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一定不能讓他走

A+ A- 關燈 聽書

李昊點點頭,認真記下了蘇雲沁說的話。

蘇雲沁之後還說了些注意事項,李昊都非常認真。

對這位上了年紀的大臣,蘇雲沁還算比較有好感。她想,日後讓他做兩個孩子的夫子,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走出太傅的寢屋,便瞧見了不遠處擋在院落門口的紅衣女子。

她斂了眸光,裝作若無其事地模樣走上前。

「李姑娘,你擋路了。」她黛眉一蹙,不耐煩地說道。

「雲大夫,聽說你成了陛下的男寵?」女子抱著手臂,一臉高傲地看著她。

蘇雲沁額際畫下三條黑線。

嗯……準確說是他們陛下的女人。

「李姑娘有何問題?」蘇雲沁的語氣一深,不耐煩的情緒越來越濃。

果然,即便是暴君,身邊也總是有那麼多的桃花。

自從太后死後,風千墨也將身邊的思琴調到別處去做事了,她也已經很久沒有見過思琴了。

「我警告你,你最好離陛下遠些,否則我絕對饒不了你!」

看著她這麼愚蠢的警告,蘇雲沁暗暗翻白眼。

她繞過女人準備離開,彷彿與這蠢女人再多說一句話都是浪費時間。

可惜對方根本不打算放她走,見她要走,立刻又往一旁挪動身子阻擋她的去路。

蘇雲沁越發不耐煩了,冷聲道:「姑娘,胡攪蠻超,無理取鬧,最後也只是自取其辱。聰明的女人可不會像你做如此愚蠢之事。」

「你!你竟敢罵我蠢?」

「我可沒有這麼說,是你自己說的。」蘇雲沁言罷,忽然手腕一轉,快如閃電般地射出了三根銀針,分別點中了她的啞穴,暈穴,讓她雙眼一翻暈厥在地。

「小姐?」

丫鬟在一旁驚呆了,瞪著蘇雲沁。

蘇雲沁一個冷冽的目光射來,丫鬟被嚇得噤若寒蟬,不敢說話,只好瑟縮著。

蘇雲沁這才跨過女人的身體往外走,頭也不回。

丫鬟見人走了才敢撲到她家小姐的身上查看情況。

……

回到皇宮時,正好經過御書房,便聽見了書房內傳來的激烈說話聲。

「呵,都是怎麼做事的?竟讓人把丞相給劫走了!」罵人的竟是小風子。

蘇雲沁走到御書房門口停駐腳步。

丞相被人劫走了?

「小風子。」風千墨淡淡喚住發脾氣的小風子。

小風子立刻後背一涼,連忙垂首退到一旁縮著。

蘇雲沁走入書房,正好瞧見了跪在御書房中央的兩名侍衛,她記得這兩人是顧玉恆身邊的侍衛,其中還有一人身上負了傷。

「怎麼回事?」風千墨坐在御案邊,手指有節奏地敲打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

男人俊臉面沉如水,可動作已經昭示著他的不耐煩。

「回稟陛下,丞相本是打算去太老廟給陛下和娘娘算吉日,沒想到半途被人給劫走了……」

蘇雲沁就站在書房門口。

風千墨敲打桌面的動作赫然一頓,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蘇雲沁,這才平靜地垂眸,輕輕嗯了一聲說道:「何人可知道?」

「稟陛下,他們自稱是叛軍的人,說是叛軍要帶走丞相大人。」

叛軍?

蘇雲沁的腦子裡立刻閃過了風翰天的臉。

太大意了!

一半的兵權在風翰天的手中,調動兵權多麼危險?不但如此,還讓叛軍在整個天玄國存在,那日後可就麻煩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抿唇,這才抬步跨過書房門檻走入。

跪在地面上的兩名侍衛默默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蘇雲沁,頓了頓,連忙低下頭。

「除此之外,那些人還說了什麼嗎?」蘇雲沁幽幽問道。

她相信風翰天一定是有所求,否則也不會派人抓走。

亦或者是……其他的人借叛軍之意把人給抓走,不過就是為了最後達到什麼目的。

侍衛點頭說道:「那人說了,若是想要贖回丞相大人,必須要……」

「要什麼?」風千墨冷沉問道。

「必須要陛下要鳳族的東西交出。」

鳳族的東西?

蘇雲沁的眸光一閃,有些驚訝地看向風千墨。

風千墨手指繼續敲擊著桌面,神色陷入沉思。鳳族?風翰天剛剛逃跑,應該不會這麼快就捲土重來,畢竟……他在風翰天身上放了蠱毒。

風翰天並不自知。

距離風翰天蠱毒發作的時間還有些距離,風翰天不可能察覺。

鳳族人?難道還有沒有滅乾淨的?

