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像是帶了三孩子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31
A+ A- 關燈 聽書

「說話!」蘇雲沁都不耐煩了,尤其是金澤竟然還垂著頭一副好像要認錯的樣子,她要吐血。

金澤弱弱地道:「陛下……受傷了。」

「怎麼會?」蘇雲沁心頭一跳。

難道是……蠱王解了?!

她追問道:「人在哪裡?」

她也來不及去細問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現在急著去見風千墨。

金澤當即道:「在丞相府。」

蘇雲沁立刻大步往外走。

金澤跟隨在後,默默抹了抹額上的冷汗,連忙追上蘇雲沁的腳步,暗想幸虧是個好結果,若是結果太壞的話,他說不定會被未來的皇後娘娘給掐死。

外面的動靜也把床榻上的兩個小娃娃給鬧醒了。

蘇小野向來淺眠,爬起來,推了推身邊的哥哥。

「唔……」蘇小陌被推了推,只覺得有人擾了他的好夢,連忙翻過身去。

蘇小野又推了一把,見他毫無反應,乾脆掀開了他的被褥。

被褥突然被掀開,蘇小陌突然坐起身來,茫然地四處看看,最後目光落向蘇小野,迷茫地問道:「怎麼了?」

「爹爹受傷了!娘親去找爹爹了!」蘇小野嚴厲地解釋著。

蘇小陌那原本朦朧的睡意也終於在臉上徹底退散而去,他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問道:「那怎麼辦?」

他顯然還沒有完全清醒,只覺得腦子裡一片漿糊。

「我們也去看看爹爹。」蘇小野拽著蘇小陌的衣袖就走。

她不能讓娘親一個人面對。

蘇小陌才忙從床榻上爬下去,「我們讓風子哥哥帶我們去。」

……

丞相府。

蘇雲沁快速踏入屋中,金澤跟隨在她後面都沒有追上她的腳步,可見她有多急切。

屋中有古怪的血腥味飄散。

前方的屋子有珠簾遮擋,蘇雲沁上前,正好看見顧玉恆挑開珠簾走出。

她急忙問道:「人呢?」

顧玉恆抬了抬下顎,示意她,人就在珠簾后躺著。

「我去看看。」

「等等。」顧玉恆攔住了她的去路,輕聲問道,「你沒事?」

蘇雲沁愣了一下,低下頭看了看自己,搖了搖頭。

她能有什麼事?

難道是蠱王解了?既然是蠱王解了,為什麼要問她有沒有事?

迎視著她眼底的不解情緒,顧玉恆剛想說話,蘇雲沁已經沒有多餘的心思再看顧玉恆,推開顧玉恆大步往裡走。

床榻上的男人正倚靠在床頭,上半身並未著一件衣衫,胸膛上纏繞上了繃帶,血跡幾乎要從繃帶中滲出。

他聽見動靜,抬起眼帘來看向蘇雲沁。

他的眼底涌動出了一絲暗芒。

「我看看。」她走至床榻邊。

「我沒事。」他出聲,聲音帶著些嘶啞。

他看著她,眼底滿滿都是柔色,並沒有受傷時病人的嬌弱。

蘇雲沁沒有理會他,又沒有辦法把他的繃帶拆開,只能抓過他的手腕把脈。

顧玉恆也挑開珠簾走入屋中,看著他們夫妻兩這般甜蜜的模樣,他又不好出聲打擾他們。

「蠱王解了?」蘇雲沁察覺到什麼,皺了皺眉。

因為脈象中已經沒有蠱王的蹤跡可尋。

一般身中蠱毒的人脈象中能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身體里阻撓。

而風千墨這脈象,已經是正常人的脈象。

風千墨點點頭,「人殺了。」

蘇雲沁怔然。

難怪顧玉恆要問她怎麼樣,可她自己確實身體毫無感覺。

「那身體如何?」蘇雲沁蹙了蹙眉問道。

她不知道自己的蠱後有沒有解,自從吞服了蠱後母蠱后,她感覺不到任何不同。

風千墨抿了抿唇,說道:「胸口疼。」

她聽見他這麼說,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翻了一個白眼。

從小到大沒感受過疼的人,這會兒肯定會很疼吧?

如此一想,她越發心疼他,想要給他一個安穩的家。

「沒事,疼過就好了。」完全是在哄孩子的語氣。

風千墨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沒有再糾纏這個話題。

顧玉恆站在一旁,默默看著他們夫妻兩恩愛的模樣,隨即道:「蠱王母蠱已經毀了,那屍體也處理了,看風翰天這情況,恐怕會反擊。他手中還有一半的兵權。」

「嗯。」風千墨轉回眸子,沉沉地嗯了一聲,「他跑不遠。」

到時候一舉殲滅了他,包括他背後的那點勢力也一併殲滅了。

蘇雲沁不知道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風翰天的弟弟不可能上得到風千墨吧?好歹這個男人一直所向披靡。

