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擅闖鬼醫谷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05
A+ A- 關燈 聽書

看著外面越來越深沉的夜色,蘇雲沁終於是按捺不住了,站起身來往外走。

靜容看著她,知道她心底擔心。

「娘娘,邪風也去打聽陛下的下落,您別急。」

蘇雲沁抿唇,「如何不急?」

這一天沒有消息的話,如何能不急?

但顯然原本浮動在空氣中的氣味散去了很多,很可能是真的解了毒源。

只是他去哪裡了?怎麼這個點還不回來呢?

蘇雲沁越想越覺得害怕,甚至一顆心已經不聽使喚地亂跳了起來。

她在屋中來回走著,「不行,我要去找他!」

靜容還是攔著她,不讓她走,雖然看得出來蘇雲沁的臉色不滿,妙音還是撞著膽子地說:「娘娘,這黑燈瞎火的,您一個女子,奴婢實在也不放心。」

蘇雲沁猜測著風千墨去了鬼醫谷。

否則這個點了還沒有回來,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靜容,你再攔著我,我就把你打暈了。你別攔我,我自己去。」

「……」靜容嘴角抽的厲害極了。

蘇雲沁便趁著她晃神的剎那,已經大步往外走了,靜容站在原地跺了跺腳,想追上去也追不上去。

蘇雲沁畢竟是會武功的,而她根本沒有武功,輕功更是沒有。

「邪風!快去追娘娘!」靜容追了出去,叫了一聲。

邪風上前攬住了她的腰際,看向深夜裡已經變成一個點的蘇雲沁的身影,「好,我去追她。」

他言罷,立刻追上去。

他知道娘娘去找陛下,但是他們是奉命行事,負責將娘娘看住,沒想到娘娘跑得這麼快。

……

蘇雲沁的輕功了得,最後在林子外停下了。

幽深的林子里散發著陰森的氣息,她沉靜的眸子掃向四周。

在這樣的深山裡找到通往鬼醫谷的路,有些困難。

她往四周看了看,從懷中摸出了夜明珠。

剛走兩步,一陣涼風拂面,邪風便掠到了她的面前擋住了她的路。

「娘娘!」

「邪風?你追得倒是快。」她隨口說了一句,作勢要繞過邪風往一旁走去。

邪風一怔,連忙上前再次攔住她的去路,抿唇說道:「娘娘,還望娘娘回去,這裡太危險了。」

「你怎麼知道這裡危險?你沒有在這兒待過。」

邪風一聽,怔了一下,連忙垂下頭。

「你一直打探千墨的消息,你是知道他的消息對不對?」蘇雲沁的眸子眯得更細了幾分,詭異地盯著他看,眼神剜著邪風。

邪風一陣心驚,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其實真的知道風千墨的下落。

「告訴我,人呢?」蘇雲沁上前揪住了邪風的衣襟。

邪風立刻單膝跪下,才道:「娘娘,您還是不要問了。」

蘇雲沁冷哼了一聲,繞過他準備再往裡走,邪風知道自己不能再瞞了,大步上前說道:「娘娘,屬下從實招來。」

「你說。」

「就是……陛下入了鬼醫谷,陛下想見鬼醫。畢竟斬月果沒拿到,陛下也想為……」

「我就知道。」蘇雲沁一點都不吃驚,「帶路。」

她猜測著邪風是知道鬼醫谷的路。

要解決這山林的毒源,哪裡需要從白天熬到晚上,而這小子倒好,竟是一直隱瞞著。

必然是風千墨的吩咐。

邪風抬頭,小心翼翼地看著蘇雲沁的神色,見她正用眼神剜著他,他連忙低下頭。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娘娘,屬下這就帶路。」

