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你若是助我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23
A+ A- 關燈 聽書

鬼醫谷的膳廳很大,竟是所有鬼醫里的弟子們在此用膳。

鬼醫作為整個鬼醫谷的核心人物,自然是坐在最顯眼之位,蘇雲沁則是跟隨與她坐在一塊。

膳廳里人很多,就像是現代的大食堂一般。

可縱然這麼多人,卻沒有一點喧嘩聲,只有碗筷碰撞的脆響聲。

眾人都不敢吭聲。

蘇雲沁也察覺到了氣氛的壓抑,無法,只能默默的用膳。

這大概是鬼醫的怪毛病,故意要這樣保持靜默,所以弟子們根本不敢出聲說話。

漸漸的,許多人因為用膳完畢離場。

唯有鬼醫還在慢慢吃著碗里的東西。

蘇雲沁默默地瞟了一眼她,也早已吃好了。

「前輩,晚輩也已經用膳完畢。不知您的徒弟怎麼沒來用膳?」

聽見蘇雲沁這麼問,鬼醫似乎才想起自己最得意的徒弟沒來,放下了的碗筷往四周看去,「是呢,怎麼沒來呢?」

她看向身邊就近的丫鬟。

丫鬟行了一禮說道:「回稟谷主,大師姐聽說了陛下來,還在打扮呢!」

「呵,人都走了,還打扮什麼啊?讓她趕緊過來用膳。」鬼醫嘲弄地扯了扯唇角,將手中的碗筷重重放下,昭示著她極度的不悅。

蘇雲沁臉上還漾著一抹微笑,笑容卻不達眼底。

聽說陛下來還在打扮?

那女人覬覦著她男人呢?

那更該揍了!

上次差點沒把她給殺了。

本來心中還尚存一絲善念,這會兒那一絲絲的善念也徹底消除殆盡了。

「前輩您的醫術如此高超,這鬼醫谷為何突然就隱居山林中了呢?」

「唉,這不是有了銀魂門了嘛!既然有銀魂門,這鬼醫谷也就沒有存在意義了。」

「為何沒有存在意義?既然都是治病之用,為何不能存在?倘若鬼醫谷的醫館尚還在,日後也可以與銀魂門相互競爭,也算是良性競爭。」

鬼醫笑了,臉上的皺紋也深了幾許。

「皇後娘娘既然是說良性競爭,便知道也會存在惡性競爭。我這鬼醫谷如今只是收收徒弟,也是好事。除非是銀魂門當真治不得什麼絕症,那些人自然而然會尋到我鬼醫谷而來,我何須擔心這些?」

既然已經提到了絕症,蘇雲沁的眸光一亮。

「那心疾……鬼醫谷也要辦法醫治?」

鬼醫臉上笑容更深了。

她抬手,隨身伺候的幾名丫鬟當即退了下去,她才湊到了蘇雲沁的面前。

一張有些年紀的臉突然湊近在她的眼前放大,蘇雲沁表情依舊鎮定淡然。

這老太婆的眼神彷彿有毒,好像能夠看穿她的心思,一路看進她的心底似的。

可,並不能惹來她的緊張。

「也是,心疾是風家的遺傳病,皇後娘娘擔心也是情有可原。心疾我能治,當年我還為風翰天治好了心疾。」她邊說邊抓起了桌上的茶盞,映著暗淡的燭光,她的笑容陰測測而猙獰。

蘇雲沁凝著她的笑容,心咯噔了一下。

總覺得風翰天的心疾雖然治好了,可這位鬼醫的表情卻讓她覺得並非這麼簡單。

「換心啊,在這古代可是很難的。」鬼醫又道。

蘇雲沁猛地抬頭看她,瞳孔瑟縮了一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古代!

這老太婆果然是穿越的嗎?

她抿了抿唇,手緩緩握成了拳頭,臉上還兀自裝著鎮定的神色。

鬼醫抓過茶盞輕輕晃了晃,「不過你若是想給你的孩子治病,我可以幫你,要求只有一個,就是……讓陛下納我徒兒為妃。」

「……」

這算是哪門子的要求?

鬼醫抬起頭來,笑看著蘇雲沁,一雙眼睛精明地厲害。

「都說皇後娘娘是個妒后,看來果真不假。陛下既為一國之君,你既是他的皇后,就該為他著想。他需要後宮,需要各方勢力送來的女人,以此來平衡各方勢力,若是光是打打殺殺,還得落得一個暴君的稱呼。」

蘇雲沁有些嘲弄地勾唇,「既然前輩也是來自現代,咱們的觀念也該一致才對。作為女人,您會甘願跟這麼多的女人分享男人?若是當真如此,您為何隱居山林?」

鬼醫的神色驟然變了,忽然定定地看著蘇雲沁。

「現代……你……」她察覺到了蘇雲沁的不對勁。

之前並沒有察覺到這個女人是跟她一樣來自同一個世界,可現在,她都如此說了,不得不懷疑。

蘇雲沁身子往椅背一靠,慢悠悠地說道:「前輩,這兒也沒有其他人,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知道你是穿越,我也是穿越,咱們也算是同鄉。」

