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關老娘屁事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7:02
A+ A- 關燈 聽書

芬蘭沒有下雪,但路面依舊很滑,車子停下的時候很不穩,譚央眼眸閃了閃沒有說話,前面當司機的易徵突然問:「你說她叫易歡?」

我記得元宥曾經說過易徵喜歡自己的小妹,而他的小妹便是易家掌權人,而易家掌權人是易冷,並不是貓貓茶館里的那個易歡!

而且易歡說過她是帝都人!

應該沒那麼巧合的!!

「嗯,易歡。」

易徵深深地吐了口氣繼續開車,在路上他終於主動的問我,「二嫂,她過的開心嗎?」

易徵將易歡當成易冷了。

我原本想問他些什麼的,但譚央突然將自己手中的手機遞給了我,上面寫著,「易冷的小名就叫歡歡,茶館里的那個應該就是易冷。」

我心裡震驚,但面色不動聲色。

「她過的挺怡然自得的。」我說。

聞言易徵鬆了口氣道:「那便好。」

易徵將我送到艾斯堡別墅門口的時候想問我要易歡現在的微信,我抱歉的解釋道:「我沒有,易歡從不用電子產品,連手機也沒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易徵失神道:「難怪一直找不到她!」

易徵帶著譚央離開了,我站在別墅門口許久才進院,兩條原本睡著的德牧突然被驚醒,它們吼叫了兩聲見是我忙安靜下來向我搖著尾巴,大晚上的我原本不敢接近的,但還是忍不住的上前摸了摸它們的腦袋笑問:「想我嗎?」

它們還記得我,特別親近我,還將我撲到在了地上,我好半晌才從地上艱難的起身!

怕它們又撲倒我,我忙輸入密碼進了別墅,我脫下鞋子光著腳上樓進了席湛的卧室。

卧室里奢華無度,地上鋪著的都是上等毛毯,我脫下身上的衣服拿了席湛的襯衣進浴室洗漱,剛洗漱完便收到了談溫的發來的消息。

他非常無奈的說道:「家主,昨日我派人將溫如嫣送到了芬蘭,但一直聯繫不上席先生。」

聯繫不上席湛就無法送溫如嫣進地牢。

我給元宥發了消息說明了這事,他突然給我打了電話,裡面傳來他震驚的聲音,「你怎麼又將溫如嫣抓了?我這不是剛放出來幾天嘛!」

我怔住,「三哥放的?」

難怪溫如嫣說我認識!!

也難怪那天元宥會在書房裡說顧霆琛遇上了那事……那時他和席湛就清楚顧霆琛的遭遇!

元宥笑著解釋道:「嗯,她是我放的,我原本是想給顧霆琛添堵的,哪裡知道她會那般折磨他,後面我原本想阻止她的,因為二哥讓我別做這事,說終歸是你的曾經人,他不想讓你傷心!這話我給溫如嫣講了,還威脅了她,現在她被你抓了,看樣子她沒有聽進去我的話。」

元宥倒解釋的坦坦蕩蕩!

我心裡難堪道:「你這樣讓我很愧疚!」

元宥想替我報仇,但他讓我欠了顧霆琛。

而且還是以這麼殘忍的方式!

我忍下眼眶的酸楚道:「我和顧霆琛原本就是清清白白的,現在誰也不欠誰,好不容易扯清了一些東西,再也沒有心理負擔,可是現在呢?!現在讓我如何面對他?!還有三哥你怎麼不想想溫如嫣為何被關在精神病院?肯定是精神病才會被關在精神病院的,一個精神病你指望她能做什麼正常的事?現在顧霆琛成了傻子,你讓我怎麼辦?你讓我該如何面對他?」

元宥被我懟的啞口無言,我坐在床上冷靜道:「我不想討論這件事誰對誰錯,但現在溫如嫣在芬蘭,三哥你吩咐人將她和克里斯關在一個地牢吧,等以後我有精力了再找他們算賬!」

元宥突然直接懟我道:「我沒有錯,顧霆琛對你重要,但對我和席湛並不重要,再說以他做事的方式,正因為他是你曾經的男人我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手下留情,不然以二哥的性格早就滅了他,允兒你還是長點心吧,別對不起二哥!事就到這裡,溫如嫣我會替你處理的!」

顧霆琛對我重要…

只是曾經而已。

元宥怎麼就不明白呢?

我現在只是不願欠著顧霆琛。

不過他有一點說的沒錯,顧霆琛跟他們沒關係,他們想如何對待他都是他們自己的事!

我沒有再說什麼,也怨不得元宥,但心裡就是煩躁,再加上擔憂席湛一直都睡不著!

席湛遲遲不歸,我便遲遲睡不著,沒多久顧董事長給我發了簡訊,「霆琛突然傻了。」

我知道顧霆琛傻了。

我心裡的確擔憂愧疚。

但現在他與我無關!

我不能去關心他。

我只要多關心他一分就像一把尖刀似的插在席湛的心口,我清楚自己此時該如何做。

此時只能裝死、漠不關心!

見我沒有回簡訊顧董事長又發道:「笙兒,雖然你現在身側有他人,但我希望你能將霆琛當一個朋友,有機會的話適當給他些許溫暖。」

顧董事長希望我適當的給顧霆琛溫暖。

顧霆琛現在只記得一個笙兒,而我就是笙兒,我給他多一分溫暖他便會多依賴我一分。

界限我是最清楚的。

而且我也夾在兩難之間。

試問我又該如何做?

我不想對顧霆琛太殘忍!

可又不想令席湛寒心。

我沒有回顧董事長的簡訊,後者沒有再給我發消息,不一會兒赫冥突然給我打了電話。

那時艾斯堡的天空已經泛白,晨曦穿透了稀薄雲層,我方才看天氣預報今日會下雪的,可現在的天萬里晴空,壓根沒有下雪的痕迹。

我站在窗邊問:「你們處理完事了嗎?」

「嗯,不過席湛受傷了,待會會有醫生到家,你幫忙開下門,再準備兩身乾淨衣服。」

聽聞席湛受傷我心裡非常慌亂,但還是強迫自己鎮定,「還需要什麼嗎?我馬上準備。」

「嗯…我穿大號的內褲。」

我:「……」

我直接掛了赫冥的電話,打開衣櫃在最下面一個抽屜里找到席湛的內褲,都是新的!

而且都是大號的!

這應該滿足赫冥的要求!

我拆了五六條新內褲到浴室清洗,隨後用烘乾機烘乾,沒一會兒樓下傳來了狗叫聲!

我趕緊下樓看見幾個便衣的醫生,認出他們是醫生的原因是他們的手上都拿著醫療箱。

不過我還是警惕的問了一句,「你們是?」

「赫先生讓我們過來的。」

我哦了一聲剛打開門就看見赫爾,我怔了怔,剛想說話眼前的幾人就將我禁錮在身下!

我大驚喊著,「赫爾你做什麼?」

「關老娘屁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