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害人不淺,該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48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見靜容離開,她上前將門給闔上,走向他。

「千墨,張嘴。」

「你……」他這一個字剛剛出,就被她毫不客氣地塞入了一顆藥丸。

蘇雲沁很認真嚴肅地看著他,「吞下去,你要是敢吐出去,我就打扁你。」

「……」小女人還會用這樣的威脅方式。

打扁他?

男人還是乖乖把葯給吞服下去了。

「雖然我們是來解決瘟疫之事,可怎麼也不能用身體冒險。你是一國之君,我更加不能讓陛下龍體受威脅。」

「我說過不許叫我陛下。」他眉一皺,很不滿。

蘇雲沁揮了揮小手,一臉不以為意的樣子,「知道了,就你霸道。」

不叫陛下就叫皇上,哼!

當然,這種賭氣的話,她是不會說出口的。

「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疫民。」

「雲沁。」他將她拉回懷中,「不許太過逞能,護好自己。」

蘇雲沁心一暖,她捧住他的臉,踮起腳尖在他的薄唇上印下了一個吻,輕柔地輾轉了一下。

「知道了,知道你最愛我了,我不會讓自己去冒險的。」言罷,她尋了一塊布巾蒙了臉才往外走。

待人離開,風千墨坐回桌案邊。

「金澤金冥。」他冷冷喚了一聲二人。

兩人剛剛吃過靜容給的葯,立刻閃身入屋。

「爺兒?」金澤行禮,小心翼翼地看著風千墨,不知道風千墨要吩咐一句什麼。

風千墨隨手拿過蘇雲沁放置在桌上的書籍,漫不經心地翻著說道:「吩咐恆城所有官員過來見孤。」

他與顧玉恆想的一樣,這瘟疫爆發太過蹊蹺,絕非是普通原因。

空氣里都漂浮著毒?

