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鬼醫是個女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03
A+ A- 關燈 聽書

但她忍住了。

「皇後娘娘……您怎麼了?」茹妃見她臉色不太好,小心翼翼地喚道。

她們早已聽說了如今年輕帝王迎娶皇后之事,沒想到皇后是如此絕色大美人。難怪能夠迷住向來不近女.色的年輕帝王。

蘇雲沁收斂心神,輕輕搖頭道:「本宮沒事。」

她復又問道:「鬼醫的事情,不知兩位娘娘可還知道多少?躺入能幫到本宮,本宮定然也不會讓兩位娘娘在這皇家園陵過得如此寒酸。」

雖然不能放她們出去,但至少能夠讓她們在這兒過得稍稍愉快些。

既然都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茹妃和安妃相視一眼,在對方的眼中看見了滿意。

「鬼醫之事,咱們只知皮毛。那位鬼醫向來神出鬼沒,據說她是醫藥谷的人。」

她們已經許多年沒有出去過,所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只知道有個醫藥谷,並不知道如今這天下是否還存在。

蘇雲沁愣了一下。

醫藥谷,她從未聽說過。

畢竟如今天下能稱得上醫藥門派的只有她的銀魂門,而沒有醫藥谷。

幾乎是瞬間,她的腦子裡劃過了君明輝師父的模樣。

「也罷,多謝兩位娘娘告知。」

蘇雲沁起身告辭,說了些話后便走了出去,走到門口時便瞧見了負手而立站在前方的風千墨。

她走近他,他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的不耐煩之色,見她走出,沉靜地看著她。

「說了些什麼,如此之久?」他伸手握住她的大手。

不知為何,他能感受到她的小手纖細而有些溫涼,不似來之前所握著那般溫暖了。

他替她暖手的同時,特地看了她一眼。

蘇雲沁挽住他的手臂,輕聲道:「咱們出去以後再說。」

風千墨沒再問。

「金澤,金冥,去把小野小陌接了,準備回宮。」

「是。」金澤和金冥領命離去。

蘇雲沁挽著他的手臂往外走,兀自思索著其中的關聯,思索的太認真也沒有注意到風千墨那充滿深意的眸子。

「雲沁。」他沉沉地喚她。

蘇雲沁見離兩位妃子的住處極遠了,她才拉著他說道:「鬼醫和醫藥谷可知道?」

他俊眉一蹙。

「風翰天當年便是被這鬼醫換了心。我從未聽說過鬼醫這號人物,更沒有聽過醫藥谷這樣的門派,否則咱們都是學醫藥做這醫藥生意的人,怎可能不知道對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孤知道。」他沉沉地說了三個字。

男人的嗓音低沉中還夾雜著寒涼。

蘇雲沁驀地抬眸看他,等待著他說出自己想聽到的答案。

她知道,風千墨一定是知道的。

如若知道,何嘗不是第二種法子。

倘若斬月果沒拿到,她……

「風翰天的病大約是十年前突然好的,自那之後,不知為何父皇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請了鬼醫拖著父皇的身體,整整十年。」

「你見過?」

「見過。」他直視著她,目光中皆是沉靜的光,篤定的神色無疑是在告訴她,這個鬼醫不是什麼善茬。

蘇雲沁挽緊了他的手。

「十年前見到的,是個女人,眉心有一顆淚痣。這個女人樣貌極其美艷,甚至外人還傳這女人迷惑了父皇一段時間。她當時替父皇醫治時,正是醫藥谷盛行之時。」

「只是父皇去世后,那女人便銷聲匿跡,醫藥谷也突然不見,巧的是銀魂門出現,便無人會再想起那醫藥谷。」

蘇雲沁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

銀魂門出現地太過湊巧,正好替代了當時的醫藥谷,所以大家恐怕都以為銀魂門的前生就是醫藥谷,不然誰會憑著短短五年的時間就讓銀魂門給做大?

不,也許就是踩著醫藥谷的印子才有了如今的銀魂門。

她的心砰砰跳著,總覺得有些千絲萬縷的聯繫。

線索在……君明輝的手中。

似乎察覺到她在懷疑,風千墨伸手將她攬入懷中,「雲沁,你想去找君明輝?」

他的黑眸微眯,眼神凜冽而危險。

「唔,我不去找的話,你讓他過來?」

男人黑臉。

小女人似乎不明白他不高興的原因。

「總不可能你讓小寶一直受病痛折磨吧?」

「先去取斬月果。」風千墨抿唇,卻轉開了話題,「既然斬月果已有消息,先拿到再說其他之事。」

蘇雲沁撇嘴。

他這防男人跟防賊似的,還真是可怕。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呀,君明輝和她怎麼都是到了如今這個地步,哪裡還有可能。

腰際一緊,她被他扣得更緊了些,她的臉直接就貼上了他的胸膛。

「怎麼?」她在他懷裡抬起頭來,正好直視著他幽深的眸子,男人的眼底儘是不悅,每一個表情都在告訴她,他需要哄。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俊臉。

