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真是不讓人省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56
A+ A- 關燈 聽書

漆黑的林子里,來人並無腳步聲,只有寒風在林中迴旋。

蘇雲沁站在原地,漸漸看見了前方一盞燈籠的幽光,一身白裙的女人提著一盞燈籠走近。待女人徹底走近后,她才看清楚了眼前這女人的相貌。

年紀看上去不過十幾歲的模樣,衣著樸實,樣貌更是清純可人。

若非不是因為剛剛那一瞬間的刀風凌厲劃過,她還真的懷疑這兒還有其他人。

女人站定在她的面前,見她也正在打量自己,她紅唇微勾。

「你打擾到我休息了,知道嗎?」

「哦。」蘇雲沁慢悠悠地說了一個字,「我這就告辭。」

她不想惹事。

看來這深山裡還住著其他人。

那之前城主下藥時,他們難道沒有一點影響?

「站住!」白裙女子立刻甩出了挽在袖中的白綾,纏住了蘇雲沁的腳踝。

蘇雲沁皺眉,在白綾纏住腳踝之時停下了腳步。

「你還有何事?」她都說了願意離開了,這個女人還想怎樣?

女人身上有極其身後的內力,她不會傻到跟這個女人硬碰硬,但唯一的感覺就是要跑的話來不及。

「你在這兒殺了人,就想走?我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與他們一同下地獄吧!」女人纏著蘇雲沁的腳踝,手上力道一重,作勢要將蘇雲沁給拉至面前。

蘇雲沁手中匕首一落,划斷了她的白綾。

「你怕是有毛病吧,城主是你殺的。」

「因為你,我才會動手殺人。」女子真是毫不講道理。

蘇雲沁暗暗翻白眼,懶得理她,轉身正要走,忽然從四個方向掠出了四抹白衣的身影,阻擋住了她的去路。

「我們主子說了,請姑娘入鬼醫谷做做客。」

聽見鬼醫谷三個字,蘇雲沁瞳孔微微縮了縮,轉過身去看向身後不遠處的白衣女人。

這是鬼醫?

不是吧,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是鬼醫?

若是真的是鬼醫,那隻能證明這個女人的醫術當真了得,知道如何駐顏。

女人往前走近,看向蘇雲沁,「可願意去坐坐?」

「為什麼?」她莫名。

剛剛還嚷著要殺她的女人,現在讓她去作客,這心思有些讓人匪夷所思。

女人揮了揮手,原本包圍住蘇雲沁的四名丫鬟立刻退到一旁,讓女人靠近。

「你剛剛使的毒針,讓我很好奇,不知道夫人是何身份呢?」

蘇雲沁冷冷扯了扯唇角。

是太湊巧還是太幸運,她前不久才聽說了鬼醫,這會兒就出現了鬼醫。

她莫名多了一分心眼,才緩緩道:「我相公在家中等我,我若是現在跟你走,會讓我相公擔心,我要與我相公報個平安。」

「呵呵……」女人低笑,剛要說什麼,忽然她身子緊繃了起來。

「主子,好像有厲害的人來了。」

「撤。」女人臉色一變,迅速掠進了黑暗中,甚至把手中的燈籠還直接扔在了地面上,也顧不得再去尋蘇雲沁的麻煩。

四名丫鬟也跟著跑了,速度快得驚人。

蘇雲沁只覺有涼風赫然掃過臉頰,人就已經跑了。

她蹙了蹙眉,往後方的黑暗深處看去。

有沙沙聲靠近,聽腳步聲,似是三人。

「娘娘在那裡!」寂靜的林子里,傳來了金澤那激動的聲音。

蘇雲沁扯下了臉上的白色面巾,走向了那方有光的位置,赫然看見了三人走近。

金澤和金冥跟隨在後,風千墨走在前,男人的面色沉凝著,看上去有些不悅。

她上前,迎著他。

「千墨。」

「你還真是不讓人省心。」男人捏了捏她的臉,見到她后,才微微鬆一口氣。

這大晚上的,小女人可真是大膽,獨自跑到這林中,也不擔心他擔心?

蘇雲沁瑟縮了一下脖子,伸手抱住了他的腰際。

「千墨,我沒事,咱們先離開這裡。」

風千墨冷哼了一聲,將她抱起就走。

他瞥了一眼地面上的屍體,神色未變,只是眸底的殺意更甚。

「我也查清楚了,只要咱們派人把這兒林子土壤里的毒給解了,一切都好辦。」蘇雲沁將臉埋在他的懷裡,輕輕蹭了蹭說道。

風千墨沒說話。

蘇雲沁又繼續解釋:「這兒是毒源,只要把這兒解決了,這恆城的瘟疫便能迎刃而解。除此之外,便是這城主,他必然是叛軍的人,他故意在這兒這麼做,全是風翰天那邊的命令吧!」

