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我都記著的!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0:03
A+ A- 關燈 聽書

譚央記著上次的仇,心裡一直堵著一口氣,現在周默出警察局看譚央的樣子壓根就沒打算過善罷甘休,讓我在茶館里等她半小時!

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譚央穿著一身黑色的機車服,濃黑的頭髮裡面扎著小辮,拖著行李箱出現在我的面前。

她微微喘息道:「終於完事了!」

我笑著問她,「怎麼這麼累?」

「我為了早點回國熬了幾個通宵,我先在你茶館里睡一會兒,待會七點鐘的時候你喊我!」

我點點頭說:「樓上有房間。」

貓貓茶館的二樓被我前幾天盤下了。

譚央將行李放在一樓就上樓睡覺了,我拖著她的行李箱跟在她身後幫她放在房間里!

我出來后看見易冷皺著眉問道:「你們的店裡怎麼總是跑進來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啊?」

奇奇怪怪的人?!

哪裡奇怪?!

不過就是她認識而已!

我看了她兩眼道:「你暴露了!」

而且還是我在不經意間暴露的!

聞言易冷神色沒有變化的問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嗯,剛知道。」我說。

「唉,原本想在這兒多待段時間的。」

看樣子易冷考慮要離開這兒了!

我問她,「你怎麼想的?」

「再待一個月吧。」

她繼續道:「我不舍的離開這裡。」

易冷在這裡住了兩年,熟悉了這兒的一切,而且這裡悠閑,她肯定捨不得離開這裡!

但赫冥說的沒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赫爾還浪的原因是因為有她爺爺撐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赫冥和易徵以及席湛包括陳深,甚至包括我自己,我們都得牢牢的守住自己的東西!

易冷亦是一樣!

她有她的易家需要守!

易冷惆悵的繼續做事去了,我守在前台沒幾分鐘收到赫冥的消息,「跟我們出海嗎?」

我們?!

赫冥絕不會無緣無故的邀請我。

我猜測的問他,「席湛也在嗎?」

「你可真聰明,游輪半日游,我和元宥都在,包括席湛,他被我們說了好久才同意跟我們來玩的,不過他來了也是一個人待著!」

譚央還在睡覺,想著晚上還要去赫家,她精神不濟所以我便沒有喊她,我自己開車到了赫冥所說的地方,遠遠的看見一艘大游輪!

沒多久游輪靠了岸,赫冥下了甲板,他兜著一身襯衫,而站在船上的元宥光著上身的!

我輕輕的誇了句,「三哥真帥!」

元宥咧嘴一笑問:「三哥有多帥?」

我正想說人神共憤的時候,席湛英俊得面孔探出了游輪邊緣,嗓音沉呤問:「她喊你什麼?」

三哥這個稱呼的確扎眼!

元宥呵呵一笑道:「三哥呢。」

赫冥拉著我的手腕上甲板,神色自然的問席湛道:「有問題嗎?她還稱呼我為一聲五哥呢?就連易徵都是四哥,你要是嫉妒的話我們時大小姐也可以勉為其難的喊你一聲二哥!」

能直接這樣打趣席湛的赫冥算一個!

席湛以沉默回應了赫冥。

赫冥還不死心道:「時大小姐呢,桐城的新貴,多少人想攀附的對象,而且又這麼漂亮!」

因為在游輪上,席湛沒有像往常那般穿的正統,身上只一件白色的輕薄襯衣以及下身一條絲質的黑色長褲,給素來冷酷的男人平添一抹放蕩不羈的韻味,這樣瞧著很是吸引人的!

赫冥一直在席湛的面前誇我,元宥在一側也忍不住的說道:「允兒的確是很漂亮。」

席湛猛的看向元宥,「你喊她什麼?」

「允兒啊,她的小名!」

席湛的臉色漸漸陰沉,他擰著眉淡漠的說了一句,「你們兩個以後少將她帶我面前。」

他察覺到了赫冥和元宥的小心思!

他肯定以為我是喜歡他的,跟那些普通千金沒什麼區別!

所以他禁止赫冥他們帶我到他的面前!

這樣的他…

此時此刻我不知道該怎麼吐槽席湛。

但我清楚一直的好臉色絕對進不了他的眼。

我笑的雲淡風輕道:「無妨,我走便是。」

我掙脫赫冥的手掌下了游輪,從始至終都未看身後的男人,坐在車上時元宥給我發了消息,「二哥虐妻一時爽,遲早追妻火葬場!」

我抿唇回道:「我都記著的。」

我拿出手機備忘錄記下某年某月某日,席湛對我做過的某事,待他病情恢復后算賬!

我就是要小心眼,一筆一筆的給他記著!

我開車回了茶館,這一折騰我倒累了,我趴在前台到七點鐘,這才回裡面去喊譚央。

譚央已經醒了,目光怔怔的望著天花板,我過去揉了揉她的臉頰問:「在看什麼?」

「剛醒,有點懵。」她道。

我哦了一聲,譚央忽而惆悵的說道:「我在顧瀾之的面前一向是乖乖的模樣,從未做過真正的自己,都怪我平時太容易扮豬吃老虎!」

譚央這是第一次承認自己扮豬吃老虎!

我笑問她,「是不是他還不知道真正的你是如何的模樣?」

「嗯,他不知道我很多事,他只知道我是譚央,是譚家的小女兒,是他老師家的親戚。」

我耐心問:「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情,很煩人!」

我寬慰她道:「你不能一直隱瞞他。」

「先不想了,我們去赫家吧!」

我如實道:「我沒有邀請函哦。」

「沒事,譚家有的。」

譚央這個準備做的齊全!

只是那個時候我沒有想到赫家同時還邀請了神經受損的顧霆琛。

他們甚至計劃當著眾人的面要去羞辱那個男人!!

將他狠狠地壓在淤泥里!

我在場肯定不會放任他們欺辱他!

而那時席湛也在場!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