「既然娘娘來了,就將陛下接回宮中休養,天色也不早了。」顧玉恆立刻出聲。

他不是要故意趕人,他只是覺得風千墨若是回宮休息會更好一些。

蘇雲沁點點頭,轉頭看向風千墨,用眼神徵詢男人。

「玉恆,派人去選吉日。」風千墨隨即起身,走之前還不忘吩咐顧玉恆。

他要做的事情,誰也不能攔。

他要讓全天下的人知道,他風千墨的妻便是蘇雲沁。

蘇雲沁無奈搖頭,「你先回去休息,你這傷若是一日不好,我就一日不嫁給你。」

「威脅?」他危險眯眸,眸中迸射出了冷光。

聽出他這般危險的語氣,蘇雲沁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二位放心,吉時一定會為二位選定。陛下還是先行回宮休息才是,休息好了,吉日一定也選定好了。」

……

回到宮中,蘇小陌和蘇小野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蘇雲沁四處尋孩子,尋了半天,又被風千墨給叫了回去。

「大寶小寶不見了。」

「小風子呢?」風千墨懶散地抬了抬眸子。他有命令過小風子好好看著兩個孩子。

蘇雲沁搖搖頭,「我去尋尋,你等著我。」

她剛起身,就被他的大手拽住了。

「怎麼?」她愣了一下。

「陪我。」他語氣輕柔地說了兩個字,一雙眸子里漾著無盡的柔光。

蘇雲沁對視著他眼底的柔情,默默走至他的床榻邊坐下,輕輕伸手握住了他的大手。

「金澤金冥,立刻派人去尋人。」他怕她擔心,立刻吩咐了一句,吩咐完才反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如此,可否放心了?」

「放心?」蘇雲沁無奈地撇嘴,不管怎麼樣,這個大孩子和兩個小孩子都沒法讓她放心。

她有時候真懷疑自己是不是一個大人帶著三孩子。

他察覺到她的神情不滿,沒再說話。

蘇雲沁等了一會兒,見他沉默了,湊近了他細看,柔聲問道:「你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生氣了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生氣?孤有這麼小心眼?」

「有點呀!」蘇雲沁忙不迭點頭,覺得這廝是真的小心眼,「一直都是小心眼。」

她這篤定的模樣,讓男人險些被噎了一下。

下一刻,他握住了她的下巴。

男人清冽的氣息拂近,蘇雲沁被迫抬起頭,迎視著他深邃的雙眸,很快,唇上一熱,他就落下了一個吻。

蠱王解了,這廝就開始肆無忌憚了吧?

她暗想著,唇上一痛,他在咬她。

「不專心。」他不滿意地警告她。

「唔……」她抗議,聲音還未出就被他給吞噬殆盡。

哪知外面傳來了歡快的腳步聲。

「爹爹和娘親回來了呀!」蘇小陌風風火火闖入了殿內,一不小心就瞧見了正在床邊親吻的二人。

蘇小野也慢悠悠地跟著走入,還未靠近,就瞧見蘇小陌又風風火火沖了出去,一把捂住了她的眼睛。

「哥哥你幹什麼?」

蘇小野使勁扒捂住她眼睛的雙手。

蘇雲沁聽見了動靜,連忙推拒他,警告道:「別鬧,孩子在看著呢!」

二人的唇緊緊相貼著,她的目光時不時瞥向外面。

風千墨雖然不滿,卻還是鬆開了她的嘴,目光有意無意地瞥向門口。那兒正站著兩個娃娃,蘇小陌正捂著蘇小野的眼睛,可雙眸卻始終盯著他們,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爹爹,娘親……我們只是聽說爹爹受傷了,想去找爹爹。」

蘇小陌見自家爹爹落過來的危險目光,他立刻解釋。

天啊,爹爹的眼神好可怕。

感覺就像是他們打擾到他們的好事……

蘇小野終於奮力把眼睛上的手給扒下來。

蘇雲沁道:「現在你受傷了,暫時孩子不要與你睡,分開睡,不然碰到傷口不好。」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胸膛上。

隨著剛剛親吻的動作,他的胸膛上繃帶又泛出了些血跡,看上去有些駭人。她立刻抽出了銀針點在了他的穴位上,替他止血。

男人被銀針扎了幾下,悶哼了一聲,垂眸,卻還是生生忍住了脹痛感。

確實,從小有蠱王的他根本沒有嘗過這麼持續的疼痛。

蘇雲沁把他的繃帶解了,轉頭看了看手邊能拿到的藥材,都沒有。

「娘親,我去拿!」蘇小陌立刻看懂了,機靈地轉身跑去拿葯。

蘇小野也乖巧地說:「我去幫哥哥拿葯。」

說罷,兩個小娃娃屁顛屁顛跑了。

「小寶,跑慢點。」蘇雲沁無奈搖頭。

「五味葯里還差哪一味?」風千墨收斂眸光。

蘇雲沁拆著他的繃帶,輕輕嘆息了一聲說道:「斬月果。」

斬月果?

男人的眉頭輕輕挑了挑,神情滯了一分。

蘇雲沁正好把他的繃帶拆掉,一抬頭就看見他神情地古怪,不禁問道:「你知道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