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大兄弟,開條件吧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08:36
A+ A- 關燈 聽書

第32章大兄弟,開條件吧

調整好面部表情,容離盡量讓自己顯得和藹可親一點,「大兄弟,事情已經這樣了,我說再多也於事無補。這樣,你看我這兒的東西,有什麼順眼的你就拿走,我絕無二話怎麼樣?」

大兄弟?!

他差點兒沒被氣岔氣兒,兩人剛剛親吻過,還是她主動吻的自己,現在親也親了,親過竟然喊他大兄弟,他真想打開這個女人的腦袋看看,這裡面到底怎麼想的!

而且聽聽她的語氣,怎麼這麼像調戲完良家女子之後,要拿東西補償人家的臭流氓?

他黑著臉,定定的看著容離沒有出聲,許是他臉色不善,容離感覺自己說的大概有些不妥。

「咳,」容離小小的咳了一下,「那個,要不你提要求,我盡量滿足?」

容離有點兒拿不準,雖然現在天兒挺黑,入夜是有些冷了,可這越來越冷的溫度和越來越低的氣壓,她覺得可能大概齊是面前這個男人整出來的。

「要求?」他終於出聲了,容離感覺壓力小了一些,如果他一直不吭聲,她還真不知道怎麼補償他才好。

「嗯嗯,你隨便提,只要我能辦到。」容離忙點頭,有需求就好辦。

男人還沒開口,便感覺有人進了院子,容離同樣聽到了腳步聲。

兩人正站在窗子不遠處,那人腳步聲很快像是有什麼急事,眼看就要穿過正堂過來卧房這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電光火石間,容離拉過男人迅速打開窗子,將他塞進去,嘴裡道,「算我再欠你個人情,事不過三,你回去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來找我。」

說完『哐當』將窗子合上,這時傳來敲門聲。

「主子,您睡了嗎?冰要來了。」小桃小小聲的在門外說,雖然院里就她和主子兩個人,但主子之前那麼嚴肅的囑咐她,小桃覺得這事一定需要謹慎小心。

容離理了理衣衫,又拍了拍臉頰,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些,走過去將門打開。

「主子,您怎麼不點燈,奴婢還以為您歇下了。」小桃看屋裡黑咕隆咚的,又見容離穿著整齊,這才有些奇怪的問到。

「嗯,剛準備歇,冰拿來了?」容離岔開話題,點燈什麼的,還是不要往深討論了,她現在的樣子點起燈來會嚇到人的。

「嗯,大廚房存的沒有了,古娘子特地去冰窖找了些來,所以時辰晚了,奴婢怕您等的急,拿了就趕緊跑回來了。」小桃雙頰紅撲撲的,髮絲有些亂,可見小丫頭確實挺著急。

容離微微一笑抬手摸了摸小桃的腦袋,「好丫頭,快去歇著吧。」

「哎。」小桃高興的轉身走了。

容離也笑,有這麼個小丫頭在身邊,感覺還真不錯。

關上門打了個哈欠,剛準備上床睡覺,誰知身後敲門聲又響起,容離疑惑的打開門,見還是小桃,「怎麼了?」

「主子,」小桃把手裡的小籃子遞,「冰還沒給您呢。」

她就是來送冰的,結果差點自己拎回房,小桃有些不好意的撓了撓頭。

「哦,」容離也反應過來,她現在什麼事都沒有了,也就忘了要冰這一茬,接過小籃子又道,「好了,現在回去睡吧。」

「哎,您也早點休息吧,誒?主子,您嘴怎麼腫了?」

小桃睜大眼睛看著容離的嘴,她之前還感覺主子好像有些不太一樣,只不過屋內黑著,屋外的燭火又不太亮,她沒看清。

這會兒仔細一看,主子的嘴唇明顯厚了許多。

「啊?」容離下意識的用手掩住嘴,「那個,今兒晚辣子吃多了,讓你拿冰就是用它來敷的,沒事兒明天就好了。」

容離本想著光這麼暗,小桃不容易發現自己的不同,哪成想還是被發現了。

「哦,」小桃點了點頭,「那用不用奴婢幫您?」

「不用不用,你也累一天了,趕緊去歇著,我自己能行。」容離臉有些紅,這事被發現就算了,還要人幫忙,她臉皮再厚也不能同意啊。

「好吧,您要有什麼事就叫奴婢。」小桃順從的應了,主子真好,還怕她累著,多心疼她,「那奴婢去歇著了。」

「去吧去吧。」容離揮了揮手。

待小桃走了,容離才鬆了口氣,手不自覺的撫上唇瓣,看了看手裡的冰,唔,今兒晚上還是敷敷吧,保險。

小桃走到一半,突然停住腳步,今兒晚上她和主子一起吃的飯,大廚房知道主子的喜好,並沒有送什麼辛辣的吃食,怎麼主子說被晚飯辣到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小桃眨了眨眼睛,不會真的是今兒太累了,自己忙活忘了吧,反正主子說的總不會錯,唔,現在都過三更天了,她還是趕緊睡覺去吧,明兒還要服侍主子呢。

小桃邁著歡快的腳步,回到隔間休息了,她可累壞了,頭一粘枕頭就進去了夢鄉。

與她相反的是容離,從來不為睡眠發愁的她,今兒個失眠了。

容離拿了帕子包裹住冰塊,放在唇部自己冰敷。

邊敷邊在心裡鞭笞慕雪柔,都是這個女人,害她丟人。

她長這麼大,還沒接過吻呢好不好?

容離上學早,又接連跳級,除開小學一二年級是和同齡人一起,其他時間大家都比她大不少,戀愛什麼的更是沒有,人家都把她當成小屁孩兒。

畢業后考進了部隊,雖然跟著一堆大老爺們混,那可是真的只是混,一幫男人一開始還拿她當小妹妹照顧,可隨著她天賦異稟的實力逐漸顯現出來,那群男人可再也沒把她當成小妹妹了。

進了特種部隊就更別說了,在那兒誰不是以一當十的主兒,一個男人少說抵得上十個,而且用他們的話說,容離頂二十個。

她的彪悍程度決定了她戀愛經歷的空白。

人家別的女孩兒,但凡能讓男人做的自己絕不動手。可到了她這呢,男人能幹的她都能,有的時候男人搞不定還向她求援。

容離一巴掌拍自己臉上,以前訓練時間緊任務重,她沒功夫想這些,今兒這麼一想,自己前半生著實有些凄慘。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