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捍衛爹娘

A+ A- 關燈 聽書

送親隊伍浩浩蕩蕩往皇宮的方向而去,外面的嘈雜聲都被蘇雲沁自動過濾了。

靜容已經下了馬車,跟隨在馬車邊走著,比蘇雲沁更加緊張。

「小姐,我們快要到皇宮了。」

蘇雲沁輕輕嗯了一聲,回應地極其心不在焉。

反正她與男人都已經在一起這麼長久了,成親不過是一個儀式,一個光明正大在一起的儀式罷了。

此刻她很鎮定。

但馬車到了皇宮門口,她被靜容領到了花轎時,她竟然……有點緊張了。

靜容感覺到蘇雲沁的手心有些細細的汗水,輕輕說道:「小姐,你不要緊張呀,很快就好了。」

蘇雲沁:「……」

這死丫頭,不知道這樣的安慰只會讓人更加緊張嗎?

「恭迎皇後娘娘!」蘇雲沁被扶上花轎后,外面就傳來了聲響。

不知怎麼,她的心跳開始加快,咚咚咚地亂跳。

她抿唇,雙手交握,想到已經一個月沒有見過某男了。

花轎被抬起,她垂眸,目光落在了自己雙手上,她手心握著之前風千墨贈送的玉佩。

……

蘇小陌和蘇小野今日也特地被宮人打扮了一番,站在外面看熱鬧。

直到花轎落在前方,蘇小陌連忙拉著妹妹擠到了人群最前頭看戲。

「爹爹要踢花轎了!」蘇小陌興奮地拍手。

蘇小野點點頭,目光盯在那方,一瞬不瞬。

爹爹和娘親終於要成親了,他們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今天!

蘇小陌因為興奮,拉著妹妹的手更加用力了幾分。

蘇小野吃痛,連忙甩開他的手,「哥哥,你握的這麼緊幹什麼?信不信我晚上告娘親聽,你欺負我。」

「哎,不行,今天不許打擾爹爹和娘親。」蘇小陌一臉嚴肅,「爹爹和娘親今晚洞房,我們負責守護爹娘的洞房,不許任何人打攪和鬧洞房!」

蘇小野:「……」

真想送個白眼給哥哥。

就爹爹的性子,誰敢鬧洞房?那不是找死嗎?

而且娘親也不是好惹的,誰鬧洞房誰要被揍。

不過……

「哥哥說得對。」蘇小野握了握小拳頭,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定似的點點頭,非常同意哥哥的說法。

他們一定要捍衛爹爹和娘親的洞房花燭夜!

……

拜堂之後,蘇雲沁就被送入了洞房。

頭頂的鳳冠,壓得沉沉的,讓她煩悶地真想把鳳冠給卸下。

唉……

之前和風千墨假成親的時候,也是隨便打扮了一下,當時可沒有這麼重的鳳冠。

嘎吱——

有人小心翼翼地推開了門。

蘇雲沁微微豎起耳朵聽,但從腳步聲來聽,卻不是風千墨的腳步聲。

兩個孩子的腳步聲。

「娘親。」蘇小陌走到了她的身邊,小手搭在了她的腿上,脆生生地喚了她一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的眸光一頓,低下頭看著靜靜放置在腿上的小肉手。

「大寶小寶,你們怎麼來了?」

「娘親你沒吃飯,餓不餓?」蘇小野捧了一大碗的瓜果過來,她知道新娘的蓋頭不能隨便掀,所以小心翼翼地遞到了蓋頭下。

兩個孩子這麼疼娘,讓蘇雲沁心中一陣感動。

還是孩子懂事啊!

蘇雲沁就著蘇小野遞來的果子咬了一口,咀嚼了幾下就吞進了腹中。

「娘親,你放心,今晚上洞房花燭的時候我和妹妹一定守在門口。」

蘇雲沁嚼著水果的動作滯了一下,莫名問道:「守在門口乾什麼?」

「阻止別人鬧洞房。」蘇小陌一臉霸氣地說著。

他一臉認真,可惜蘇雲沁有蓋頭遮蓋,看不見兒子的小模樣。

蘇小野也起鬨道:「對對對,我也要守洞房。」

蘇雲沁聽得大口將水果吞入腹中,滿臉黑線。

洞房怎麼能讓孩子守在門口,那是少兒不宜的畫面……

「咳咳咳,不用,不讓人鬧洞房這樣的事情是你們金澤和金冥蜀黍的責任,不用你們來守洞房。」

蘇小陌歪著腦袋,伸手撓了撓頭。

他還是有點不太明白,不過也懶得去說了。

反正他和妹妹只要在行動上證明就好了。

兩個孩子又在蘇雲沁的身邊陪伴了不久,便離開了。

不過一會兒,從外面就踏入了沉穩了腳步聲。

熟悉的腳步聲,一下一下落在地面上,也好像蹋在了蘇雲沁的心尖上,讓她的心略微一顫。

她雙手規矩地放在身前交握著,這會兒因為男人的出現,握得更緊了些。

隨即傳來殿門闔上的沉重響聲。

蘇雲沁斂眸,心跳加快。

熟悉而清冽的氣息拂近,男人靠近了她,最後拿起了喜秤挑起了她的蓋頭。

瞬間,眼前一亮。

整個寢宮布置地非常喜慶,入目皆是紅,而面前的男人更是俊美無雙,紅衣如火,妖孽風華。

她眼底極快地掠過了一抹驚艷之色,盯著他的俊臉,目光竟是一瞬不瞬,一時忘記了反應。

她也不是第一天見他,可從未有過像今日這般見到他如此驚艷之感?

