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你的丈夫?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1:20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自然沒有理我,我歪著腦袋自下而上的望著他,批評他道:「下午那事你做錯了!」

他略有些懵,「嗯?」

「我和他們有些關係,像是朋友,他們邀請我到游輪玩是因為我值得他們打交道,而並不是因為你!席湛是嗎?你是不是以為我喜歡你所以才頻頻出現在你的身邊?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喜歡你什麼呢?憑你霸佔我席家多年?」

我這話略有些戳心,席湛面色冰冷,我攤開手笑道:「某些人有時候別太自作多情了哦,或許你心裡喜歡我自己不敢承認吧!所以逃避我,不讓我出現在你的面前,就是怕心動吧?」

見席湛的面色越漸陰沉,我識趣的轉過話道:「當然,我又不是你,我自然猜不到你心裡是怎麼想的,算了,懶得跟你爭一時嘴快!」

他冷漠的直道:「胡言亂語。」

我笑,「那你平常可別關注我哦!」

席湛轉身便走,我笑開喃喃道:「還是經不住拔撩,你這樣的性格怎麼能撐住一直沒有女人的?不知道是我好命還是怎麼才得到你的!」

席湛啊席湛,我愛你。

很愛很愛,猶如信仰。

我會聽你的話,沿著這條路走下去!

哪怕你待我如何的冷眼橫眉都無妨!

反正我給你記在這!

日後有夠你還的!

譚央打電話打了幾分鐘,待她回來的時候我取笑她問:「你們兩夫妻什麼甜言蜜語說這麼久?瞧你笑的樣子,你現在也是入了坑了啊!」

譚央笑著問我,「入坑便是愛他嗎?」

我反問她,「不然呢?」

「得咧,你別打趣我,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進去吧,話說待會你可得撐著我點!」

譚央挽著我的胳膊起身,我提醒她說:「你是席湛的人,你闖再大的禍亂都有他罩著你!」

「說的倒也是,畢竟他們都在!」

譚央拉著我進大廳,一進大廳我便怔住,不僅有席湛、陳深、元宥、易徵、譚末他們,還有一些我不認識的人,而且包括顧霆琛!!

是的,赫家邀請了顧霆琛!

赫老此時就坐在正中央的!

他的身側是席湛,席湛的身側是元宥,元宥的旁邊是易徵,過了就是譚末,接著便是陳深和她的未婚妻,周默的旁邊才是顧霆琛!!

顧霆琛怎麼會在這裡?!

我滿腦困惑,譚央突然像電視劇里那些尖酸刻薄的女人驚訝道:「哦豁,這是誰啊?」

她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周默,元宥偷偷的笑了笑,陳深皺了皺眉冷漠的提醒席湛道:「管好你的人,別放出來咬人,免得我……」

譚央快速的接過他的話,走到陳深的面前笑的明媚無邪道:「免得你什麼?難不成你要打我啊?陳先生,你以為這兒是你的歐洲啊!」

陳深面色陰沉道:「譚央,閉嘴!」

譚央目光冰冷的看向周默問:「你什麼時候從警察局裡出來的?你說說你,出來怎麼不通知我一聲,我好尋個機會再送你進去啊!」

周默這次學聰明了!

她就依偎在陳深的身側沉默不語!

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瞧著令人生氣!

譚央見不慣她那副嘴臉,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我拉過她的手腕感激的對周默說道:「還是得謝謝你啊,謝謝你拿走了陳深,不然我們家暖兒現在哪能成為赫赫有名的藍太太呢?」

陳深猛的抬頭,「你說什麼?」

他的臉上滿是錯愕,我平靜的面色坐在顧霆琛的身邊不言不語,陳深起身追問道:「時笙,什麼藍太太?你的意思是季暖她……」

我原本不想說的!

但是此刻說了也是替季暖報仇!

譚央漠然回他,「你聽不懂人話嗎?」

陳深一臉陰沉,在快要爆發脾氣的時候周默拉住了他,他丟下周默迅速的轉身離開了!

周默怔住,趕緊追上去!

待他們兩位走了赫老才出聲道:「你到我這兒做什麼?我可沒邀請你,難不成你是惦念著顧霆琛?他現在就是個傻子,沒人會欺負他!」

我皺眉,「你說什麼?」

他竟然直言顧霆琛是傻子!!

