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二哥就是全世界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5:45
A+ A- 關燈 聽書

譚央的年齡的確小,但我兩個孩子喊她姐姐又太不靠譜,我索性道:「喊你小姑姑。」

譚央好奇問:「那顧瀾之就是姑父?」

「我這是莫名其妙的跟顧瀾之攀上親戚了?」我笑出聲道:「可以的,雖然我覺得叔叔要好點,要不喊顧瀾之叔叔,喊你小嬸嬸?」

這個輩分我不知道該怎麼算。

「可以啊,你和顧瀾之認識的久一點便隨著他那邊吧,我也挺喜歡小嬸嬸這個稱呼的!」

顧瀾之說的沒錯,無論我和他走的多近,無論他是否堅持演奏曾屬於我們的那首鋼琴曲,按照譚央通透的性格是不會誤會我們的!

因為我們兩人都是心中無愧的人!

「那行,那就這麼決定了!不過我剛給你保釋的時候警察說你兩年進過五次警局,你平常都是待在芬蘭的,怎麼總在國內惹事呢?!」

譚央嘆口氣,「都是小事。」

她不願提我便沒有再問。

回到家已經快天亮了,譚央在舞廳蹦躂了一晚上又警局和醫院的跑早就累了,她躺在沙發上再也不肯挪步,沒一會兒就睡的很死!!

我從衣櫃里拿了一條毛毯給她蓋上,沒一會兒顧瀾之給我打了電話,「譚央睡著了嗎?」

顧瀾之竟然知道譚央在我這兒。

他真的是無所不知的男人!

「嗯,剛睡著。」

我此時在自己的卧室里,顧瀾之關懷的問道:「傷勢怎麼樣?思思說她傷的挺重的。」

原來是顧思思告訴顧瀾之的!

「去過醫院,剛做了治療。」

「嗯,謝謝你替我照顧她。」

我低聲道:「沒事,大家都是朋友。」

掛了顧瀾之的電話我接著休息,三個小時后譚央便醒了,她到卧室里找到我,非常鬱悶的說道:「芬蘭那邊打電話讓我過去工作。」

我詫異問:「怎麼這麼突然?」

我剛醒,精神還有些懵逼,譚央坐在我床邊嘆息道:「那邊的研究陷入了困境,再加上需要計算機方面的人才,我需要趕過去協助。」

我哦了一聲,譚央非常不舍的說道:「我剛和顧瀾之磨合了沒幾天,這下又要分開,不知道他心裡會怎麼想……我不是個合格的妻子!」

原來譚央一直都在努力做個合格的妻子!

可是合格的標準又是什麼?!

我疑惑的問她,「什麼才是合格的妻子?」

「我不太清楚,但我在學習。」

譚央將自己陷入了一個條條框框。

很正常,她還沒談過戀愛就結婚了。

我抬手摸了摸她的臉頰笑說:「兩個人在一起的確需要磨合,但你不能將自己陷入一個規則當中,你是譚央,顧瀾之娶你肯定是因為你只是譚央,他或許並不希望你為他改變什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聞言譚央點頭道:「我清楚,我只是不太適應和他的生活,時笙,我還沒有轉變這種兩個人在一起的身份,或許得適應好一陣子呢。」

「沒事,慢慢來。」我說。

「時笙,你在梧城忙嗎。」

譚央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我搖搖頭說:「不怎麼忙。」

「席湛在芬蘭,你隨我一起去芬蘭吧。」

譚央的這個提議很令人心動。

但是潤兒還沒有回國。

可我仍舊答應了她。

因為我想念席湛。

哪怕只是離開他不過兩天。

我和譚央沒有帶大隊的人馬,因為一下飛機赫冥和易徵會過來接我們,所以我和她決定兩個人坐飛機到芬蘭,我勸了我身側的保鏢好一陣他們才肯離開,算給他們一段時間假期!

我和譚央訂了下午的機票,在上飛機之前譚央給顧瀾之發了簡訊,「我離開一陣子。」

我盯著她的手機問:「就這麼簡單?」

她茫然的看向我,「還有嗎?」

我拿過她的手機想了想編輯道:「是因為工作上的事,等到了那邊我給你打電話,那時的你應該剛起床不久,晚安瀾之,明天見。」

譚央見狀趕緊說:「我從不叫他瀾之。」

我把手機還給她,譚央想了很久將晚安瀾之改成了晚安顧大叔,還加了一句我會想你。

見狀我打趣道:「還是會甜言蜜語啊。」

譚央抿唇笑:「會的,道理都懂。」

隨之譚央收起了手機,我摟著她的肩膀教她道:「譚央小姑娘,撒嬌的女人最好命!」

我對席湛就愛撒嬌。

特別是做錯事的時候。

譚央嘆息道:「我清楚,我在不同的人面前有不同的面孔,偏偏對顧瀾之有點不知所措。」

能夠不知所措說明正是喜歡。

「鎮定點,走吧,上飛機!」

我和譚央到了芬蘭已經凌晨四點鐘了,我們疲倦的下了飛機,眼睛都快要睜不開。

我和她拖著行李箱到接人的地方看見三個男人,是的,三個男人,沒想到席湛也在!

席湛身著一身沉黑色的軍工裝,額前的劉海分成了三七分,格外的帥氣以及令人安心。

我沒控制住自己拖著行李快速的跑到他的面前,仰著臉笑說:「你怎麼知道我來了?」

聞言席湛斜了赫冥他們一眼,「兩人想要偷偷摸摸的離開公司被我發現,後面才坦言說要到機場接你們,你到芬蘭怎麼不告訴我一聲?」

聽見席湛說了這麼多話,一旁的赫冥打趣道:「我們寡言的席湛什麼時候變成話癆了?」

席湛輕問:「你確定要拿我打趣?」

聞言赫冥不敢再多說什麼。

席湛從我的手中接過行李箱,又自然的從我身上接過鏈條包,易徵滿臉驚奇,「二哥真會來事,來,譚央,哥幫你……你沒行李箱啊,那我幫你拿包,你可是我們當中的團寵。」

譚央是他們當中唯一跟他們一起工作的女孩子,的確算得上是團寵,我笑了笑贊同道:「的確是團寵,可憐我只有席湛一人。」

在席湛這邊的朋友圈我只有他,元宥提醒過我的,只有席湛在,他才是我的三哥。

我好像融進了他們的圈子。

我好像又沒有融進他們的圈子。

「二嫂這話說的不對,你有了我們二哥還需要我們團寵嗎?有了二哥就是有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