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直接開個價吧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24
A+ A- 關燈 聽書

「我這頭好痛哦,扶著我點。」蘇雲沁裝模作樣地拉住了靜容的衣袖,還帶著微微喘氣。

一旁的梁兵見狀,真想上前扶住她,可還是忍住了。

「夫人這是……怎麼了?」

靜容咬了咬下唇,一臉悲戚地說道:「實不相瞞,我們夫人得了絕症.」

「什麼?」梁兵一臉心痛模樣。

靜容看著他這模樣,心底只覺得噁心,真想不到這男人這麼噁心。

若是往常看見這樣的人,她家娘娘早就一腳踹飛了。

她現在倒是跟著蘇雲沁越來越會演戲了。

「我們這次來,就是為了尋葯的,夫人這病,可不能拖了。」

「什麼葯?」梁兵追問道。

靜容依舊咬著唇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靜容,不要麻煩梁少爺了,我們已經夠麻煩人家了。扶我回去休息吧。」蘇雲沁軟軟地倚靠在靜容的懷中,喘著氣說道。

靜容連忙應了一聲,默默地瞥了一眼梁兵,這才扶著蘇雲沁跟隨著管家往外走。

梁兵感受到靜容離開前那抹眼神,帶著絲求助的意味。

果然是天妒紅顏啊,這麼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竟然讓她承受如此大的痛苦!他一定要幫這個女子。

思及此,他狠狠握了握拳頭。

……

「娘娘,奴婢這戲演得不錯吧?」入了瓊織閣,靜容把行李放下,臉上還多了一抹高興。

畢竟他們已經入了梁家,接下來只要拿到他們想要的葯便可以了。

斬月果這東西,其實也並不難嘛!

蘇雲沁落座后,無奈地看著靜容,「果然談戀愛的女人都是智商為零的,你這丫頭現在智商都被邪風給騙走了吧?」

一聽到這話,靜容的臉色倏然一滯。

「娘娘……」

「罷了罷了,我不逗你了。那位梁老爺,他剛開始看我的時候還有些色,可後來看著我就變成了探究。你知道意味著什麼?他在懷疑我。」

靜容暗暗回想了一下,連忙點頭同意。

她這麼一說,確實是如此。

那位老爺是個多心的,肯定也察覺到了古怪。

蘇雲沁端起桌上的茶盞細細端詳,「你不知道,他們這些做生意的,精明得很。那老頭年紀這麼大了,可不會被我這麼一個年輕的晚輩騙了。倒是那梁兵,是個蠢貨。」

要下手,當然只能從這梁兵的身上下手。

他們是被管家帶過來的時候打聽了一下樑家的事情。

梁家一共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不過女兒都已經出嫁,另外兩個兒子都已經科考做官去了。唯有大兒子留在家中準備繼承父親衣缽。

不過……梁家家大業大,即便是讓梁兵一輩子揮霍都沒有問題。

「娘娘,今晚上……」靜容想到今晚上。

「沒事,等著吧。」

聽見蘇雲沁這話,靜容只好默默不說話了。

若是讓陛下知道這事情,非得氣得吐血了吧?

這一大家子的男人都是個色.鬼,盯著娘娘眼睛都直了。

……

是夜。

管家派人送來了膳食,送入屋中,還給蘇雲沁的其他僕人也送了膳食。

「過來坐下陪我。」蘇雲沁朝著靜容招了招手。

靜容連忙走了過去落座,連忙抓過筷子。

可這筷子剛伸出去就被蘇雲沁給打掉了。

「娘娘?」靜容不解地看著蘇雲沁。

「有毒。」蘇雲沁瞪她。

她讓這丫頭坐下陪她,又不是讓她吃東西。

靜容愣了一下,尷尬地把手放下。

「待會兒按照我說的做。」

靜容點點頭。

……

梁兵來到門口時,管家迎了上來。

「少爺,他們都暈了。」管家笑眯眯的,邀功之意更甚。

「好,回頭去賬房那兒去領賞。」梁兵滿意地拍了拍管家的肩膀,隨即推開了屋門往裡走。

採花大盜那幾個沒用的,連個弱女子都搞不定,更何況這女子還是個有絕症在身的,真是沒用的!

他走近,看見靜容已經趴下了,蘇雲沁也趴在了桌上,他搓了搓手。

他上前,剛想把蘇雲沁抱起,結果蘇雲沁忽然坐起身來了。

「大少爺?」她睜開了眸子,一臉迷離的樣子。

實則,她眼底一片清明,哪裡看得見絲毫眩暈的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梁兵,則是一臉驚愕,「你……你怎麼醒來了?」

「哦,就是方才吃著吃著有些困,這會兒不困了。」蘇雲沁聳聳肩,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樣子。

聽著她這話,梁兵險些吐血。

難道這葯藥效太差了嗎?

