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改變不了我對他的厭惡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4:11
A+ A- 關燈 聽書

她隨後就用耳機將通話掛斷,看向黑暗中的陰影。

「喬總,大晚上的你站在那裡,會嚇死人的。」

「你去哪兒了,怎麼才回來。」

她想也不想的撒謊道:「吃完飯去散步了,消消食兒。」

「你還真是記吃不記打,就不怕再遇到危險?」

安然扯了扯嘴角,上前,將門打開。

「你是沒帶鑰匙嗎?」

他沒有應聲,跟進了屋裡。

她將客廳的燈打開。

她換鞋的時候,他走近她,她聞到了他身上的酒氣。

換好鞋,她往前走了兩步,若無其事的躲避開他的靠近。

「喬總身上有酒氣。」

她將鑰匙放下,走到了桌邊,倒了一杯水走到他面前遞給他。

兩人很有默契的,誰也沒有談論一個星期前的不愉快。

喬御琛接過水杯喝了兩口,在沙發上坐下。

「這幾天工作怎麼樣,還適應嗎?」

「都很好。」

她臉上掛著的,還是那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笑。

喬御琛盯著她,看了好半響。

最後才拍了拍自己身側的位置:「過來坐。」

「我今晚吃多了,還是站會兒吧。」

「你怕我會吃了你?」

「我這麼大一個人,你吃不完。」

「你以前跟喬御仁在一起的時候,也這麼不可愛嗎?」

跟喬御仁在一起的時候嗎?

她抬眼望向黑漆漆的落地窗外。

那時候,她正是十七八歲的花樣年華。

對人生,對未來,充滿了憧憬。

那時候的她,坐在他的自行車後座上,笑聲能貫穿半邊天。

那時候……

她凝眉,隨即又搖頭一笑:「不是,那時候的我,可愛的很。」

喬御琛臉色一冷:「算了,不必說了,我也懶得聽你們那些少年少女時期談戀愛的無聊事。」

「你想聽,我也不想講,」她說完打了個懶仗。

「時間不早了,我要上樓去洗澡了,喬總一會兒走的時候記得鎖好門。」

「我的司機都回去了,你是打算讓我酒駕?」

安然望著他,表情淡淡的:「那我去幫你收拾房間,喬總想睡一樓還是二樓。」

「你睡哪兒,我就睡哪兒。」

安然咬牙:「喬御琛,你這樣不覺得很累嗎?一個安心還不夠你陪的?」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勞夫人你多操心了,不是要洗澡嗎?」

她沒動,憤憤的望著他。

「怎麼,你是想跟我一起洗?」

她轉身就往樓上走去,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她將浴室的門鎖了,正洗到一半,手機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是剛剛傅儒初打給自己的號碼。