「嗯,說完了?」

「說完了。」她察覺到他語氣的不善,暗暗撇嘴,只好乖乖窩在他的懷中,小心翼翼地抬頭看他。

雖然深深的黑夜,他的面色看起來並不是多好,可她依舊覺得這廝可能是真的生氣了。

她不說話了。

生氣也是擔心她,她當然不會因為這樣的小事情跟他鬧彆扭。

風千墨沉了沉眸色,才道:「以後不許這麼冒險,回去再收拾你。」

他們一行人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林中的夜色中。

之後白衣的女人才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遠去的方向,幽幽地蹙眉。

「主子,那女人有何不同嗎?」

「不知道……直覺告訴我,她有點意思。」所以才想把這女人給留下來,哪知道……

那高大的玄衣男人就是那女人口中的「相公」吧。

夜色深沉,只能捕捉到一個模糊的輪廓,可她還是覺得那是個龍姿鳳章的男人。

……

蘇雲沁被風千墨抱出林子,直接被塞進了馬車裡,男人坐進馬車裡立刻吩咐金澤回去。

蘇雲沁剛要調整坐姿,哪知男人就把她給壓在了馬車的軟塌上。

「你幹嘛?」看著突然壓下的男人,蘇雲沁眯了眯美眸。

他的臉懸在上方,睥睨著她。

「咱們是不是該算賬?」

「算賬?你沒問題吧?算賬也要有賬可算才是,你丫的現在壓著我跟我說要算賬?」

「你說要有賬可算才行?孤告訴你,你的罪行!」

他的臉微微俯下,清冽的氣息拂在了她的臉頰上,有些涼,還有些……惑人。

蘇雲沁凝著他,沒吭聲。

「第一,你私自跑到這兒來,讓我擔心。第二,你天黑還未回去,讓我擔心!」

總之,讓他擔心就是該算賬。

蘇雲沁無奈,聽著他這樣惡霸似的話語,有些想笑。

「千墨,我這不是好好的嘛!」她伸出雙臂環過了他的脖子,將他的臉更拉近了幾分,紅唇微微嘟起,輕輕擦過他的薄唇。

溫涼的觸感落下,讓他的眸底幽芒劃過。

「剛剛與你說話的女人,是什麼人?」

「我也不知道,她說讓我去鬼醫谷坐坐,不知還不是鬼醫?」她蹙了蹙眉,「而且她的樣貌看上去也不過才十八九歲的樣子。」

他的眸光更沉了些許。

今日這事情,多少有些古怪。

鬼醫谷在這兒?他記得當年鬼醫最討厭的就是白色,可剛剛那幾個女人身上穿的皆是白衣,可不像當年鬼醫的風格。

蘇雲沁見他還壓著自己,伸手推了推他,說道:「你還壓著我做什麼?」

隨著她推搡,男人目光落下,看著身下的女子雙眸微閃,唇瓣紅潤,他俯下頭輕啄了啄她的紅唇。

「雲沁,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你明日乖乖待在城中給百姓發葯,不許亂跑。」

蘇雲沁擰了擰眉,卻也沒有再說什麼。

他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還能說什麼?

不過把事情交給他,她還是相當放心的,他肯定能把一切都處理地妥妥噹噹。

風千墨見她突然乖巧的點頭,側首輕輕吻住了她的紅唇,輕輕描摹著她唇瓣的形狀。

「這是在馬車裡……」

蘇雲沁愣了一下,覺得他現在親著親著必然會擦槍走火。

她連忙伸手推他。

「沒人看。」他的嗓音暗啞了幾分,「你讓我擔心,你不該受懲罰?」

言罷,他輕咬了咬她的紅唇。

蘇雲沁無奈,由著他啃,他也不敢在這兒把她給怎麼樣。

馬車在客棧外停下了,男人才將她打橫抱起大步走入客棧,一路上了二樓雅間。

金澤和金冥跟隨在後,看著自家主子火急火燎的模樣,相視一眼。

他們家爺兒越來越猴急了……

天色越來越暗沉了,雅間中的燭火被拂滅,從屋中傳來了女人婉轉的叫聲惹來遐想。

……

蘇雲沁第二日毫無懸念的起晚了,起身時身邊也不見風千墨的身影,她穿衣下樓準備發葯。

靜容走了過來,小聲道:「娘娘,葯都已經發完了。」

「你們發的?」蘇雲沁驀地抬眸,看著靜容。

靜容輕輕咬了咬下唇,點點頭。

是他們發的,也是陛下吩咐的。

他們都是聽從陛下的命令才發的葯,「陛下說是不要吵醒您。」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大步走了出去。

街上人群已經散去了,大家各自領了葯離開,她轉頭問靜容:「他人呢?」

「陛下去了山林中,應該是要去解決毒源。」

蘇雲沁抿唇,難道要讓她在這兒乾等著嗎?

靜容看出她擔憂之色,又道:「陛下說了,讓您不要亂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靜容你這丫頭到底是他的丫鬟還是我的丫鬟?」

靜容一愕,連忙垂眸,「奴婢還是聽娘娘的,只是邪風說……」

「得得得,我進去等著。」

蘇雲沁只好轉身回客棧里等候,可這一等,從白天到黑夜降臨,男人還是沒有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