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你逗我玩呢?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3:05
A+ A- 關燈 聽書

護士見我推開門進來,她冷著聲音說:「正在給病人處理傷口呢,你闖進來做什麼?!」

嫂子回頭見是我,忙對護士說:「這是我小妹,她這是關心我,還有請你放尊重點!」

嫂子的性格雖然瞧著有點軟,但關鍵時刻還是在狀態的,我斜了護士一眼走進去關懷的問嫂子,「嫂子你怎麼傷成了這樣?我哥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天晚上我聽到他們要離婚的對話,但我假裝不知道這事問她,「哥哥都不陪你嗎?」

嫂子眼睛閃躲道:「你哥哥上班呢。」

我哦了一聲問:「你的傷怎麼回事?」

她敷衍我說:「不小心摔倒了。」

哪兒來的那麼多不小心?!

我當著嫂子的面給楚行打了電話,嫂子慌亂的想要攔下我,「笙兒,別打擾你哥工作!」

我堵著她道:「你是他的妻子,你受傷了自然要他陪在身側,不然要這個丈夫有何意義?」

嫂子無言,楚行匆匆的趕到醫院時瞧見嫂子滿胳膊的傷痕面色特別冷峻,「怎麼回事?」

嫂子低聲道:「我不小心摔的!」

楚行直接懟道:「你當我傻嗎?」

嫂子一怔提醒他道:「笙兒在這兒。」

聞言我趕緊對楚行告辭道:「我到S市是臨時有點事,現在處理完了急著離開,哥哥你陪著嫂子吧,等過段時間我來找你們聚一聚。」

楚行叮囑道:「笙兒路上小心。」

我對嫂子笑道:「嫂子再見!」

我匆匆的離開了醫院,抵達梧城下飛機后收到楚行的簡訊,「笙兒,謝謝你給我打電話,不然依照你嫂子的性格肯定會將這事隱瞞我。」

我回他說:「沒事的,哥哥你對嫂子周全點,別讓她傷心,也別讓身側的人傷害到她。」

楚行回我,「我會謹記的。」

回到梧城后我去了公司,處理完事情后回了時家別墅陪允兒,想著席湛不在家便決定最近幾日住在時家,讓我媽給我收拾一間卧室!

我媽疑惑的問我,「你以前的房間呢?」

我擰著眉說:「我想換一間。」

我媽沒有問我原因,而是給我換到了三樓,還是我以前那個房間相同的位置!

從落地窗望出去景色依舊!

那天晚上我親自抱著允兒睡覺,還拍了幾張合照,隨後將這幾張照片發給了席湛!

席湛回我,「很漂亮。」

我故意問他,「哪個漂亮?」

「我家寶寶漂亮。」

我追問他道:「可都是你的寶寶。」

「我的允兒漂亮。」他道。

我不依不饒道:「你說小獅子啊?」

小獅子也叫允兒。

席湛這次直接回我,「……」

我已經將他的耐心用盡!

我愉悅的放下手機抱著允兒睡覺,第二天很早就醒了,而允兒還在睡覺,我跑出去將孩子給了乳娘說:「昨天晚上她都沒折騰呢。」

乳娘笑著說:「最近小少爺不在,小小姐聽話了不少,或許是因為想念小少爺吧!」

我笑說:「過兩天潤兒就回家了!」

我繞過乳娘下樓瞧見我爸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我過去從後面摟住他的脖子問:「我媽呢?」

「你媽正帶著九兒在花園裡散步呢。」

我哦了一聲正要出去,我爸突然問我,「你和席湛都有了孩子,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我站定腳步問:「不是剛訂婚嗎?」

我爸提醒說:「你們要是沒有孩子我便不催你們了,可你們是兩個孩子的父母,早點結婚沒有壞處,安下心也是給孩子們一份穩定!再說席湛前天到我家喊我什麼?喊我叔叔,他喊他兩個孩子的姥爺為叔叔,這算什麼事?!」

我爸原來是在這兒等著我!

我笑著解釋說:「或許他想喊你爸,但席湛那人重禮,他心裡可能一直在考慮合不合適,他想著我們兩個還沒有結婚所以便先喊你叔叔!爸你不要把這件事上放在心裡過不去啊!」

「我心裡倒想過去,看你們兩個現在這樣算什麼,雖然是訂婚了,但是我心裡總覺得不舒服,想看著你們兩個領結婚證,這樣我才能真正的鬆一口氣,才能放心地將我女兒嫁出去。」

我爸惆悵道:「我想讓他給你一場婚禮!」

席湛現在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們兩個人無法放下一切不管不顧地去領結婚證,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會給我一個交代的,只是時間問題。

畢竟前天晚上他說的話歷歷在目!

況且我一直都信任他!

我敷衍我爸道:「會的會的,到時結婚我請你哈!爸你別胡思亂想了,我去陪陪我媽!」

我趕緊撤人,我媽見我一副逃命的模樣問我何事,我可不敢給她說我爸的那些話!

不然她也會催著我結婚的!

「沒事,我來看看九兒。」

九兒已經一歲半了,能夠穩定的走著路,也能夠正常飲食,而且九兒的記憶力特彆強!

我媽教她什麼她記得很快!

我陪著九兒玩著,還拍了幾張照片給宋亦然,後者想要問我要視頻,我拍了一個小視頻發給宋亦然,她回我道:「九兒又長胖了!」

我編輯消息道:「九兒不挑食。」

「嗯,我打小就養成她的好習慣!」

我正繼續回著宋亦然的消息時,一個國際號碼打給了我,看到這串熟悉的號碼我頗為頭痛,他給我打電話肯定是為了季暖!!

我原本不想接的,但想起他是有苦衷的人,便接通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他開門見山的問:「季暖在哪兒?」

我怎麼知道季暖在哪兒?!

季暖又沒有給我說過!!

我問陳深,「你找她做什麼?」

「她前天離開了梧城,接著我再也查不到她的位置,按照季暖的能力這不可能!肯定是有什麼人在暗地裡幫她,除了你我想不到是誰!」

做這事的只有季暖現在的丈夫!

那個神秘的藍公子!

我原本想替季暖隱瞞的,但又想戳一下陳深的心窩子,便坦誠道:「我不知情,或許是有別的勢力,強大到連你都查不到也說不準,畢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指不定季暖是哪家的大小姐也說不準!」

陳深嗓音沉道:「你逗我玩呢?」

我的確是逗他玩!

我笑說:「那可能是暗戀她的誰吧!或許在暗處有默默喜歡著她的大人物,這事說不準的!陳深,你還是先處理好周默的事再說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