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爹娘就要成親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16
A+ A- 關燈 聽書

她能對自己的醫術如此有信心,風千墨微微側過頭來,細細打量著她面容上的情緒。

她絕美的面容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可眼神中分明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好。」他說了一個字。

此刻再多的言語都是多餘的。

蘇雲沁看著他率先踏出去一步,她連忙追上他的腳步,握住了他的大手。

這一握,也讓男人腳步下意識地放慢了些許。

……

風翰天得知月淳死去的消息,神色一點都不驚愕。

他坐在位置上,聽著四周的犯人正在議論當今太后死得多麼凄慘,他卻狠狠唾棄了一聲:「死有餘辜!」

那語調,絲毫惋惜都沒有,甚至還有更多的幸災樂禍。

他的唾棄聲也讓靠近的犯人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

風翰天回瞪了一眼那人。

他在等,憑他對風千墨的了解,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當蘇雲沁不一定了……

畢竟蘇雲沁的那個女兒還需要他的法子活下去。

正想著,牢門外傳來了腳步聲以及說話聲。

「陛下。」是獄卒的聲音。

風翰天從角落裡站起身來,走向了牢門處,雙手負在身後站定。透過鐵欄,他看見了風千墨帶著了一名太醫打扮的人走來。

「皇叔。」風千墨站定在他面前。

隔著鐵欄,男人銳利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似是覆著了一層冰霜。

風翰天迎視著風千墨那冷冽徹骨的眼,卻是笑了,笑容猙獰幾分。

「陛下,是來放本王出去的?」

「呵。」風千墨冷笑,倒是想得挺美。

蘇雲沁微微抬起眼帘,漠然地掃視著這位攝政王。

當朝攝政王卻落得這個田地,他不但沒有反省之感,竟是開始還妄圖逃出去?

她不動聲色地拉車了一下風千墨的衣袖,「讓我跟攝政王談。」

「不行。」男人一聽便明白她這是想要把他趕走,他臉色一板。

「相信我,你在這兒他不會跟我說什麼實話的。」蘇雲沁踮腳,低聲告訴他。

她言罷,還特地在他的側臉上落下了一個吻。

風千墨的神色微斂,只好作罷。

「我在外面等你。」

蘇雲沁點點頭,目送他轉身離開。

她知道,風翰天這人是絕對不會這麼老實把一切都告訴她,若是要談條件,風千墨在場的說不定會一掌斃了風翰天的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既然如此,還是得在私下問。

風翰天站在牢中光線暗淡,外面的光線卻相當充足,他一瞬間便看明白了這位喬裝成大夫的女人是誰了。

他低低地呵呵了兩聲:「蘇雲沁?」

一瞬間,他認出了蘇雲沁。

蘇雲沁也不反駁,走近他。

「攝政王?幸會。」

「難怪月淳說什麼風千墨進來寵幸了一個男人,原來是你。」

「攝政王,咱們也不拐彎抹角說話了。聽說你曾患有心疾?」看風翰天這般模樣,可真不像是患過心疾之人,他此刻身子看上去格外硬朗,若是光從身體角度來說,他也太好了些吧?

風翰天笑容冷冽,「想要藥方?」

「我不需要藥方。」蘇雲沁也同樣沉聲打斷他的話,「你告訴我,你是如何治的?」

「蘇雲沁,本王可以告訴你,但你得放本王出去。」

蘇雲沁眸光越發冷冽了。

這男人就是一隻老狐狸,她也不是那種輕易上當之人。

她垂著雙手在兩側,緩緩五指併攏,沉沉地道:「攝政王,你若是不說,一輩子都出不去。」

「我認得一個大夫,可以換心。你以為用藥能延長多久時間?若是換心了之後,那就是……」

「呵呵。」蘇雲沁不信,兩個字打斷了他的話語。

她更靠近了鐵欄,逼視著風翰天。

「換心?這麼說來你身上的心是別人換的?」

她不信,這樣高風險的手術在現代都極其困難,更何況還是在這樣的世界里。

這是古代,很多設備和藥材上都在技術上跟不上,怎麼可能換心?

除非是有現代醫學設備。

更何況換心不是隨便的,必須要血型等等都相應配合才能換。

「自然是,否則你以為我能活得這麼輕鬆?」風翰天抱著手臂,「你若是願意放本王出去,本王便可以把這一切事情都告訴你。如此一來,你我也算是共贏。」

共贏?

