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何時變得這麼暴力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7:59
A+ A- 關燈 聽書

「妹妹,你這樣有些不懂事哇,蜀黍對我們多好呀,幫蜀黍一下怎麼了?」蘇小陌拉下了妹妹蒼白的小手。

結果,就被妹妹狠狠瞪了一眼。

風千洛有些無可奈何。

他沒想到蘇小野年紀這麼小,就這麼懂事。

他搖頭,站起身來:「好吧,我自己跟皇兄說。」

「千洛蜀黍,你為什麼要走哇?」蘇小陌追著問道。

他們在一起生活不好嗎?而且風千洛身上的心疾還沒有治好呢,這要是出去在外,還沒有人好好照顧,讓他這個四歲的小娃娃都擔心極了。

風千洛蹲下身來摸了摸孩子的小腦袋瓜,安慰道:「因為蜀黍心情不好。」

蘇小陌抬起頭,璀璨的眸子盯著風千洛看。

他歪著頭,不可思議地看著風千洛。

蘇小野站在原地,輕輕咬著下唇,久久沒有出聲。

風千洛已經起身走了出去,準備去找風千墨。

看著那抹白影消失在前方,蘇小野握住了小拳頭。

蘇小陌卻慢半拍地撓著頭,轉頭瞧見妹妹的表情,竟是愣了一下。

「妹妹,你怎麼了?」

「哥哥你這個笨蛋!」蘇小野罵了一聲。

不是要問風千洛為什麼要走,而是應該勸說他留下來。她的預感太強烈了,這會兒倘若真的分開,日後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

……

御書房。

「你要走?」風千墨蹙眉,不悅地看著他。

風千洛頷首,「出去散散心罷了,皇兄不用擔心我。」

「你出去散心?」男人銳利的眸光直直落在風千洛的雙眸中,那雙眸子里的皆是懾人的寒光。

他再了解自己的弟弟,這會兒風千洛的情緒無不是在告訴他,這小子此時此刻是完完全全打定了主意一去再不回來。

風千洛迎視著他的雙眸,臉上依然掛著微笑。

「是,只是散心。」

「好。」風千墨垂下眼帘,這一個字從喉際溢出,帶著萬分的無奈。

風千洛朝著風千墨深深鞠了一個躬,隨即轉身往外走。

風千洛從未對他行過如此大禮。

可如今……

風千墨幽幽地看著那抹瘦弱的白色身影消失在眼前,緩緩將手中的奏摺捏折了。

……

天色微暗。

金冥掠入書房中,將一隻錦盒遞給了風千墨看:「爺兒,屬下去差人快速打造出的扳指,您看可以嗎?」

蘇雲沁正好踏入書房,便聽見了這話,大步上前湊到了他們的面前觀看。

這一看,她很驚訝。

「這和真的一樣。」

「自然,這是無痕大師的傑作。」金冥很驕傲。

這位無痕大師,專門做高仿品。仿各種珍奇昂貴之物。

看來為了能夠糊弄那些人,也要下一番血本。

風千墨將錦盒闔上,遞給了邪風,「今晚,就看你的。」

邪風接過錦盒,沉沉點頭。

他們相約在皇都最為繁華的酒樓中。

街上人來人往,夜幕也不過剛剛落下。在天玄並沒有夜禁一說,他們這兒甚至還有夜生活一說。

酒樓內也人滿為患。

蘇雲沁和風千墨站在酒樓對面的客棧里,他們的窗戶正對酒樓的熱鬧繁華。

此刻邪風與往常一般的衣著,他站在酒樓門口東張西望了一番,這才往裡走。

「按照邪風的身手,顧玉恆的武功與邪風比起來如何?」蘇雲沁趴在窗邊,看著外面的光景,突然轉身問身後的男人。

他站在離她兩步外的距離,目光正落在街對面。

「嗯?」他漫不經心地回應了一句她的問題,「應該是玉恆。」

「什麼?」蘇雲沁愕然瞪大眼。

顧玉恆的武功竟然在邪風之上,那說明了什麼?說明了這次救顧玉恆的勝算太少!

他這才往她的身邊走了兩步,將彼此之間最後兩步的距離縮短,站定在她的身側,幽幽的目光落在街道上。

他道:「今日必須要救下玉恆。」

那是一國丞相,竟然被人挾持,像個什麼樣?

最可笑的是還是被鳳族的餘孽劫持。

他的聲音透過寒涼的夜色傳來,冷冽至極。

蘇雲沁抿了抿唇,幽然的視線中還閃爍出了一分莫名的期待。她挺期待這鳳族人出現的。

……

街道兩旁過往人越來越多,就在此時,有兩名女子正抓著一個被全身捆綁著的人走來,那人用黑布罩著臉,不知樣貌。

她們走到邪風的對面站定。

「你是邪風?」其中一名女子抬了抬下顎,問道。

「嗯。」邪風面無表情地應了一聲,瞟了一眼被他們捆綁住的人。

高一點的女子正牽著人質,矮一點的女子則與邪風交涉。

「扳指呢?」

邪風將錦盒取出,打開給二人看。二人見狀正要伸手拿,哪知他瞬時把錦盒一收,將手攏入袖中。

「給我看看這是不是丞相。」

看著邪風狡獪的樣子,兩名女子對視一眼,高個子女子才說道:「把東西交出,我才可能給你看。」

「那可不行。」

「給他看。」矮個子的女子忽然有了主意。

於是,她們立刻將黑色面罩給抽開,露出了顧玉恆的臉。

邪風上下打量了一番,這才將手中的錦盒遞給了二人。

二人順勢將人質推向了邪風,其中站的近的高個女子瞬間抬袖,從袖中暗器「嗖嗖」飛了出去!

