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他心底的牽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0:09
A+ A- 關燈 聽書

我無措的望過去,正對上那個男人溫潤的目光,仔細瞧眼眸深處是極致的冷漠。

顧霆琛說的沒錯,他們都是冷漠寡淡的男人。

我嗯了一聲說:「隨便吃點飯。」

郁落落笑說:「早知道我們就一起吃了。」

我抿唇解釋說:「我剛從公司忙完事,不是故意爽約的。」

我真是故意爽約的,只是現在遇上是真的尷尬,其實我也不想爽約,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顧瀾之。

這時郁落落突然拉著我的手臂,誇道:「時笙姐可真漂亮,這星星眼妝瞧著像個小姑娘似的,時笙姐你今年多大啊?」

郁落落誇我漂亮,我忍不住的用餘光看了眼安靜站在一側的顧瀾之,他眉色柔柔的望著我,忽而說:「落落,時小姐是九六年出生的。」

他連我那年出生的都知道,想到這我心底泛起微微漣漪。

郁落落震驚的問:「九六年?那不是比我都小?!」

我微微一笑,郁落落嘟嘴問:「那我是不是不能喊你姐了?」

她可以喊我姐,畢竟我以前是她的嫂子。

想了想,我如實道:「可以,按照輩分我之前是你嫂子。」

聽聞嫂子一詞,顧瀾之的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

我掩下心裡的失落說:「我是你哥哥顧霆琛的前妻。」

郁落落震驚的要命,挽著我胳膊的手忽然鬆開。

我笑了笑說:「我有事先離開,下次我請你們吃飯。」

我轉身出了餐廳仰頭望著頭頂的雪花心裡一陣悲涼,頓了一會兒邁開雙腳踩進了雪路里,雪花落在身上不過一瞬就被一把黑色大傘遮住。

我詫異的轉過身看見是他問:「你怎麼跟著出來了?」

他嗓音低低的,帶著一抹磁性道:「我送你回家。」

我握緊手心說:「我開車了。」

顧瀾之堅持道:「我送你去停車場。」

我:「……」

停車場離這兒不過二十米。

我站在原地不動大膽的目光望著他,他似乎很喜歡穿齊膝的大衣,沉藍色的兜在他的身上顯得格外英俊,五官與顧霆琛一樣精緻,想到這我自嘲一笑,他們本來長的就一模一樣。

其實顧瀾之和他還是有區別的,他看淡財富看淡人世間冷暖,他是一個音樂家,他常常周遊各國表演音樂,他是一個很純粹乾淨的人。

就是這般乾淨的人,從內到外都透著一股千帆過盡的成熟內斂。

我轉過身,起步去了停車場。

身側落雪紛紛,身後響著他沉穩的腳步聲,很快就到了停車場,看見我開的車,他微笑道:「九年前的你是一個很普通的小姑娘。」

我快速接道:「是,只喜歡著你的小姑娘。」

那時父母剛去世,我滿心只裝著他。

因為他是我活著的唯一慰籍。

是我自作主張的將他當成了我心裡的精神依靠。

他默然,望著我的眼眸雖淡卻淬著萬千星河,我咬了咬唇想問問他對我的心思,可我心裡忐忑恐慌,怕自己的這九年都是自作多情,再說我現在的身體不該奢望的想……

說出來只是增添了他的負擔。

而且我和顧霆琛的那三年成了我這輩子都過不去的結。

我狠狠的閉了閉眼打開車門,他忽而抬手揉了揉我的腦袋將我摟進他的胸膛里。

我心裡震驚不已也顫抖的要命。

鼻翼之間全都是他的氣息,我是第一次以這種姿勢離他這麼近,而且還是他主動抱我的,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苦盡甘來……

我顫抖著手想去擁抱他,可最終沒有那份勇氣。

「小姑娘,曾經我問過你為什麼要一直跟我。」

我記得,他說我還小,不知道什麼是喜歡。

第二天他就永遠的離開了我的世界。

「那小姑娘,你現在知道什麼是喜歡了嗎?」

他的嗓音清朗溫柔,他的氣息濃厚的裹著我,我將下巴輕輕地擱在他的肩膀上,仰頭望著落雪紛紛,平靜的表面下是狂跳不止的心臟。

顧瀾之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咬緊唇,喃喃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現在誰都清楚,我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況且我和他現在的身份很尷尬……

可他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

顧瀾之的手掌輕輕地揉了揉我的後腦勺,用臉頰輕輕地貼著我的臉頰,嗓音低低沉沉的說道:「小姑娘,抱歉,我來的時間太……」

「哥,你抱著時笙姐幹嘛呢?」

郁落落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打斷了顧瀾之的話,他落落大方的鬆開我,我垂下腦袋進了車裡,發動車子的時候聽見郁落落問:「哥,你是不是喜歡時笙姐?她不是琛哥哥的前妻嗎?你這樣可是亂了倫啊。」

顧瀾之輕聲呵斥她,「胡說。」

郁落落困惑問:「那你為什麼要抱著她?」

「落落,她是一個很可憐的小姑娘。」

我:「……」

所以剛剛那個擁抱是顧瀾之在可憐我嗎?

我踩著油門瞬間離開了這裡,以至於沒聽見後面他說的,「是哥哥對不起她。」

郁落落遙遠的聲音傳來,「那哥哥愛她嗎?」

「九年前,哥哥沒有拒絕她。」

不然他怎會將那首曲子彈了一遍又一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風居住的街道,亦是他心底的牽絆。

「那哥哥怎麼就拒絕我呢?」

顧瀾之難得冷著臉,「這話下不為例。」

頓了頓,他徑直決定道:「明天開始你就回顧家跟著霆琛生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