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寵皇後有何不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35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看著他,盯著他灼灼的雙眸,好一會兒才緩緩點了點頭。

「好,都聽你的。」她對朝堂的事情其實也不算太過感興趣,可若是能夠替他排憂解難,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她希望這個男人能夠在娶了她后如虎添翼,而她可以幫到他。

風千墨薄唇輕勾,獎勵般地在她的紅唇上印了一吻。

「跟我去御書房。」

不等蘇雲沁回應,他已經將她抱起朝著書房而去。

四周的宮人默默地垂下了頭,當作沒看見。

「你這樣不好,我明明自己能走。」

男人卻聲色桀驁地道:「孤寵自己的皇后,有何不好?」

聽這話,蘇雲沁在心底默默地說了一句,行吧你贏了。

入了御書房,她就被男人置於腿上坐著,瞬間桌面上堆積如山的奏摺讓她很驚悚。她一直明白做帝王並沒有那麼輕鬆,就比如昨日他們才大婚,今日男人還得去早早去上朝一般,其實挺辛苦。

她隨手拿起一本奏摺,都是天玄近日來發生的重要之事。

皇帝每日要處理這麼多東西,一個人確實太過於疲憊了。

「現在要教我什麼?」她讀著奏摺,隨口問道。

「看奏摺。」他隨便拿起了一本奏摺,看了兩眼就丟到了左手邊。

蘇雲沁看他這動作,疑惑問道:「你還沒有看怎麼就丟過去了?」

「一些小事,就扔給玉恆處理,孤就不必再批改。」他輕描淡寫地說著,彷彿過去無數次都是這樣做的。

聽著他這話,蘇雲沁嘴角一下又一下抽著,卻還是低下頭來看起奏摺。

不過這麼多的奏摺,也確實需要找人分擔,否則皇帝都要累垮了。

可拿著奏摺剛讀了兩句,手中的奏摺就被人給抽走了。

「這是小事,也扔給玉恆吧。」言罷,他就將奏摺直接扔到了左邊。

蘇雲沁也不太確定他所說的大事小事,不過也學著他的樣子,將不是很重要的奏摺扔到了左邊,一些重大之事就獨留下來。

很快,左邊的奏摺幾乎堆滿了御案,根本無處再安放。

再看看留下的奏摺……大概才十幾本的樣子。

蘇雲沁真的是在心底里同情顧玉恆了,這做丞相的也要被累死累活。

「千墨,顧相娶妻了沒?」

「還未。」風千墨拿起奏摺批改,鼻尖嗅到的全是她發間的清香,莫名覺得心情很好。

蘇雲沁就坐在他懷裡,看著他正在批改的奏摺,眸光頓了頓。

這張奏摺是說風千墨已經迎娶皇后,希望帝王能夠考慮在擴充後宮多納幾分妃子。

風千墨只是言簡意賅地在奏摺上寥寥寫了四個字——永不納妃。

「你每日都會收到這樣的奏摺吧?」她想到這裡,轉過頭來,看著正專心看奏摺的男人。

他漠然地嗯了一聲,很平靜,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正是因為每天都會看到這樣的奏摺,所以他的情緒已經起不了任何的波瀾。

「既然如此,為什麼這個奏摺還會成為重要的呢?完全可以交由顧相處理呀……」

「以後交由你處理。」他頭都未抬一下。

蘇雲沁默然了一分,卻也跟著他一起讀奏摺。

……

蘇小陌和蘇小野從書院回來時,到處尋找爹娘。

「風子哥哥,爹爹和娘親呢?」蘇小陌瞧見了御書房門口站著的小風子,激動地叫了一聲。

小風子豎起食指放在唇上,示意他不要驚擾到書房中的人。

蘇小陌已經大步走了過來,書房門並未闔上,他一眼瞧見了書房內正依偎而坐的爹娘,眼睛里漾開了一抹笑意。

「爹爹和娘親的感情真好。」

蘇小野也走了過來,看著書房內的二人,蒼白的小臉上也呈現出了幾分笑意。

確實感情很好,希望這樣的日子一直下去,再也沒有人能夠分開他們一家四口。

屋內的蘇雲沁聽見孩子的聲音,抬起頭來,才恍悟自己已經坐在男人的腿上很長時間,竟然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孩子們回宮的時辰了。

她起身伸了一個懶腰。

「我去看看孩子。」

「嗯,好。」他含笑看著她慵懶的模樣,此刻真像只貓兒。

蘇雲沁走向了書房的門口,瞧見兩個娃娃,問道:「今日好玩嗎?」

蘇小陌和蘇小野一個搖頭一個點頭。

「哦?」看著兩個娃娃截然相反的神情,蘇雲沁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梢。

「哥哥,你為什麼搖頭呀?難道今日不好嗎?夫子教了我們很多很多字呀!」

「不好玩,乾巴巴的,哼,我要進去找爹爹!我要學武!」

蘇小陌說完這話,一臉高傲地走入了書房。

他小身子溜得極快,蘇雲沁還沒有來得及伸手去抓他,他人已經入了書房。

蘇雲沁轉頭看著兒子,蹙了蹙眉。

一個月不見,尤其是蘇小陌越來越放飛自我了。又不是不讓他學武,總不可能做個不識字的莽夫吧,只會打打殺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衣袖驟然緊了緊,她低下頭看。