男人正看著她,灼灼華眸里暈染著淡淡的笑意。

「雲沁,餓不餓?」他忽然問。

蘇雲沁才被他的話給驚回了神,連忙輕咳一聲掩飾自己剛剛瞬間的獃滯情緒,她點點頭,「挺餓的。這什麼破規矩,新娘還不能用膳。」

他揚唇,牽過她白皙柔軟的手,將她帶到桌案邊。

桌邊都已經備好了膳食。

「先吃飽了。」他抬了抬下顎,示意她吃飯。

蘇雲沁古怪地看著他。

「吃飽了,然後呢?」她隨口問道。

男人的眼底漾開一抹流光,灼芒更甚,「好吃你。」

「噗咳咳咳!」她正喝了一口酒,這三個字正好讓她被酒水給嗆著了。

她連忙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他們明明有一個月沒見了,他倒好,見到她的第一眼說要吃她。

男人見她咳嗽,伸手輕輕拍打著她的後背,幽幽說:「不要急,我們來日方長。」

嗯,如願以償。

小女人終於嫁給了他,成了他唯一的女人。

蘇雲沁始終能感覺到有他熾熱的目光盯著自己,原本那點緊張感就蕩然無存了,堂都拜了,二人之間已經是正式的夫妻了。

她放下了筷子,將合巹酒取了過來,遞給了他一杯。

「來,咱們約法三章。」

小女人說的是「約法三章」。

風千墨眉梢微揚,接過酒杯,帶著興味地等待著她要說的話。

「第一,我雖然嫁給你了,可我也有自己的醫藥事業要做。既然你把地契給了我,那我就要那醫館,建立自己的勢力。所以,我能自由出入皇宮吧?」

他笑意極深,「好,這當然。」

「第二,你有了我,就只能是我一個人的,別的女人,你不能看一眼!」她銳利的眸光直視他,一字一頓。

每一個字,她咬的都很重。

她不是矯情的人,但她絕對是一個霸道的人。

她可沒有古代女人那般寬闊的胸襟,能目睹著自己的男人和其他的女人眉來眼去……

「當然。」他眉眼間染上的柔情更甚,「我說過,我只要你一個,後宮也只是你一個人的。」

更何況,這天玄皇宮的後宮,本就等同於沒有。

其他的女人,只會讓他厭惡。

風千墨這麼乖巧,蘇雲沁很是滿意。

「第三……」

「還有第三?」某男都有些鬱悶了。

「你急什麼?我這是最後一條嘛,怎麼,就不耐煩了?」

「沒有。」他眸光一斂。

蘇雲沁輕哼了一聲,說道:「孩子的話,等小野的葯找齊了,我們再要孩子可好?」

他眸光微動,輕輕點頭。

二人手臂纏繞將交杯酒一飲而盡。

此刻守在門口的蘇小陌和蘇小野湊到了門縫邊往裡看,尤其是蘇小陌,恨不能有一雙透視眼看穿了屋內的情況。

蘇小野推了推哥哥,「哥哥,讓我也看一眼嘛!」

「別鬧,等哥哥看完先!」蘇小陌連忙把妹妹的手推開,小聲地警告,「娘親和爹爹在喝交杯酒了呀!」

蘇小野不滿,撅起了小嘴,使勁推蘇小陌。

她要看,她不管,她一定要看!

可惜這麼推了許久也不能撼動哥哥分毫。

金澤和金冥站在一旁裝作看不見,尤其是金澤,默默地看著兩個孩子相互推搡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

蘇雲沁放下酒杯,用帕子擦了擦嘴角邊的酒漬和油漬,起身說道:「我先去洗漱一下,鳳冠好重。」

「我幫你。」某男立刻站起身來,跟隨她的腳步。

蘇雲沁想反駁,可是看著此刻跟隨在後的男人,她又默默把話給咽回了腹中。

嗯,既然現在是她男人了,伺候她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因為殿門比較厚重,寢殿又大,所以外面的聲音並不能影響到殿內,二人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風千墨也特別吩咐過金澤和金冥,今日誰都不許入屋來打攪,否則二人自己去領罰。

蘇雲沁剛走了兩步,身子一輕,身後的男人不知何時上前把她抱起,她愣了一下,剛想說話,哪知殿門突然被人給撞開了。

「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