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老頭還真是死板

A+ A- 關燈 聽書

「不行!」他直接拒絕。

「不行也得行!」他不是天天對自己的大臣說是懼內嗎?現在該是他真正表現懼內的時候!

風千墨被她這強勢的模樣給吸引,不惱,甚至心中還有些愉悅之色湧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沒聽見他的回應,見他還笑,暗暗翻了一個白眼。

真是想戳戳他的胸膛,傻笑個什麼勁?

這時候金冥從外取了葯和繃帶走入,遞給了她后迅速離開。

那模樣,彷彿身後有洪水猛獸般。

蘇雲沁也不在意這些,替他上藥包紮傷口。

她動作嫻熟,甚至還帶著抹平日里不易察覺的溫柔。

男人任由她支配,最後看著她在繃帶的末尾打了一個結。

蘇雲沁很滿意,拍了拍手點點頭,站直身來說道:「好了,穿上衣裳,我們去審問那活口……」

她還沒有來得及邁出一步,她手臂就被人一拉扯,身子一個趔趄就摔坐在了他的腿上。

她抬起頭瞪他,「幹嘛啊……唔?」

一抬頭就被他給扶住了後腦勺,他強勢的吻就落了下來,霸道得沒有一點道理。

輾轉,深允。

直至要把她親到窒息無力為止,他才鬆開她。她軟軟地倚靠在他的胸膛上,無奈地翻白眼,卻已經沒有力氣罵他了。

「審訊之事,金澤金冥他們比你有經驗。」

「哦……」

「快穿衣裳,不然著涼了。」蘇雲沁感覺到他目光中的侵.略性,那是盯住獵物時的眼神,絕對會把她給吃干抹凈。

她可不想在這兒……

風千墨看出她的警惕性,雖然有些不舍,可也還是放開了她。

「你替我穿。」

蘇雲沁無奈,還是替他把衣裳穿上,小心地不碰到他的傷口。等穿上她才想起這衣裳被自己給撕破了。

堂堂一國之君,竟然穿著個破爛衣裳在身上,她忍不住撲哧一聲噴笑。

風千墨一點都不介意,反而道:「好看嗎?」

「咳咳咳……陛下不論怎樣都是英武非凡,高大俊朗,沒關係。」

男人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戲謔的眸光里閃爍著動人的光。

蘇雲沁頓覺背脊一涼,這小子指不定要怎麼鬧她,她連忙伸出雙臂攬住了他的脖子,湊上前在他的唇上輕啄了幾下。

「別這麼小氣,咱們回宮再鬧。」她頓了頓,又道,「顧玉恆的消息都還沒有。」

「不用擔心,走吧,回宮先。」

蘇雲沁沒理解他這句「不用擔心」是什麼意思。

但人已經被他攬著往外走。

……

回到皇宮,蘇雲沁才知道這句「不用擔心」是指的什麼。

御書房內,顧玉恆一身月牙白袍站在屋內,似是等候多時了!

「靠!顧相為何在這裡?」她驚得下巴要掉下來。

顧玉恆看見他們,行了一禮。

「皇後娘娘,陛下。」

「靠!」蘇雲沁這會兒算是明白過來了,他們這是在演一場戲。

顧玉恆將計就計故意被人抓走,目的就是使用障眼法,讓人以為天玄國的丞相真的被抓走了。

而這個時候引出鳳族餘孽。

風千墨好一口氣剷除。

而她,竟然還真的信以為真?