「退下吧。」他收斂眸光吩咐。

人退了出去,小風子看了一眼蘇雲沁,也退了出去,替他們將御書房的門闔上。

蘇雲沁走至他的身側,說道:「打算怎麼辦?你拿了鳳族的東西?」

鳳族人都被滅了,還有凰族,除非還有活口。

那這可就有點麻煩,倘若那些鳳族餘孽又與叛軍聯合起來,簡直是對天玄的局勢造成巨大的威脅。

風千墨如今已經沒有蠱王傍身,這要是……

她很擔心他受傷。

蠱王和蠱后已經徹底毀了,母蠱都毀了,必然不會再有他們的存在。再要提煉出這樣的蠱毒,可還需要一百年的時間,而鳳族人已經沒有配方了。

蠱毒這東西就是害人的東西,毀了才是明智之舉。

風千墨握住她的手,聲音很低沉:「那些寫著蠱毒配方的書籍,一把火燒了。」

「嗯?」既然全燒了,還要他把東西交出來幹什麼?

「除此之外,還有鳳族的……」

「什麼?」他竟然故意停頓了下來,蘇雲沁就更加好奇了。

風千墨才出聲:「扳指。」

他從懷中摸出了一隻翠綠扳指,給了蘇雲沁。

蘇雲沁拿過一看,狹小的扳指上雕刻著完整的鳳凰圖案,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不得不說,這肯定是個寶貝。

「這玩意兒,代表什麼?」

「不知。」風千墨搖頭,「不過既然他們想要,必然是有用之物。」

那時滅了鳳族與凰族時帶走的,即便是被控制,他身體里即便是再有狂暴之氣,他也能有絲絲清醒。

蘇雲沁把扳指還給他,「不如就來個將計就計好了,反正他們只是要扳指。」

給個假的便是。

風千墨頷首,「正有此意。」

話雖如此說,可終究並不容易做到。

顧玉恆並非是一介書生,顧玉恆的武功不弱,風千墨再了解不過。既然顧玉恆都能被抓走,說明對方有武功跟高強之人?

「我幫你去給。」

「不行你!」一聽蘇雲沁如此說,風千墨想都不想就拒絕。

「不要這麼嚴肅嘛,我絕對能全身而退。」她邊說邊將一雙纖細柔軟的手搭在了他寬闊的肩膀上,替他輕輕揉捏著,臉上揚著溫柔如水的笑容。

可她如此模樣,反而讓人看得發麻。

風千墨蹙著俊眉。

「你身上有傷,不適合冒險。你可以遠遠看著,咱們就把人約在最熱鬧的集市,到時候你的人隨時保護我,如何?」

她看著他,等待著他回話。

他緊緊抿住薄唇,唇線是剛硬的直線,沒有給出回應。

蘇雲沁等了很久,他才說道:「你不能去,讓邪風去。」

思考了頗久,男人竟還是給出了這樣的回應。

蘇雲沁無語凝噎。

她又捏了捏男人的後頸,「千墨,你這樣不好,咱們……」

「沒有商量餘地!」

聽著他這話,蘇雲沁索性也只好作罷。

邪風去,她肯定只能跟風千墨待在後方觀看。

把人約在最熱鬧的集市,到時候才好動手救人。

……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忙著收拾妥當自己的學習之物,準備上學。

這時候,有道聲音喚住了他們。

「千洛叔叔?」蘇小野看見正大步走來的風千洛,很疑惑。

風千洛蒼白白凈的臉上漾著一抹溫柔的笑容,走近他們說道:「你們這是準備上學了?」

「是呀,娘親說,要帶我們去上學了。」蘇小陌高興地鼓著小手,「娘親說學院里會有很多小朋友,很好的。」

風千洛蹲下身來,看著兩個娃娃如此可愛的模樣,心底湧起一絲苦澀。

「能不能幫叔叔一個忙?」

「咦?什麼忙?」蘇小陌不解問道。

蘇小野也抬起了小臉,看著風千洛。

她喜歡觀察人,風千洛的情緒不對,她立刻看出來了。

「你們告訴你們的爹爹,我要離開天玄一段時間,出去散散心。這裡有一封信,替叔叔交給爹爹,知道嗎?」

蘇小陌垂眸,看著遞來的信,愣了一下。

蘇小野奪了過去,朗聲問道:「為什麼叔叔自己不給呢?」

「咳咳……你們爹爹若是知道,肯定不會同意的。但是叔叔現在心情不好,若是再等下去,叔叔身體更不好了。」

蘇小野古怪的目光環顧在風千洛的臉上。

他的臉色依舊蒼白,膚色白凈,眸子清亮,但眸底氤氳著複雜的情緒。

蘇小野看著此刻他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想讓他走的念頭。

她知道,他一定不能走。

預感告訴她,倘若這一次一走,就再也見不到風千洛了!

她忽然一股腦將手中的信塞進了風千洛的懷中,乾澀地拒絕道:「不行!你自己跟爹爹說,我們不幫忙!」

蘇小陌咦了一聲,剛想說可以幫忙,就被妹妹給捂住了嘴。

風千洛有些無奈地扯了扯唇角。

「小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