顯然是有人故意為之。

金澤和金冥領命轉身去找人。

……

此刻客棧的門口擺了一張椅子一張桌子,一位蒙著臉的姑娘坐在桌案前,而她的前方排滿了長龍。

眾人站在她的面前,等待著她來把脈。

「一個個來,都不要急。」靜容也用帕子蒙著口鼻,站在一旁瓮聲瓮氣地吩咐著,讓大家都排好隊。

蘇雲沁給每個病人把脈的速度很快,每把完一個脈檢查完畢一個人的身體狀況,她便立刻在紙上寫下了幾個字。

如此持續到了夜幕降臨,病人也終於檢查完了。

「好了,我知道你們是什麼病了,明日六更天時在這兒等葯。」

她站起身來,準備去備葯。

她要去附近的葯館。

靜容連忙追上她的腳步,病人們也散去了。

眾人狐疑蘇雲沁的醫術。

「這姑娘年紀輕輕,真的可信嗎?」其中一人不解地問道,「我看很懸咯。」

另外一人也點點頭,「可聽說這姑娘是朝廷那邊派來的神醫,既然是神醫,不如就暫且信一次也好。」

「不知是有多神。」

大家對蘇雲沁議論紛紛,蘇雲沁還未走,而是正在寫藥方,聽見大家對她的議論,白色面巾下的唇勾了勾,也懶得去說什麼。

要證明自己的實力,光憑一張嘴是不足以證明。

靜容卻憤憤地瞪著他們,「你們這些沒見識的人!」

「靜容,別說話。」蘇雲沁蹙了蹙眉,白了靜容一眼。

此時此刻,她需要好好配藥方。

這些人都是中毒地跡象,而非是真的爆發了瘟疫。既然是中毒,也根本沒有傳染一說。

疫情不存在的話,也沒必要封鎖城門,把恆城與外界隔絕。

看來這位恆城城主有些可疑。

這毒只要是有些醫術的大夫都能診斷出來,她不信當初瘟疫爆發初期恆城裡沒有一個大夫發現?城主必然是故意壓下,使得中毒的人越來越多。

可真是下得一手好棋。

當然,這不過是她自己的猜想,沒有證據不好妄下論斷。

寫好了藥方,她起身準備去葯館抓藥。

「靜容,走,咱們去拿葯。」

靜容連忙跟上。

待遠離了人群,靜容才問道:「娘娘,這些人的病……怎麼樣了?」

她只是不滿這些人,她家娘娘好心好意給他們看病,他們竟然如此輕視娘娘,說的好像是娘娘毫無醫術似的。

蘇雲沁沒有扯下臉上的布巾,因為她才答應某人不會隨便在外面露臉。

「這兒只是一種毒引起的,今晚上我親自去查,先把葯配上。」

「毒?」靜容愣了一下。

蘇雲沁輕嗯了一聲,「並不會傳染,所以不用太擔心。」

靜容點點頭。

雖然不會傳染,可是毒素卻漂浮在空氣中,隨時隨地會讓人感染。

這樣的毒一瞬間進入人的肺部,損害肺葉,很有可能致死。

染毒的屍體如果沒有處理好,那很可能真的爆發瘟疫。

現在要做的事情很多。

靜容跟隨著她去了附近的醫館拿葯,奇怪的是醫館里一個人都沒有,她們走遍了好幾家葯館,皆是如此。

一條街上的葯館里都無人,醫館里也沒有一個大夫。

蘇雲沁見到一人衣衫襤褸地從前方走過,她上前攔住了那人,隨即問道:「這兒的醫館和葯館怎麼沒人?」

「不知道啊,當初瘟疫爆發人就全跑沒了。」那人被認出了蘇雲沁,連忙解釋著,「不然我們也不會至今落得這般田地。」

蘇雲沁抿唇,鬆開了來人,去醫館里抓藥。

靜容在一旁幫忙,因為一個人不夠,她又讓靜容回去把邪風和小風子一同過來抓藥。

這般忙碌下來,已經到了亥時。

蘇雲沁吩咐靜容道:「你們把葯帶回去,我去附近的林子看看。」

「娘娘!」邪風和小風子齊齊拒絕,「我們與你一同去吧?」

「不行,靜容一個人拿不動這麼多藥材,你們都把葯搬回去,我自己一個人就好了。」

看著蘇雲沁這般,邪風給靜容使了使眼色。

這大黑夜的,若是讓蘇雲沁隻身去犯險,若是出了什麼意外,他們難辭其咎。

蘇雲沁已經往外走,「不用勸我,倘若你們陛下問起,就說是我執意的便好了。」

……

恆城北面靠山,森林豐裕,此刻蘇雲沁踏入時便嗅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她踩在落葉上,蹲下身,用手指捏了捏地面上的土壤。

下毒的人可真是厲害,在土壤中下了毒,繁衍了這一片樹木,最後讓這些樹將毒素放出在空氣中。

她在這山脈附近尋了一圈,終於尋到了一處小溪流,走近一看,溪流邊全是死魚,水也變得渾濁不堪。

古代人對大自然的依靠是非常重的,更別提若是毀壞了這一出自然之地,會給人造成多麼大的毀滅性災難。

她轉身正準備往外走,外面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她眼神一凜,立刻閃躲入了大樹后躲避。

依靠著這高大的樹木遮擋住自己的身子。

腳步聲匆匆而來,還聽見了一行人里有人在罵罵咧咧。

「可笑,這個丞相,竟敢威脅老子?他以為他是皇帝呢?」

「城主,他都查到這兒來了,說不定是懷疑了我們。」

「懷疑個什麼鬼,你不說我不說,誰又知道?」

聽著來人的腳步聲,應該有十幾人。

他們正往林子這兒走,而為首的一人正是城主。他一襲青衣倒是穿的格外出眾,下巴上留有一撮鬍子,長著一張不羈的臉與身上的溫潤青衣格格不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負手在後,大步走入,隨即伸手指揮著道:「再給我投毒,多投點!把那丞相給毒死在我們恆城!」

如此一來,他在把事情大肆宣揚出去,讓人更加不敢進入恆城了。

他要的就是這效果。

幾人聽見城主的吩咐,連忙開始投毒。

這次的加大了劑量,在每一棵樹下準備灑下藥粉。

寒風凜冽,冷意侵襲。

眾人忙著要撒毒,卻沒有意識到整個密林里突然瀰漫的殺氣。

下一刻,嗖嗖聲傳來,劃破了風聲,讓眾人投毒的動作倏然一滯。

他們猛地轉過身去,卻見從天砸落無數的死魚,漂浮著讓人作嘔的臭味,狠狠朝著他們砸來。

眾人皆慌了,紛紛閃躲開,閃躲的剎那,寒芒乍然亮起,銀針以極快的速度飛來,直接封了不少人的咽喉,一針斃命!

而那位青衣的城主逃脫了銀針,見狀立刻拔腿要跑,一抹白影從眼前掠過,隨即一人穩穩落在了他的面前阻擋了他的去路。

「城主去哪兒?」

男人抬起頭,只看見一個白衣蒙面的女人,月華灑在她的身上,倒有了幾分仙氣繚繞。

「仙……仙女饒命,我……」他邊說邊往後退。

蘇雲沁冷笑,抽出來腰際的長鞭,甩在地面上發出「啪啪」地聲響。

這聲響,把人給嚇住了。

「仙女,我只是路過的……」

「路過的?可我看見你讓他們投毒,這可怎麼辦?」蘇雲沁逼近他。

害人不淺的城主,該殺!

她的眼底幾乎是瞬間染滿了殺意,長鞭飛出,纏住了對方的脖子。

「唔……」

另一道刀風從後方劈空而來,直擊她的後背。

蘇雲沁敏銳地纏繞住城主甩了過去,抵擋住了刀風,刀風直接橫劈而過,給了城主一道腰斬。

她眸眯了眯。

還有人?

這一招,可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她微微往後退,察覺到來人的內力很強,她似乎並不是對手,只有用毒了……

「在這兒殺人,叨擾了我的休息。」那人幽幽出聲,竟是個女人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