「大少爺為何在我屋中?」蘇雲沁一臉不解地抬眸看他,眼神彷彿要把他給刺穿了去。

梁兵心咯噔了一下,才道:「我這是見夫人和侍女都趴在這兒,萬一著涼了可不好,所以……」

「哦,大少爺真是有心了。」

「哪裡的話……」

「唉……」蘇雲沁幽幽嘆了一聲,一臉哀怨地樣子道,「我這虛弱的身子骨,反正都是要死的。」

梁兵看著女子一臉悲戚的樣子,心更是揪痛了一下,忙追著說道:「你這是什麼話,你到底缺的什麼葯,不妨告訴我,我一定給你找到!」

「我……這不太妥吧?」

「沒有什麼不妥的,你告訴我!」梁兵連忙拍著胸脯,一臉的大義凜然。

看著他這副模樣,蘇雲沁心中深覺好笑,「其中有一味葯叫斬月果,正是我來卞城需要找的葯。只有找到此葯才能治好我的絕症。」

「這……」梁兵有些犯難。

斬月果確實是他們今年派人去採摘的,並且還費了不少錢財來將其保存,畢竟這是珍稀之物。倘若後期能賣個好價錢,他們梁家又會大賺一筆。

每年都有人想要買這個果子,只是今年摘果子的人死了不少,只摘了兩個果子。

蘇雲沁發現他的神情犯難,眼眸狡黠的閃了閃,下一刻便將臉埋入了手心裡哭起來。

「嗚嗚嗚……我這苦命的身子,早死也好,免得再這麼折磨了。」

梁兵看著她哭泣的模樣,心一下子就軟了。

「好,我去給你偷一個,你千萬不要告訴其他人。」

蘇雲沁埋在手掌心的唇輕輕勾了勾,這才抬起頭來一臉肯定地點點頭。

「多謝大少爺。」

「你這就見外了,咱們也算是有交情了。」

「大少爺餓不餓,要不要留下來一起用膳?」蘇雲沁問道。

梁兵一時高興,被美人的笑給迷得七葷八素,立刻坐下拿過碗筷就吃起來了。

他因為高興,忘記了自己在飯菜中下了毒,而蘇雲沁還不斷給他夾菜,更讓他心情愉快。

吃了一碗飯後,他臉色驟然變了。

靠,他忘記了自己竟然下了毒的!

砰——

他雙眼一翻,額際點著桌面倒下了。

蘇雲沁冷冷看著他倒下的剎那,心中深覺好笑。倘若是往常,她早就要了這不要臉的男人的命。

目光下落,她冷笑。

「小風子。」

門口一直等候吩咐的小風子立刻迎了上去。

「娘娘?」

「等他拿到斬月果,你立刻把他閹了。」

留著這樣的禍害,只是禍害更多的女人,不如早些處理掉好。

小風子應了一聲。

梁兵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了自己的院落里,而且就是躺在了床榻上,身邊是最近納的小妾。

他猛地起身,有些失望。

「少爺,您這是怎麼了?」小妾柔聲問道。

一想到蘇雲沁,再看這小妾,越發覺得這小妾矯揉造作了。他一把推開了這小妾的手,掀開被褥下了床榻,疾步往外走。

他要去給蘇雲沁拿葯!

……

天微亮時,靜容匆匆忙忙過來。

「娘娘,出事了!」

蘇雲沁現在最討厭的就是聽見這句話,她起身問道:「出什麼事了?」

「聽說是昨晚上樑大少爺偷了斬月果,被梁老爺知道,然後被打了五十鞭,現在在床榻上昏迷不醒。」

蘇雲沁眼眸一凜。

這梁家家主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看來果子是沒法被梁兵偷到。」這代表著就斬斷梁家一大筆的收入,梁家家主怎麼也不可能拿這個開玩笑。

斬月果往年可以賣出天價,這事情她都是聽說過的。

靜容心中甚是鬱悶,才小聲問道:「娘娘,那我們怎麼辦啊?」

若是能夠把葯直接偷來就走,是不是就可以省去這麼多的麻煩事了呢?

「先等等。」蘇雲沁抿唇。

她可以跟梁家家主談價格,問題是那人是個貪婪至極的人,若是普通價格還不一定能買下。

她扶了扶額。

不過一會兒,小風子匆匆入屋說道:「娘娘,梁老爺說要見您。」

「呵。」來得可真快。

蘇雲沁站起身來,慢悠悠地道:「行,我去見見。」

這個家主,應該會警告她。

走至廳堂,梁老爺立刻屏退了左右,才看向蘇雲沁。

「蘇夫人,您唆使我兒偷斬月果,不知是何用意?」

「唆使?這罪可就有些無中生有了啊,這個罪責我可不敢擔呀!我只是說我要斬月果,可沒讓這位大少爺去偷。」

「你!」

「既然咱們話都說開了,不如梁老爺就直接開個價吧。」

梁老爺那雙精明的眼睛一眯。

這個女人,果然是不簡單的。

他沒說要開價,她已經主動提出開價了。

「說罷,多少錢,如若我能買到的話。」蘇雲沁言罷,從懷中摸出了一塊令牌在手中把玩。

看見這塊令牌,梁老爺的臉色立時一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