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你會放過她嗎?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1:11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語氣極淡的說道:「她是席家主母,是權傾一世的大家,除了你父親無人能勝的過她,偏偏她貪心,想要你父親的愛!可你的父親姨太太眾多,上面已有三個兒子,日積月累下來她心底的怨恨逐漸增加,她的清高讓她遠離了你的父親,一直獨自居住在後院!或許是後面獨處時心態發生了變化,她想要報復你的父親,所以與守著她的保鏢發生了關係,不僅僅是一個保鏢,而是守在她身側的所有人!」

那席湛的父親是?!

席湛頓了頓,抬手握住我的手心,嗓音薄涼寡淡道:「當時守著她的保鏢有十四人,無人敢忤逆她,再加上當時她漂亮有權有勢,大家自是沒什麼逆反心理,每人都是她的玩物。」

我咬緊唇,聽見席湛諷刺的笑道:「我的父親或許是那十四人中的一個,或許是其他的男人,已經無從考究,不過我並不在意這件事!」

席湛深吸了一口氣道:「她不認我,我可以理解,我甚至覺得她此生過的可憐悲催。」

我握緊他的手掌溫柔的說道:「你的母親不過是愛的太深,她以為我的父親多情所以忍了那些姨太太,搬到後院或許是眼不見為凈,可她沒想到我的父親會愛上我的母親,所以她恨了他一輩子,甚至在父親去世的時候她還在房間里跟他大吵一架,而且打心裡都不接受我!」

因為我的父親愛著我的母親,她的兒子又愛著他們的女兒,她這輩子都想不通這事!

這輩子、只要她活在世上一天,即使拿命阻止,她都不願意見到我和席湛兩人結婚!

甚至決絕的讓席湛失去了一個母親!

這是給席湛實質性的警告!

而男人的確怕了!

再也沒有與我說結婚的話!

不過這事我能夠理解!

可我和席湛難道這輩子就只能這樣?

難道做一輩子的未婚夫妻?

想到這心裡就難受,索性不願再想。

我勸席湛回去看望他的母親,畢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他心裡難免不一直記掛著這事!

席湛猶豫許久方才離開。

待他離開后我讓司機去了貓貓茶館!

貓貓茶館還沒有開業,季暖也沒有在茶館里待著,就剩易歡一人以及那十幾隻貓咪。

我到的時候看見易歡正在擼貓,她見我來了招呼我道:「桌上有茶,你自己倒了喝。」

我搖頭笑問:「季暖呢?」

「不知道,走了好半天了。」

我哦了一聲坐在易歡的對面,她一直垂著腦袋擼著貓,我好奇問她,「你多大了?」

「今年剛滿二十呢!」她道。

二十是很小的年齡。

我嫁給顧霆琛的那年也剛滿二十!

我問她,「沒有讀書了嗎?」

「休學中,才大二呢!不過我並不著急讀書,等玩夠了再回去,而且讀不讀書也沒關係,反正我又不差錢,在這兒待著挺舒服的!」

我附和道:「你真有錢!」

「嗯,老家是帝都的,拆遷了兩套房子又給賠了十幾套,我全部賣了就到梧城定居了!」

默了默她抬頭歡笑,露出兩顆漂亮的虎牙道:「我喜歡梧城,下雨的時間特別多,我喜歡這裡潮濕的天氣,喜歡這裡的雲霧繚繞,而且每天坐在店裡望著外面的車水馬龍都很享受!」

易歡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小女孩。

我贊同道:「是的,梧城就雨雪繁多!」

沒一會兒我手機有個來電,是赫冥打的,我當著易歡的面接起,聽見他懇求我道:「嫂子!拜託你咧!幫我和阿徵在二哥的面前說說好話吧!我們兩個人現在過的日子可苦了!」

我察覺到坐在我對面的易歡臉色有點不太自然,我盯著她問:「我怎麼幫你們說好話?」

易徵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二嫂,我和赫冥每天都在這兒和他關著的那些人打交道,日子無聊透頂,你趕緊讓二哥將我們放了!」

聞言我笑問,「你們被關著的?」

赫冥快速的回我,「怎麼能呢?我們在這兒守著那些人,這種日子本就無聊透頂!!」

我敷衍說:「那我晚上吹吹枕邊風!」

「拜託你了,我的嫂子咧!」

赫冥掛了電話,我盯著臉上喪失笑容的易歡解釋說:「這些都是我未婚夫的朋友。」

「嗯,他們挺有趣的。」

我在茶館里待了沒多久便接到季暖的電話,「笙兒,他臨時有事要離開,我打算隨他一起離開,因為他說可以幫我治療臉上的疤痕!」

「行!有什麼事等回來再說!」

「嗯,我回梧城再聯繫你。」

晚上的聚會就此取消,我給席湛發了消息說了這事,他回我道:「嗯,晚上我會回家。」

我放下手機心裡突然感到一陣失落,我不太清楚究竟在失落什麼,很莫名的一種感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隨意的問易歡,「你爸媽呢?」

她道:「在國外定居呢。」

「哦,我好無聊。」我說。

「唉,我也無聊。」

……

甘霜站在窗檯看見席湛下了車,神色是那般的冷酷無情,與那個男人真的是如出一轍!

可惜他並不是那個男人的親生兒子!

甘霜轉過身回到了病床上,面容雖然蒼白,但那股雍容華貴的氣質由內而外的散發!

她精緻了一輩子,活在權勢頂端了一輩子,沒想到現在卻被一個小丫頭給踩在頭頂!

她的兒子,她憑什麼便宜給那個女人!!

席湛推開了門,他還未走進去便聽見躺在床上的人追憶的說道:「那個人曾經是愛過我的,他說我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妻子,是席家唯一的女主人,他知道我愛格桑花,還特意到海拔很高的青藏高原上親自為我採摘,作為幸運花在我們結婚當天布滿了婚房!湛兒,那時的我真的以為他是愛我的,真的是這樣以為的!」

席湛抿唇,不知如何勸慰她。

因為她的執念深到無人可勸!

見席湛沒有說話,她無奈的吐了口氣問:「湛兒,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你很薄涼?」

男人漠然回道:「未曾。」

「湛兒,我很想念他。」

「母親,為何不放過他?」

聞言她問了個席湛致命的問題,「倘若有一天時笙和顧霆琛破鏡重圓,到時你會放過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