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使計混入梁家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17
A+ A- 關燈 聽書

兩名高大身影的男人逼近床榻邊站定。

二人蒙著臉,但盯著蘇雲沁的二人,雙眼閃爍著詭譎的光。

「這娘們長得真不錯。」其中一人說道。

蘇雲沁闔著眸子,聽著他的話,雙眉擰了擰。

這般粗俗的話,聽著讓她厭惡。

「少廢話,把她扛走。」

「那名丫鬟可要?」

「長得也不錯,一同擄走吧,二人有個伴!」二人邊說邊朝著床榻上的蘇雲沁伸出了手,結果手剛剛伸來,手心赫然傳來了一股鑽心地劇痛。

「啊!」他痛得連連後退。

只見一根銀針刺穿了他整個手掌,扎出的銀針頭部還閃爍著詭譎的暗紫色。

「你!」他瞳孔瑟縮了一下。

蘇雲沁卻緩緩坐起了身來,見另一人要舉起手中的大刀砍過來,她頓時一個閃身,一腳將他給踢飛了去。

「噗——」被踢飛的壯漢身子撞在了牆壁上,因為身形高大,竟然撞得牆壁都凹陷下去了一塊。

另外一人握著被針扎過的手,惡狠狠地瞪向蘇雲沁。

「這賤人還挺毒的!」他罵道,從懷中抽出了大刀,這刀剛剛抽出,長鞭凌空而來赫然捲住了他的刀柄,赫然卷飛了去。

「哐當」一聲,刀墜地。

壯漢怔然,長鞭再次甩了過來,直接把他打趴在地面上。

而坐在床榻上的女子握著手腕一轉,長鞭赫然纏繞住了壯漢的脖子,將壯漢狠狠拖拽至床榻邊。

「你剛剛說誰是賤人?」蘇雲沁手中的長鞭如游龍,纏繞在壯漢的脖子上,已經快要在他的脖子上勒出了勒痕。

壯漢的眼中閃爍出了驚恐之色,張嘴,他有很強的求生意識,艱難道:「我……我罵自己……夫人饒命。」

「呵呵。」蘇雲沁微笑,「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饒你一命。」

大盜連忙點頭,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眼前的女子雖然長相絕美,可那眼底閃爍的光凜冽無比,甚至他感覺會把自己給吞沒了去。那般可怕的眼神,讓他一陣心驚肉條。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一隻手控制著長鞭,另一隻手從袖中掏出了一隻匕首玩弄。

「你們採花大盜是受人指使?還是只是自己所為?」

「是……」

「倘若說謊,照樣死路一條。」蘇雲沁玩弄著匕首,飛快地朝著男人劃過了一刀。

這一刀落下,剛好削斷了壯漢的腰帶,把壯漢給嚇得驚叫了一聲。

「是……我們是受人指使,是梁家的少爺,想要女人,每回看上個姑娘就讓我們去搶。最後這……」

蘇雲沁鬆開了他的脖子,「梁家?卞城商賈梁家?」

「正是。」壯漢脖子得了自由,他在心底長長鬆了一口氣,對蘇雲沁越發感覺到恐懼。

蘇雲沁單手支著下顎,手指微曲輕輕敲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卻毫無節奏。

壯漢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看著蘇雲沁,真怕這個女人會突然撲上來再次把他給掐死。思及此,他便默默地往後退去,只想跟這個女人拉開距離。

只是剛剛退後,再次被蘇雲沁的長鞭給拉住了。

「你等等,想要活命回去,就去幫我一件事。」

壯漢抬頭,愕然看著蘇雲沁。

這女人……很可怕。

……

靜容醒來時,發現屋子裡有些凌亂,她連忙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天剛蒙蒙亮。

她湊到了蘇雲沁的床榻邊,輕輕問道:「娘娘,這兒怎麼這麼亂?」

蘇雲沁因為昨晚上抓採花大盜睡得晚,這會兒聽見靜容的話,不耐煩地蹙了蹙眉,翻轉過身繼續睡去了。

靜容看著她這副不打算理會自己的意思,只好撇撇嘴,默默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這麼醒來,她就再也沒有了睡意。

天色更亮時,蘇雲沁才悠悠醒轉過來。

身邊已經不見靜容的身影。

她爬起來,往四周看去,發現昨晚上因為打鬥而導致的凌亂場面竟然都被人給整理乾淨了。

不用猜也知道是靜容。

「你說,你要見我們夫人?」門口突然傳來了聲音,是邪風。

蘇雲沁穿戴整齊,洗漱乾淨后才走出去,正好看見了站在門口的陌生人。

兩名小廝打扮的人。

二人瞧見蘇雲沁,連忙朝著她禮貌的行了一禮,稍微高點的小廝上前兩步,禮貌道:「夫人,我們家主今日收到一位摯交的信,讓我們來此接您入梁府作客。」

實則,根本沒有什麼摯交,而是昨晚上的那兩名壯漢回到梁府就按照蘇雲沁的話說了。

說這個女人很難對付,甚至還威脅他,所以不得已只好逃跑了。

蘇雲沁還教壯漢告訴他家主子,說她格外仰慕梁家大少爺。如此一來……這梁家大少爺必然會要請她入梁府。

有美人主動送上門,這梁家大少爺如何會不同意?

