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不要這麼小氣

A+ A- 關燈 聽書

突然的動靜讓二人同時看了過去。

「咳咳咳……不,不關我的事情。」蘇小陌利索地爬起來,縮了縮脖子,小聲地嘟囔了一句。

他見爹娘都看了過來,他立刻伸手指向身後的妹妹說道:「是她,是她推我的。」

殿門本來就沒有完全闔上,只是虛掩著,蘇小野和蘇小陌在外面推搡也沒想到會直接撞開了門入殿。

隨著蘇小陌的解釋,殿內詭異地安靜。

風千墨幽深的視線定定地看著蘇小陌,只是這眼神也看不出喜怒。

蘇小陌覺得爹爹強大的氣場會吞噬掉他……

蘇小野連忙拽了拽蘇小陌的衣袖。

哥哥這個笨蛋,還待著幹什麼?

「金澤。」風千墨冷聲喚了一聲門外的金澤。

金澤渾身僵硬地厲害,聽見他們家陛下陰測測的聲音,小心挪動腳步走入殿內,一手抓起一個娃娃,忙解釋道:「屬下失職,屬下這就帶著小皇子和小公主離開!」

「……」蘇雲沁也嘴角抽了一下。

「屬下……屬下再去自罰二十鞭!」言罷,金澤夾著兩個孩子一溜煙跑了。

金冥面無表情地將殿門給重重闔上。

他們都沒想到殿門會這麼快被兩個小娃娃給推開了,分明殿門這麼沉重,哪知道孩子玩鬧著就闖了進去。

殿門闔上,蘇雲沁轉回目光,看向風千墨。

「孩子嘛,不要這麼小氣。」她還有心思安慰他。

風千墨險些要被她這安慰的話給嗆到了,他冷哼了一聲,上前替她解了鳳冠。

「我不生氣。」他嘴裡強調了一句,好像是在告訴她,他真的不生氣。

蘇雲沁暗暗撇嘴。

不生氣?可她怎麼聽著他這語氣像極了生氣的樣子?

他確實不生氣,只是有些啼笑皆非。

若是以後再跟蘇雲沁多生幾個孩子,那是不是更熱鬧了?

男人眼底的柔光更甚。

蘇雲沁透過銅鏡看見身後男人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她暗暗想,看來他很高興嘛!

也對,得償所願,誰不高興?

她也很高興,只是沒有某男表現地這麼明顯罷了。

身上一涼,她低下頭看了自己一眼,才知道他這是把她衣裳給扒乾淨了,她抿了抿唇道:「我……」

她只是要洗漱,又不是要洗澡。

但他沒有要多說的意思,從一旁扯過了乾淨的濕帕子替她把臉上的妝容全洗乾淨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做完這一切,他又將她打橫抱起,往屏風後走去。

屏風後有宮人早已把熱水準備好了,畢竟宮殿並不止一個殿門,剛剛她坐在那兒倒是沒注意這些。

下一刻,她人就被扔進了浴桶里。

「一路風塵僕僕,該洗乾淨。」男人低沉地吩咐道。

蘇雲沁無法,遂順了他的意。

感情她那件嫁衣還沒有讓男人多看兩眼就被他給扒了,真是……很坑爹。

「風千墨!」這廝咋這麼不按常理出牌?

「一起洗。」男人幽幽道,「節約時間。」

蘇雲沁嘴角抽了抽,指著他身上被水浸透的衣衫道:「衣裳都不退?」

「你幫我。」他抬起雙手,等待著她動手。

「千墨。」

「一個月,想我嗎?」

蘇雲沁俏臉染上了嫵媚的色彩,輕輕點頭。

能不想嗎?要不想她還嫁過來幹什麼,早該逃婚了。

她輕輕點了點頭髮現似乎還不夠表達自己的情緒,索性回應他的吻來表達。

這一回應,讓他更緊地擁住了她。

……

蘇小陌和蘇小野第二日很早就去上學了。

兩個娃娃走在路上,蘇小陌說:「妹妹,你說昨晚上娘親能不能給我們造個弟弟或者妹妹?」

蘇小野歪著頭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

「你為什麼搖頭,難道你覺得爹爹不厲害嗎?」蘇小陌一臉嚴肅地問道。

蘇小野又搖了搖頭,才道:「娘親肯定會說要給我找葯。」

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她的小臉上漾開了一抹憂愁。

她年紀雖小,可她也知道放棄。

邪風負責送他們二人上學,看著兩個娃娃竟然煞有介事地說著陛下和娘娘造人的事情,他聽得滿臉黑線。

他默默抬頭,看了看天空。

現在的孩子,都這麼厲害了嗎?

