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斬月果腐化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39
A+ A- 關燈 聽書

靜容走入屋中,將錦盒遞給了蘇雲沁,說道:「娘娘,這是斬月果,梁老爺說讓您過目一下。」

錢已經交出去了,貨拿到后,靜容也看了一眼,只是她也不知道這斬月果的好壞。

蘇雲沁接過,打開錦盒檢查了一番。

風千墨看著她的模樣,也瞄了一眼她手中的葯。

「是真的。」她臉上明顯揚起了一絲笑意。

這是最後一味葯,能夠拿到手,也不枉費她費了這麼一番心力。

靜容沉靜的面容上也終於呈現出了一分笑容。

「太好了!小公主有救了!」

「是啊。」蘇雲沁有了一分如釋重負。

雖然葯還未徹底調配出來,可她願意相信,這絕對就是她最大的希冀。

只要藥材有了,給她女兒治好這心疾便不是問題。

風千墨靜靜地注視著她,單手支著下顎,心底也微微有了一些暖意。

如若蘇小野的病能治好……

比消滅叛軍更重要。

之前說要給兩個孩子改名,至今還未改名。不是不想改,而是他一耽擱便沒有改。

靜容將葯遞上去后,便悄悄退了出去,將這份安靜留給了他們二人。

看著靜容離開,蘇雲沁才坐至風千墨的身側。

「聽說恆城爆發了瘟疫,我去恆城幫你解決,你回宮去吧。」

「……」男人的臉色倏然一沉,不滿地瞪她。

蘇雲沁被他瞪著,縮了縮脖子,才小小聲說道:「瘟疫這事情,我有法子解決的,不要讓這樣的事情耽誤了你。我也是你的皇后,你的賢內助……」

手忽然被他給緊緊握住。

男人灼熱的大掌將她有些涼的小手給緊緊握在掌心中,捏在掌心中輕輕把玩著。

「雲沁,我們既然是夫妻,就該同進退,一同面對。」

他既然來到了這裡,又怎麼可能丟下她離開。

蘇雲沁輕輕嘆了一聲,側頭輕輕靠在了他的手臂上,蹭了幾下。

「好,同進退。」

「那麼……」他頓了頓,伸手將她抱上了腿。

蘇雲沁突然被他圈在懷中,愣了一下,連忙問道:「你幹嘛?」

「咱們是不是該把賬好好算一算?」

「算什麼賬?」她歪了歪頭,想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何事。

他扣著她的腰際,讓她徹底貼在自己的胸懷中,下一刻便勾起了她的小臉,「你說呢?」

「算什麼賬?」她抬起頭來又問了一次。

「你這模樣出來,拈花惹草,你覺得你該不該算賬?」

「我去!這算是什麼鬼!」蘇雲沁差點要從他的腿上跳起來,奈何人被他給困在懷中,只好伸出手指輕輕搓了搓他的胸膛。

他拉住她纖細玉指。

「雲沁,以後出門在外,不許隨便露臉。」

他算是明白為什麼朝中有些大臣要將自己的媳婦養在深閨之中不許她們拋頭露面,畢竟在天玄,民風如此開放之地,並沒有說不許女子在外露面。

如今,他甚至有一股想要金屋藏嬌的衝動。

蘇雲沁想反駁,可對上他灼灼的華眸,所有的話便咽回了腹中。

她知道他的心思,由著他將下巴抵在了她的肩上。

「千墨,下次出門我不露臉了,這樣可好?」

聽著她這麼乾脆答應了,風千墨還挺意外。

他靠在她的肩上輕輕嗯了一聲,算是同意,勉強放過她的意思。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第二日,他們便告辭離開準備去往恆城。

至於卞城的採花大盜之事,梁家人則是一副慶幸丞相沒有察覺到的模樣。

此刻廳堂里,一名小廝匆匆忙忙跑入了屋中,臉色古怪。

「老爺……」他欲言又止。

「何事?」梁老爺因為蘇雲沁和風千墨離開,心情可真是絕佳地好,此刻臉上還漾著笑意。

小廝暗暗咽著口水,才小聲道:「老爺……少爺他……昨晚上被……」

「被什麼?」梁老爺眉心一跳,不解地追問,「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此刻心底不好的預感越來越濃?

「少爺被人閹了,今日哭喊著要自殺。因為早上見老爺送貴客離開,小的沒敢告訴老爺……」小廝聲音壓得更低了。

梁老爺猛地一拍扶手站起來咒罵道:「被閹了?被誰閹的?該死!」

梁家傳宗接代可還得靠著他兒子呢,現在還沒有個一兒半女,這未來的梁家誰來扛?

