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元宥作死!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8:44
A+ A- 關燈 聽書

清晨等我醒來時席湛已經沒在枕邊,我趕緊起身去找他,生怕他又像以往似的離開。

當我在書房不遠處聽見裡面有聲音時我才鬆了口氣,還責怪自己胡思亂想,忘了那個男人答應過的事一定會說到做到!

席湛低道:「赫冥和易徵都在芬蘭,這次你就不隨我一起,你留在梧城照顧允兒。」

「行啊,我也不想出國。」

這是元宥的聲音。

接著他小心翼翼的、刻意的、在老虎上拔牙的問道:「二哥,允兒還生你的氣嗎?」

聞言席湛冷酷的嗓音懟著元宥道:「活的不耐煩了嗎?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你還拿出來提?」

我是第一次見席湛以這樣的語氣發脾氣,很隨性,他和元宥的相處狀態倒挺放鬆的!

元宥忙識趣道:「就前兩天的事啊,我這不是關心二哥嗎?話說女人啊,最好哄,實在不行就操一頓,餵飽了自然沒精力跟你鬧騰了。」

席湛:「……」

我:「……」

在書房門口的我聽的面紅耳赤,心裡對元宥充滿無語,席湛自然也沒有搭理他。

他繼續得寸進尺道:「二哥可得防住顧霆琛啊,他對允兒肯定不會罷休的!他是允兒的前夫,又是允兒愛過的人,允兒對他肯定……雖然說不上再愛,但心底肯定會柔軟,我就怕他對允兒賣慘,畢竟他最近遇到的那些事……」

元宥後面的話頓住,可我卻疑惑什麼事!

顧霆琛最近遇到了什麼困境嗎?!

即使遇到了也與我無關的!

席湛嗯了一聲道:「允兒自有分寸!」

元宥戳他道:「瞧你鎮定的模樣,到時候顧霆琛一和允兒走近你又要吃醋,雖然你不說你吃醋,但你那生人勿近的模樣誰瞧不出來啊?」

「你想到芬蘭去找赫冥和易徵?」

赫冥和易徵就因為前兩天在微信群里打趣席湛,被他前兩天打發到芬蘭總部受罰了!

感受到了威脅,元宥忙改口道:「二哥,我並不是有意打趣你的,身為小弟我這是給你打預防針呢!」

席湛從喉嚨深處滾出一個字,「滾。」

元宥慌亂的從書房裡逃出來,他看見我在門口神情一怔,忙拉著我的手腕離開。

直到他確定席湛聽不見他的聲音了他才低問:「允兒你一直都在偷聽我們說話啊?」

我白他一眼,「我剛到。」

我才不會承認自己偷聽了半晌!

元宥心有餘悸的拍拍胸膛道:「嚇死我了!我剛瞧出二哥是真生氣了,還好我跑得快!」

我無語問:「明知道會惹他生氣,你幹嘛還要在老虎上拔牙撩他一下?你這不是賤嗎?」

元宥咧嘴笑了笑,無畏的說道:「二哥外冷內熱,看著一副高高在上、一派嚴肅的模樣,其實這種性格最好玩,難道你平常都不撩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玩?!

這就是元宥總是在席湛底線處反覆摩擦試探找死的理由?!

我回他道:「無聊。」

元宥反問我,「難道你平常不撩他?」

撩!

肯定撩!

因為他是我的男人!

他這樣的性格撩著是真有趣!

但我頂多就是讓席湛多寵寵我。

我可沒有元宥這麼犯賤,一直在死亡的地帶反覆摩擦徘徊,而且席湛可沒那麼好撩,他這樣故意挑逗席湛遲早有一天會出人命的!

我白眼給他,「能一樣嗎?」

元宥呵呵一笑:「的確不一樣,你是二哥的女人,你再怎麼作死他都捨不得罰你!可我們不一樣,我們一作死都是要受罰的!你看赫冥和易徵的下場你就明白了,他可沒那麼仁善!」

我收回目光,看了眼外面雨後晴朗的天說:「你既然知道還這樣去作死?三哥,我送你一句話,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道理?」

元宥頗有心得道:「我和二哥認識這麼多年知道分寸的!我可不會作死到讓自己受苦!」

我:「……」

既然如此我無話可說!

元宥下了樓,我站在樓上聽見他突然說道:「二哥原本計劃今天到芬蘭的,但臨時改了計劃放在明天,看來是故意騰出一天的時間陪你。」

席湛說過今天陪我回時家別墅吃飯。

他的確是在遷就我。

「是啊,他答應陪我回家看孩子。」

「允兒好好珍惜吧,他值得你珍惜!」

元宥說完這句莫名其妙的話便離開了,像是知道什麼似的,令人的心底非常不舒服!

我轉身回到書房,推開門進去看見席湛還在處理公務,我過去到他身側問:「很忙嗎?」

他嗯了一聲道:「給我半分鐘。」

我站在他的身邊看見他給尹助理髮了一條郵件,「有任何事明日到芬蘭再說。」

席湛發完郵件便關了筆記本電腦。

他站起身伸過一隻手掌揉了揉我的腦袋,我下意識的摟住他的脖子,他忽而猛的將我帶進了他的懷裡,嗓音淡問:「早上想吃什麼?」

我笑說:「不餓。」

他擰眉,「一日三餐,餐餐不缺,養成準時吃飯的好習慣,這樣胃就不會有什麼毛病。」

「哦,那我喝杯牛奶。」我道。

「那你去換衣服,我去給你準備。」

我被席湛打發回了房間,想著待會要回時家別墅就沒有刻意打扮,換了一身二月份穿的春裙,還穿了一雙米色平底鞋。

我下樓到廚房找他。

他已經熱了兩杯牛奶。

還有幾片烤麵包。

我過去坐下喝著奶,席湛吃了兩片烤麵包喝了一杯牛奶便上樓了,我想跟上去的,但是見著廚房沒收拾,便規矩的留在下面洗鍋。

我還在收拾廚房時席湛下了樓,他在我身後嗓音輕輕的喊了聲允兒,「我這身如何?」

我轉過身,瞧見席湛穿了一件黑色皮衣,裡面兜了一件棉質的白色短袖!

這身挺搭的!

況且他很少有這麼休閑的穿搭!

我誇道:「挺好看的。」

席湛額前的頭髮三七分,露出少量的光潔額頭,那雙好看的劍眉完全暴露在目光之中。

他是英俊的。

他穿什麼都好看。

我頓了頓,回憶道:「不過我更喜歡你上次到俄羅斯找我時穿的那身軍工裝,帥到爆!特別是二哥那腰被腰帶束的,又細又長……」

席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