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我都猶如這風鈴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4:38
A+ A- 關燈 聽書

「瘋了?傻了?或者說不人不鬼?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得不到的男人我見不得他好!!」

我吼道:「瘋子!!」

我直接掛斷溫如嫣的電話給談溫打了電話,他很快查到顧霆琛的下落並將其送到了醫院,我匆匆的趕到醫院時顧霆琛正在昏迷中!

而且他的身上都是傷痕!!

臉頰處還有一道傷口!

見他這樣我出門憤怒的問:「溫如嫣呢?」

「抓住了,等著家主處理!」

我紅著眼吩咐:「帶過來!」

剛說完顧霆琛就醒了!

我進去看見他正睜著眼睛,眼神恐懼的打量著周圍,見到我他縮了縮身體,像個孩子畏手畏腳,怕陌生的環境,也怕陌生的人,見一向強壯又高大的男人成了這般我怒火攻心!

心裡壓抑且難過!

我不想哭的,但就是忍不住!

怎麼就成現在這樣了呢?

即使他曾經做過那麼多傷害我的事,即使我們已經成了過往,但他終究是我曾愛過的男人、是我的前夫,我還是希望他能夠安康啊!

我輕輕的且溫柔的喊著,「顧霆琛。」

他怔了怔小聲問:「顧霆琛是誰?」

我流著眼淚告訴他道:「你叫顧霆琛。」

他伸手指了指自己,「我叫顧霆琛?」

我點點頭問:「你記得什麼?」

顧霆琛的模樣很頹廢,一頭烏髮也非常凌亂,他有些膽怯的指向我問:「你是誰?」

「我是時笙,你的……朋友。」

暫且稱為朋友吧。

我走近想觸碰他臉上的傷痕,但他下意識得蜷縮躲過,見他這樣我的心裡徹底的崩潰!

「家主,溫如嫣到了!」

談溫的聲音從病房門口傳來,我轉身出去瞧見雖然狼狽但帶著一臉笑意的溫如嫣,越來心底越生氣,我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臉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她毫無畏懼,仍舊笑著,我又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臉上,問:「你對他做了什麼?」

她笑道:「我不過是折磨了他幾天!」

幾天…

我想起顧霆琛前天發的那個簡訊!

他說:「笙兒,我很痛苦!」

這絕不是顧霆琛發的!

「簡訊也是你發的?」我問。

「是,沒想到你對他漠不關心!」

漠不關心…

溫如嫣說的輕巧,可我心裡即便擔憂,但依我和顧霆琛的關係我又憑什麼去擔憂他?!

這時醫生找過來,他告訴我說:「顧先生吃了大量的精神藥物,我們剛給他洗過胃,但效果不佳,暫時…顧先生都會是這種精神狀態。」

也就是說顧霆琛現在是傻子么?!

我心裡快要窒息,連忙吩咐談溫將溫如嫣送走,為了永絕後患我讓他把人送到芬蘭!

談溫瞭然問:「席先生那裡?」

席湛在芬蘭是有自己的地牢,此時赫冥和易徵正守著的,把溫如嫣送過去關著省事!

「嗯,送走,一輩子別回梧城!」

越想越氣,我又一腳踢上了溫如嫣,見我這般動怒,談溫趕緊吩咐人將溫如嫣帶走!

我現在害怕和顧霆琛走的太近,因為腦海里想著席湛說的那句,「允兒自有分寸!」

他信任我,那我要對得起他的信任!

我再也不肯進病房,忙給顧瀾之打了電話,等顧瀾之趕過來時我才匆匆的離開!

回到家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

心裡特別特別的難受!

真的是恨死了溫如嫣!

但無論現在發生什麼事我都不能和顧霆琛有任何牽扯,因為我不想讓席湛心裡難受!

哪怕一丁點也不行!

在席湛和顧霆琛之間我必須拎清!

好在這時的我沒有以前那麼純善!

沒有以前那麼心軟!

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知道我現在該向著誰、親近誰!

