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真好意思誇自己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0:38
A+ A- 關燈 聽書

譚央想換一身合適的衣服,我車上雖然有備用衣服但我們的身高是有差距的,易冷又沒住在這兒,索性我先帶她去了趟附近的商場。

譚央購物迅速,她挑選了一套嫩粉色的長裙套在身上,顯得她精緻又可愛,還挑選了幾枚戒指戴在手指上問我,「瞧著漂亮嗎?」

譚央長的不差,怎麼搭配都漂亮!

我點點頭誠懇道:「很漂亮。」

譚央傻笑說:「我很少打扮自己。」

她就著商場里的化妝台化了個小清新的妝,這才隨我到赫家,還叮囑我多帶點保鏢!

她今天去赫家是專門惹麻煩的,我自然有所準備,不久前給放假結束的助理髮了消息!

我們到赫家的時候助理已經到了,除開跟在我身側的二十三人,助理還帶了不少人!

助理跟隨在我們的身後進去,其餘的人在門口守著,譚央給了拜貼進去一眼看見譚末。

譚末身著白色的晚禮服,塗著濃妝,高挑的身材襯的這身衣服較為完美,譚央喊住她問:「譚末,你在爸媽的面前多嘴過什麼嗎?」

譚末錯愕,「你這是在質問你姐姐?」

「抱歉,我只有個哥哥。」

譚央這話太剛硬了!

譚末臉色不佳,但還是解釋道:「我對你的事不感興趣,他們是聽你哥說你已處對象了!」

譚央皺眉,「那就沒你事了!」

譚央這打發人的口氣很隨意,不過譚末竟然沒有與譚央計較,只是面色不佳的離開!

見她走後譚央才出聲道:「我們家的毒瘤便是她,家族生意也被她把控到的,不過這也不錯,反正我和我哥對譚家的生意沒什麼興趣!」

譚末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

我疑惑問:「譚家為什麼被她控著的?」

頓了頓我說:「她瞧著有點怕你。」

譚央嘆口氣解釋道:「我媽並不是我爸第一任妻子,我媽嫁給我爸之前有過老婆的,也就是譚末的親生母親,那時候就已經有了譚家,所以我們跟譚末是同父異母的關係!我媽這人自尊重,發過誓不要譚家的,以及我們兩個兒女都不佔他們譚家的便宜,所以哪怕我爸想讓我哥接受生意,我哥遵從我媽的意願一直閑散著,久而久之譚家便是譚末的了,不過譚末想撐著譚家又必須依仗我,所以這才顯得有些怕我!畢竟譚家的眾多科技都是我名下的,我想給她用就給她用,不想給她用就馬上收回!」

譚央說的大氣,難怪譚末這般怕她!

我好笑著問:「你似乎很討厭她!」

「我曾經給你說過,我打小就討厭她,不過礙著她是我爸的女兒我才給她一丁點面子!」

譚央似乎不願再提譚末,她挽著我的胳膊進去道:「今天赫家邀請的人不多,陳深肯定會帶著周默,我聽元宥說席湛他們也會出席的!」

依照席湛與赫老的關係,席湛每次都會出現赫家的宴會,所以他出席我一點都不意外!

譚央拉著我進了大廳,大廳里的裝修富麗堂皇,中央有一張大圓桌,桌子上放著很多餐具以及酒杯,傭人們正在陸陸續續的上著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譚央低聲道:「他們在樓上貴賓室呢。」

我佩服道:「你對這裡很熟悉。」

「傻啊,元宥剛給我說的!」

元宥在的話席湛肯定也到了!

我拒絕道:「那我不去!」

譚央疑惑的問我,「為什麼?」

「免得礙席湛的眼。」

譚央皺眉道:「那我在這陪你。」

譚央倒很將義氣,她隨我離開大廳摸索著找到後花園,我們兩個坐在長椅上突然聊起了顧霆琛,是譚央先提起的他!

她遲疑的說道:「我聽顧瀾之說了顧霆琛現在的狀況,他如今的情況……顧瀾之心裡很難受,畢竟這是他唯一的兄弟,時笙你怎麼樣?」

譚央想問我心裡難不難受!

我怎麼可能不難受?!

他百般不是,他都是我的前夫!

心裡說毫無波瀾是假的!

何況現在的顧霆琛在改變!

他與曾經的那個男人天差地別!

他甚至主動的將孩子還給了我!

當生日禮物還給了我!

我不想在譚央的面前提顧霆琛,因為我怕自己陷入負能量中,便扯著其他的話題道:「沒什麼事,對了,暖兒她最近聯繫過你了嗎?」

「嗯,她剛做完去疤手術,要在冰島待一段時間,聽說是藍公子一直在她的身邊陪著她。」

見譚央提起藍公子,我感到頗有些興趣道:「我聽談溫說藍公子的家裡賊有錢!」

譚央似乎有一些知情,她抿唇笑道:「的確,藍家雖然沒什麼勢,但藍家特有錢!」

有錢就行了,有錢就是勢!

譚央還想說些什麼,但她的手機突然響起,她取出來看了眼備註忙起身說顧瀾之的!

譚央離開了後花園去接自己老公的電話,而我坐在這裡無所事事,正想起身離開的時候瞧見二樓陽台上有個孤冷的男人正俯視著我!

我揚唇一笑便要離開。

他竟然難得喊住我,「時小姐。」

我頓住,有點詫異席湛竟然會主動喊我!

他下午不是還警告我別出現在他的面前嗎?

既然他如此冷酷我自然不能舔著臉!

我輕聲問他,「我們很熟嗎?」

他被我的問題弄的眉頭一皺,他仍舊耐著嗓音問我,「你為何和我身側的人都很熟?」

看來席湛心底已經產生了疑惑。

我想告訴他真相的,而且有很多令他信服的證據,但我又不想這樣輕而易舉的放過他!

畢竟等他恢復了記憶就見不到這樣的他了,說實話,這樣的我有點受虐但也享受!

可是我仍舊記得他說的那句…

那你再追我一次…

我想知道他能不能感受到我!

我笑顏如花道:「或許因為我漂亮!」

席湛:「……」

「怎麼?你覺得我不漂亮?」

或許被我的這個反問驚訝到,席湛忽而揚了揚唇,英俊的面容難得舒展開,唇角帶著我熟悉的幾分輕薄道:「你真好意思誇自己。」

我咬唇笑問:「難道不是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