝似親生姐妹,有什麼事你大可不必瞞著我!」

她回我,「那你別怪我不自愛。」

究竟什麼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