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他想補償我?!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9:31
A+ A- 關燈 聽書

顧瀾之啊……

是九年前的那個顧瀾之嗎?

我想了很久,特別特別的久。

久到那抹聲音以為我不會說話了,我才說:「是。」

是,又不是。

季暖說的沒錯,陪我三年的是顧霆琛。

與我糾纏三年的亦是顧霆琛。

而九年前那個顧瀾之不過是我暗地追隨的一抹背影,一抹年少的光陰。

話雖這樣,可我真不甘心。

一想到這個問題,心裡就痛的要命,我將手掌放在心口,帶著哭腔道:「是啊,我喜歡他,他是我年少時唯一追隨的光芒。」

可我的這個光芒竟是我前夫的哥哥!!

心裡太過悲戚,我忍不住的哭道:「我滿心歡喜的存著我這份喜歡默默地追隨在他的身後,無論他怎麼待我,只要我一想起他曾經待我的溫暖我就足夠慰藉自己!可現在有人告訴我說,我曾經喜歡追隨的那個人從始至終都是我認錯了人,你說這得多可笑啊?」

可能是因為病發,我暫時忘了身側的人是誰,終於回答了他今天問我好幾遍的問題。

接著車裡是良久的沉默,我似乎聽見了一抹輕輕的哭意,因為精神太過疲憊我忍不住的睡了過去,再次醒來時已是第二天清晨。

我的眼皮很沉重,緩緩的睜開眼伸出手揉了揉,許久才發現這兒並不是我熟悉的房間。

我拉開被子,發現自己的衣服也被脫了,我趕緊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

這時,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顧霆琛手上端著水杯和藥丸。

我皺眉問:「我為什麼在這裡?」

他鎮定道:「昨晚你在我車裡睡著了。」

「我不是讓你送我回家嗎?」

他從容的挑眉,「我沒有你家的鑰匙。」

我這才反應過來鑰匙被我放在車裡的。

我坐在床邊抓了抓自己凌亂的頭髮,顧霆琛把水和葯遞給我解釋道:「這是我昨晚找到你主治醫生開的葯,有助於緩解你的病情。」

我在梧城是有主治醫生的,沒想到被他找到了,我接過問他,「你知道我什麼病嗎?」

我仰頭喝了一口水又把葯放進嘴裡,見我喝了顧霆琛才淡淡道:「嗯,雖然我和你之間的事我給忘了,但我爸之前給我說過大概。」

忘了是忘了,但有人提醒過。

「你知道我是因為什麼病的嗎?」

聞言,顧霆琛的臉色瞬間陰沉了。

似乎我提了一個不該提的問題。

我咧嘴笑說:「看來你是知道的。」

顧霆琛的眼眸漆黑如墨,我站起身想要離開,他突然攥住我的手腕就將我摟進了懷裡。

簡直是莫名其妙。

我掙扎道:「趕緊鬆開我。」

下一個瞬間我的唇突然被他薄涼的唇給堵住,我驚訝的瞪大眼睛望著顧霆琛難以置信。

他的大掌摟住我的後背,手掌輕輕的摩擦,而我這個姿勢正看見他閉上的雙眸。

睫毛又濃又長,微微顫抖。

似在害怕什麼……

我疑惑,顧霆琛有什麼好害怕的?

如果是我,他不是失憶了嗎?

按照邏輯他應該是只在意溫如嫣的,而他卻沒有管她,直接將我帶回了他的公寓。

我用牙齒使勁咬了他的唇,他這才緩緩的鬆開我,貪戀一般似的用舌.尖舔了我的唇。

我怔住,他微微的喘.息道:「爸說我曾經做了許多對不起你的事,我想要補償你。」

我皮笑肉不笑著,專門攻心問道:「世上有後悔葯嗎!如果有的話我想回到三年前,如果我沒有嫁給你我可能還不會得子.宮癌!」

他眼神一凜,目光定定的打量著我,隨之微微的彎著腰身用自己的額頭抵著我的額頭。

這怎麼像忠犬的感覺……

我怎麼覺得顧霆琛在討好我?!

我抽開了他的手又坐回床上,這時我的手機鈴聲響了,是楚行給我發的微信消息。

他問我,「需不需要幫忙?」

我想他可能知道我去警局的事了……

我趕緊回復說:「不用。」

對付溫如嫣我還是有能力的。

就在這時透過手機屏幕我才發現我臉上的妝容都被卸了。

一張蒼白清秀帶著疤痕的臉頰浮現在眼前。

我難堪的抬頭問:「你卸的?」

顧霆琛過來坐在我的身邊握住我的手掌與我十指緊扣,嗓音低低沉沉道:「嗯,怕你睡著不舒服。」

見他這個動作我心下十分不喜,抽出手警告說:「我不喜歡誰碰我妝容,特別是你,因為這疤痕是你留給我的!」

聞言顧霆琛沉默許久,最後嘆道:「抱歉,曾經的事……是我不對。」

他的面上雲淡風輕,見他這樣我氣的不行,起身呵斥問道:「你現在在這兒裝什麼大尾巴狼?顧霆琛,我現在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賜,特別是這該死的癌症,你以為你一句抱歉我就能原諒你嗎?我告訴你,這輩子都不可能!你還想復婚?你怎麼不想想我還能活多久呢?你以為我還有時間浪費在你的身上嗎?」

除夕之前,在我要死的那段時間,我說過我不怪他,畢竟我沒能讓他做到愛我。

更何況都要死了,更不想去責怪他。

說到底也是心裡捨不得責怪他。

因為那時我以為他是我愛著九年的男人。

可現在他不是!!

所以我沒有必要遷就他!

更沒有必要原諒他!!

我脾氣有些急,顧霆琛見我現在一點也不好溝通,索性起身離開了這個房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待他走後我趕緊離開了這裡。

我先去警察局開了我的車,但在警局門口又遇見郁落落,她看見我面上也很驚訝。

「時笙姐,你怎麼在這兒?」

雖然是三月陽春,但郁落落穿的很清爽,一身薄款長袖裙子跟我簡直是兩個季節的人。

我按捺下心裡的煩躁道:「昨晚有人闖了我的宅子我打電話報警了,警察傳我過來審訊。」

「時笙姐,看你情緒不是很好?」

沒想到郁落落都發現了……

我煩躁僅僅是因為顧霆琛。

我搖搖頭說:「沒事的。」

郁落落笑著說:「那行,我還有兩個朋友在裡面蹲著的,我先去替他們脫困!時笙姐你把電話給我一個,等結束了我請你吃飯。」

我這才好奇問:「你昨晚做了什麼?」

郁落落不好意思的笑笑說:「昨晚在山上跟朋友飆車,沒想到被蹲著的警察抓過來了。」

「昨晚下那麼大的雨……」

郁落落無所謂的笑說:「沒事的。」

「哦,那你先去忙吧。」

她取出手機,「時笙姐,加個微信。」

我把手機號給了郁落落之後我就回了時家,我把車停到地下車庫給助理打了電話。

雖然現在時家是顧霆琛掌管到的,但時家裡面都是我的人,在他們眼裡我才是當家的。

而顧霆琛不過是我去世后的繼承者。

當我活著,繼承者說話肯定沒我管用。

我讓助理替我解決警局裡的麻煩事,並問他,「如果要停止攻擊楚家是不是只有我回時家?」

「是的,時總。」

我要回時家,那份股份轉讓合同就不能走法律,我趕緊給我之前的律師打了電話。

他的話讓我很錯愕,「顧總一直拒絕股份轉讓的文件,他說讓我留著等你親自來取。」

我震驚問:「什麼時候的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