蘇小野正抬起頭,盈盈閃亮的大眼睛盯著蘇雲沁看,說道:「娘親,哥哥既然要學武,就請個師父教哥哥嘛。我覺得學武是應該的,文武都不能丟。」

作為哥哥,極有可能是未來皇位繼承人,這文武雙全是必然的。

「小寶,你怎麼這麼懂事?」蘇雲沁蹲下身來,抱著女兒在她幾欲透明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這小女娃娃太懂事,懂事到讓她心疼。

蘇小野笑了笑,「嘻嘻,娘親,我這麼乖,你該不該獎勵我?」

「……」剛剛還說這孩子懂事,轉眼就要跟她談條件了。

「娘親,我想吃綠豆糕。」然後,小女娃娃伸出柔軟的小手圈住了她的脖子,撒嬌般地晃了晃。

也只有想吃東西的時候,她才能露出點孩童般的天真來。

蘇雲沁將女兒抱起,「好,我讓小風子去御廚拿。」

綠豆糕不怕,吃一兩塊而已。

這小娃娃什麼都好,就是吃貨的屬性也不知道像誰。

「娘親,今日我們上學的時候遇到了很多人。」

「哦?」自然很多人,那是皇家學院,必然很多皇家子弟在當中上學。

昨日出嫁之後,她也沒有見到多少風家的人,至於風千墨也並不在意那些人的認同與否。

「其中有個小哥哥,非得塞給我吃的。」女兒的話打斷了蘇雲沁的思緒,蘇雲沁咦了一聲,低下頭看著懷中女兒。

只見她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包,應該是因為長期壓在胸懷中,此刻包好的糕點全部都碎了。

蘇雲沁接過,湊到了鼻尖嗅了嗅,是綠豆糕。

沒有毒。

哪個臭小子給她女兒的糕點?

「那個小哥哥叫什麼?」她眉一皺。

蘇小野還這麼小,哪個臭小子竟然就想著勾搭她女兒了?

蘇小野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他比我大,比哥哥大。娘親說過別人給的東西不能亂吃,所以我就沒有吃,帶給了娘親。」

「真乖。」蘇雲沁摸了摸女兒的小腦袋,「以後他若再給你,你都不許吃。下次你問問他,叫什麼名字。」

她倒要看看是哪家臭小子,竟敢撩她女兒。

……

之後幾日,蘇小野和蘇小陌每日照常上學,邪風每日按時接孩子回宮,並且回宮后還要負責教導蘇小陌武功。

風千墨說了,教武這事,暫時就由邪風代勞。

蘇雲沁每日也跟隨著風千墨上朝下朝,還學著看奏摺批奏摺。

這日,她不滿地說道:「我要出宮!」

當初喝合巹酒的時候,他不是說好的約法三章嗎?怎麼到了這兒,他就反悔了?

風千墨從奏摺中抬起頭來,很是驚訝地看著她。

「出宮多帶些人,小心些。」

他驚訝是因為小女人氣勢洶洶的模樣,彷彿是他阻撓她出宮的樣子。

蘇雲沁看著他一臉驚訝意外的模樣,嘴角抽了好幾下。

以前還真的沒有看出風千墨這麼可惡的。

「你……」

「想讓我陪你出宮?」他放下了奏摺,已然起身走近她,「走吧。」

蘇雲沁:「……」

他肯定是故意的。

「我是去看看我的醫館,你出去做什麼?不用你,你給我在這兒乖乖帶孩子,我走了!」她咬了咬牙,指著他的位置,怒不可遏地說罷,轉身就走。

她倒不是真的生氣,就是有些佩服他的無賴。

男人也沒有真的跟上,湛黑的瞳孔中漾開了絲絲笑意。他走至位置上繼續翻看奏摺,翻了兩頁,又想起什麼吩咐了一句:「金澤。」

「屬下在。」

「派人保護好雲沁。」

「是。」金澤領命轉身就去派人。

……

蘇雲沁出了宮,去往自己的醫館。

自從她出嫁后,銀魂門的事情全權還給了君明輝。

君明輝將銀魂門的大小事務皆給了他師父。

這事情,她從未跟風千墨說起,風千墨也並不問,可能他其實都知道。

她想要自己建立醫館培植自己的勢力,而非依靠著君明輝。君明輝雖是恩人,但終究再占著銀魂門就有些不妥了,畢竟她嫁人了。

醫館外竟然排起了長龍,看病之人很多。

她從馬車走下,看著如此多的病人,很意外。

靜容也咦了一聲:「小姐,這醫館里的大夫看樣子是個厲害的角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