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被人救走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23
A+ A- 關燈 聽書

「好吃的,好吃的……」男人一雙血眸死死鎖定在蘇雲沁的面前,表情獃滯地朝著蘇雲沁靠近。

他邊靠近邊舔了舔唇。

蘇雲沁將兩個孩子護在身後,待他走近才瞧見這人的五官竟是和風翰天有幾分相似。

她微微怔了一下。

男人則是盯著她彷彿在看一道美味佳肴。

確實,對他來說,她也真的如同一道佳肴,畢竟她身上有蠱后的母蠱,而這人身上有蠱王的母蠱。

她推了一把蘇小陌,吩咐道:「大寶,帶妹妹躲一邊去。」

蘇小陌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忙不迭點頭,拉著妹妹就跑。

男人血眸根本看不見其他的東西,眸子里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光暈,他就死死鎖定在蘇雲沁的臉上,喃喃:「盈兒,盈兒……」

什麼鬼?

蘇雲沁差點要罵人,皓腕一轉,袖中銀針射出準確點中了他好幾個穴位。

瞬間,他靠近她的腳步一頓,但目光依舊鎖在她的身上。

蘇雲沁上前兩步,手指飛快地在他手腕上纏上了紅線,立刻給他探脈。

「雲沁!」這時候殿門口傳來了大步走入腳步聲。

蘇雲沁正仔細給這個男人診脈,即便是聽見了風千墨的呼喚聲,她也沒有抬頭。

風千墨大步走來,目光橫了一眼正動彈不得的男人,目光一滯。

「果然是!」他低咒了一聲。

蘇雲沁察覺到風千墨的情緒變化,她放下了紅線。

「怎麼?」

「……風翰天的弟弟。」風千墨沉聲說。

蘇雲沁訝然。

還真的是和風翰天有血緣關係,難怪她剛剛瞧著如此眼熟。

「他身上有蠱王?」蘇雲沁幽幽問道。

也就是說,要解決她和風千墨之間的困局,只需要把這個男人給殺了,挖心毀了蠱王!

蠱王的母蠱,便是他們之間的最大解決法子。

風千墨點點頭。

蘇雲沁眼底極快的掠過了一抹殺意,手握匕首便要朝著男人的心口位置逼去,手腕卻被風千墨的大手給握住了。

「他還不能殺。」

「為何?」

「他是孤的籌碼。」風千墨看了一眼蘇雲沁,「對風翰天的籌碼。」

蘇雲沁抿唇。

她倒不是不相信風千墨,只是覺得留這麼一個隱患在身邊,多一天便是多一分危險。

她沉沉地嗯了一聲,放下了手。

「好,兩日之內,必須要解決了這人的命。」蘇雲沁對殺人這種事情向來不會拖泥帶水。

風千墨看著她沉冷嗜血的臉,唇角微翹,「放心,不需要兩日,今日之內。」

那方的男人好似自己衝破了蘇雲沁的銀針點的穴位,猛地轉頭就要撲向蘇雲沁。

風千墨眼疾手快將蘇雲沁攬入懷中,一腳踹倒了撲上來的男人。

男人被踹了一腳,狠狠摔在地面上,吐了一口鮮血,悶哼出聲。

「你不要對他動手,他能控制你。」蘇雲沁見狀,心底微凜。

整個殿中都充盈著殺氣,來自蘇雲沁身上。

她雖是大夫,可殺起人來從未手軟過。

風千墨蹙眉,吩咐了一聲:「金澤,把他處理。」

金澤和金冥立時掠入殿中,把人給捆綁起來。

男人卻盯著蘇雲沁,嘴裡還在喃喃:「盈兒,盈兒……」

蘇雲沁暗想,他這念著的「盈兒」該不會是月盈吧?

