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那是個狼窩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10
A+ A- 關燈 聽書

靜容拿著葯,紅著臉點點頭,隨即轉身就跑了出去。

看著少女情竇初開的模樣,蘇雲沁垂下頭笑了。

希望邪風那個榆木腦袋能夠開竅。

她想到這裡,便尋了一本書來翻看,翻著翻著,有腳步聲由遠及近。

外面的宮女紛紛跪下行禮。

「參見陛下。」

蘇雲沁沒有起身,依舊手支著下顎,等待著某人直接入殿。

男人踏入殿中,看著女子嫻靜地坐在不遠處的燈下看書,他腳步不自覺也放輕了些許,走近她。

「我們明日出發去尋斬月果嗎?」她抬起頭來。

「雲沁,我有事恐怕無法與你去,讓邪風與小風子與你一同去。」

男人坐下,直接將她抱至腿上坐著。

蘇雲沁放下了手中的書籍,轉正身子看著他,正視著他幽邃的黑瞳。

「是風翰天?」

「嗯。」他輕輕嗯了一聲,「我暫時不能走。」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好,我自己去。」

「我不放心你。」他將下顎靠在她的肩上,輕聲道。男人蹭著她的頸窩處,有一種無法言語的擔憂。

他是真的不放心她,若是能夠把她好好的安置在身邊該多好。

「有什麼不放心的?當我是孩子呢?你若是留在這兒也好,孩子們總得需要個大人看護著。」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俊臉。

男人拉開她的手。

全天下只有這個小女人敢拍他的臉。

「若沒有你,孤都睡不著。」

「不許出事,安然無恙回來。」

蘇雲沁闔上眼眸,承受著他落下的吻,輕輕點頭。

……

第二日馬車準備好后,蘇小陌和蘇小野跟著出來跟她道別。

兩個孩子輪番開始叮囑她。

「娘親,千萬不要跟陌生人說話,娘親長得那麼美,不要被壞蜀黍給騙了。」

「對呀對呀,娘親千萬不要隨便被街上新奇事物誘.惑了。」

兩個孩子爭先恐後地嚷著,一副勢要把當初蘇雲沁教導他們的話一股腦倒給蘇雲沁聽。

蘇雲沁微微扶額,輕嘆了一聲:「好了,為娘知道了,你們都去上學吧。」

她放下了帘子,走了。

卞城距離帝都需要兩天的路程,拿了這斬月果的是個商賈之家,家中有些小錢,當初是給了不少錢讓一名專門攀爬高手去懸崖峭壁上取的果子。

靜容坐在馬車裡,替她倒了一杯茶。

「娘娘,聽說卞城那邊有不少採花賊呢。」

「你這都能打聽到?」蘇雲沁接過她遞來的茶水,很驚愕,「你可得小心了,抱緊你的邪風小哥哥,像你這樣的如花似玉小姑娘,可是採花賊的首選。」

靜容一聽,臉色霎時一紅。

她本來是要提醒蘇雲沁的,這下倒好竟是被反調戲了。

蘇雲沁淺啜了一口茶水,看了一眼靜容才道:「你這丫頭,還臉紅什麼。你若是真心喜歡就去追求,我幫你做主。」

靜容嘴角一抽一抽的。

怎麼好端端的就說起她的事情了呢?

「如了卞城,咱們先不要急著去那梁家,派人去打聽打聽。」

萬一那些人不願意將斬月果給她,她直接上門去要也不會給,只能去搶了。

更何況她現在還頂著一國之母的身份,不能暴露身份。

讓人知道當今皇后竟然去搶老百姓的果子,非得罵死她。

靜容撓了撓頭,實在是琢磨清楚蘇雲沁的那點心思,所以也不問了。

兩日後,卞城。

行人和馬車擁擠在道路上,一下便將道路給擁擠住了。

前方不知道是發生了何事,路被堵死。

他們的馬車堵在這兒幾乎沒動。

蘇雲沁扯開車簾往外看。

車夫也不斷伸長脖子,恨不能多一雙眼睛。

邪風這時候掠過來,低聲道:「娘娘……額,小的該死,啟稟夫人,前面正在追查採花大盜,要一個一個檢查。」

「看吧,奴婢說的果然沒錯。」靜容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蘇雲沁單手支著下顎,似笑非笑地斜睨了她一眼,然後目光又回落至邪風的臉上。她在觀察邪風的神情,卻發現邪風偷偷瞄著靜容,不過臉上又板著臉面癱似的,不打算多說一句話。

她暗暗覺得好笑。

「看來現在只能等了。」她言罷,從一旁的包袱中取出了一隻抽籤桶。

邪風和靜容同時看向她的抽籤桶,懵了一下。

「夫人,這是……」邪風古怪地問道。

「反正無聊,你們就抽個簽看看唄!我來給你們二人算個姻緣簽,很準的。」

邪風和靜容詫異地看著她。

尤其是靜容,懷疑蘇雲沁是故意的。

當時收拾行李時,她根本沒有看見蘇雲沁帶上了這個抽籤桶,怎麼到了這會兒,竟是變戲法似的拿了出來?

