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是如何換的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56
A+ A- 關燈 聽書

靜容也愣了一下,往四周看,她也不知道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

園陵很大,畢竟埋葬了百年的列祖列宗,而且還有無數奇珍異寶在其中,整個園陵里的守衛不應該如此薄弱,畢竟盜墓的人肯定會覬覦這邊。

她抬起衣袖抹了抹額際的汗水,說道:「我也不知道來到了什麼地方。公主咱們……咱們回去嗎?」

她有點擔心。

她一個沒有武功傍身的丫鬟,她如何保護得了蘇小野?

蘇小野也抿了抿唇,蒼白的唇抿成了一條倔強的直線。

「剛剛邪風蜀黍是抱著哥哥往那個方向跑的,我們也往那個方向去吧!」

回去的話,只會給爹娘製造麻煩。

她可不想成為刺客手中的籌碼,用她來威脅娘親和爹爹。

靜容點點頭,蹲下身把蘇小野背起就走。

可走了幾步,凌厲的刀風便直逼過來,嚇得靜容驚叫了一聲,慌忙蹲下身去,堪堪避過了刀風,也削斷了她的一縷髮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邪風入了密室將蘇小陌放下,一轉頭,發現人沒有跟上,他心咯噔了一下。

蘇小陌只覺得剛剛如同飛了似的,如果邪風把他抱的姿勢更好一些就好了……

等他回神時,四周已經是漆黑的暗室里。

「妹妹呢?靜容姐姐呢?」蘇小陌往四周看。

「咳咳,可能是屬下跑太快了,他們沒跟上,我這就去找他們。」邪風尷尬地撓了撓頭。

他都忘了靜容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

真該死,他怎麼能夠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呢!

若是她們三長兩短,他就算以死謝罪都不能得到陛下的原諒。

蘇小陌點點頭,「你快去找吧,我就在這裡等你。」

密室外很多機關,外人是進不來的,蘇小陌也不笨,知道這兒最安全。

邪風立刻掠了出去尋人。

……

此刻靜容背著蘇小野一瞬間就被幾名黑衣蒙面的侍衛給團團圍住了。

「這就是那暴君的女兒?」其中一人看著蘇小野,嗤笑著往前走。

「不不不,她是我的女兒,你們誤會了!」靜容驚駭地叫道,見他們逼近,連連後退,因為害怕竟是摔坐在了地上。

「哈哈,就你?你這模樣和她可不像。」一人上前,作勢就要拎起蘇小野。

但蘇小野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疼得他驚叫了一聲。

另外兩名黑衣人見狀,立刻朝著蘇小野砍了過來。

刀風刮過,卻被憑空飛來的長劍給擋住了攻擊。

「誰?」攻擊被抵擋住,幾人連忙看過去,卻見不遠處一名七八歲的少年正往這邊走來。

蘇小野摔坐在地上,微微喘著氣。

她看向那方走來的藍袍少年,喃喃:「墨哥哥。」

靜容也看向了那少年,暗暗想,這少年一人能對付得了這麼多人?這少年年紀這麼小。

「一個小破孩?」其中一人憤憤地叫道,差點沒有吐血,竟然被一個小破孩給擋住了刀風!

墨易寒大步走來,從身後抽出了另外一把長劍,「你們這些刺客,好猖狂,連婦孺和小孩都不放過!」

那氣勢,讓人驚嘆。

靜容連忙抱住蘇小野護在懷裡。

卻見這少年劍氣凌厲地逼向了刺客,刀光劍影,寒芒輕掠,晃花了她的眼。

等定睛一看,三名刺客已經被打倒在地。

靜容驚呆了。

蘇小野也訝然地看著墨易寒。

她知道這少年從小就習武,所以武功自然不弱,可沒想到能這麼小小年紀就擊退了三名刺客,厲害哇!

墨易寒走向她們,問道:「沒事吧?」

「沒事。」蘇小野彎眼笑,瑩亮的眸子笑成了兩道小月牙。

邪風這時候趕了過來,看見地面上的屍體,再看向三人,原本緊繃的一顆心終於是鬆了下來。

他上前單膝跪地,「請公主責罰,屬下失職!」

「唔,邪風蜀黍,別說了,沒事了。」蘇小野心情很好,蒼白的小臉上都是微笑。

墨易寒看著她可愛的小模樣,心也一陣陣軟。

「邪風哥哥,帶公主躲起來吧。」他轉過身來,看向邪風。

……

前方祭祀處刺客已經被處理掉了,蘇雲沁在眾屍體上掃了一眼,發現這些人身上都有一個特徵。

「千墨,他們的身體都服用了毒藥。」

「嗯。」他神色不變,並不驚訝,「是風翰天的人。」

只有風翰天才會清楚皇家園陵的出入口,更知道皇家祭祀這日從哪個地方突破最容易入園陵暗殺。

「陛下!」金澤大步走來,「那幾名先帝的妃子,也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蘇雲沁看向風千墨。

