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莫名覺得陰森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49
A+ A- 關燈 聽書

「就是呀,最近有個討厭鬼,老是想撩妹妹!」

蘇雲沁怔了一下,在兒子的面前蹲下身來,直視著蘇小陌。

「你說的討厭鬼是……」

「那是將軍府的嫡子,據說那位將軍姓墨。哼!長得倒是挺高的,可是天天一見到妹妹就送東西,因為他知道送吃的妹妹不會吃,所以乾脆不送吃的了,送玩的了。」

蘇雲沁不由得蹙起了眉頭,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格外嚴肅。

她抓著蘇小陌的肩膀,神色非常肅然。

「你說的都是真的?」

「真的哇!」蘇小陌點點頭,「不信娘親去妹妹的屋子裡看,都是玩的小木頭人!還有小布偶!對,還有小紙片人!」

因為蘇雲沁考慮到兩個孩子現在四歲了,很快就要五歲了,日後終究要長大,所以讓兩個孩子分開了。各自有侍衛和侍女照看著他們,她還準備給兩個孩子配備年紀相仿的侍童和侍女。

現在倒是聽兒子這麼說,她的心底震動了一下。

墨家的嫡子?

竟敢來拱她家的嫩白菜!

蘇雲沁收斂情緒,摸了摸兒子的腦袋:「做得好,日後有任何情況第一時間告訴娘親。我這就去看看你妹妹。」

蘇小陌點點頭,小臉上嚴肅的模樣,簡直像是風千墨的翻版。

她起身往蘇小野的房間走去,蘇小陌目送著娘親的離開,像個老頭似的沉沉地嘆息了一聲。

邪風跟上,看著他老氣橫秋的樣子,蠕動了一下唇,很想問小皇子為何嘆氣。

「唉,早戀哇!」隨即,邪風聽見了這孩子的一聲感嘆,嘴角抽的更加厲害了。

早?戀?

這是個什麼詞!

……

蘇小野的寢宮就安排在蘇小陌的寢宮隔壁,雖然有院牆之隔,不過兩個孩子的感情甚好,因此蘇小陌經常會跑來看妹妹。

蘇雲沁大步走入院子里。

屋中聽見動靜的蘇小野急急忙忙把自己的錦盒收起蓋住藏進了床底下。

待她收好,蘇雲沁也已經踏入屋中,正好看見她端坐著身子。

「娘親。」蘇小野甜甜地喚了一聲蘇雲沁。

蘇雲沁走近,犀利的目光在屋中掃視了一遍,最後落在了女兒純凈的小臉上。

「娘親,怎麼了?」蘇小野歪著小腦袋,不解問道。

看著女兒如此純真不諳世事的模樣,她輕輕眯了眯眸子,才問道:「你剛剛在偷偷藏什麼?」

「啊……沒有啊。」蘇小野抬起手忙搖著。

她明顯心虛了,並且一臉的緊張至極的表情。

她迎視著蘇雲沁,輕輕咬了咬下唇,有些不知所措。

蘇雲沁直視著女兒的眼。

小丫頭知道不閃不避地看著她的眼睛,看來是有些底氣的,只是這樣的底氣似乎並不能阻止她一眼看穿這丫頭的心虛。

「沒有啊。」蘇雲沁故作輕鬆地聳聳肩,「那便罷了。」

聽見娘親說罷了,蘇小野微微鬆了一口氣。

「今日上學可有什麼事情?」

「沒……什麼都沒有。」蘇小野說話都結巴了。

蘇雲沁十分了解女兒,往常口齒伶俐的女兒,只有在緊張的時候才會結結巴巴。

「你這丫頭,這麼小小年紀就有心事了?你讓娘親怎能不擔心你?」

「不不不……我沒有心事。」蘇小野只是有點害怕罷了。

她其實有些事情確實沒有告訴娘親,只是她才四歲,不知道如何掩蓋自己的心思。

蘇雲沁知道蘇小野的性子,她若是不說,哪怕撬開她的嘴都不會說,若是願意說的話肯定會自覺說出口。

她站起身來,「好了,你好好溫習功課,娘親去找爹爹了。」

女兒抬起小臉,點點頭。

那小模樣,一副暗自鬆口氣的樣子。

蘇雲沁走到門邊時,頗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女兒。

她大步往御書房的方向而去,男人正在批改奏摺。

「啪」地一聲,女人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氣勢洶洶。

她大力拍桌的動作,驚得桌上的奏摺也跟著掉落了一兩本。

正握著御筆的男人略微有些無奈地抬頭看她。

小女人今日火氣有些大?

