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爹要起帶頭作用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38
A+ A- 關燈 聽書

他不止知道,他甚至不想讓她去。

斬月果之所以稀奇之處是在於它是果子,並且斬月樹此樹每年七月會結果,可果樹上只有最頂端的一顆果子才最具藥用價值。

斬月果向來喜歡生長在懸崖邊,長在陡峭之處。

並且,必須是天氣稍稍溫和些的地區才能生長出來。

他曾路經天焱時,見過一次。

天玄氣候相對寒涼,並不適合斬月果生長。

他的忽然沉默,讓蘇雲沁產生了懷疑,蘇雲沁忙問道:「是不是知道什麼?」

「太危險,孤派人去替你找。」他收斂目光,沒有直接回應她。

蘇雲沁也知道斬月果的生長特點,只是他能這麼說,說明他是見過斬月果的。

若是不能從葯館里買到,那就只能親自去採摘。

「你見過?」她一眼看透了他的心思。

風千墨頷首。

「在哪?」蘇雲沁追問。

不過男人剛剛開口,蘇小陌那歡快如小鳥的聲音立刻打斷了,「娘親,葯拿來了,葯拿來了!」

這時候蘇雲沁才想起自己正在給某男拆紗布,紗布正拆到一半,男人結實完美的胸膛半露不露。

她目光輕掃了一眼他的胸口,傷口部位剛好顯露出來,形狀有些怪異,看起來像被爪子掏過似的。

「你這難道是被他永遠爪子掏的?」

剛好是五指指印。

「是,他本就瘋了,我傷他之時他還能反抗。」

蘇雲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想想當時這樣的情況,她若是在場就好了。

如今想想也是心有餘悸。

「千墨,我會對你更好。」她把紗布徹底拆了,語氣幽幽。

男人微怔,詫異地盯著她看。

一雙幽邃至極的鳳眸里倒映著醉人的波光,吸引人看進去。

小女人這般模樣,讓他無比疑惑。

突然說要對他更好?

該是驚喜的事情。

「我說的是真的。」蘇雲沁接過兒子遞來的葯,替他上藥。

風千墨鳳眸微微浮上些許笑意,清淺絕倫。

「當然,身為妻子,這難道不是分內之事?」

蘇雲沁瞪他一眼。

給他點陽光他還燦爛了呢?

蘇小野默默遞上紗布,看著二人眉來眼去的模樣,她拽了拽蘇小陌的衣袖。

蘇小陌像是個沒事人似的,雙眸亮的璀璨驚人,盯著二人看。

蘇雲沁感覺到孩子的灼灼目光,掩飾性地輕咳了一聲,用手抹上藥膏擦在男人的傷口上。

她的手指雖然柔軟,但並不像普通女子那般細滑,因為長期握銀針和刀,還有處理藥材,手指上有薄繭。

風千墨卻喜歡她手指尖的觸感和溫度。

就在她手要抽回時,驀地被他大手握住。

「幹嘛?繃帶還未上。」她低沉地提醒他。

他幽幽道:「我是傷患,你要照顧好我。」

蘇雲沁翻了個白眼送給他。

「我哪裡沒有好好照顧你?」

說完這話,她用了些力道抽回自己的手,才替他把紗布纏上。

蘇小陌忽然問:「娘親,爹爹是病人,是不是要給爹爹煮飯喂飯洗浴脫衣穿衣……」

他想起妹妹以前生病的時候,娘親也是這麼照顧妹妹的。

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看向兒子。

親兒子啊,果然會坑娘。

風千墨一本正經地點頭,「小陌說的對。」

說完這話,他又看蘇雲沁,「要聽兒子的。」

「……」蘇雲沁的嘴角抽了一下又一下。

這種照顧人的事情也沒什麼,畢竟他們已經如此親密了。

但,看著某男得意的模樣,她還真有點鬱悶。

「我去御廚看看,你自己穿衣。」

她起身,當真往御廚走。

看她模樣,好像是準備大顯身手,露一手做好吃的。

蘇小陌趴在床沿邊,小聲道:「娘親做好吃的。」

風千墨心微動。

認識蘇雲沁這麼久,這還是她第一次親手做菜給他吃。

……

走到御廚,蘇雲沁立刻從袖中取出了一把小刀,割在了手指上。

血珠滾落,她緊緊盯著手指看。

她想看看,自己的蠱後到底解了沒有。

蠱毒這東西,解還是沒解,真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手指上的傷口毫無變化。

如此看著,她暗暗鬆了一口氣。

幸好是解了。

雖然這東西留在身體里也有些好處,可她終究不希望自己壽命變短,提前老去。

她剛剛準備嫁人,人生等於剛剛開始。

傷口沒有動靜,她盯著看了好久,才忽然被人喚了一聲。

「啊,雲大夫?」這道聲音打斷了蘇雲沁的思緒。

她連忙站起來,看見了跛著腳走來的一位老人。

年紀可能七十左右,頭髮灰白,鬍鬚也很長。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神色沉靜地問道:「你是……」

「哎呀,我是李昊。」

李昊?

