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他是她老師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8:26
A+ A- 關燈 聽書

依照席湛的性格他是絕不會回答這個問題的,我快走幾步繞過他們走到前面,在走廊處快要拐彎的時候我突然轉過身子,抬起手掌向他們搖了搖,手腕上的幾個細鐲叮鈴作響。

我驟然一笑,笑的明媚無憂道:「赫冥,待會在貓貓茶館不見不散,我請你喝茶哦~」

赫冥像是受了暴擊,「你自己長什麼樣自己不清楚么?你可別對我笑,我怕我把持不住!」

我的美很高級,驚心動魄的那種,席湛曾經說過我漂亮,正因為如此我才做這番動作!

刻意用自己去吸引席湛的目光。

可我錯了,男人的眸光依舊冰冷。

不過沒事,來日方長。

我轉過身離開宴會現場到了貓貓茶館,當時易歡正忙前忙后的招待客人,見我進來她忙對我說:「你自力更生,我先忙一會兒啊!」

季暖還沒有回國,她卻先營業了!

果然是耐不住寂寞的性格。

我自己拿了上等的碧螺春泡了一壺茶葉到窗邊坐下,此時已八點鐘,外面的夜色撩人。

茶館的位置是梧城最熱鬧的一條街,周圍被各大歐式復古建築包圍,城市的燈光璀璨,而窗外車水馬龍,形形色色的人從面前走過。

這樣的日子倒也舒挺。

難怪易歡在這裡待了兩年。

我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剛喝了一口赫冥就給我發了消息,「在哪兒呢?我好開車過來。」

我直接給他發了共享位置。

赫冥趕到的時候看見忙碌的易歡一臉震驚,易歡看見了他,忙要躲,他毫不客氣的抓住人小姑娘的衣領道:「易徵找了你兩年都沒有找到,原來躲在這兒的啊!阿冷你真能藏啊!」

易歡滿臉平靜道:「關易徵什麼事?」

赫冥鬆開她,「呵,你還不承認呢。」

易歡白他一眼,「老師,你鬆開我!」

易歡竟然喊赫冥老師?!

易歡懶得搭理他隨即又去忙碌,赫冥覺得無趣,過來坐在我對面問:「她怎麼在你這?」

我解釋道:「她是上一家餐廳老闆!」

「那我得給易徵說一下她的行蹤。」

我告訴他道:「易徵剛知道不久。」

聞言赫冥攤手道:「那與我無關了!」

我給赫冥倒了一杯茶疑惑的問他,「席湛忘了這兩年發生的事,那席家他是怎麼接受到我手上的?依照席湛的性格他應該會自己查的!他一查不就全露餡了?而且微博上還有他親自發的那條微博,這全都是我和他在一起的證據,你們怎麼沒有想過告訴他?依他的為人,即使他忘了他自己都會查清楚,絕不會任由赫老擺布,而你們沒有告訴他真相,沒有一個人告訴他真相,甚至還替赫老隱瞞著他對嗎?」

聽見我的這些分析赫冥眯了眯眼,笑著誇我道:「真是聰明,看來這兩年你長進了不少!的確,我們沒有人告訴席湛真相,甚至還替赫老隱瞞著他一些事,但我們可沒有壞心,是因為我們想交給你做定奪!畢竟現在的席湛於你而言是完全陌生的,按你說的你可以再追他一次,這樣他就又要受你一次調教!席湛平時太高冷、不近人情、說一便是一,這樣的他太高處不勝寒,我們需要你再次將他從神壇上扯下來,見見他的狼狽,這正是我們喜聞樂見的!」

敢情席湛身側的這些人都想見他的狼狽所以這才隱瞞著他,將陌生的他給我帶回梧城。

可席湛會狼狽嗎?!

不會的。

那個男人從來都是雲淡風輕的。

即使我和他在一起這麼久!

況且我男人的狼狽憑什麼給他們瞧?

我沒有跟赫冥再討論這些事,而是問他,「席家這裡你們是如何敷衍的席湛?」

赫冥喝了口茶道:「直說啊。」

我皺眉問:「怎麼直說?」

「就說他受過傷,腦子不好使,記憶有點跳脫,忘了一些事,我們給他解釋說他並非席家的真正血脈,而你才是正統,他現在不過是被席家趕出去了而已!他心態超端,當我們給他說這事的時候他瞬間接受,還問醫生自己何事能恢復完整的記憶,像什麼事沒發生過似的!」

我反問他,「席湛不就是這樣嗎?」

泰山崩於前而臨危不懼!

不過我清楚了現在的席湛知道自己是失憶的,難怪他方才會疑惑的問,你認識,元宥認識,易徵認識,偏偏他不認識,他這個時候就在想自己的記憶里是不是忘了我這麼個人!

他自己開始產生了懷疑!

赫冥嘆口氣繼續說道:「他的傷情恢復的很快,你要追他便抓緊時間,赫老不會給你們太多的時間,他過幾天應該會召席湛回芬蘭。」

席湛這男人心裡一向懂得感恩,而赫老救過他,一旦赫老讓他回芬蘭他肯定不會拒絕!

我的確要抓緊時間!

而且赫老那邊我也得防著!

我喝了一杯茶道:「我知道該如何做!」

赫冥好奇的問我,「你怎麼做?」

我淡淡笑開問:「赫老現在在哪兒?」

聞言赫冥瞪我一眼,「你還說呢,你將赫家別墅給炸了,我爺爺氣的要死,現在正吩咐人重新修建別墅,而他目前住在席湛別墅里的,他的意思是,什麼時候修好什麼時候回家。」

我無所謂道:「那正好,過兩天我讓談溫抓了他,這樣他就無法給席湛下達任何命令!」

赫冥斜我一眼,「席湛現在對你可沒什麼情分,你抓赫老就不怕他對付你?再說你這是當著一個孫子的面討論著如何對付他的爺爺。」

我特別嚴肅的神態忽而問他,「赫冥,他那天只救了席湛,沒有救你這個孫子對嗎?」

聞言赫冥忽而沉默。

他突然起身喊了易冷,後者乖巧的過來喊著老師,他輕笑問:「你還記得我是你老師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易歡,不不不,應該是易冷。

易冷打著哈哈問:「老師這是說的什麼話呢?」

赫冥嘆了一口氣問:「你要躲到什麼時候?易家那邊還等著你的,生而為人都有自己的責任要背,做事不能太過隨性,懂我的意思嗎?」

易冷垂下腦袋說:「謹記老師的教誨。」

「得,別喊我老師了,你現在又不是我學生,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喊我冥哥哥吧。」

「老師,這不妥。」易冷道。

赫冥好奇問:「怎麼個不妥?」

「我打小就討厭冥哥哥,因為他總是帶著我幹壞事然後把鍋甩給我,所以我只尊重老師!」

赫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