暗器形狀奇怪,在四周昏黃的燭火映照下還散著森森銀芒,有毒!

邪風抓著顧玉恆就躲開。

但這顧玉恆卻忽然撲了上去,把邪風給狠狠壓在了地面上!

兩個女人正要走,一條長鞭劈空而來,瞬間阻擋住了她們的去路。

手握長鞭的女人站在不遠處,一身白裙隨著夜風獵獵飛舞。

「你是什麼人?」

「呵呵,以為拿個假的人來充當丞相就能矇騙過關?」蘇雲沁皓腕微轉,動了動手中的長鞭。

長鞭自帶靈氣般,瞬間掃向了其中一名高個的女子,她正要抬袖,顯然是要射暗器。

女子被長鞭卷開,摔在了地面上,驚動了四周過路的百姓。

矮個子女子見狀,立刻要跑,卻被金澤給攔住了去路。

那方邪風被假的顧玉恆壓在地面上,動彈不得,低咒了一聲。

「給天玄暴君賣命,值得嗎?」那人壓著邪風,吃吃地笑著,然後從喉際猛地射出了銀針。

邪風瞳孔一縮,猛地連帶著把人一起在地上翻滾了一圈,躲過了暗器。

二樓的風千墨眯眸,吩咐:「備箭。」

「爺兒,您的傷……」不適合動手,金冥想提醒,但男人投來的冷芒讓他背脊一涼,連忙遞上了箭羽。

男人搭箭上弓,對準了假顧玉恆。

咻——

堅利的呼嘯聲刺穿空氣,直插假顧玉恆的喉嚨。

邪風從地面上爬起,看著這突然疾射而來的長劍,眼中多了一分擔憂。

蘇雲沁也聽見了動靜,看向二樓,低咒了一聲,手中長鞭更快,將袖中掩藏的毒銀針纏繞在了長鞭上掃向了兩個女人。

高個子女子剛剛站起身來就被銀針給刺中,倒地。

另外一名被銀針射中了咽喉,直接瞪著眼斷了氣。

蘇雲沁吩咐金澤:「這個留活口,那些人肯定還在附近。」

她吩咐完了這話,直接掠上了客棧二樓,一腳踹開了風千墨的房門。

「誰讓你動手的啊?你不知道你傷不好?」她直逼男人,語氣咄咄逼人。

她是真的擔心他。

蠱王解了后,他就不是以前那種「金剛不壞」之身了!

風千墨面對著她臉上的盛怒,反而揚起了薄唇,「我沒事。」

「還沒事?」她扔下了手中的長鞭,大步上前摸了摸他墨袍上心口的位置,濕了!

顯然是傷口裂開,血沁出來了。

「你真是個混蛋。」

她罵完這一聲,把他摁在了椅子上,動作粗魯地把他衣裳扒開。

風千墨難得是很安分很乖巧,任憑她粗魯地撕扯他的衣裳,最後沒控制好力道就把衣裳給撕破了,連同著裡面的繃帶一起。

男人:「……」

蘇雲沁也額際上冒了三根黑線。

一不小心就太暴力了。

「雲沁,你何時也變得這麼粗暴了?」他幽幽問道,反而帶著點調.戲的意味。

蘇雲沁連忙清了清嗓子,裝作鎮定的樣子道:「不許說話,給我乖乖的。」

他唇角揚著好看的弧度,不說話了。

蘇雲沁用銀針替他止了血,轉身想去找葯,發現這是客棧不是皇宮,她身上只有毒藥,沒法給他上藥。

「金冥,去給你家主子拿些金創葯和繃帶來。」

金冥一聽,忙不迭點頭立刻就跑了,他早就想跑了,總覺得屋內的氣氛莫名曖昧,不適合他在場。

蘇雲沁則是尋了一個乾淨的盆子和巾帕來,替他擦拭傷口邊緣的血跡。

一邊擦一邊小心地吹了吹。

「疼不疼?」

「……癢。」他垂眸,看著小女人認真的模樣,她清涼的氣息拂在傷口上,酥癢地厲害。

他想咬她。

傷口本來眼看著就要結痂,但崩開后,原本的痂也崩開了口子,就更加癢了。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出來的時候你不是說的好好不會動手,你不聽話,下次我自己一個人行動好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這是在威脅他,可不是在跟他商量。

果然她話音剛落,男人的臉驟然一沉,眼底都是不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