蘇雲沁不認得這個人,更不知道這天玄朝堂內的事物。

李昊嘆了一聲才道:「我雖任職太傅,但如今陛下還未立太子,我也只能在皇家學院教教書。」

一聽這話,蘇雲沁眼底的疑惑瞬間退散殆盡,明白了這位就是當朝太傅。

「原來是太傅大人,陛下也曾與我提起過。我有兩個孩子需要入學……」

「是呀,陛下昨日才與老臣提起這事。」李昊說著頓了頓,指了指自己跛掉的腿,「只是老臣最近這腿啊,實在不行了。老臣聽說您醫術了得,想求雲大夫能否施以援手?」

蘇雲沁循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掃了一眼,頷首。

「沒問題,明日我會去一趟太傅府邸。」

如果救了這位太傅,日後送兩個孩子入皇家學院學習之後,兩個孩子也指不定多受太傅一點照顧。

李昊點點頭,面露幾分喜色。

「李太傅來御廚是……」

「哦,是給皇陵中的守陵的娘娘們送些吃食。」

「咦?」蘇雲沁很意外。

皇家皇陵里還有守陵的娘娘嗎?

李太傅禮貌地頷首,入了御廚取東西。

他不敢多話,畢竟這位雲大夫如今是陛下當前的第一紅人,而且……還有傳出陛下與這位大夫同睡一榻的傳言,更甚者說這是陛下的男寵。

當然,蘇雲沁不知道李太傅心中所想。

她也入了御廚,準備給某人做飯。

……

一個時辰后。

風千墨還未見到有人踏入屋中便嗅到一陣四溢的香氣。

好像是燉的排骨。

他抬眸,露出了一分意外之色。

果然沒過多久,蘇雲沁端著一碗湯、小菜與一鍋粥入屋。

「哇,好香。」蘇小野讚歎了一聲,盯著蘇雲沁手中的粥和菜,嘴角邊都要溢出口水了。

蘇小野和蘇小陌想起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娘親做的飯菜了,頓時就饞了。

「不急,你們的也有,小風子去御廚拿過來。」蘇雲沁轉頭吩咐了一句,隨即走到了床沿邊。

她遞給了風千墨。

「不喂我?」風千墨見她遞來的粥,薄唇一抿,充分表現出了他的不滿。

蘇雲沁咦了一聲,「你手沒受傷。」

「孤手疼。」

「……」這種話,說給鬼聽都不信。

「雲沁,你不是說過要對孤更好的嗎?」他語氣一深,幽幽的鳳眸緊緊凝著她的臉,目光中滿帶威脅。

蘇雲沁心微動,點點頭,「好,我喂你。」

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若是不好好喂他,他恐怕要炸毛了吧?

帝王病!

她在心中暗暗罵了一聲,便當真餚起了一勺熱粥,輕輕吹拂了一下,試探了溫度才遞到了他的唇邊。

這好像是她第一次親手照顧他。

也對,以前他簡直像神一樣,從未受過傷,即便是受傷了也能馬上癒合,哪裡需要她的照顧。

現在這個男人終於有了一絲正常人的模樣。

「你失血過多,明日我給你做豬肝。」

風千墨頓了頓,眉蹙了蹙,明顯不喜歡吃豬肝。

「不許挑食。」察覺到他的不滿,蘇雲沁警告了一聲,「作為爹,要起到帶頭作用。」

蘇小野已經抱著一個小碗走了過來,吧嗒吧嗒著小嘴說:「原來爹爹也是挑食的呀?」

風千墨差點因為女兒的這句話被一口粥給噎死。

「爹爹不挑食,你們也不許挑食。」蘇雲沁看了一眼女兒,喂男人喝粥吃菜。

興許是因為她已經完全能夠接受這樣的夫妻關係了,不知不覺,她竟然覺得給他喂個食物都是如此幸福甜蜜。

一頓飯下來,風千墨很愉悅,兩個娃娃也吃得非常愉快。

「我在御廚外碰到了李太傅,我準備送兩個孩子上學。」

「此事我已與李太傅說過。」風千墨頷首,「孩子是該上學,早些學習更好。」

「嗯,他說他要去皇陵送吃的給皇陵中的娘娘,皇陵中還有先帝的妃子?」蘇雲沁好奇問道。

風千墨歪著頭仔細想了想,點點頭,「還有幾名妃子在皇陵中,那幾名妃子都有子嗣,因此不需要陪葬,便帶著皇陵中。」

「還有子嗣?」這可是不太好的消息。

「你擔心什麼,不過才十歲左右的孩子。」風千墨道。

蘇雲沁撇嘴。

她才不擔心,她不過是隨口問問罷了。

皇家皇陵里還有妃子,那些妃子不可能一輩子甘願待在皇陵中孤獨終老的吧,既然有子嗣,自然是他們的籌碼。

「雲沁,孤要洗浴。」正在思考中,男人那清冽的嗓音打斷了她的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