男人冷冷勾了勾唇,眸底的殺意極深。

「去看看吧,我挺好奇的。」蘇雲沁揚唇,「好奇你父皇當初是什麼樣的審美呢?」

月淳和月盈那樣的大美人都是先帝的妃子,想必先帝也不是個多麼痴情的種,後宮佳麗三千。

風千墨抿了抿唇,「死老頭一個,有何好奇的?」

他對他的父皇,毫無好感。

蘇雲沁看他那鬱悶的樣子,暗暗撇嘴。

好吧,好像讓某人不太高興了。

她挽住了他的手臂,說道:「下次這種事情,能不能不穿宮裝呢?都不方便打架。」

他聽她這有些撒嬌的語氣,目光一落,看著她花頰染著醉人的緋色,不知是胭脂的顏色還是原本的肌膚就紅潤如此,竟是……看起來格外可口。

他眼神微暗,牽著她走。

「走吧,孤帶你去見見。」

那些先帝的妃子,他可沒打算放出去,本意就是讓那些妃子就在這園陵里孤獨終老。先帝讓她們守陵也是如此用意。

蘇雲沁問道:「他們的子嗣也帶在身邊嗎?」

「沒有,都帶出去了。」

「哦。」蘇雲沁請哦了一聲,秀眉卻還是蹙了蹙。

不得不說,這件事情上來說,園陵里的妃子們的子嗣可是一個炸彈的。她不希望這些人日後長大了成為風千墨的威脅。

不過以風千墨的手段,似乎並不需要她操心這些。

入了最北側的園陵里,總共有兩處居所,兩名妃子再次歇著。

「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參見皇後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聽見動靜的兩名妃子紛紛走出迎接,跪下行禮。

她們兩人和兩個丫鬟皆匍匐在前。

蘇雲沁瞄了一眼毫無表情的男人,才道:「都平身吧。」

「千墨,我與兩位娘娘說些話,你在外面等我?」

風千墨不悅地蹙眉,但看著小女人那堅定的模樣,不再多說,轉身往外走。

走出后,金澤小聲問道:「爺兒,那些刺客雖然處理了,咱們要不要查出他們在帝都藏身之處好一舉殲滅?」

「嗯。」男人沉了沉眸色,「偷偷滅,勿要驚動朝堂的人。」

金澤了悟。

畢竟朝堂上也有可能有風翰天的人。

雖然風翰天逃跑的那日朝堂上已經一片腥風血雨,除掉了不少風翰天的黨羽,但總有漏網之魚。

趁著這個機會,可以一舉除掉。

……

兩人穿著比較樸素,一人一身白裙,一人一身黑裙,站在一塊就是黑白相配。

「皇後娘娘是有何吩咐?」白裙的茹妃小心翼翼地問道。

蘇雲沁微笑,目光落在她藏在袖中的手上,見她一隻手不斷揪著錦帕,知道她這是緊張。

「不用緊張,就是想看看二位娘娘罷了。」

聽她如此說,兩個女人相視一眼,有些惶恐不安。

「風翰天你們可知道?」

「呃?」兩人連忙點頭。

攝政王如何不知道?只是她們長期在這園陵中,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如何,一年也只有一次外人進來探望她們的機會,她們的兒女入園陵看望她們才會告訴她們外面發生了何事。

蘇雲沁尋了一張椅子落座,問道:「他曾經是不是有心疾?」

黑裙的安妃點點頭,說道:「攝政王有心疾,但他性子放蕩不羈,有喜女.色,根本不在乎心疾之事。」

「後來是如何好的,知道嗎?」

蘇雲沁之所以問她們,也是知道風翰天這個男人肯定會染指先帝的妃子。月淳和月盈都跟他有牽扯,那必然其他的妃子也有關係。

看風翰天那樣的人,也必然跟先帝一樣是個多情的。

既然如此,問這兩名妃子必然沒錯。

茹妃輕嘆了一聲:「不瞞皇後娘娘,當年攝政王患心疾,有一次很嚴重,險些要喪命,是……皇后,額,前皇後娘娘給他尋了一位厲害的鬼醫,替攝政王親自換心。」

「換心?」蘇雲沁的眉心一跳。

風翰天真的被換過心?

之前她不信風翰天的話,可若是從他人嘴裡說出來,就另當別論了。

茹妃和安妃都點點頭,表情篤定。

「這事情,是攝政王的親信親口所說,絕對無假。不過就是不知道換的是誰的心,因為那位鬼醫說了,必須要血緣關係比較近的人的心臟。」

「說來也奇怪,在那之後,帝王的身子也一日不如一日……」

蘇雲沁捏住了椅子扶手。

這位鬼醫,是什麼人?

不會也是跟她一樣來自現代的吧?

若是沒有先進的醫療設備,如何換的心?

蘇雲沁的臉色越來越陰鬱,她覺得不安,這股不安的情緒,讓她幾乎想立刻出去找風千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