顧霆琛唯唯諾諾的坐在座椅上,面色很懵逼,像是不清楚自己為何會在這裡一樣!

他一直垂著腦袋,似乎周遭與他無關!

他或許都不知道我來了!

赫老笑而不語,其實不用他說,我們都清楚現在的顧霆琛是個傻子,可我見不得別人這般欺辱他,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我極力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氣,在座的不知是誰說了一句,「顧霆琛這一生算是完了,本來榮耀的一生因為娶了個喪門星才毀了的!」

喪門星…

我閉了閉眼控制住自己的脾氣,顧霆琛突然抬眼望著那人低聲道:「笙兒不是喪門星!」

他忘了一切,他只記得笙兒!

現在他也只維護他的笙兒!

我眼眶略有些潮濕,目光下意識的看向沉默不語的席湛,那人見我面色不佳不敢再說什麼,反而是譚末問了一句,「那你是傻子嗎?」

她問傻子,那你是傻子嗎?

我低聲警告道:「閉嘴!」

「怎麼?還惱羞成怒?」赫老這個時候還火上澆油道:「顧霆琛難道不是傻子嗎?時笙,我沒有邀請你,請你馬上離開赫家,待會我們這兒還有個節目要表演,名字就叫傻子戲!」

赫老當著席湛的面很肆無忌憚!

他真以為我不敢對他做什麼嗎?

我拿起眼前的酒杯給他砸過去,但席湛為他擋下了,我心裡突然有一團怒火在燃燒!

顧霆琛忙起身安撫我說:「你別和他們生氣,笙兒並不是喪門星,笙兒只是我的妻子!」

我突然淚如泉湧,目光冰冷的望著席湛,沉聲的問了一句,「你是不是要護著他?」

席湛用冰冷和沉默回應了我!

我氣不過,拿起桌上的酒杯又給赫老砸過去,但被男人輕飄飄的接住扔在了地上!

玻璃碎片霎時散了一地!!

這時譚末冷道:「時笙,你少膽大妄為!」

譚央漠然呵斥她,「你閉嘴!」

譚末頓時不說話!

見現場氣氛尷尬,元宥忙抱著我的身體道:「允兒,我們不生氣,我們先離開這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流著淚望著席湛道:「你讓開!」

他的身體擋在赫老的面前屹立不動!

我再次道:「席湛,你讓開!」

席湛聽見我喊著他的名字晃了晃神,眼眸里透著一絲彷徨,但就是沒讓開,我怒火中燒的吩咐助理道:「趕緊給我找人炸了這裡!」

聽說我要炸了這裡,好多賓客紛紛起身離開,易徵也趕上前安撫我道:「二嫂別生氣!」

易徵突然喊漏了嘴!

席湛猛的頓住,「你喊她什麼?」

「二嫂啊,二哥你不是喜歡她嗎?」

席湛眸光冷酷的望著易徵,嗓音冰冷的問道:「我什麼時候說過喜歡她?」

見形式不對,易徵趕緊扯謊甩鍋道:「三哥說的,說二哥喜歡席家的那位家主,所以讓我跟著喊二嫂!」

說完他還反問了一句,「難道你不喜歡?」

席湛冰冷的目光看向元宥,後者咬了咬牙將這口鍋背下,「我以為二哥是喜歡她的!」

大廳里的氣氛突然特別低冷,席湛漠然的看了眼顧霆琛又看了眼我問:「你的丈夫?」

我的丈夫…

席湛現在真是不了解我啊!

他對我真是一點兒都不關心!

哪怕我搶走了他的席家,他都沒有派人調查過我,都不知道我和顧霆琛已經離婚了!

他這到底是有多麼的不上心?!

我閉嘴不說話,元宥趕緊道:「前夫!」

「呵,離過婚的女人值得我喜歡?」

哈哈,原來這才是他的真心話!

他曾經從未說過的真心話!!

元宥抱著我的腰防止我衝動,還不忘對席提醒道:「二哥,對女孩子說話得謹言慎行,畢竟來日方長,免得日後腸子都要給悔青了!」

席湛冰冷的視線看向元宥,後者訕笑一聲喃喃道:「二哥,你日後肯定會感激我的!」

席湛冷漠吩咐,「元宥,帶她離開!」

「這不是開玩笑嗎?我哪兒有這個能力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