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藍家最重禮教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3:34
A+ A- 關燈 聽書

陳深這兩天為了周默的事費了不少的心思,我昨天到公司時收到顧瀾之的簡訊,他說周默還在警局,但陳深那邊已經給上面施壓了,顧瀾之的意思是我們頂多再堅持幾天!

無所謂幾天,能多關一陣是一陣,畢竟我現在已經知道季暖是不會輕易的放過周默的!

「周默的事不用你費心,你少給點阻礙便是!」陳深忽而猛的嘆了口氣,竟然對著我說道:「周默我是欠她的,所以我必須要救她!」

我怔神問:「我們很熟嗎?」

突然我恍然大悟的問:「你告訴我難不成是希望我能將你的苦衷委婉的表達給季暖?」

陳深:「……」

我問他,「你自己怎麼不解釋?」

再說他現在解釋已經為時已晚!

我原本想同他說季暖已經結婚的事,但又覺得不應該從我口裡說,等等看季暖有什麼安排吧,我不想在此時做太多此一舉的事!!

「席湛的女人真是笨!」

陳深扔出這句話就掛斷了電話,我癟著嘴說了句,「莫名其妙,活該你失去季暖!」

我轉而給季暖發消息通風報信,「陳深剛打電話問了你下落,但我隱瞞了他,話說我也不清楚你的下落,我沒有告訴他你結婚的事!」

季暖很久才回我,「我在冰島。」

冰島…

藍公子住的地方。

我取出手機給談溫發了消息讓他幫我調查一下藍公子的資料,我這樣做是為了季暖!

我得確保那個男人對她無害!

沒多久談溫回我,「查無此人。」

怎麼會無此人呢?!

我繼續給談溫發著消息道:「藍公子,目前居住在冰島,與季暖在梧城領了結婚證!」

沒一會兒談溫回我,「與季小姐領結婚證的名叫藍殤,順著這個名字查下去只能查到藍殤是劍橋大學畢業的,金融系的博士,除此之外毫無線索,但我猜測他是藍家的現任家主。」

談溫怎麼莫名其妙的猜測是藍家家主?

我發消息問談溫,「藍家是?」

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藍家基本上沒做什麼生意,很低調的一個家族,好像他們藍家的祖輩對做什麼生意都不太感興趣,要論硬實力的確抵不上席家以及席先生那邊,不過藍家資產雄厚,世界上稍微有名的公司他們都掌握著大半的股份,積少成多很不得了!世人對藍家沒什麼印象,因為太隱世了,好多產業根本都查不到是他們家的,但的確又是他們藍家的,我們席家掌握的資料也不多,不過藍家沒有威脅,特點就是有錢!」

有錢就是很大的特點!

看來藍公子的確就是化名!

季暖什麼時候認識的這種男人?

我沒有再問談溫藍公子的事,談溫反而不淡定的問我,「家主怎麼突然問起藍公子?」

我反問他,「不是剛和季暖結婚了嗎?我是出於對季暖的關心所以才調查一下藍公子!」

談溫安撫我道:「家主放心,藍殤是出了名的傲氣,不結交任何人,一直久居在冰島,他與季小姐結婚絕不是出於其他不好的目的!」

我發消息反問談溫,「你的意思是藍殤是因為喜歡季暖,所以這才答應她結婚的嗎?」

倘若是這樣…

……

冰島又在下雪,季暖不太喜歡這裡,因為感覺很冷,可是心裡還是有那麼點期待的!

她不太清楚自己在期待什麼!

但是在冰島她的心很踏實!

像是回到家似的!

想到這季暖便覺得自己有點可笑!

她才是第二次到冰島,怎麼能是家呢?

她在木屋的圍牆附近溜著阿拉斯加犬,這條狗站起來跟她差不多高,是藍公子妹妹的!

藍公子的妹妹居住在冰島的首都雷克雅未克,最近有事要離開冰島,所以將阿拉斯加犬寄養在藍公子家,藍公子說不上討厭狗但絕對不喜,他吩咐人給它在門口搭了個小木屋。

至今這條阿拉斯加犬都沒進過木屋!

它怕藍公子,很會看眼色!

季暖溜完狗剛將它綁在小木屋就收到了時笙的消息,她來冰島的事還忘了同她說一聲!

時笙提起了陳深,季暖下意識得皺了皺眉,心裡是真的不太願意再想起他這個男人!

每每想起心裡就難受的要命!

一股難以言喻的悲傷湧上心頭!

季暖嘆息,她心裡真的很矛盾!

恨他的同時何嘗不愛呢?

陳楚去世后他是她的最大依靠!

如今他撤出了她的生活!

而且是以極其殘忍的方式!

越想心裡越發覺得委屈。

「阿暖,在想什麼呢?」

耳側傳來雖然冰冷但不失低柔的聲音,季暖偏過頭瞧見藍公子兜著一身白色的古風衣袍,袖子寬大,袖邊綉著精緻的蘭竹刺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襯的他原本白皙的面容更加英俊。

更像是畫里走出來的男人!

她怔怔的喊著,「藍公子。」

他挑著一雙好看的劍眉問:「看傻了?」

她瞬間反應過來,目光鎮定的望著在皚皚白雪下,身子微微依靠在門框旁的精緻男人。

「你似乎很喜歡這些衣服。」

這個木屋是很日式的風格,但又有點像中國風的四合院,這個院子特別特別的大,裡面有個超大的溫泉,溫泉與走廊之間連著一條白石子路,石子路兩側都是種著一些花樹類的!

「嗯?」

似乎剛明白她的意思,藍公子仰天望著遠處極白的天色和雪色解釋道:「我前幾天說過我家教甚嚴,而我曾祖父又一直喜歡中華文化,所以我從小就受著他們的熏陶,更何況我又不去哪兒,就在這裡住著,穿這些又不累贅。」

頓了頓,他特意問:「難道很醜嗎?」

季暖猛的搖搖腦袋,「很英俊、儒雅?」

「藍太太覺得我儒雅?」

自從領結婚證之後他總是喚她為藍太太。

似乎像是打上了他的烙印。

季暖感覺自己總是被他牽著走,她失神的點點腦袋聽見他含笑的嗓音道:「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評價我,小妹一直說我人畜畏之。」

「藍殤,你待我一直客套有加。」

他淡笑問:「是嗎?」

「嗯,對我有求必應。」

「很簡單,因為你是藍太太。」藍公子收回視線落在小姑娘的身上,鄭重的說道:「之前你是誰與我無關,但今後……你是藍太太,我藍殤的妻子,藍太太該獲得的榮耀,我母親曾經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你的!自然,我父親如何尊重我的母親,我自會如何的尊重你。」

藍公子忽而蹲下,衣袍散了一地,他對上她那雙漆黑的眼睛,嗓音溫柔的像三月的楊柳,唇角噙著一抹寵溺道:「藍太太,藍家最重禮教,可不能在我這兒壞了規矩。」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