陛下若是真的怪罪下來,他也沒辦法了。

通往鬼醫谷的路極其偏僻,貼著山壁走,路又陡又窄,稍不慎就會掉下去。

幸好他們都是輕功傍身之人,走也是輕鬆許多。

最後在一條小道上停下,前方樹木高大,遮蔽月色。

穿過樹木,小橋流水,山谷清澈,赫然入目。

活脫脫一幅隱世仙境。

蘇雲沁看著這樣的畫面,不得不驚愕,「這就是鬼醫谷?」

邪風點點頭,「白天本來得到陛下的消息說是已經解決了這邊的毒源,陛下又發現了通往鬼醫谷的路,便告訴了屬下。不過陛下叮囑屬下不可告知娘娘……」

「呵呵。」蘇雲沁不滿地低笑了一聲,冷冽十足的笑音讓邪風額際冒冷汗。

「罷了,這事情暫且饒過你。」

她抬步往裡走,結果還沒有走兩步就被兩抹白影給攔住了去路。

「你們是何人?」

「哦,我記得你。」另外一名白衣的女子立刻認出了蘇雲沁,「你就是那日逃掉的女人?」

雖然那日這女人臉上蒙著臉,可這雙美眸很容易便能認出。

蘇雲沁也不想隱瞞什麼,慢悠悠地道:「領路,我要見你們家鬼醫。」

「笑話,你算是什麼東西,我們鬼醫是你能隨便見的?」

邪風立刻冷喝一聲:「放肆!你竟敢對我們皇後娘娘出言不遜?信不信回頭就剷平了你這鬼醫谷?」

白衣的女子愣了一下。

「我看你們鬼醫谷就傍著這後山而建,恆城城主給這片山林下毒,那些毒恐怕是從你們鬼醫手中得到的吧?」

蘇雲沁突然出聲,語氣幽深。

她的目光如刀般凌厲,看著女人,眼刀恨不能嗖嗖割在女子的皮膚上。

女子心驚的厲害。

「你胡說八道!你說你是皇后,拿出證據來啊!」

「證據?」蘇雲沁懶得與她廢話,抽出了長鞭要動手,從山谷間傳來了一道幽幽的女音。

「住手!」那聲音,不似那日見到的白裙女子。

那日見到的女子分明是個妙齡少女,可這道聲音,中氣十足,還有些蒼老。

這才是鬼醫?

「為師是怎麼教導你待客之道的?還不請客人入谷?」山谷間這蒼老的女音不斷迴響著,含著十足的不滿。

女子更是驚奇,因為師父竟然讓這麼一個硬闖的女人入谷?

她咬了咬下唇,只能憋住心底的不滿,對蘇雲沁恭敬地道:「夫人請。」

蘇雲沁大步走入,也懶得看她。

這會兒邪風跟隨在後,異瞳中閃爍出了幾分暗芒。

山谷里瀰漫著一股白霧,甚至這股白霧漸漸濃郁,眼看著就要遮蔽了視線。

邪風走上前,低聲道:「娘娘務必小心。」

「嗯,你也是。」蘇雲沁也察覺到了。

這樣的霧障不是自然景觀形成的,而是以藥物形成的。

他們故意放出霧障,就是為了給人製造出一定的視覺障礙,不讓她記起入谷的路。

白衣女子帶領著他們左拐右拐,終於在一座宅邸前停下腳步。

「夫人請。」

蘇雲沁輕嗯了一聲,抬步走入。

「啪」地一聲,屋中有棋子落玉盤的聲音。

二人相對而坐,在下棋。

左邊的正是她男人,風千墨聽見她的聲響,目光時不時瞥向她。

右邊是一位看起來五六十歲的老人,頭髮已然花白,但身體看上去卻非常硬朗。

「陛下,娘娘來了,不如將這盤棋讓給娘娘下。」

鬼醫抬起頭來,看著蘇雲沁笑了。

隨著她的笑容,臉上的皺紋堆積在了一起。

蘇雲沁不解。

「倘若這局棋下完了,我便讓你們走。」

風千墨擰了擰眉,才道:「她不會下棋,還是孤陪您下。」

「哦?」鬼醫又瞥了一眼蘇雲沁,她當然不會相信,可還是遂了風千墨的意,繼續下一子。

「既然都已經來了,不如就在鬼醫谷里小住兩日再走?畢竟啊,我這兒好久沒有外人來了。」

「不必了。」蘇雲沁出聲,「我們還有事在身。」

她打量了一番這位鬼醫,已經上了年紀,可卻比任何人都精明著。

昨晚上在林子里遇到的那妙齡女子,應該是她的徒弟了。

鬼醫願意給風翰天換心,這才是她想知道的事情。

「也對,陛下國務繁忙,確實不宜久留。」

風千墨瞥了一眼蘇雲沁,蹙了蹙眉。

鬼醫又道:「不如皇後娘娘留下來陪陪我這老婆子?」

「不行!」風千墨想都不想就拒絕。

他不會讓自己的小女人留在這兒。

蘇雲沁人已經走上前,在風千墨的身側坐下,「好,我留下來。」

身邊的男人無語,眯眸危險看她。

「千墨,我不過是留在這裡小住兩日,你兩日後再來接我便是了。」她邊說邊朝他擠眉弄眼。

她想看看這位鬼醫是不是跟她一樣……

穿越來的。

她能夠給風翰天換心,這才是始終困擾著蘇雲沁的事情。

風千墨沉眸,「孤也留下。」

「外面還有事情要解決!」蘇雲沁推了推他,「別鬧。」

「哈哈哈……」鬼醫忽然笑了,「陛下如此捨不得皇后,看來二位伉儷情深,我真是羨慕啊。」

風千墨握住了蘇雲沁的手。

蘇雲沁瞪他,用眼神剜著他。

風千墨卻不痛不癢,渾然像是沒有看見。

鬼醫終於出聲:「陛下放心,你這皇后,我也不會把她扣留下來,不過是覺得好久沒有人留下陪我了,這姑娘留下陪我兩日不行?」

風千墨抿唇。

「我也是個將死之人了,難道這點願望還不願意滿足我這老太婆嗎?」

「是呀,千墨,就答應前輩吧。」

「……」男人捏了捏她的手,捏她的動作帶著些警告。

「罷了罷了,你們不肯就罷了,走吧走吧。」鬼醫抬起手揮了揮。

風千墨終於沉沉地道:「好,兩日後,孤來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