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是醫藥空間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14
A+ A- 關燈 聽書

男人臨走前,看了她一眼,充滿深意。

蘇雲沁明知道他這眼神是代表著不滿,可也沒說什麼,只是揮了揮小手,示意他趕緊走。

鬼醫含笑看著他們夫妻兩,眼底的幽光更甚。

人一走,鬼醫朝著蘇雲沁招了招手,緩緩道:「既然他走了,你來陪我這老太婆下這一盤棋吧?」

蘇雲沁收回目光,輕輕應了一聲,落座。

一盤棋下來,二人都沒有說話。

一局廝殺到底,鬼醫勝了。

但鬼醫似乎很不高興,咂舌搖頭。

「唉,早知道應該讓你男人留下來,你離開。」

蘇雲沁:「……」

這老太婆真不好伺候。

「我總是贏,太沒意思了,整個鬼醫谷,沒有人能贏我。除了你男人。」

蘇雲沁訕訕地扯了扯唇角,有些無語凝噎,「前輩,您棋藝高超,晚輩自嘆不如。」

「唉,罷了,我這就讓人去備膳,既然是客,就嘗嘗我們這兒有名的菜色。」鬼醫起身,朝著外面走去,邊走邊吩咐了侍女。

丫鬟們隨著鬼醫離開,唯獨只留下了一名白裙的丫鬟在蘇雲沁的身側。

「皇後娘娘,奴婢已經派人給您安排好了寢屋,您要去沐浴休息嗎?」

蘇雲沁點點頭。

「晚膳之時,我們會來叫您。」

蘇雲沁被丫鬟帶著入了一間寢屋裡,寢屋擺設倒是簡樸至極,屋中瀰漫著若有若無的香氣。

她嗅著這香氣,便知道這是有助於睡眠的香氣。

她留在這裡,也是想打探鬼醫的換心之事,只是剛剛下棋期間卻無從開口詢問。

思索間,她緩緩將門給闔上。

往裡走,正準備去點燃蠟燭,豈料燭火突然被人給點燃了。

她怔了一下,猛地抬起頭來。

只見燭台旁站著一抹高大的黑影,他站在逆光之處,雖然不能捕捉到他的真實樣貌,她卻一眼看出那是她男人。

「千墨?」她低聲喚了一聲。

風千墨朝她走了過來,玄衣衣袂輕盪。

「你你你……」她沒想到他竟然沒走。

「怎麼,這麼想讓我走?」他的眉梢微微揚起幾分弧度,不滿地輕眯了眯眼眸。

蘇雲沁搖頭,只是拉扯住他的衣袖問道:「你留在這裡,會讓人懷疑的。」

「如何會懷疑?她也不敢對我做什麼。」他伸手攬住她的腰際,將她整個人扣入懷中,俯下頭,帶著夜色涼意的額際輕輕蹭在她的臉頰上。

蘇雲沁被他蹭著臉,又反抗不了,只能翻白眼。

「你為什麼要留在這裡?外面的疫情還沒有處理呢……」

「不礙事,我已經讓邪風和金冥處理了。你在哪我便在哪。」

蘇雲沁嘴角抽了抽。

這是什麼鬼結論?

「若是讓鬼醫知道,她肯定覺得你在騙她,不會告訴我換心的事情。」

「我不會讓她知道。」他繼續蹭著她軟而暖的小臉。

蘇雲沁:「……」

說話就說話,一直在蹭她的臉是怎麼回事?

這模樣,感覺真像是欠揍的樣子。

蘇雲沁忍了忍,推了他一把,他還在蹭,忍無可忍之下只好說道:「你丫的蹭夠了沒啊?」

「雲沁,這位鬼醫手中有一樣東西,她便是靠著那樣東西給風翰天換的心。」

「什麼東西?」她好奇使然,抬頭看向他。

這位鬼醫的身份來歷是個迷,剛剛短暫的接觸下,她甚至感覺不到這位鬼醫是現代人。她的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古代貴族婦女的氣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是因為在這個地方待久了?

她就是想不明白。

「她將這東西叫『乾坤』,每次能從這『乾坤』中取出各式各樣的奇怪工具。當年我太小,她給風翰天換心之時,我偷偷看過。」

「你……說的是醫藥空間?」蘇雲沁瞳孔縮了縮。

他的額際還蹭在她的臉上,清冽的呼吸全拂在了她的臉頰上,讓她鬱悶地推了推他,可推了半天都沒有反應。

「你別蹭了,打擾到我思考了。」

「應該是你說的空間,隔空取物,將各式各樣的東西取出。」

蘇雲沁的眼底有光華閃爍,她抿唇,「要證明的話,只有找個人來試驗試驗。」

要想讓鬼醫拿出她的醫藥空間出來救人,這般厲害的東西,若不是給最信任的人她是不願拿出來的。

她的腦子裡瞬間閃過了鬼醫的徒弟,那日在山林中誓要把她給帶入鬼醫谷的白裙女子。

「你要怎麼做?」男人依舊圈著她,聲音很低,貼著她的耳廓說話。

這時候門忽然被敲響了。

「皇後娘娘,熱水已經給您備好了,奴婢抬進來嗎?」

「等……等一下!」蘇雲沁推了推風千墨。

「是。」幸虧門口的丫鬟比較聽話。

蘇雲沁見男人還抓著她的腰際,又不耐煩地推了他一把,「快躲起來啊!你還抓著我幹什麼!」

真想一腳把他給踹飛去。

風千墨不滿地皺眉。「這兒沒有藏身之地。」

蘇雲沁在屋中環顧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了床底下,指著床底說道:「去,床底下!」