金澤和金冥將人給拖出去后,風千墨將懷中的蘇雲沁轉了一圈檢查了一遍,想看看那個人有沒有碰到蘇雲沁一點。

「我沒事。」蘇雲沁抬起頭,正視著他的眼,沉沉地問道,「月盈……你真的不打算跟她相認?」

「不認。」

「那……」她想問等他們拜堂成親之時,沒有長輩在場可怎麼辦?話剛出口,就被他給打斷了。

「有岳父和爺爺足夠。」

他怎麼知道她心裡是怎麼想的?簡直像是她心底的蛔蟲。

蘇雲沁暗暗撇嘴,低下頭輕輕點點頭,也不再問了。

她不是那種需要仰仗男人才可以生活的人,更不是那種非男人不可的人,所以她會給自己的男人足夠的時間和自由。

……

過了午膳之後,蘇雲沁便拿著地契尋了醫館的位置。

不過醫館都有人打點,小風子跟隨著她出宮,一直跟在她的身後。

「娘娘,其實這醫館不用您擔心,未來賺錢了也是您的錢。」小風子跟在後方說道,「陛下的意思是……希望娘娘不需要依靠君明輝……額,不,天焱帝王的勢力也能自創勢力。」

蘇雲沁嘴角一抽。

這話,她是聽明白了。

風千墨這醋缸,這分明就是為了讓她擺脫銀魂門所以特地弄個醫館來。

可也沒錯,若是日後真的和風千墨成親,那這該避一下的嫌總歸是要避一下。

她伸手拍了拍小風子的肩膀,輕輕點頭。

「也有道理。」她推開了醫館的門,走入。

醫館里的商品已經陳列整齊,葯櫃很多,她湊上前去嗅了嗅,藥材都是處理好的。

不但如此,醫館還有兩位小廝正在打掃。

她相當滿意。

「你們都停下來。」小風子見到這兩個小廝,連忙抬起手來招呼了一下。

小廝停下了動作。

一人拿著掃帚,一人拿著抹布。

蘇雲沁看著他們二人,也好奇小風子要說什麼。

「這位就是你們的老闆,日後可別連老闆長何樣都不記得了。」小風子嚴肅地吩咐著。

那二人一愣,目光看向蘇雲沁。

這姑娘好美……

美則美矣,就是有些冷。

「掌柜好。」兩名小廝立刻站直了身子,朝著蘇雲沁行了一個大禮。

蘇雲沁搖搖頭,「小風子,多謝你了。」

小風子倒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他其實沒做什麼,只是覺得這醫館既然是陛下給的,那日後皇後娘娘不都得在外面拋頭露面了?

嘖嘖……

……

是夜。

因為風千墨沒有給她和兩個孩子安排寢宮,他們又擠在了帝王的龍床之上休息。

蘇小陌和蘇小野白天在宮中玩累了,很快便入睡了。

蘇雲沁也沒有等到風千墨回來,睡得迷迷糊糊時感覺到有人把她抱入了懷中。

染著夜色的清涼,讓她的身子下意識地縮了縮。

這個懷抱,冷得讓她發顫。

風千墨垂眸看著懷中瑟縮在一起的小女人,他俯下頭輕啄了一下她的小臉。

這下蘇雲沁是徹底醒來了,在他的懷中翻了個身。

「幹什麼去了?」一開口就是興師問罪。

風千墨幽幽地瞥了一眼兩個孩子。

蘇小陌其實早已被他們二人的動靜給鬧醒了,偷偷摸摸地睜開了一條縫隙,不過又很快就閉上了。

爹爹回來了,不會要當著他和妹妹的面和娘親……幹啥吧?

蘇雲沁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警告地說道:「別鬧,乖乖睡。」

「你不是問孤去哪裡了?」

「嗯?」她一個字,帶著濃濃的鼻音。

「風翰天被人救走了。」他沉聲道。

蘇雲沁猛地睜開眸子,這一刻被鬧的所有睡意都沒有了。她不可思議地看著風千墨,差點沒有從被褥中一跳而起。

要不是風千墨感受到她激動的情緒,連忙將她困在懷中,恐怕她就要跳起來了。

「你的天牢里也能被人救走?」

「嗯,守衛有風翰天的人。」

「那他的弟弟呢?」蘇雲沁一陣心驚肉跳。

倘若那弟弟也被救走了,風千墨和她恐怕又要陷入死循環中。

「在玉恆那裡,玉恆的守衛你不必擔心,不會被抓到的。」

蘇雲沁顯然覺得他這是在安慰她,不過她也沒有說什麼,輕輕嗯了一聲。

「明日把他處理了,否則……」避免節外生枝。

蘇雲沁感覺到摟著她腰際的手驀地緊了緊,卻也只是沉沉地嗯了一聲。

就算蘇雲沁不說,他也會解決了風翰天的弟弟。

還未來得及準備將這人帶到風翰天面前,風翰天已經走了,恐怕他至今不知道弟弟尚還活著。

「孤現在去處理了可好?」

這小女人,還真是愛操心。

風千墨如此提議,卻正中蘇雲沁的想法,她忙不迭地點頭說道:「那最好了,你去吧,我等著你回來。我不睡了。」

「……」風千墨哭笑不得,伸手捏了捏她的臉。

只有蘇雲沁才能讓他一國之君沾不得床榻。

「快去!」蘇雲沁推了他一把。

風千墨無法,正好起身離開。

這時候蘇小陌爬了起來,揉了揉睡眼迷濛的眼睛問道:「娘親,為什麼趕爹爹走?」

「因為你爹爹做錯了事。」蘇雲沁眼神一閃,心底徒然升起了一絲調皮。

蘇小陌咦了一聲,揉眼睛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爹爹做錯了什麼事?」

「大人的事小孩不許過問。乖,睡覺。」蘇雲沁把蘇小陌給摁倒床榻上去,又用被褥強制性地替他蓋好。

這一切做完后,她自己才躺下來。

但終究是沒有了睡意。

直至四更天的時候,金澤大步走入殿中,神情焦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娘娘!」

金澤的一聲娘娘把蘇雲沁給驚醒過來。

蘇雲沁幾乎是從床榻上彈跳起來,問道:「怎麼了?」

「陛下他……他……」

「他怎麼了?」蘇雲沁的心頭劇烈一跳,她起身就扯過了外袍披上。

因為今日特殊,她是和衣而卧,外袍就放在了手邊。

金澤不敢直視她的眼,將腦袋垂的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