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瘟疫爆發太蹊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32
A+ A- 關燈 聽書

那令牌是當今丞相的令牌,他看得清清楚楚!

蘇雲沁是故意問顧玉恆要了這塊令牌,也是因為如果表達自己是皇后的身份反而不好,但若是表示自己和丞相關係不一般,那就另當別論了。

這些商賈之家最喜歡巴結的就是官家。

「丞相……你你你……」

「梁老爺說什麼呢?讓你開個價而已,您怎麼怕成了這麼一副模樣?」

梁家家主雙膝一軟,差點要跪下來,才慢慢地咽了咽口水說道:「一……」

「一千兩?可以,我這就給你。」蘇雲沁先聲奪人,立刻打斷了他的話。

梁老爺臉色瞬間鐵青了幾分。

「這個……」

「怎麼?梁老爺是想當著丞相的面故意叫價嗎?」蘇雲沁邊說邊甩了甩手中的令牌。

這赤果果的威脅之意,梁老爺如何看不出。

他咬牙,「蘇夫人拿著一塊丞相的牌子就能代表什麼呢?難道蘇夫人覺得,我會相信這些?倘若您能真的把丞相叫來,我便將這斬月果以一千兩的價格賣給你,如何?」

他現在是不怕了,覺得蘇雲沁看起來就像個騙子。

他可不會這麼輕易就被騙了,畢竟他也是個做生意的。

蘇雲沁眼眸微凜,「如此甚好,我這就回去寫信讓丞相過來。」

她言罷,站起身往外走。

梁老爺卻沒有上前去攔住她,只是覺得一陣心驚。看蘇雲沁如此自信滿滿的樣子,難道真的是跟丞相有關係的?這不會是丞相大人在外養的妾室吧?畢竟丞相大人至今沒有娶妻。

……

皇宮。

「咳咳,陛下。」金澤尷尬地把信遞上去。

其實他也不是有意要看的,可是要拆下信鴿腳上的信,自然也就無意看見了上面的內容。

小風子寄來的。

上面寫的東西,讓男人的眼神頓時一沉。

「陛下……」金澤抹汗。

「呵。」男人低冷一笑。

卞城果然盜賊繁多,最終竟是這商賈之家的一手造成的。

金澤看著男人冷笑,整個殿內冷氣四溢,涼的他後背一陣泛冷。他自己都覺得可怕,可是又不敢出聲說什麼。

風千墨站起身來,說道:「去收拾東西。」

「啊?」金澤懵了。

這要是現在跑過去……會不會有點……

「屬下這就去收拾東西。」金冥推了金澤一把,轉身去收拾東西。

最近卞城旁邊的恆城爆發了瘟疫,卞城又採花大盜橫行,若是不及時處置,恐怕會成為大矛盾。

金冥是立刻明白過來所以去收拾東西,但金澤這獃子還沒有從驚愕中回過神來。

……

兩日後,梁兵醒來了。

梁家老爺也在這日迎來了一位貴客。

蘇雲沁依舊還住在梁家,拿不到葯她自然是不會回去。

這時候小風子匆忙走來,神秘地道:「娘娘,今日梁家來了貴客。」

「哦?」蘇雲沁很想說,關她什麼事。

「好像是隔壁的恆城爆發了瘟疫,這位大人過來讓梁家出些錢財來幫助疫民,畢竟也算是為國效力了。」

「瘟疫?」蘇雲沁驀地抬起頭來。

她沒想到還有這事情。

因為她一直在梁府沒有出去,竟是不知道外面爆發了瘟疫。

小風子點點頭,「這梁老爺是個極摳門的人,哪裡肯給,所以二人此刻正在大堂內對峙起來。」

蘇雲沁抬手支著下顎。

瘟疫若是爆發,對天玄極為不妙。

看來她需要儘快拿到葯去恆城。

「小風子,你今日去街上找個人來假扮丞相,必須快點!最好是從帝都而來的,不要讓這梁老爺認識。」

小風子點點頭,便出去辦事了。

靜容替她倒了一杯茶,受到:「娘娘,聽說那梁大少爺醒來了,一醒來就嚷著要見你。」

「不著急,日後讓他再也不想見到我。」

她冷冷勾唇,語氣寒涼。

靜容瑟縮了一下脖子,暗想娘娘越來越有皇后的范兒了,日後即便是與那高位上的陛下在一塊,也足以匹配。

兩個時辰后,小風子風風火火跑了回來。

「娘娘,奴才找到了假扮丞相的最佳人選!」

「嗯?」蘇雲沁單手支著下顎,眉梢微揚,卻沒有抬頭,問道,「人呢?」

「正在門口。」小風子一臉興奮地搓了搓手。

蘇雲沁這才有了點興緻,抬起頭來看向小風子這古怪的表情。

他笑得好生奇怪,那眼眸里閃爍的笑意,充滿深意。

蘇雲沁眯眸,「你不會真的把丞相找來了吧?」

「不不不……」小風子猛地搖頭。

他可不敢說,門口的不是丞相,而是比丞相更厲害的人物。

蘇雲沁起身,往外走,「行吧,我去看看。」

可剛到門口,她突然停下了腳步。

她瞳孔驟然一縮,猛地抬頭看向不遠處的男人。

前方的男人一襲熟悉的墨袍,墨發飛舞在風中,站在不遠處卻彷彿能逼退這世間的所有繁華。

風華絕代。

他……怎麼會在這裡?