風千墨順著她手指的方向,臉色驟然一沉。

小女人是在開玩笑?

竟然讓他堂堂一國之君躲在床底下?

「別磨蹭了!」蘇雲沁見他還站在這兒,立刻伸手把他推向床邊。

「快快快!」她又推了他一把。

風千墨:「……」

他在自己的媳婦的屋子裡有什麼錯?竟然還要躲躲藏藏?

蘇雲沁見他還不動,乾脆把他撲到了床榻上,扯過被褥蓋住了他,「待會兒沒出聲。」

她警告了一聲,又連忙把床幔放下,這才故作淡定地說道:「好了,你將熱水抬進來。」

門口的丫鬟也是好脾氣,並沒有因為久久的等候而感覺到不滿,而是推開了門將熱水抬入屋中,放下后就退了出去。

丫鬟垂著頭,目不斜視,也不知道屋內床幔放下了。

畢竟鬼醫都吩咐過了,這是皇後娘娘要好生伺候,她也不敢多問。

剛退到門口,蘇雲沁剛鬆了一口氣,結果那丫鬟又停下了。

「皇後娘娘,可否要奴婢伺候您洗浴?」

「呃……不用了。」這鬼醫谷的服務可真是好到可怕,讓她感覺到了詭異。

丫鬟也不強求,便退了出去。

門闔上,蘇雲沁才無奈地撇嘴,走至浴桶邊。

某人的腳步聲緩緩朝著浴桶而來,逼近她。

她驀地轉身看過去,卻發現他也在寬衣解帶。

她瞪眼,「你幹嘛?」

「一起洗。」他神色不變。

「你……」她嘴角抽的厲害。

這廝還真是,一點都不矜持。

風千墨已經把衣裳給褪了個徹底,「快入浴桶,不然水涼了就不好了。」

他言罷,竟是自顧自地入了浴桶。

蘇雲沁嘴角抽搐地就沒有停下過,「你身為一國之君,是不是應該矜持點?是不是應該顧及一點顏面?」

「雲沁,跟自己的皇后洗鴛鴦浴,為何還要矜持?又有何丟顏面之事?」

聽著他這不以為意的話語,蘇雲沁折服了。

「快進來,水涼了就不好了。」

蘇雲沁額際青筋暴起。

「不然,你想讓我抱你?」他揚了揚眉。

蘇雲沁終於上前。

反正二人在皇宮裡時也沒少洗鴛鴦浴,只是這是在外面,倘若讓人看見了也著實不太好。

她褪了衣裳入了浴桶。

屋中水汽瀰漫,白霧很快浸滿了整個屋子,蘇雲沁趴在浴桶邊緣,眸子似要眯下去。

風千墨低沉的男音忽然在她的耳側響起,「你想怎麼做?」

「鬼醫那位徒弟,你知道是什麼人?可以從她身上下手。」

男人輕眯了眯眸,「你要對她下手?」

「我下不了,我不是她的對手,但你是。」

「……」某男的臉色不好。

蘇雲沁見他不高興,湊了過去,環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拉近,「我又不是讓你出賣色.相,我只是想讓你幫我把她打到垂危的地步,怎樣?」

「……」他的表情更古怪了。

要動手,當然不是什麼問題,可無緣無故去打一個女人,並非是君子所為。

女子的紅唇突然湊了上來,軟軟地貼在他的薄唇上。

「怎麼樣?」

柔軟的觸感,讓他的身子緊繃了起來。

「你可真不安分。」他啞著聲說道。

「做得密不透風,千萬不要讓鬼醫察覺到。」

「嗯,好。」在小女人柔軟的唇貼上后,他便同意了。

倘若能夠救女兒,他倒不在意這些。

「唔……」這個混蛋。

門又被敲響了。

「皇後娘娘,晚膳已經準備好了,不知您洗浴好了嗎?」

唇上的壓迫感消失,她轉頭對著外面說道:「啊,好,這就好。」

她重重捏了捏他的肉,恨不能撲上去咬他一番才甘心。

男人被捏了一把,不痛不癢,只是含笑著看她起身準備離開,他單手支著下顎,微笑道:「雲沁,我等你回來。」

蘇雲沁瞪他,起身便將衣裳穿戴整齊。

等她回來?好啊,等她回來好好收拾他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