蘇雲沁真覺得好笑,他還真有臉說出口。

「容我考慮。」她說完這話,轉身往外走。

看著蘇雲沁的背影,風翰天又叫嚷了一聲:「你一定會同意的。」

蘇雲沁不置可否地扯了扯唇角。

倘若她只是一個普通的母親,她自然會同意。

可她是一個大夫,不會這麼草率同意。

她對自己的藥方有很大的信心,最後一味葯叫作「斬月果」,只是她翻找了很多書籍,沒有介紹這種藥材多在何處尋,只說了它的用藥之效。

走到牢房門口,風千墨就等候在前方不遠處。

他聽見了她的腳步聲,走來問道:「怎麼?」

蘇雲沁將換心一事告訴了風千墨。

風千墨蹙眉。

「其實我不會相信他說的話,我還差一味葯,叫做斬月果,你幫我派人去尋。」

男人頷首。

「還有,風翰天你要怎麼做?」

「他手上握著另外一半的軍權,在收回之前都動不了他。」風千墨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不過這事情不需要你擔心。」

男人的長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強有力至極。

蘇雲沁抬起頭來,看著他的表情。男人俊美的側臉在昏暗的光線下鍍上了一層昏暗的光,他的目光深邃中還帶著一絲寵溺。

「雲沁。」他攬著她的肩膀往外走,輕喚她一聲。

「嗯?」她收回目光。

「孤已將聘禮送至古周國了。」他轉回目光,目光灼烈地看著她。

蘇雲沁愣了一瞬。

他的雙目中好似有兩簇焰火熊熊燃燒著,也讓她驚艷。

她愣神好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幽幽地反問:「聘禮?」

「怎麼,不願意?」他的眼神一幽。

「不是……你都沒有問過我啊!」

「那日問過你,你都答應了。」某男一聽,俊臉立刻黑沉了一下,他危險地眯了眯眸子,眼神剜著蘇雲沁。

蘇雲沁:「……」

這是在求婚?他這樣兒怎麼像是在逼婚呢?

堂堂的帝王,這麼逼婚是不是有些不好呢?

「聘禮已經送到古周,你若是不肯,孤讓人將聘禮召回……」

「哎哎哎,我又沒說不同意。你這麼著急幹什麼。」蘇雲沁一聽,連忙雙手挽住了他的手臂,笑眯眯地說道,「我同意,我當然同意。」

也只有在這個男人面前,她會顯露出小女人般的狀態。

風千墨眼底危險的幽光微微散開,他手一攬,把她更緊地攬進了懷中。

「孤馬上去選吉日。」

「……」看把他猴急的。可他如此模樣,蘇雲沁心底就像是被某種情緒給漲的滿滿的,很奇怪,也很幸福。

……

回到宮中,蘇雲沁就帶著兩個孩子去四處走走。

風千墨回到御書房,顧玉恆似是已經等很久了。

「查到什麼了?」風千墨走上前落座。

他看得出來顧玉恆有話要說。

「陛下,你的葯,雖說您說不必找了,但屬下依舊派人去尋了來。」顧玉恆正視風千墨,緩緩將手中的包裹放置在了桌面上。

風千墨看著桌前的葯,無奈。

他知道顧玉恆擔心他舊疾複發。

但蠱王發病並不是每次都能如此。

「好,還有呢?」

「陛下上次讓臣去查那中年男人,臣已經派人將男人給清洗乾淨了,鬍子也颳了,陛下可要去看一眼?」

「什麼意思?」風千墨的眉心一跳,覺得有些不對勁。

「若是讓攝政王看一眼,一定也非常吃驚。」顧玉恆帶著抹深意。

風千墨捏了捏眉心,顧玉恆的話顯然是在告訴他,那身體有蠱王母蠱的男人,是個身份特殊之人。

「把他帶過來,孤看看。」

……

蘇雲沁帶著兩個娃娃逛了一圈皇宮后,便叮囑兩個孩子不許再隨便亂跑。

這一路可把她給折騰壞了。

蘇小陌卻一臉邀功地說道:「娘親,你該感謝我們呀,要不是我們,你和爹爹都分開好久了。」

蘇小野也同意地點點頭:「對對對,哥哥說得對。」

蘇雲沁聽著孩子如此強詞奪理,真的要吐血了。

她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聲色平靜。「好,謝謝你們。再過不久,娘親就要成親了……」

這是真的成親了?

這一刻,她竟然覺得有些不太現實。

她以為只是在做夢。

蘇雲沁幽幽喟嘆著,心底還是多了一分憧憬。

不過,這後宮的生活多少不適合她呀。

領著孩子回到屋子,正要轉身,忽然兩個孩子驚叫了一聲。

「阿呀!怪蜀黍!」蘇小陌伸手指著宮門口。

蘇小野更是被嚇得險些心疾發作,趕忙捂住跳得狂烈的心口,扶住一旁的哥哥以穩定身形。

蘇雲沁轉過身去看,宮門口果然站著一個奇怪的人。

他正傻笑著看著她,目光直直地定在她的臉上,竟是一雙血眸。

蘇雲沁感覺到了蠱王的氣息在涌動。

這個中年男人不就是……

他臉上沒有絡腮鬍子,竟是五官很俊朗,衣著換了乾淨的,竟是更像個達官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