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打就打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9:52
A+ A- 關燈 聽書

「兩個月前,時總葬禮的那日。」

我回梧城之前從沒想過要跟顧霆琛爭什麼,可現在他特意用時家攻擊楚家……他清楚我不會讓楚時兩家內訌一定會重新拿回時家,甚至算到了這一步沒有拿股份轉讓協議書,他這樣做好像是特意將時家還給我。

顧家想要時家不是一年半載,如今垂手可得的時候又放棄了。

顧霆琛這樣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百思不得其解,我搖搖頭不再去想這糟心事,拿著鑰匙下車回了別墅,到客廳里的時候我看見那條昨晚被我放在沙發上的杏色圍巾。

幾個月前,在雪夜之下他取下頸上的杏色圍巾親自替我圍上,動作熟稔溫柔的一塌糊塗,送我回到家后他把這條圍巾留給了我。

我匆匆的跑回樓上望著樓下的他,路燈下的他眉目柔和,眸光微涼,現在仔細想想,那是我最為難過的一幕,因為我和他之間……

我們之間明明不過十米。

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

卻像是隔了遙遠的距離。

我心裡異常的渴望他。

渴望的快要了我的命。

可那時的我怎麼也走不近他!

而且那時的他,是真正的他……

顧瀾之,我心心念念著的男人。

我走過去拿起這條杏色圍巾抱在懷裡,它曾經被我留在了那個雪人身上,沒想到又被顧瀾之收著了,歷經了頗多波折才回到了我身邊。

我低頭聞著上面的氣息,很清冽的氣息。

是他身上獨有的魅力。

我緩緩地笑開,輕喚道:「顧瀾之。」

這個於我而言還很陌生的名字。

……

白天我一直在家裡睡覺,晚上剛醒吃了點葯就接到郁落落的電話。

她約我出去吃飯,我軟著聲音拒絕道:「抱歉,我有點事。」

郁落落不甘心的邀請道:「我哥說要跟你道謝呢。」

我坐在床邊怔了怔,猶豫問:「你哥也在嗎?」

「嗯,他說要跟時笙姐道謝呢。」

我抬眼望著窗外的景色,三月陽春竟然又開始下起了雪。

我咬了咬唇,仍舊拒絕說:「抱歉郁小姐,我待會有點私事要去處理,再說昨晚的事我也沒幫上什麼忙,你不用跟我道謝的。」

見說不動我,郁落落失望的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后我登進微信,看見助理給我發的消息。

他說:「時總,顧總白天在公司宣布要退出時家,明天起就不會再來公司了,公司所有的業務以後都要轉給你,包括我們對楚家的打壓。」

我詫異,顧霆琛怎麼說退出就退出了?!

而且還是在我給陳律師打過電話之後。

他是察覺到了什麼嗎?!

想到這,我又給陳律師打了電話。

我皺眉問他,「我們白天聯繫的事顧霆琛知道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撤銷股份轉讓合同,按道理顧先生有知情權。」

頓了頓,陳律師說道:「抱歉,他白天問了我這事。」

掛了陳律師的電話后我發消息給助理,「取消對楚家的打壓。」

助理回我,「是,不過需要時總簽個字。」

我回消息說:「我待會到公司。」

現在不過六點,還沒到公司下班的時間。

我放下手機去浴室洗澡,出來吹乾了頭髮化了一個精緻的妝容,還塗了褐色的眼影,又加了點珠光的顏色,襯的雙眼皮格外的漂亮。

猶豫了許久,我用彩筆在眼角點了星星妝。

我打開衣櫃挑選了一套比較仙的衣服,又將長發留了一半辮了一半,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我緩緩地笑開自言自語道:「還沒有嘗試過這風格呢。」

我以前以成熟穩重見長,很少這樣仙過。

我走到門口換了一雙白色的休閑鞋拿著車鑰匙去車庫挑選了一輛低調的黑色跑車去公司,到的時候看見助理正在公司樓下等著我。

我把手裡的車鑰匙給他問:「溫如嫣的事解決了嗎?」

助理接過車鑰匙拿在手裡,點點頭回答道:「警局的事已經解決了,但謬論……時總,我有個網上轉瘋了的視頻要給你看。」

助理遞給我手機,我接過只看了一下就還給他。

我不屑的說:「她會的只有這些把戲。」

視頻里正是昨晚我攥著溫如嫣胳膊的場景。

隨後我鬆開她,她就自己摔到了地上。

這角度看上去跟我打的一樣。

我昨晚果然猜的沒錯,暗處果然有她的人。

她想使什麼手段簡直一目了然。

助理解釋說:「把戲的確很低劣,但轉發量超過一百萬,底下的評論也不堪入目,都要時總給一個解釋,目前為止還影響到了時家股票。」

我忽而喊他,「姜忱。」

他恭敬問:「時總有何吩咐?」

「用時家官網做出正面回應。」

姜忱問我,「時總想發什麼內容?」

「打就打了,還要什麼理由嗎?」

姜忱面色錯愕的問:「時總需要這麼剛嗎?」

世上總有些人看不清自己的位置,然後玩一些低劣的手段。

總以為這樣就可以將我狠狠地打擊,使時家股份受影響。

並天真的以為,她這樣就能威脅到我。

甚至覺得我會因為謬論的影響被迫給她道歉。

呵,溫如嫣簡直是痴人說夢。

她就像一隻癩蛤.蟆,它不打你也不咬你,就站在你腳邊噁心死你。

我不容置疑道:「按照我說的去辦。」

「是,時總。」

回到公司后我簽.約了那份解除時家對楚家打壓的合同,並做決定要公司以後的業務多向楚家靠近,兩個城市的頂端企業合作百利無一弊。

畢竟楚家和時家的關係始終不一般。

我和楚行的關係就足以維持這段合作。

隨後,我還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拿出時家百分之五的資產專研科技技術。

時家唯我獨大,自然沒人反對。

不過姜忱擔憂的說了一句,「時總,這個投入大,目前回報幾乎為零,而且還不是一個短暫的拉鋸賽,需要很多年才會看見成效。」

我笑笑安撫他說:「沒事,時家總要找到新出路。」

之前的時家是靠房地產起家的,現在雖然涉及各個行業,但科技方面始終很薄弱,如果能將這個版塊做起來,時家的未來一定前途無限。

就我所知,國內現在科技力量最雄厚的是顧家。

顧家的資源是時家想要的,但並不是必要的。

至少我不會去找顧霆琛談生意。

其實時家和顧家融資之後一定會成為國際上的大企業。

這也就是為什麼顧董事長非要時家不可的原因。

面對這個誘惑,顧霆琛卻把時家還給了我。

我一直都想不通他給我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如果說愛我,可他現在忘了我們之間的事。

如果說他沒有雄心,這簡直是胡說八道。

雖然想不通,但還是沒打電話問他,我現在壓根不想和他牽扯上任何關係。

在公司里待到八點鐘我才離開,外面下的雪更大了,已經積了厚厚的一層,我拿著車鑰匙開車去了附近的餐廳隨便吃了點東西。

正想結賬離開時,有一個較為熟悉的聲音傳來,「時笙姐這麼巧,你也在這兒吃飯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