「娘娘……」

「嗯?你想先抽?」蘇雲沁將簽筒遞給了她。

靜容有些哭笑不得,可在蘇雲沁的眼神逼迫下,還是伸手抽了一根簽出來。她抽出簽后,偷偷瞄了一眼那方的邪風,暗暗咽了咽口水。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

「邪風,該你了。」

邪風沉默著伸手去抽了一支。

蘇雲沁將兩支簽拿起來細細觀看,紅唇勾起一絲微弧,「好籤呀,你們這都是上上籤,上面寫著抽到對方簽的以後必然是一對。」

「呃……」

兩人同時臉紅。

小風子在一旁也瞧著他們這般模樣,面露訝異之色。

感情皇後娘娘是故意為之,有意撮合他們二人。

氣氛無比尷尬之時,前方忽然動了。

放行了一半的人和馬車,大約又過了半個時辰才到蘇雲沁這兒。

「不是他們,放行。」守衛們不過是看了一眼蘇雲沁,便立刻放行了。

這位夫人長相極其絕艷,他們不敢多看,畢竟這位夫人著裝高貴華貴,身份一看便知不凡。

車簾放下,蘇雲沁剛剛看了一眼四周。

「靜容,你有沒有發現有何不妥?」

靜容懵了一下,搖頭。

她的敏銳度自然是比不過蘇雲沁。

小風子道:「有人一直盯著我們。」

「嗯。」蘇雲沁隨手取出一支簽出來把玩著,「看我們這兒有個姑娘長得嬌俏,自然是起了歹念。」

靜容抹汗,很想說,娘娘您是說您自己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知道自己也沒有長相好看到能讓歹徒起歹念的。

蘇雲沁彎唇,「恐怕不知道我的心狠手辣。」

靜容莫名背脊發寒。

……

是夜。

皇宮,御書房。

「這麼晚召我入宮,怎麼?」顧玉恆大步走入御書房,看見風千墨正單手支著下顎,一副有些不滿的模樣。

風千墨將一張奏摺扔向了他。

「卞城採花賊橫行?」若不是剛好翻到,他還真不知道他讓自己的女人去了個狼窩。

雖不是大事,可他的女人在那兒就是大事了。

顧玉恆才想起這兩日帝王沒有美人在懷,早上上朝表情都陰沉了許多。

嘖嘖……

「陛下,娘娘根本不用擔心……」憑娘娘的手段,還會害怕這採花賊?只怕採花賊都要甘拜下風。

風千墨冷哼了一聲。

他便再是不放心也不能貿然去尋人。

「風翰天那邊,我已經查到了……千洛……就在那裡。」

風千墨驀地抬頭。

「雖然不知是為何,但現在洛王一直在叛軍的領地。今日我的人告訴我,他走了,不知去往何方。」

男人蹙眉。

顧玉恆沉了沉眸色,「千洛是個明事理的人,應該不會做出背叛你的事情。」

風千墨也願意相信,風千洛不至於做出背叛的事情,可他去叛軍領地做什麼呢?

……

夜風習習,月上窗欞。

蘇雲沁和衣而卧,這間客棧有裡間和外間,她卻讓靜容與她同睡裡間,掌柜便無法只好在裡間多加了一張床。

很靜。

甚至可以聞見靜容那均勻祥和的呼吸聲。

門口突然有了動靜。

窸窸窣窣的聲音。

蘇雲沁驀地坐起身來,眸光一沉,努力不發出聲音,躲在了珠簾后往外看。

門上映出了兩道高大的黑影。

她兩指捻住了銀針。

「噗」地一聲,門上糊的紙被人插上了一根煙管,從煙管里飄出了白煙。

她立刻飛身到靜容的身邊,用銀針封了靜容的鼻息,不讓靜容吸這迷霧。

而她自己則是屏氣斂神躺回了床榻上。

門口的人沒有聽見屋內的動靜,便以為屋內的兩個女人睡著了,悄無聲息地推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