「哦?可我不認得你們,我要是跟你們走了,豈不是很隨便?」

她故作害怕地樣子。

邪風和靜容站在一旁默默看著,大家都明白這是蘇雲沁的裝模作樣。

可見他們娘娘肯定又要整人了。

蘇雲沁的話讓兩名小廝額際冒冷汗,小廝連忙說道:「娘娘,您肯定誤會了,我們梁家可是這卞城的大族之家,怎麼也不能對您一個弱女子做出什麼壞事吧?」

蘇雲沁揚著眉梢,「那可不一定。」

她輕輕說著,卻率先邁出了一步。

「走吧。」她說罷這兩個字,給了靜容一眼。

靜容立刻入屋收拾行李。

他們本就是要入梁家,只是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沒想到今日入梁家竟是如此輕鬆?

靜容感覺到不可思議。

邪風和小風子都不說話,昨晚上的動靜他們都是聽見的。他們之所以沒出手,也是因為蘇雲沁之前就已經吩咐過了,晚上千萬不要出現,以免打草驚蛇。

蘇雲沁要他們隱藏身份和武功,不讓人察覺到。

否則梁家的人哪裡敢惹他們。

……

梁府。

小廝瞄了一眼蘇雲沁,看這位夫人的穿著打扮便知是個富貴人家的夫人,恐怕他們商賈之家也不會讓他們有絲毫的驚喜之色吧?

他垂下眼帘,默默地想著趕緊入府向大少爺稟明事情。

入了廳堂,梁家老爺坐在高位上,卻不見其他人。

「您就是蘇夫人吧?」梁老爺站起身來,熱情的迎接,目光猥瑣地掃過蘇雲沁。

這眼神,讓蘇雲沁很不爽快。

若是平時她肯定挖了這老頭的眼睛。

「是。」她邊說邊故作嚴肅地撫了撫腹部,「我呢,從帝都而來,剛剛懷孕,我相公啊,也是個大忙人,整日跟隨在丞相大人的身邊。」

「呃?」一聽她這麼介紹,梁老爺的額際冒起了冷汗。

帝都來的,還認識丞相,應該是大戶人家的夫人了?

他們家那個被色迷亂了眼睛的孽子,是不是找錯了人?

「不知家主讓我入府,所為何事?」

梁老爺訕訕地笑了笑,他都不好意思說,因為他兒子的提議……

他正犯難時,從門口傳來了一道清朗的男音。

「聽聞蘇夫人隻身一人前來卞城,無依無靠,不如就在我們梁府歇下,也好有個照應。」

蘇雲沁聽見這道聲音,轉頭去看,發現一身藍袍的男人踏入屋中,年紀大約三十齣頭,卻一副紈絝不羈的模樣。

這男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無功不受祿,我並不認識你們梁家呀?」

「夫人此言差矣,遠道而來都是客,您是我們卞城的客人,更是我們梁家的客人。夫人長得如此美艷,我們卞城近來採花大盜橫行,在外多少不安全吶。」

這男人倒是會花言巧語。

蘇雲沁冷笑,眼底卻依舊閃爍著澄澈無辜的光芒,彷彿聽不懂他說的話。

這時候小風子出聲了:「夫人,奴才覺得梁大少爺說的極是,咱們就住下吧還能省錢。」

小風子這麼說,當然是蘇雲沁教的。

梁兵一聽這話,眼底劃過了一抹詭譎的笑意。

他就知道這個女人絕對是個家道中落的,雖然穿著不凡,但是卻留宿普通客棧,想來也是沒錢吧?

這樣的女人,最容易被他給吸引。

他這麼肯定著,心底更是一陣興奮。

「是啊,蘇夫人,不如就入住吧?」

蘇雲沁心底冷笑。

凡是有點腦子的都知道不可能住下,可她現在要斬月果,當然得住在。

於是,她裝作有些犯難的模樣輕輕點點頭,彷彿在心中考慮了千萬個可能才同意的。

瞧見她點頭,梁兵差點要高興地跳起來了。

他什麼美人沒見過,可像蘇雲沁這樣的絕色,當真是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見。

他只要這個女人就夠了,後院的那些女人在這個女人的襯托下頓時黯然失色,一瞬間就被比下去了。

「既然如此,廖管家,帶夫人去北院的瓊織閣歇下。」

管家愣了一下,暗暗心驚。

瓊織閣,不就是給梁家的女主人居住的?

梁家雖然如今是大戶人家,是著名的商賈之家,可因為梁家的父子都是個花心的,這個喜歡完了又看上下一個,所以至今都沒有女主人。

這會兒……

蘇雲沁看見管家的模樣,裝作不明白地樣子,故意晃了晃身子,撫了撫額際。

「哎喲,我這頭有點暈。」

靜容連忙陪同她演戲,上前扶住了她。

「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