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我是她的恥辱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0:29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一直在房間里陪著孩子,隨後我下樓幫我媽打下手,吃完飯後席湛又回了樓上,見席湛這樣我媽非常開心道:「他很喜歡孩子!」

席湛喜歡允兒是真!

但更多得是不知如何面對我爸媽。

換個話說他是個冷場王!

他清楚他在這我們幾人無法隨意的聊天!

這樣的他瞧著的確令人感到很孤獨!

我陪著爸媽聊了沒幾句便上了樓,允兒正眯著眼睛,小小的人兒瞧著很安靜,席湛見我進來低聲道:「小獅子困了,正在醞釀睡覺。」

席湛總是稱呼孩子為小獅子。

我過去坐在席湛的身邊將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盯著允兒,小孩子很快就閉上眼睛睡著了,我偏過腦袋悄悄地親了親男人的臉頰,

男人的耳廓霎時微紅,我張嘴輕輕地咬住他的耳垂,他身體僵了僵,輕斥道:「別鬧。」

我鬆開又親了親他的薄唇,席湛倒比以前主動,他扣住我的後腦勺與我熱吻,待一吻結束我不經意間抬頭髮現兒童房裡有監控攝像。

我有些懵逼問:「什麼時候裝的攝像頭?」

席湛揚唇問我,「你沒發現嗎?」

我要是發現我敢那麼拔撩他么?

難怪他比以往主動,拔撩一下便與我親熱,敢情他早就知道兒童房裡有監控攝像。

我羞紅著臉趕緊下樓,我媽見我急匆匆的模樣,她疑惑的問:「走路怎麼著急做什麼?」

我鎮定的問我媽,「家裡的電腦在哪兒?」

我媽瞬間瞭然的望著我,「在你爸房間,你爸正在看新聞呢,應該還沒注意到你們。」

我著急的到了爸媽房間,進去看見我爸在看紀錄片,我故作從容的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爸,我搜個東西,你去陪陪媽吧。」

我爸問我,「搜什麼?」

我笑了笑,「不方便說。」

聞言我爸不再追問,待他退出了房間后我找到監控視頻,看見席湛正垂眸盯著允兒的。

他的眼神充滿堅定和父愛。

我盯著這幅畫面半晌才記起找剛剛那段錄像,我打開發現自己的視線一直都追隨著席湛的身影,一刻都不想放過,我忽而明白自己對他的愛意以及依賴比想象中還要來的濃重。

這樣的我,無法想象沒有席湛的日子。

可他還是與我分離到芬蘭。

一想到這心底就不是滋味!

我離開我爸媽的房間回到兒童房,席湛仍舊盯著孩子的,我問他,「你在看什麼呢?」

他回我道:「小獅子與你很像。」

我過去問:「哪兒像?」

「眼角這兒都有顆淚痣。」

我怎麼沒發現自己眼角有淚痣?

我轉身去照鏡子,沒看見自己的眼角有淚痣啊,我回頭不解的問席湛,「在哪兒啊?」

男人嚴肅道:「在我心裡。」

席湛這張嘴越來越會說情話!

我抿唇笑了笑回到他的身邊仔細的盯著允兒,她的眼角的確有顆淡淡的淚痣,這個位置長著挺好看的,隨著年齡的增長會明顯不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抬手摸了摸允兒的臉頰,這時季暖給我回了消息,「嗯,我和藍先生晚上會赴約的。」

藍公子是她法律上的丈夫!

她卻仍舊稱呼他為藍先生。

這場婚姻……

我想起季暖曾經接近陳深的目的。

如今她用了同樣的方式!

她這是下定了決心要報復陳深了嗎?

我回她,「晚上見。」

順帶還發了地址。

發完消息我問席湛,「下午我們做什麼?」

席湛偏眼看向我,「你想玩什麼?」

我提議道:「要不我們去遊樂場?」

我還從未和自己的愛人去過遊樂場!

而且難得席湛有時間陪我!

「嗯,小獅子睡了,我們走吧。」

席湛起身走在我的前面,我尾隨在他的後面下樓,剛出了別墅他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我站在他的身側聽見一抹熟悉的聲音說道:「湛兒,我生病了,來醫院照顧我吧。」

他擰著眉問:「席諾呢?」

「她並不是我家的兒媳,我哪能把她鎖在自己的身邊?過來看看我吧,我們許久未見了!」

「母親,我有事。」

席湛說要陪我去遊樂場的!

「湛兒,我只是想見見你,並未讓你做什麼為難的事,待你明天離開梧城又是許久……」

席湛沒有給他的母親甘霜一個答覆,那邊了解他的性格,索性說道:「我在醫院等你。」

席湛掛了電話隨我上車,在車上他略有些心神不寧,我不想見他為難便勸他,「你母親很少麻煩你,她現在生病了身側沒人,你又是她唯一的親人,她想見你被你照顧實屬正常。」

赫老救了席湛一命,被席湛一直記在心底且尊重著他,而他的這個母親同樣救了他。

她收養了席湛讓他成為了席家家主。

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這樣理解,沒有甘霜就沒有現在的席湛,她給了他成長的平台,給了他席家的光輝和榮耀,讓他成為世界上令人矚目的男人!

所以即使席湛平常很少表露感情,但她在席湛的心底同樣重要,一點兒都不比赫老差!

而這點我一直都清楚!

所以我雖然討厭甘霜,但仍舊給她薄面,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我不和她過分爭執!

席湛默然,我勸道:「你去醫院看看她吧,我晚上給你發餐廳地址,你過來露個面就行!」

席湛清楚我不希望他因為我而導致他和他的母親鬧得不愉快,他沉默了半晌道:「允兒,有件事我從未告訴過你,其實她便是我的親生母親。」

我震驚,滿臉震撼的望著席湛。

「那你在挪威的那對父母呢?」

聞言席湛問我,「元宥給你說的?」

我怔怔的點點頭,席湛抿了抿薄唇,淡淡的嗓音解釋道:「那都是她的安排,她捏造了一個又一個的線索引導元宥查下去,讓所有人誤以為我非她親生,連她自己都差點這麼認為!」

我詫異問:「她為何這樣做?」

「因為我是她的恥辱。」

席湛的嗓音很淡。

我喃喃問他,「母親不都愛自己的孩子嗎?雖然她表面對你冷淡……你看我的親生母親也是這般,其實她心底非常的在意我、愛我!」

「允兒,我是她與其他男人的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