「誰惹你了?」

「你是不是有個姓墨的將軍?」

「嗯,怎麼了?」平日里都帶著她上朝,她應該是知道的。

蘇雲沁深呼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一定要穩住,一定要憋住那股怒意,才努力維持著臉上的一抹微笑道:「千墨,告訴你的那位墨將軍,告訴他管好他兒子,不要再給我們女兒送東西了!」

「送東西?」男人似乎來了些興緻,擱下了御筆,劍眉微揚。

「對!那小子兒起初送了吃食,我讓小寶不要吃,結果現在又送玩的。小寶還那麼小,身體又不好,總不可能這麼小讓她早戀吧?」

「早戀?」陌生的辭彙,讓男人低低地重複了一句。

他雖然沒聽過這樣的詞,但蘇雲沁的意思他是明白了。

他無奈地笑了笑,拉著蘇雲沁落座在自己的腿上,「這事,墨將軍也與我說起。他說是那日在去往皇家學院路上,墨家的二姑娘突然發病,小野竟然給了一顆藥丸給二姑娘救了一命。自此那小娃娃為了感激小野才如此。」

「感激也感激地太過了吧?」既然是感激,有必要每天送東西嗎?

「怎麼,如若擔心的話,孤便讓這孩子轉學院……」

「不不不,不用了。這樣倒顯得你這暴君太專斷了。算了,先看看吧。」蘇雲沁收斂怒意,抿了抿唇。

她可不想讓蘇小野覺得是他們夫妻兩故意的。

「打算何時給兩個孩子改名?」風千墨將下顎靠在了她的肩上,語氣幽幽。

既然已經嫁給他了,他也想給兩個孩子改名,但如若蘇雲沁不同意的話,他不好擅作主張。

畢竟啊……

他懼內。

蘇雲沁轉過身子,正視著他的雙眸,一字一頓地問道:「你打算讓他們改成什麼名兒?我沒有意見。」

「再過幾日就是皇家祭祀,孤便想著趁此機會讓小陌和小野改名。」

蘇雲沁沉吟一會兒,微微頷首。

也好,遲早也是要繼承風這一姓氏的。

改名后才能寫入皇家族譜之中。

她沒有拒絕。

……

皇家祭祀當日,皇家隊伍浩浩蕩蕩去往皇家園陵。

天玄已有上百年的歷史,在園陵中要祭拜的祖先極多。

蘇雲沁拖著有些繁複的宮裝入園陵,裙擺曳地,需要兩名宮女在後替她托著裙擺才好走。

她與風千墨並肩入園陵,所有人見到他們二人皆跪下行禮,無人敢直視。

看著眼前黑壓壓跪著的人,蘇雲沁如今早已習慣。

「我們祭拜完然後呢?」她問。

風千墨微微側頭看她,「怎麼?」

「我只是隨口問問。」她眨了眨眼。

「無事了,祭祀完便回宮。」

她輕輕哦了一聲,便被他牽起了手往裡走。

一路上多少人投遞而來艷羨的眼神,她都能感受到。

帝王的俊美,帝后的絕美,如同世間最好的配對。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一人被邪風牽著一人被靜容牽著跟隨在後。

蘇小陌對邪風道:「爹爹和娘親很配對不對哇?」

邪風面癱著臉點點頭。

「那邪風蜀黍什麼時候娶妻呀?」蘇小陌眨著天真無邪的眼睛,好奇寶寶狀。

聽見蘇小陌這麼問,蘇小野也看向靜容脆生生問道:「靜容姐姐,你什麼時候成親?」

兩個大人被孩子這麼一問,頓時看了彼此一眼。

莫名覺得這樣的問題很詭異呢?

一場祭祀即將接近尾聲時,忽然不遠處傳來了「轟」地一聲巨響,讓前來參加祭祀的眾人相互對望,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

「好像是……」

「有刺客,護駕!」前方赫然傳來了一聲驚叫聲,是侍衛的驚叫聲。

蘇雲沁驀地抬眸看向遠方。

「邪風,帶孩子和靜容躲暗室去。」風千墨吩咐了一聲。

蘇雲沁狐疑地看他,發現他的神情極其鎮靜,就好像早已料到這樣的事情般。她心底微微帶起一絲狐疑,但掩在袖中的手已經握住了暗器和銀針。

皇家祭祀之日來刺殺,沖著風千墨?

邪風應了一聲,一手抱起蘇小陌,看向靜容道:「跟我走。」

靜容哦了一聲,也抱起蘇小野就退了出去。

蘇小陌被邪風夾在腋下,雙腿晃了晃,脆生生地道:「邪風蜀黍,為什麼只要我們躲暗室呀?園陵里還有暗室呀?」

他真是個好奇寶寶,娘親說的,遇到不懂的就要問。

當然,這種話只適合用在學院里。

蘇小陌可管不了,畢竟邪風跟他這麼熟了。

邪風向來寡言,不知如何回答,便夾著孩子跑。

他輕功了得,一下就跑遠了。

靜容抱著蘇小野跟在後面跑的呼哧呼哧的,看著人一下就沒了影子,她停下腳步放下蘇小野,叉著腰喘著氣。

「哎喲這個邪風,跑得比鬼還快!」

蘇小野抬起小腦袋,看著靜容那累慘的樣子,也有些無奈,「早知道應該讓邪風蜀黍再把我們背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靜容:「……」

算了吧,他們就成了邪風的大累贅。

「靜容姐姐,你認得路嗎?」蘇小野往四周望去,發現不知道跑到了哪裡去。

這兒沒有人,四周除了墓碑之外就只剩下了人物的雕像。

不由得,她覺得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