可是從什麼時候出現轉機的?她竟然一點都未察覺到。

聽見蘇雲沁不滿的一聲「靠」,顧玉恆面如冠玉的臉依舊很沉靜,慢悠悠解釋道:「娘娘勿要生氣,這事情是陛下的主意。」

意思是,騙蘇雲沁的不是他的錯,是陛下一個人的鍋。

風千墨看著昔日好友今日竟然出賣他,他橫了一眼顧玉恆。

「臣被抓走後,早已留了書信給陛下,那時候陛下便知道了臣被抓走了,陛下決定演一場戲。」

蘇雲沁冷著臉,不高興。

顧玉恆又轉頭對風千墨道:「鳳族的餘孽都已經捕入大牢中,死的死,活口只留了兩個。」

「殺不殺?」他問道。

風千墨唇畔溢出一絲冷笑,「殺。」

一個字,毫無溫度。

向來殺伐果斷的他,在這樣的事情上從來沒有猶豫過。

顧玉恆頷首,「既然如此,臣這就去下令斬殺。風翰天的叛軍如今盤踞在了天焱與天玄接壤之地,據臣查到,風翰天為了解蠱四處尋找鳳族人。」

看這模樣應該是沒心思再來找他們麻煩。

蠱毒這東西,要解起來說難也真的難,說容易又極其容易。

「好,你回去休息吧。」風千墨看了一眼不吭聲的蘇雲沁,抬了抬下顎。

顧玉恆立刻退了出去。

走到門口,他伸手扶了扶額,感嘆,陛下果然懼內。

「雲沁?」人一走,風千墨就走近了蘇雲沁。

「我要去看大寶小寶。」蘇雲沁不理他,要走,卻被男人從身後緊緊環住。

他高大的身子將她籠罩住,胸膛貼在她的後背上,把她整個人困縛住。

「這樣就生氣了?」他低沉的音色染著溫柔寵溺,就貼在她的耳畔。

蘇雲沁抿唇,被他禁錮著腰際,動不得。

「我不生氣,我只是想去看看孩子。」

「親我一下,我就相信你沒生氣。」

蘇雲沁:「……」

厚臉皮的男人啊,怎麼總是拿他沒轍。

她不動,偏不轉身。

風千墨見她不動,蹙了蹙眉,輕咬了一口她的耳垂,清幽幽地說道:「當時事情緊急,我也沒法與你解釋。更何況我本以為這事情不需要你來,沒想到你自告奮勇要去交涉。」

天玄朝堂之事,蘇雲沁何曾插手過,救顧玉恆之事竟然突然要插手,他確實很意外。

蘇雲沁聽他老老實實解釋,才在他的懷中轉過身來,直視著他的眼眸。

男人幽幽的眸子里皆是柔光。

這樣的寵溺,能讓人輕易沉醉其中。

蘇雲沁點點頭,「我信你,我又沒有說不信你。我有那麼小氣?」

他很想點頭,但還是柔聲道:「怎麼會,我家雲沁最大方最賢惠最聰慧。」

夸人誇得臉不紅心不跳。

蘇雲沁卻成功被他這模樣逗笑了。

嗯……不錯不錯。

她男人還是這麼可愛。

……

夜色沉凝,風千墨在御書房內處理奏摺,金澤大步走入,雙手呈上了一封信。

「爺兒,古周來信。」

一聽是古周,風千墨立刻停下了手中的筆。

他接過,掃看了一眼,臉色不太好。

「這……是什麼事嗎?」金澤小心翼翼地問道。

「岳父讓雲沁回去。」男人沉沉地吐出一句話。

「啊?為何?」金澤大驚。

難道他們家主子至今還不能讓准岳父滿意?為啥呀?

「說成親前不能見面,這是規矩。」男人憂鬱而沉悶地吐出了一句話,代表著此刻他心情的鬱結。

倘若往日他是不會與金澤談起這種事情,可今日,有些不高興。

……

蘇雲沁第二日醒來的時候發現某男一夜未回。

她問了小風子。

小風子才道:「陛下昨夜睡在御書房。」

「為什麼?」她臉色微沉。

小風子立刻觀察了一下四周的動向,然後湊到了蘇雲沁的身邊小聲道:「娘娘,據說是古周帝寄來信告訴陛下,讓您回去。」

蘇雲沁眉一擰。

「古周帝說,成親之前,二人不得見面。這是規矩……」

原來是爹!

蘇鵬那老頭還真是死板啊!

這不能見面的說法,她真的是一萬個不贊同。

最讓她驚愕的是風千墨,竟然就這麼聽話,昨晚上還不回來睡覺。

她抿了抿唇。

小風子又道:「娘娘打算何時回古周?您與陛下大婚的吉日也已經挑選好了,就是下月初八,那可是個大吉日。」

意思是回去后,準備好嫁妝,就可以出嫁了。

蘇雲沁怔忪了片刻。

要嫁人這事情,說來也真是突然之間冒出來,現在突然想起來還有些讓她沒能回過神來。

甚至在她潛意識裡,她以為自己和風千墨已經是老夫老妻了。

二人之間的默契太高了。

「好,你告訴你家陛下,我今日收拾東西就走,成親的時候再見。」

小風子應了一聲,轉身就去回話。

蘇雲沁去尋了大寶小寶,又想了想,兩個孩子要在這兒上學不能走,她便與兩個孩子準備交代幾句。

讓男人帶娃娃,靠譜嗎?

她都有些擔心。

蘇小陌說:「娘親,我們不能跟你一起?」

「你們要上學,跟著爹爹。」蘇雲沁說這話的時候是看向蘇小野的,「下個月初八,就是爹爹和娘親成親的日子,千萬不要給你們爹爹惹麻煩。」

蘇小野點點頭,「娘親放心,我一定看好哥哥。」

蘇雲沁很滿意。

兩個娃娃真是越來越懂事。

「學院里好玩嗎?」

「好玩,很多小孩,玩得可好了。」蘇小陌驚喜地說,「早知道讀書這麼好玩,我們應該早點上學。」

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

孩子的天性果然是玩。

她起身去收拾包袱,其實也沒什麼要帶的,走的時候還不能見一眼男人,她有些失落。

他的傷勢都還沒有完全好……

她應該去叮囑幾句才對。

腦子裡胡思亂想著,身後傳來了沉穩的腳步聲,緊接著有熟悉的清雅香氣拂近。

熟悉的香氣,讓她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瞬間明亮幾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