「……」鬼醫皺眉。

這世上竟然還能遇到同樣的穿越者,讓她震驚。

一時之間,她也忘記了自己該說什麼。

「至於其他,晚輩也不想多說。心疾一事,我能給自己的孩子治病,不勞煩鬼醫出手幫忙,多謝鬼醫。」

「你……」鬼醫還待說什麼,這時候從門口匆匆闖入了一名丫鬟。

「谷主,不好了!大師姐她……她……」

蘇雲沁也注意到了這兒其他不管是丫鬟還是鬼醫谷的弟子,都只是把鬼醫叫成谷主而非師父。

能夠真正把她叫做師父的,恐怕只有那位「大師姐」。

「怎麼了?」鬼醫驀地站起身來,怒問道。

那位丫鬟因為鬼醫的怒意,雙膝一軟跪在了地面上,「大師姐被人給打得昏厥不醒,如今還暈厥在床榻上。」

「什麼!」鬼醫臉上滿滿浮上怒意,立刻大步往外走,邊走邊怒道,「到底是誰打的?」

「不知……奴婢們去看時,大小姐已經躺在了血泊之中。」

蘇雲沁默默跟隨在後,想著去看熱鬧。

她心底不由得驚嘆,風千墨還真是雷厲風行,竟然能夠這麼快就把人給解決了。

那姑娘若是知道是風千墨把她給打殘的,一輩子都不敢再想著入宮成為暴君妃子的事情了吧?

很快,鬼醫在一間屋子前停下了腳步。

「我進去看看!」鬼醫大步走入。

丫鬟們跟隨在後,大氣不敢吭一聲。

蘇雲沁也跟隨入屋。

鬼醫並不阻攔,其他人自然也不敢阻攔蘇雲沁的腳步。

「谷主!」床沿邊,幾名白裙的女子紛紛站起身來,朝著鬼醫行了一禮。

「讓開!」鬼醫呵斥了一聲,幾步上前,伸手探上了床榻上女子的脈搏。

「我的如兒!」她把了脈搏,幾乎是瞬間就驚呆了,怒極,「怎麼會這樣?」

女子們紛紛垂著頭,大氣不敢出。

蘇雲沁瞥了一眼眾人的神色,慢悠悠地問道:「前輩,這位姑娘如何了?」

鬼醫並不懷疑蘇雲沁,輕輕搖頭,「傷及心肺,恐怕得開膛破肚才行。」

「……」蘇雲沁嘴角抽了一下。

「西醫的法子便是如此,若是不能直觀看見,我沒法給她治病。」鬼醫嘆息了一聲,「畢竟中醫太慢。」

蘇雲沁眼波流轉,卻沒有說一句話。

這位鬼醫竟然絲毫不避諱,把長處和短板都告訴了她?

鬼醫不善中醫才是真正隱居深山的原因吧?

畢竟古代人可不信西醫的那些醫療器械,即便是她能從自己的醫藥空間里取出各種西醫馬上給病人們治病,但病人依舊不會願意相信那樣的顆粒葯能吞入腹中治病。

雖然見效快,可治不了本,終究是會再發。

她眸光微微沉凝,說道:「既然如此,晚輩先行告退,不打擾您動手術。」

「你留下。」她忽然看向蘇雲沁。

蘇雲沁眉挑了挑。

「你若是助我,我便不再提及如兒如陛下後宮為妃的事情。」

蘇雲沁:「……」

即便是她再提又如何?這老太婆真的以為她是神仙不成,她能隨意指手畫腳?

心底雖然有些不滿,可臉上還得佯裝恭敬的模樣。

演戲真累。

她比較想拿到這位鬼醫手中的醫藥空間,更想看看鬼醫是如何操作的,所以她決定留下來。

「好。」她同意了。

「唉,我這輩子也就收了這麼三個徒兒,如兒是我最疼愛的徒弟。」鬼醫哀嘆著又說道。

蘇雲沁一點都不動容。

人上了年紀果然要啰嗦許多,這位鬼醫就是。

她漫不經心地附和著,「是是是。」

「其他人都退出去,皇後娘娘留下。」

其他姑娘們紛紛往外退,將門給闔上。

白裙女子甲說道:「這皇後娘娘留在裡面能做什麼?難不成皇後娘娘還會醫術?」

女子乙點頭附和:「看皇後娘娘那唯唯諾諾的模樣,哪裡有半點皇后的儀態。這麼巴結我們谷主,真是丟人。」

她們還沒有走遠,聲音自然傳入了屋中。

蘇雲沁聽著她們的說話聲,冷冷勾了勾唇。

很好,這些女人覺得她是在巴結她們谷主,便就這樣認為好了。

「這些臭丫頭,竟然還有心思嚼舌根?」鬼醫抬頭,瞪了一眼門。

「前輩息怒,還是治病要緊。」

蘇雲沁想看看她的醫藥空間,雙眸發亮。

鬼醫一心也想著給自己的徒兒治病,所以沒有注意蘇雲沁的神情。

她微微闔眸,突然憑空變戲法似的取出了各種形狀的手術刀,消毒水,已經兩台小型儀器。

蘇雲沁看著她這陣勢,瞳孔微微縮了縮。

還真是……