小廝垂著頭,不敢再說一句。

而偏生此刻從門口闖入了一隊官兵,不由分說就將他們給抓捕了。

「你們幹什麼?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抓我!」梁老爺大叫著,掙扎著要反抗,奈何抓著他們的侍衛都是力氣極大之人,哪裡給他們反抗的機會。

為首的侍衛說道:「奉朝廷之命,查封梁家,沒收梁家所有財產,將梁家抄家!」

一句話,嚇得梁老爺身子赫然顫了顫,重重跌坐在了椅子上。

……

蘇雲沁他們的馬車剛剛駛離卞城,她才問道:「千墨,我們就這麼走了,我總覺得太便宜梁家的人了。」

「孤怎可能便宜他們?」風千墨輕輕掃了一眼蘇雲沁。

這話一出,讓蘇雲沁愣了一下。

「你這話的意思是……」

「娘娘,今日已經下達了命令下去,將梁家抄家。」

蘇雲沁怔然,甚至都不知道風千墨是在何時下的命令,昨晚上他還一直抱著她休息,可絲毫沒有提及這事情。

他挽起她的一縷碎發,沉沉道:「既然敢覬覦你,這一家子就該被重罰。更何況還是大家族,卻縱容採花大盜橫行,不願支助疫民。這些過錯足夠了,他們賺得這些錢,就該交給朝廷。」

聽著他這番話,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

這小子,可比她還適合做商人。

去抄了梁家,那錢財自然是要充當國庫的,如此一來無疑是大賺了一筆。

嘖嘖……

馬車在恆城城門口被阻攔了去路,侍衛蒙著臉捂得嚴嚴實實,只留出了一雙眼睛在外,彷彿如此一來可以抵抗瘟疫般。

「我們奉陛下之命來徹查瘟疫一事。」金澤在馬車外掏出了令牌。

侍衛見狀,立刻開門讓他們進入。

城門一開,四周等待的難民作勢要衝出去,又被官兵給攔住了。

雖然攔住不少,可依然讓幾人沖了出去逃跑了,城門復又闔上了。

看著滿大街蕭條的模樣,蘇雲沁的眉皺了皺,拉過了風千墨的手,「我先給他們看看,看看是什麼病,然後再採購葯分發給他們。」

「嗯。」他頷首,「先尋個地方休息再看病。」

他甚至有些擔心這些瘟疫是否會感染到蘇雲沁,畢竟如今蘇雲沁身上已經沒有蠱后的存在,可沒法再像以前那般隨意了。

蘇雲沁點點頭,同意了他的說法。

入住客棧后,客棧收的錢都比平日便宜了一半。

靜容突然拿著錦盒匆匆忙忙沖入了屋內。

「娘娘,陛下,不好了!」

結果因為激動,沒有看路,一下被門檻絆倒摔得下巴磕疼了。

她爬了起來,淚眼汪汪,可還是忍著痛說道:「不好了。」

看她這般模樣,蘇雲沁上前將她扶起,問道:「何時冒冒失失的?」

「斬月果……」她艱難地把手中的錦盒遞給了蘇雲沁,雙眸都紅了。

蘇雲沁心咯噔了一下,搶過靜容手中的錦盒打開看,瞳孔驟然一縮。

風千墨看見她們表情不對勁,大步上前問道:「怎麼……」

話還未說完,目光落至蘇雲沁手中的錦盒上,也是眸光沉了下去。

錦盒裡的斬月果,全黑了!

昨日離開卞城時,他們都有檢查過這隻果子,分明還是好好的,絕對新鮮。蘇雲沁當時還感嘆著這梁家人倒是會給斬月果保鮮,可一轉頭這果子就黑了。

蘇雲沁捏著拳頭,抿唇。

「娘娘……」靜容的眼眶紅通通的,幾乎是要哭出來了。

她知道這葯對他們都意味著什麼,更對蘇小野意味著什麼,畢竟是用來治病救命的葯,缺一不可。

蘇雲沁將已經泛黑的斬月果拿起來,剛剛接觸空氣,它就化成了粉末隨風飄散了去。

「這裡空氣里也有毒。」她捏碎了手中的黑色粉末。

這些斬月果的粉末,全數拂在了地面上。

靜容愣了一下。

蘇雲沁心中已經有了結果,「斬月果是最純凈的果子,它一旦遇到一點渾濁之物就會腐化,藥用價值便徹底沒有了。將果子帶入恆城后,它立刻腐化了,可見這兒連我們呼吸的空氣都有毒。」

風千墨蹙眉。

「靜容,這裡有幾顆解毒丸給邪風他們一人一顆,不可大意。」

靜容接過葯,點頭準備去把葯分發出去,可頓了頓又有些擔心地看向蘇雲沁。「可娘娘……這葯……」

「沒辦法了,只有等七月份了。」蘇雲沁丟開了錦盒。

她當時以為梁家人的保鮮技術足夠好,所以便放心帶著入了恆城,沒想到蓋子沒有打開也會受到影響。

看著蘇雲沁那沉凝的眸子,風千墨也有些不悅。

「你上次問起鬼醫之事,也是想給小野換心?」

「給小寶換心這個可能性太低,畢竟我們沒法給小寶找到一個匹配的心臟。用藥才是當務之急。」

男人注視著她沉靜的面容,知道她面上看似沉靜實則心底早已掀起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