她將手機接起:「傅先生,忙完了?」

「對,會議很簡單,就是比較急,你安全到家了吧。」

「是啊。」

「怎麼有水聲?」

「哦……我在洗澡。」

傅儒初笑了笑:「看來我打的不是時候。」

「沒關係沒關係的,我反正也快洗完了。」

「那你先洗,這個號碼,是我的私人號碼,以後有事兒,可以打這個電話找我。」

「好,那……傅先生再見。」

「晚安。」

掛了電話,她將手擦了一下,將傅儒初的號碼存了起來。

她用浴巾擦了擦自己身上,換上睡衣,出門。

喬御琛已經在房間里了。

他也在擦頭髮。

安然看了他一眼,沒有做聲,徑直走到化妝桌前坐下,往臉上抹護膚品。

「剛剛誰給你打電話了?」

安然從鏡子里看向他:「嗯,一個朋友。」

「男人?」

「是啊。」

「你倒坦然。」

「打個電話,又不會懷孕,有什麼不能坦然的。」

她說完起身,邊拍著自己的臉頰,邊走到床邊坐下,撩開被子靠在床頭坐下,隨手將床頭柜上的書拿起,繼續翻看。

「你有這麼喜歡看書?」

喬御琛也來到床上,就坐在她身邊。

「我喜歡看書,應該不是什麼不可以的事情吧。」

她看向他,他總不至於連她看書的權利都剝奪掉。

「你跟我說話的時候,非要這樣帶刺?」

「我倒是覺得,我這是小心翼翼。」

「那你就收起你的小心翼翼,」他不爽:「只是一個普通的問題,你也能想那麼多。」

她將視線重新落到書上:「我媽曾經說過,行萬里路不如閱書千卷,所以她經常給我買很多書讓我看,因為她覺得,讀書能改變命運。我不是喜歡看書,只是養成了習慣。」

「你母親很注重對你的教育。」

她握著書的手緊了幾分,「喬總,我要看書了,你這樣跟我聊天,會分散我的注意力。」

「過幾天我要去布拉格出差,你也一起過去。」

「出國?」她驚訝了幾分:「可是我沒有護照。」

「那就辦。」

「坐過牢的人可以隨便出國嗎?」

他看向她:「我說可以就可以。」

她嘴角扯了扯:「那喬總還真是威武。」

他凝眉,又是這樣的口氣。

他煩躁的將自己這一側的床頭燈關上,躺下閉目休息。

安然翻書的聲音,不時在耳邊傳來,他竟也不覺得討厭。

感覺他似乎已經睡著了,她才放下書,準備睡覺。

可她才剛躺下,他的一雙大手就環住了她的腰,將她硬拉到自己身前,環住她。

她緊張的身子僵直:「喬總還沒睡?」

「你翻書的聲音太吵。」

「那你怎麼不制止我。」

「看書是個好習慣,」他說著聲音不大的道:「關燈吧。」

安然身子往前抻了抻,將床頭燈關上。

她想要從他懷裡掙脫,可他聲音低沉的響起。

「要麼就被我抱著睡,要麼就跟我做完再分開睡,你選。」

她凝眉,知道他不是嚇唬自己的。

索性就老老實實的被他緊緊摟在懷裡,兩人都很安靜。

他道:「喬御仁昨天來找我,說想去公司工作,你覺得怎麼樣?」

安然凝眉:「你為什麼要問我?」

「因為好奇你的反應。」

安然沉默片刻:「你好像很討厭他。」

「是很討厭。」

「他是你親弟弟,就算不是一個母親生的,可你們之間的血緣關係還在。」

「那又如何,這改變不了我對他的厭惡。」

她握拳,想到了同樣恨自己,甚至巴不得要自己死的安心。

說起來,當年她之所以會喜歡上喬御仁,不就是因為那份相同的命運嗎。

她自嘲一笑:「喬總不必問我,喬御仁會不會到公司工作,跟我都沒有什麼關係,我目前只想做好我自己本分的工作,別的,我什麼都不想。」

「我看你在安家,別的沒學會,官腔倒是打的不錯。」

安然翻了個白眼,「我學會的東西太多了,打官腔算什麼,過河拆橋、恩將仇報、背信棄義,這些也可以玩兒的得心應手,安家,可是個不錯的好學堂。」

「你這話說的的確很恩將仇報。」

安然笑:「喬總一向這麼喜歡斷章取義嗎?」

「看來你這書沒有白看,成語用的很溜,可是有些成語,用錯了地方,可就貽笑大方了。」

黑夜中,她冷冷的勾著嘴角,沒有再回應他。

他在身邊,安然就睡不安穩。

這一夜,她挺屍挺的身子都僵硬了。

清早,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卻發現他正半坐在自己身側,看昨晚自己正在看的那本書。

她打了個哈欠,坐起身,雙手揉搓了一下臉頰:「早上好。」

「保姆幾點過來?」

「請假了。」

「你請的保姆,還真是夠隨心所欲的,早餐吃什麼,我讓人送過來。」

想到昨晚給自己做飯吃的傅儒初,她看了喬御琛一眼。

真的是貨比貨得扔。

「隨便吧,」她下床,去洗漱,順便換了衣服。

喬御琛那邊的傭人來給兩人送了早餐。

吃完后,喬御琛就離開了。

雖然是周六,但他還得去公司處理一些事情。

上午十點多的時候,安心給他打來了電話。

「御琛,晚上有時間嗎。」

「有事?」

「明天是我媽的生日,我想讓你陪我一起去給我媽選份禮物。」

「今晚不行,我還有事,不過禮物我會選好,讓譚秘書給你送過去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其實並不忙,只是不想去聽安心可憐兮兮的說東說西。

「可是……往年你都會陪我的。」

「總會有例外的時候。」

「御琛,你最近為什麼總是對我這麼冷淡,是因為然然嗎?」

「你又要胡思亂想,上次在醫院,醫生是怎麼跟你說的。」

「我也不想胡思亂想,可是……你最近的行為真的太反常了,御琛,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了,你不會背叛我的,對嗎。」

喬御琛凝眉:「我說過了,禮物我會派譚秘書送過去的,我現在還有些忙,有些話題,也不適合現在討論,你自己冷靜一下吧。」

他說完,將電話掛斷。

他把譚正楠叫進來:「明天是安夫人的生日,一會兒你去買一條適合安夫人的項鏈,給安心送過去。如果安心問起來,你就說我出去辦事兒了。」

「好的。」

「那你先出去吧,忙完就下班。」

「喬總,有件事,我還要跟您彙報一下。之前您讓我打聽的,關於安小姐在監獄里有沒有受虐待的事情,我打聽到了。監獄方面表示,這些年,安小姐在獄中表現良好,並沒有受過什麼虐待。」

喬御琛蹙眉,那安然身上那麼多的傷痕是哪兒來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