「千墨?」她的腳步不過是停頓了那麼一剎那,立刻就走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他。

感覺到男人熟悉的氣息和懷抱,她的心砰砰跳。

「多日不見,越發會投懷送抱了。」風千墨被她嬌軟的身子給撞了個滿懷,他眉眼含笑,將她徹底圈入懷中。

「你怎麼來了?」她蹭在他的懷中,抬起頭來有些期待地看著他。

男人俊美的容顏上始終掛著淡笑,「想你了。」

三個字,很輕,輕輕隨著風拂散了去似的。

蘇雲沁凝著他臉上的神色,那一刻,心底逐漸冒起暖意。

「倒是會說話。」她摟緊了他的腰際。

「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成何體統?」突然從身後傳來了一道沉沉的聲音。

聽見這梁家家主的聲音,蘇雲沁暗暗翻了一個白眼。

「蘇夫人,這位是誰?」梁兵也被侍女給攙扶著走出,他吵著要見蘇雲沁,梁老爺無法只好帶他過來見人。

哪知……一過來就見到了這麼精彩的一幕。

這個女人竟然對著個男人投懷送抱。

風千墨攬著蘇雲沁的腰際轉過身去,看向身後的人。

梁家父子看見他,皆震了一下。

他們被眼前這男人的氣勢所震懾,頓時覺得有些恐怖。

這個男人氣質出眾,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

難道……真的是丞相?

「這位是……」梁老爺眼睛都瞪直了,唇微微顫抖著,有些害怕。

他雙腿發軟,險些要跪下。

蘇雲沁靠在風千墨的懷中,柔聲道:「相公,這位梁老爺說不信我與你交情頗深,他還說如若相公來了,就把斬月果以一千兩的價格賣給我。」

這幾聲相公叫得婉轉纏.綿,讓男人心底愉悅。

他扣緊她的腰際,看向梁老爺,「你說本相的夫人怎麼了?」

「呃?」梁老爺懵了。

丞相真的有夫人了?他怎麼不知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胡說,丞相大人根本沒有夫人!」梁兵受了刺激,吼著道。

他才不信這個是丞相,丞相明明是文官,氣質應該溫文爾雅,而非是眼前這個男人這般,一副帝王似的睥睨眾生。

帝王?

梁兵的眉心跳了跳,腦子裡有股不好的預感劃過,可很快就被他自己給壓下去了。

不,肯定是他自己想多了。

「是嗎?」風千墨淡淡勾唇,「本相這兒有陛下欽賜令牌。」

他從懷中掏出了令牌。

這是給丞相的最大權利的令牌,能夠調動各方官員,比蘇雲沁手中那塊證明身份的令牌更有用。

所有人俱是一震,看見這塊令牌紛紛下跪行禮。

見此令牌如同見到帝王本人。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眾人跪下,尤其是剛剛還低吼著的梁兵,跪下身子顫抖地厲害。

蘇雲沁看著他們,嘴角揚起一抹邪笑。「梁老爺,您的話可還兌現?」

「兌……兌現!」梁老爺額際已經冒起了冷汗,不敢再說什麼。

如果這個還是假的,那他這是要等著腦袋搬家。

雖然這丞相和傳言中的丞相氣質溫潤不符,可也證明了他的身份。

……

「阿嚏——」顧玉恆坐在自己的書房內打了個噴嚏,總覺得有人在背後說他。

他放下了手中的捲軸。

「大人,您這是染了風寒呀,可得小心些。」小廝連忙替他披了一件貂裘。

顧玉恆捏了捏眉心說道:「無妨。」

小廝有些心疼擔憂地道:「大人,千萬別太勉強自己了。這叛軍一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決的,咱們將軍大人都在費神地想法子,如今恆城瘟疫橫行,陛下趕往恆城去了,咱們……」

顧玉恆打斷他的話:「正是如此,所以才要查清楚。」

「呃?」

「你不覺得瘟疫爆發地太過蹊蹺?瘟疫早不發晚不發偏偏這個時候爆發了,而且恆城的城主下令封鎖城門,不讓人出去也不讓人進入,若是正常人,肯定早已等著逃命了。」

小廝歪著頭,他常年跟隨在顧玉恆的身邊,自然是也察覺到了這點事情的蹊蹺。

「大人的意思是……這是有意為之?」

顧玉恆將捲軸展開。

「恆城和卞城的位置,可是很微妙,在兩江交匯之地。」

小廝一震。

他明白丞相的意思了,這個認知讓他背脊發寒。

佔據這兩個城,不就意味著佔據了最好的地理位置?那日後……叛軍要行動更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