「親愛的,你不要這麼氣鼓鼓的嘛,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欺負了帝王呢!」

這要是讓人察覺到,她還得被人給罵成妖女。

她是他的妻,她是他的皇后,哪裡能氣到帝王,應該成為他的賢內助。

這是古代人一貫的看法。

不過,蘇雲沁倒不在意外人如何罵她,她只是不想他一個帝王在這麼多下屬面前失了顏面。

他這般模樣,讓她真是又愛又恨。

若是平日里關起門來,他怎樣傲嬌都無所謂。

他抓過她的手,放在唇邊輕吻了吻,因為有些氣惱,乾脆咬了幾口。

「雲沁,過幾日孤宴請天焱國如何?」

雖然心底再是不悅,可一想到女兒的病只能靠別的男人時,他心底便一陣沉悶不滿。

蘇雲沁很意外,一高興就伸手環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更緊地拉近,踮腳便在他的唇上印上了一個輕柔的吻。

「千墨,我真是愛死你了。」

他的神色忽然變化,只因為那一句「愛死你了」。

無疑是直擊心口的位置。

風千墨將她更緊地攬在懷中,由著女子輕輕蹭著他的懷抱,只覺得滿意。

出了皇陵,馬車也已經在前方準備好了。

看見了他們夫妻兩攜手而來,馬車車簾被挑開,蘇小陌和蘇小野連忙從車簾后探出腦袋。

「爹爹,娘親!」蘇小陌招著手。

蘇雲沁走上馬車時,發現不遠處正有一名少年幽幽看過來,那少年不過七八歲,已是看得出來非常俊俏了。她眯了眯眸子。

風千墨見她看過去,微勾唇,「那是墨家嫡子,墨易寒。」

「就是他啊!」蘇雲沁恍然,就是這小子撩她女兒!

「娘娘,剛剛在皇陵我們差點遇刺,就是這位小公子相救,否則……」靜容忙解釋。

她把當時發生的事情都告知了蘇雲沁,是不希望蘇雲沁對這位小公子存在什麼偏見,日後好歹也是能夠客客氣氣。畢竟上學都是同一家學院,皇家學院里低頭不見抬頭見。

蘇雲沁聽罷,表情一滯。

風千墨更是眼眸一眯,轉頭掃向邪風。

寒涼的眼風掃過,讓邪風心頭一顫,他單膝跪地說道:「屬下失職,還請陛下和娘娘責罰。」

他當時太過大意,差點就晾成大錯。

「回去自領二十鞭。」風千墨眼神凜冽,不爽地說道。

蘇雲沁沒插嘴,畢竟差點就丟了她女兒和靜容的性命。邪風這傢伙也是夠大大咧咧的,難怪是至今還未有媳婦,這性子都不知道為女眷考慮考慮。

蘇小陌一聽,叫道:「爹爹,不要罰邪風蜀黍嘛,邪風蜀黍只是情商比較低,教教就好了嘛!體罰是不對的,娘親說對不對?」

他拉拽住蘇雲沁的衣袖。

蘇雲沁朝他使眼色。

「既然如此,三十鞭。」男人沒有一點鬆口的意思,沉聲加重了懲罰。

蘇小陌啊了一聲,還想再叫就被蘇雲沁給捂住了嘴。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真是佩服這個兒子。他越是求情,風千墨會越罰下屬,畢竟是下屬辦事不利,竟然還讓小主子幫忙求情。

她對自家男人太了解了。

蘇小陌才知道為什麼娘親要給他使眼色了,原來是因為這樣!

蘇小陌低下頭來,一副做錯事的模樣。早知道如此,他就不多嘴了。

靜容也有些擔心地說道:「陛下,邪風大人也是……」

「靜容,不要說話。」蘇雲沁瞪她。

這個沒眼力的。

靜容暗暗撇嘴,只好作罷。

……

回宮后,邪風去領鞭子,靜容跟隨在蘇雲沁的身邊卻顯得格外心神不寧的。

蘇雲沁晃著手中的的茶盞,默默地瞄著靜容的小神情。

嘖嘖嘖……

這是擔心了?

看來她是不用擔心給靜容找婆家了。

「咳!」蘇雲沁見她還在屋中來回踱步,只好清了清嗓子。

靜容徘徊的腳步倏然一滯,看向蘇雲沁,尷尬地扯了扯唇角,「娘娘?」

「你擔心?」

「啊?」靜容忙不迭搖頭。

「別不承認了,你若是擔心邪風,去給他擦擦藥吧。我這兒有上好的膏藥,三天必然不留疤,你給他拿過去吧。」

靜容俏臉頓時一紅,有些窘迫地說道:「奴婢……奴婢不是……」

她竟是半天說不出話來,不知道如何反駁蘇雲沁的話。

蘇雲沁則是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瞧著靜容臉上漸漸飛上的紅暈,心中早已肯定了幾分。

「去吧,說不定現在有別的姑娘捷足先登了。畢竟啊,邪風是帝王身邊的御用一品侍衛,這個官位,多少宮女看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