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成為藍太太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8:14
A+ A- 關燈 聽書

「暖兒,什麼事?」

季暖好半晌回我,「我領證了。」

領證?

領什麼證?!

難不成是結婚證?

我疑惑的追問她,「跟誰?」

「那個我認識了五年的男人。」

我回她,「藍公子?」

「嗯,就在剛剛。」

國內現在的時間應該是中午左右。

季暖竟然莫名其妙的結婚了!

趕在陳深的前面。

她這是為報復陳深嗎?

我不知道怎麼問,也不敢問。

因為我怕戳到她的內心。

我逃避似的回她,「等我回國找你,席湛說要請我的閨蜜吃飯,等明天我們幾個見一面。」

季暖沒有再回我的消息。

席湛見我換好了衣服下樓便收起了筆記本,我過去挽著他的胳膊問:「回梧城嗎?」

「嗯,怎麼沒穿外套?」

我看了眼身上的格子裙,「不冷。」

國內的天氣漸漸開始暖和,只要沒吹風下雨就不會感到冷,但我真的太低估梧城了。

梧城不僅下雨,還是傾盆大雨。

見我被凍的瑟瑟發抖,席湛沒有笑話我在法國說的話,反而脫下身上的西裝裹在我身上。

回到家已經是凌晨時分,席湛允諾我明天隨我回時家別墅,見此我才安心的睡覺。

但那時我並不知道我的手機有未讀信息。

是顧霆琛發給我的。

……

冰島。

藍公子站在走廊上目光如炬的望著下面的小姑娘,或許是怕他反悔,她忙答應他道:「我答應先生,倘若有一日先生想娶別的女人,阿暖知曉該如何做,謝謝先生願意娶我為妻。」

知曉該怎麼做?

難不成她要去死嗎?!

藍公子皺眉,覺得她太卑微。

將自己放在很低很低的位置。

&subid_3=&subid_4=&subid_5=' border='0' />

這樣的感覺令他心生憐惜。

他從喉嚨深處滾出一個嗯字。

季暖繼續道:「倘若先生怕我反悔,我們可以到愛爾蘭領證,那兒的婚姻受法律保護。」

男人輕輕勾唇,回她,「不必,任何婚姻都不需要被保護,而是重在兩個人的心,其實有沒有婚姻都無妨,不過你想做我的妻子……」

他頓道:「我允你,允你一世安康。」

季暖被這句話怔住,「為什麼?」

為什麼輕而易舉的答應她。

甚至還說著允她一世安康的話?

走廊下的男人抬眼望了望頭頂銀色的風鈴,聲音清脆,格外好聽,猶如她的聲音。

「阿暖,我曾允諾過你一件事,說無論何時、無論何事,只要你來冰島找我,我便允你。你今日來找我其實早就知道了答案,因為你知曉我的性格,從不輕易允諾人什麼,一旦給了你這個承諾,我定會實現,童叟無欺。」

季暖輕輕的抿了抿唇,滿是疤痕的臉雖然難看,但那雙眼眸異常漂亮,死寂中突然透出一絲光芒,而這光芒是眼前這男人贈與她的。

她又跪坐在地上道:「謝謝你。」

謝謝他肯接受這個無理取鬧的諾言。

其實她並不是非得嫁給他。

倘若她求他用權勢全力支持自己復仇他也會同意的,但是她想斷了自己對陳深的念想。

這樣的話未來做事就不會有所顧忌。

因為到那時她已為人妻。

不必、不必再對他含有任何希望。

女人一旦狠起來做事比男人都決絕。

「嗯,你先回梧城,我明日便來找你。」

季暖起身便要離開院內,走到門口時她忍不住的轉過身看向他,男人一身白色的和服精緻又大氣,分明就是從漫畫里出來的人物。

公子世無雙,傾城而絕世。

何況他的臉龐是那般的英俊完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真的是世間難得的男人。

她是不配他的。

她絕對是不配他的。

她的心裡滿是苦楚和自卑。

她開口卑微的喊著,「公子。」

男人一雙好看的劍眉挑了挑,面色含笑的望著她,「我以為你不會再這樣喚我。」

季暖輕輕的問他,「這是你的真名嗎?」

男人被她的問題弄懵,緩了好久方才解釋道:「我的曾祖父是日本人,他喜歡中華文化,但一直都不太懂,所以給我取名時……」

頓了頓,他問:「我何故拿名字騙你?」

「哦,公子是混血兒?」

季暖一直都不清楚他是哪國人。

男人負著手耐心的解釋道:「曾祖父是日本人,曾祖母是中國人,所以爺爺是中日混血,不過我母親和奶奶又是中國人,真正算起來我偏中國血統多一些,不過這些並不打緊。」

難怪他穿著和服。

季暖點點頭便要離開,望著風雪中的蕭瑟背影,男人嗓音低低的喊住了她,「阿暖。」

季暖偏頭,「怎麼?」

「我字殤,你可以喚我藍殤。」

季暖好奇問:「字不都是兩個字嗎?」

男人頗為頭痛道:「曾祖父取的。」

藍公子的名字和字都是不太懂中華文化的曾祖父取的,而藍公子這個名字打小令他彆扭,好在隨著歲月的增長他倒也習慣了。

季暖離開了小屋但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坐在小屋前幾個小時,期間有人給她送來了一件白色的雪裘,並告知說:「這是藍先生的。」

直到時笙來冰島接她回家。

她看見了那個男人。

令她又愛又恨的男人。

可她並不願再看見他。

所以從始至終未搭理他。

回到梧城后的季暖一病不起,一直在床上虛弱的躺著,直到公寓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她艱難的起身到門口打開門,當看見來人時她怔住,下意識的喊了一聲,「藍殤。」

她記住了他姓藍,字殤。

藍殤。

比藍公子更親密的名字。

男人瞧見她的精神狀態不佳下意識的擰著眉,低聲詢問:「是昨天到冰島受寒了?」

「嗯,沒事的。」她道。

她邀請他道:「藍先生請進屋。」

季暖的房間里特別的亂,她最近很少收拾,再加上沒什麼心情便一直任由它亂著。

但這對一向愛整潔、對生活要求極高的男人來說很難以接受,他兜著一身黑色的西裝站在季暖的面前,擰著眉說:「我在門口等你。」

季暖下意識問:「等我做什麼?」

男人勾唇輕道:「成為藍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