沒有哪一刻能有現在這般堅定!

堅定的守著一個男人!!

……

冰島的風雪越發的凜冽,季暖的身子有點僵硬,她垂下眼眸低聲的說道:「我不配的。」

她一點都不配,不配眼前這個純粹的人;不配這個猶如從水墨丹青中走出來的男人!

她的心底真的滿是自卑!

並不是他那句勿妄自菲薄就能解決的!

再說她的內心深處現在只想一心復仇!

藍公子聽到了她的這句話,他沒有再勸慰她,他清楚短時間內是不會讓她的觀念有所轉變的,既然如此便隨她,有事往後再與她細說,畢竟餘生還長不是?

起碼還有幾十年的光陰!

幾十年的光陰吶,藍公子想想就覺得有趣,不同於以往的孤身一人,如今他的身側有妻子了,是他此生唯一願意留在身側的人!

藍太太,他的藍太太

這幾個字他念著都歡喜。

「藍太太,明日我便陪你到醫院消除臉上的疤痕,都是花了重金請的國際上最好的幾個醫生,他們都向我承諾會讓你的容貌恢復如初。」

聞言季暖那雙沉寂的眼眸散發著光芒盯著他,藍公子晃了晃神,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指理了理她額角的碎發,笑的溫潤道:「可曾後悔當初沒有隨我離開梧城?可曾後悔執念等他?」

五年前藍公子偶然到了梧城,機緣巧合遇見了季暖,那時他受著傷又被仇家追殺,是當時的季暖收留了他,因此他給了她一個承諾。

他們在一起住了兩個月,時間不長不短,說季暖沒有動心是假的,但那時候她堅信陳楚還活著,所以掩下心底的萌動一直等著陳楚!

當時他走的時候還問過她,「阿暖,隨我回冰島定居嗎?我答應許你一世安康以及無憂。」

季暖當時怎麼回答他的?

季暖想了許久才想起當年她說的是,「抱歉,我有愛的人要等,而且我還有個貓貓茶館,再說梧城是我的根,我不想離開這裡。」

藍公子坦然的接受了她的決定。

一分離便是五年。

五年的時間裡只在新年這天互道祝福。

一般都是她說:「藍先生,新年快樂。」

他回她道:「嗯,你亦是。」

他懶的連句新年快樂都沒說過!

而五年的時間裡也都物是人非。

季暖都覺得他都忘了自己的存在。

而她…

她徹底的失去了陳楚!

而且還抓住了陳深!

她抓住了當時出現在自己身側的陳深!

她渴望那份溫暖、渴望陳深!

她經歷過太多,比起自己他就是白紙一張,這樣的她真的是不配眼前的男人的!!

「我沒有覺得後悔過,至少我做到了無愧於心,至少我的這份愛情我將它守到了終點!」

藍公子忽而問她,「那你接下來還會愛嗎?」

季暖不太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她抿了抿唇道:「難。」

藍公子握住季暖的手心起身,後者怔住,還是起身隨他回了走廊,他伸手時寬大的衣袖散開,他指了指房檐上的風鈴,音色溫暖磁性的說道:「風每每吹拂過它便會離開,拔撩而過,是個絕情的人,可它仍舊堅守在原地,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等它,從未有過怨言。」

季暖疑惑的問:「藍公子的意思是?」

「它從未失去愛風的能力,無論發生什麼,它都是最好的自己,不會因為誰而改變。」

他竟然在安慰她。

其實他一直都在安慰她。

只是她從未察覺。

她輕聲喊著,「藍公子。」

「一直以來,我都猶如這風鈴。」

猶如這風鈴一直堅守在冰島。

在這兒等一顆不知會不會歸來的心。

或許等不到…

或許一輩子他都會孤獨終老。

好在五年後她終於想起了他。

終於願意攀附於他。

錯了,藍太太從不是攀附。

藍家的女主人是最有尊榮的!

是藍家男人們最尊重的人!

藍公子這話季暖完全懵逼。

她不太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她困惑的問:「藍先生,你在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