……

蘇雲沁醒來時,已是日上三竿。

蘇雲沁心底憤憤地罵了一聲,看見手邊就放置著乾淨的衣裳。

是宮裝。

不過這宮裝並不算是奢華的那種,倒是非常符合她的審美,不複雜不艷俗。

她知道,肯定是風千墨的要求。

她心一暖,起身穿戴整齊。

殿門被人推開,靜容跟著走入,見她正在整理衣裳,她眼神一亮,輕輕道:「娘娘,奴婢給您梳發吧?」

「靜容啊,你還未回去?」她看見靜容,略微有些驚愕。

靜容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娘娘,皇上說讓我留下來跟著您,日後也好有個照應。」

蘇雲沁其實是完全願意的,如果靜容留下來照顧自己的話,還有兩個孩子。

再說了,在這兒她還可以給靜容安排個像樣的婚事,也好讓靜容有個歸宿。

「嗯,這樣也好,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

靜容點點頭,替她挽發。

外面的陽光正盛,蘇雲沁穿戴整齊用過午膳後起身出去曬了曬太陽。

剛剛大婚,今日出宮似乎有些不妥。

她準備明日再出宮看看。

「娘娘,陛下下朝後就出宮去了,特地吩咐了小縫製和奴婢,若是您問起的話,就說他去見丞相大人。」

蘇雲沁端起了茶盞輕抿了一口,眯了眯眼眸。

「我還沒有問呢。」

靜容縮了縮脖子,吐了吐舌。

她知道蘇雲沁沒問,她這不是怕蘇雲沁擔心,連忙主動報上帝王的行蹤。

蘇雲沁輕輕啜了一口,放下了杯盞。

「他去見丞相?」這君臣關係可真是有意思。

顧玉恆跟風千墨的關係,並沒有一點君臣的模樣,更像是多年的兄弟。

靜容頷首,還待再說話,忽然一轉頭看見了正踏入御花園的男人,她連忙跪下行禮。

「參見陛下。」

聽見聲響,蘇雲沁也抬起頭來看過去,發現是大步而來的風千墨。

衣袂翻飛,墨發飛舞,風華無雙。

她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唇角揚起一抹笑意。

「陛下。」她也學著宮廷里的女人的語氣對風千墨喚了一聲。

男人逼近她,這一聲「陛下」叫得讓人心底酥軟。但他不喜歡她叫陛下,他走近,把她抱入懷中,「叫我什麼?」

「怎麼?叫陛下不喜歡?」她揚起小臉,眼波流轉。

他看著越發嫵媚的她,他眸光一動,俯下頭輕啄了一口她的紅唇。

「幹嘛啊,這麼多人看著呢!」蘇雲沁略微一驚,推了推他。

「誰看?」他凌厲的視線往四周掃了一圈。

金澤和金冥早已習以為常,轉過身去不再看,靜容更是不知跑到了哪裡去,毫無蹤影。

蘇雲沁嘴角抽了兩下,暗自佩服這男人的臉皮厚。

「好了,別鬧了,你昨晚上還沒折騰夠啊?」

「沒有。」他竟然老老實實地回答了一句。

蘇雲沁差點要噴出一口老血。

「接下來三天,你別想碰我!」

「這樣不行。」

蘇雲沁哭笑不得。

他這種耍賴的性子,蘇小陌肯定就是學到了他這樣的精髓。

「你去找顧相了?」她轉開了話題。

「嗯,明日起,你隨我一起上朝。」他邊替她揉著腰際邊說道。

蘇雲沁的表情愣了一下,不可思銀地瞪大眼睛,「你讓我上朝?」

這是什麼鬼?

「雲沁,我可以教你。」他輕輕吻了吻她的臉頰,「日後倘若我遇到難題,你也可以給我出主意,對不對?」

這循循善誘的口氣,好像真的是要把她給拐到朝堂上去。

在古代,向來忌諱女子參與朝堂,他倒好,竟是要讓她上朝。

「為什麼?」

「想讓你與我並肩。」並肩看這天下,指點江山。

他眸光灼灼,等待著她點頭。

他也不會強求她,如若她不肯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